• 未分類
  • 0

劉海按著白狐解開衣袖的手,神秘一笑。

「妹妹,別玩兒了,算我通過好不好,是不是你姐正看著這裡,你要玩兒你姐夫我。」

白狐微微一笑。

「不是我姐姐看著這裡,是天狐姥姥看著這裡。」

劉海四處張望,怪不得總感覺很多眼睛盯著自己。

「非睡覺不可。」

白狐點頭。

「那好,咋們睡覺!」

劉海抱著白狐來到毛茸茸的毯子上,放下白狐后,也許是累了,真的呼呼大睡起來。

約莫睡醒了,白狐側身看著劉海,劉海以為是黑狐,伸手抱了過來。

突然,白狐的心融化了一些,似乎身體里跑出幾股子黑氣。

「我,我解脫啦!」

白狐推醒劉海,開心的手舞足蹈。

劉海揉揉眼睛,疑惑不解。

「怎麼,妹妹我通過第二關啦。」

「嗯嗯,快走吧,前面右拐。」

劉海似乎精神了一些,來到第三關。

只見,春光乍泄,這一群美女們在溫泉里洗澡。

「歡迎光臨!」

劉海被五六個不穿衣服的女子脫去了身上的衣服,推入溫泉中嬉鬧。

「各位,各位姐姐妹妹們,這又是為何。」

其中,紅眉毛的女子來到劉海身邊,誘惑的在劉海身邊舞蹈。

「別呀,先說題目。」

「睡覺!」

黃眉毛女子嬉笑一聲。

「只要你把我們姐妹幾個伺候好了,那肯定讓你通過!不過,我們可不像女王陛下那樣的好糊弄,我們是真心喜歡和你圓房,和你生無數個小狐狸!」

「哈哈哈!」

藍色眉毛女子已經開始上手了。

「各位,一起洗澡可以,非分之想真不敢有,再說,我這小身體受不了群pk,還是放弟弟我過去吧。」

粉色眉毛女子扭動著身體在溫泉池邊來回走動。

「姐妹們,快來看看,這小哥哥的身體多麼的誠實,該有反應的時候還是有反應,要不,咋們就霸王硬上弓!」

「哈哈哈!」

劉海也是正常男人,自然也會有生理反應。

劉海心裡想,這絕對有問題。

千萬別讓小說迷惑,這狐狸精並非邪淫成性,既然為狐仙,這點覺悟也是有的,只是為何這試煉都和睡覺圓房有關係。

突然,劉海哭了起來。

「嚶嚶嚶,嗚嗚嗚。」

「各位姐姐們並不知道,我乃苦命之人,之前談戀愛,每天斥候著女朋友,做飯,洗衣服,還要暖床,哎,即使這樣,女友還是嫌棄我沒有本事賺錢,離我而去了,我好苦。」

「離去后,我工作失敗,生意失敗,原本打算旅遊散心,結果遇到了黑狐,黑狐對我有情有義,我實在不敢和姐姐們做這苟且之事,就放我離開吧。」

彩色眉毛的女子們沉默片刻,集體指了一個方向,只見,石門開了。

劉海穿起衣服,拱手道謝,還不忘擦拭著眼淚。

第三關通過。

大步向前走,進入后,黑漆漆的一片,只是這若隱若現的人體藝術讓你的小心臟撲通撲通。


時不時還有微弱呼吸之聲傳來,這太像那些個女子誘惑男子歡愉之聲。

「莫非,第四關還是睡覺不成。」

冷靜,先思考對策。

刺激眼球一向都是吸引人的一種手段,有一種美麗,叫做朦朧美,就是那種虛無縹緲感覺,有時候很遠,有時候又很近。

「平心靜氣,不去幻想那些事情,自然而然,尋找光明。」

劉海找到一處微光,輕輕的用手一按,門開了。

第四關通過。

來到第五關。


眼前的景色變化了樣子,各種情趣工具情趣內衣被丟的到處都是。

壁畫栩栩如生,讓你體會到了無聲的幻想,每走一步,都是各種做些奇怪動作的美貌石像,有男也有女。

也許這一關只是為了第六關做的鋪墊吧。

順利來到第六關。

第六關荏苒沒有活人的氣息,那種曖昧的石雕木雕顯得栩栩如生,這是一種精神深處的誘惑,他在折磨著你的靈魂,讓你去幻想意想。


劉海有些腿軟,靜靜的坐在柔軟的玉石上,感覺身體有些躁動,呼吸變得極速,胸口發悶。

第七關,也是如此,不過,這些個假人們就像真人一般,擁有細膩的皮膚,溫熱的身體,只是不會說話,也不會微笑。

這是一種獨處時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好像再誘惑著你,摸摸看,沒有人會知道的,快享受這靜靜的時光,誰也不會知道,也不用違背良心道德,就像那充了氣的美女娃娃,就像那硅膠身體的豐滿尤物。

不用對她們負責,不用有任何的心理負擔,只要你想,就能,而且很安全。

第八關,劉海沉默了。

這裡如機器女友一般,和真人沒有區別,只要你按下開關,一切都聽你的,這不是大部分人都想過的事情嗎?不用去談戀愛,不用每天哄著女友,也不用擔心她們會跑更不用擔心她們背叛你。

劉海笑了笑,臉色變得陰晴不定。

來到了第九關,只見白狐躺在床上舞動著自己的身體。

彩色眉毛美女們做著各種誘惑的動作。

她們這是在告訴你,曾經錯過的機會又回來了。

一絲不掛的美女們越來越多,若不喜歡曾經錯過的女子,這裡還有更多更好更優秀的身體供你選擇。

劉海一會兒哭泣,一會兒沉默,這是所有曾經幻想過的好事情,這是曾經遙不可及的幻想,這是曾經期待的美好生活情趣。

推開門,來到了第十關。

黑狐穿著紅色的嫁衣坐在潔白無瑕的軟毛床上。

這裡的擺設和婚房一樣,精緻溫馨而又曖昧。

「官人,上床睡覺。」

對於倫理道德,所謂夫妻之事,行夫妻之事被看的天經地義,與妻子同床睡覺,這是一件被世人認可的事情。

劉海來到床邊,揭開黑狐的蓋頭,看著紅衣白臉的黑狐,就算之前沒有誘惑,也會讓你如狼似虎。

勾引的至極就是這一念成魔。

劉海感覺現在只要自己有一個念頭,他身體里的小蝌蚪就像泄洪般崩潰。

劉海沉默片刻,拉起黑狐的手,像門外走去。

劉海看到了出升的太陽,這陽光顯得那麼的溫暖,就像這生活又變得充滿希望。

劉海回頭,只見黑狐消失不見。

若是你,肯定也會失望,得到后又失去,會不會感覺到這老天的不公平。

劉海痴笑著。

「世間的一切,都不過是過眼雲煙罷了,誰又配說這永恆二字。」

劉海的嘴角露出微笑,眼淚卻掉了下來。

白狐微微點頭,輕輕的鬆開了劉海摸著黑色石頭的右手。

「呦,小哥哥,恭喜你。」

劉海微微睜開了眼睛,看到自己原來還在這黑石旁邊,並沒有去過那些個地方。

「狐女王?這就是試煉嗎?」

白狐微笑。

「凡人之所以會墮落,無非離不開這個色字,都說色字頭上一把刀,可是又有誰在面對之時可以理性的思考與解讀。」

「狐仙的美貌在這世上獨一無二,可是誰又能說這愛情不被美貌所迷惑。」


「因為美貌而產生愛情,還是這因為愛情而產生美貌,這誰也說不清楚。」

「姐姐既然決定和你走,你也通過了試煉,做妹妹的奉勸你一句,若沒有做好足夠的心裡準備,切莫窺探狐仙的容顏。」

似乎就在劉海眨眼之間,白狐的衣服變成了金色。

「都說天下擁有漂亮的臉蛋,魔鬼的身材,就叫狐狸精。」

「這是世人對狐仙的誤解,狐仙也有情,狐仙不在乎凡人的樣貌更不在乎凡人的財富,狐仙唯一在乎的是這情字與愛字。」

劉海微微點頭。

「多謝天狐姥姥的提醒,小生記住了。」

白狐搖身一變,變成了擁有十條尾巴的天狐姥姥,消失在了這黑洞洞的空間中。

白狐與黑狐著急的等待著劉海。

為何最後出現的是天狐姥姥,這也許也是對劉海的一種認可。

「粑粑怎麼還沒有出來。」

黑狐有些著急,緊緊的握著白狐的胳膊。

「呦,姐姐心急啦,天狐姥姥都下凡了,這就證明劉海並不簡單哦,說不定,姐姐你撿到寶貝啦。」

「嘿嘿嘿,人家不貪寶貝,人家就想和粑粑在一起。」

劉海出現在了洞口。

「粑粑!」

黑狐快走幾步,一把拉過劉海,緊緊的抱著。

「粑粑,人家以為你不要狐狐了啦啦。」

劉海笑了笑,點頭和白狐打著招呼。

「請狐女王放心,只要我劉海活著一天,就絕對不會讓黑狐受委屈。」

下山之路很輕鬆,白狐囑咐著劉海,說是狐仙的修行不容易,切莫與牛鼻子老道接觸,不然難免老道會窺探黑狐的容顏。

「粑粑,狐狐餓啦。」

劉海摸索著口袋,掏出口香糖,喂在黑狐的小嘴巴中。

「再告訴你一次,吃口香糖不許吞進肚子里,不然會粘住腸道,以後再有好吃得都沒得吃了。」

黑狐依偎在劉海的懷裡。

蜜制新妻 嘿嘿嘿,粑粑,人家記住了啦,可是人家的肚子還是很餓。」

下山之路雖然漫長,卻有說有笑,一點都不感覺疲憊。


人,一但心情好,就會感覺什麼事情似乎都變得美好起來,都說相由心生,看來一點也沒錯。

白狐看著黑狐離去的背影,有些擔心又有一些失落。

「天狐姥姥,您說那劉海不是凡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