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劇
  • 0

劉黎明看了一眼轉身離去,不用想肯定還是特殊服務。

此時,藍月好奇的問道:「黎明,你怎麼不開門啊?」

劉黎明曖昧一笑,「你在這裡,我怎麼開門。」

「啊!什麼話啊?」藍月驚訝道。

劉黎明意味深長的說道:「還是服務!」

「臭小子,我今天不和你來,你就叫小姐了?」

劉黎明解釋道:「你瞎說什麼啊?我有你這個大美女,叫什麼小姐!」

……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又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驚醒了熟睡中的藍月和劉黎明。

藍月嚇了一跳,劉黎明安慰了一番讓她穿好衣服,他來到門口,透過貓眼看了一眼,也嚇了一跳。

敲門的人正是警察,還穿著制服。

劉黎明大吃一驚,猶豫了一下,他是開門還是不開?

緊接著便聽到外邊的警察發出一陣怒吼:「開門,開門。快開門。」

沒辦法,既然人家是執法人員,自己怎麼能不開門。

劉黎明將門打開,幾個警察沖了進來。

劉黎明也是嚇了一大跳,趕快上前抱住藍月。

警察走到他們面前,禮貌的敬了一個禮,一番盤問之後,劉黎明和警察說,他和藍月是男女朋友關係。

警察就問劉黎明,「對面的是不是你朋友?」

劉黎明點了點頭,「是的,怎麼了?」

「他涉嫌嫖娼,我們對他已進行了刑事拘留。回頭你通知他家人來領人。」

聽到警察的話,劉黎明和藍月一臉的驚訝,「警察同志,他不是那人,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警察笑了笑,「只要是個男人都會犯這種錯誤,我們抓個現行,還有什麼好說的?」

劉黎明簡直不敢相信小江會做這種事情,直接衝進對面的房間,只見小江和一個妖艷的女人在地上蹲著。

劉麗敏急了抓住小江的衣服問道:「小江,這是怎麼回事?」

小江膽小,哭著說了起來,「我洗完澡剛要睡覺,突然有人敲門,我還以為你找我有什麼事情,誰知道一個女人進來不問三七二十一,就把自己的衣服脫了。我推她她也不出去,這時,警察進來了……」

劉黎明一聽,心裡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件事情也太巧合了,不像是偶然。

「警察同志,我是他的領導,我以我的名義向你擔保,他絕對不會幹這種事情。」劉黎明對著警察說道。

警察看著劉黎明說:「我們抓的是現行,難不成你想讓我們將他放了不成?你想救他可以,明天到這裡的轄區派出所去交罰款!」

警察將小江帶走,劉黎明和藍月回到屋裡半天沒回過來神。

劉黎明清楚,小江是個老實的孩子,平常和小姑娘說個話都會臉紅,怎麼可能會幹那種事情?

一定是想陷害自己,發現他的身邊有人,所以調換了槍口對準了小江。

再仔細回憶小江的話,他敢肯定,這件事情有蹊蹺,有人故意從中作梗。

現在想想真的是好懸,如果今天藍月不在,自己把持不住,現在被抓的就是他了。

這一夜,劉黎明和小江都沒有睡著。

第二天早晨,劉黎明和藍月一大早就來到了派出所。

劉黎明交往罰款,問道;「警察同志,我能不能見一下我的朋友,給他送點生活用品?」

警察點了點頭,「行。罰款你已經交了,他被拘留半個月。你把東西送進去,給你三分鐘探視時間。」

「嗯,好。謝謝了。」劉黎明拿著生活用品進了探視間。

小江隔著玻璃看到劉黎明,又哭了起來。拿起電話,哽咽道:「黎明哥,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看到女人脫光衣服,我雙腿就發軟,你說我還能幹啥?」

聽到小江的話,劉黎明想笑也沒心情笑,他哭笑不得的點點頭,「小江,我相信你。你別急,在這裡你好好照顧自己,出去的那天我來接你。黎明哥對不起你!」。 楚塵也在這一瞬間察覺到了宋顏的異樣,心中不由得一喜。

今天的追妻攻略,似乎起了效果了。

楚塵的身子站得筆直,沉聲回答說道,「抱歉,麻煩轉告蕭朗小姐,我陪老婆看完演奏會就要走了。」

保安不由得一怔。

這個青年怎麼和別人不一樣?

蕭朗小姐的鋼琴演奏會一票難求,進來看的都可以說是蕭朗小姐的粉絲,更何況,這個青年剛才彈琴彈得那麼好,肯定也是資深的鋼琴愛好者,然而,他卻拒絕了蕭朗小姐的邀請。

「楚先生……」保安遲疑了一下,輕輕彎了一下腰,壓低著聲音說道,「蕭朗小姐說,是因為楚先生今晚的另外一件事,邀請楚先生一敘。」

楚塵怔了下,扭頭看向了宋顏。

宋顏的面容輕輕變色。

另外一件事。

總統大酒店,入會儀式。

整個演奏會的過程中,宋顏的心裡,始終也帶著擔憂。

她試著想象一下如今總統大酒店的場面,九城宗師聯盟恐怕恨不得將楚塵剁掉了。

可是,這和蕭朗有什麼關係?

「難道是九城宗師聯盟的人找到這裡來了?」宋顏突然脫口而出。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出去吧。」楚塵握著宋顏的手站了起來,「不能因為我們的事情,影響了別人的演奏會。」

宋顏點頭。

見兩人似乎要往出口走去,保安這才反應過來,急忙追上去,「兩位,這……還是去跟蕭朗小姐談談吧,不然的話,我也不好交代。」

保安額頭冷汗都冒了出來。

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人。

後台。

楚塵宋顏跟著保安走進來。

蕭朗已經在等候,看見楚塵走來,立即走上去,「楚先生,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面了,你老婆真美。」蕭朗看了看宋顏,都有瞬間的震撼。

蕭朗的腦子裡甚至還一下子冒出了個典故……

烽火戲諸侯!

蕭莉已經將事情的來龍去脈查清楚了。

史上最年輕的宗師,申請加入九城宗師聯盟。

殊不知,在九城宗師聯盟舉辦盛典,歡迎他的時候,他卻給所有人開了個玩笑,直接帶著老婆來海心沙歌劇院看演奏會。

只為博美人一笑嗎?

「蕭朗小姐,外面有什麼情況?」宋顏不由得問。

「今晚出席楚塵的入會儀式的九城聯盟宗師,一共有八人,現在都在歌劇院外的廣場。」蕭朗說道,「整個廣場都是人,除了九城宗師聯盟的勢力外,更多的是看熱鬧的人。」

蕭朗忍不住打量了楚塵一下,她始終看不出來,楚塵竟然是一名拳界宗師。

「楚塵,你怎麼一點也不擔心?」一旁的蕭莉好奇問道,她一直在注意楚塵的神色,可即便是得知外面有人等著找他算賬,他竟然沒有一絲的慌張。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楚塵微笑道,「再說了,我也不信,這世間沒有講理的地方。」

「講理?」蕭朗眼眸睜大了幾分。

從得到的消息來看,不講理的是楚塵才對。

正是他放鴿子種下的因,才會惹來這些禍。

「其實,由始至終,楚塵都沒有說過半句,自己要加入九城宗師聯盟。」宋顏道。

「什麼!」蕭莉一驚,不敢相信,「那為什麼……」

「都是那個叫做衛秋根的宗師自導自演的一場戲罷了。」宋顏冷聲說道,「沒有詢問過楚塵的意思,就在微博上宣稱楚塵已經是九城宗師聯盟的人,然後這個所謂的入會儀式,跟沒有徵求楚塵的意思,他不過是想讓楚塵徹底跟九城宗師聯盟結怨罷了,現在看來,他挺成功的。」

「蕭朗!」

「蕭朗!」

「蕭朗!」

這時,響起了一陣陣海嘯般的齊喊聲音。

粉絲們已經在催促蕭朗,想聽蕭朗繼續演奏了。

「蕭朗小姐,多謝你的提醒。」楚塵含笑說道,「這件事我會出去處理,希望沒有打擾到你。」

蕭朗眉頭皺著,抿著紅唇,半晌,開口說道,「你等我的演奏會結束會再走吧。在外面的八名宗師,其中一個資歷最老的,就是我的爺爺,等結束,觀眾退場后,我跟你一起出去,跟爺爺解釋清楚。」

蕭莉嘴巴張了一下,可也來不及阻止了,只能輕輕地嘆了一下。

但願。

老爺子沒有再責備蕭朗了吧。

宋顏的眼睛一亮,「真的?」

楚塵也頗為意外。

「如果楚塵真的從來沒有說過加入九城宗師聯盟,那麼,我們就出去跟衛秋根當面對質。」蕭朗沉聲道。

楚塵沉吟了會,看著蕭朗。

他確實沒想到,今晚看個演奏會,還能碰見老宗師的孫女。

「那就多謝蕭朗小姐了。」楚塵說道。

楚塵和宋顏留在了後台,很快,蕭朗的鋼琴聲音又一次響起來。

海心沙廣場。

儘管羊城官方已經增派了人手維持現場的秩序,可是,彙集起來的人還是越來越多。

很多人都是看見了九城宗師聯盟的直播,跑過來看個熱鬧。

距離歌劇院正面百米左右,九城宗師聯盟的八大宗師,一字排開,眼神充滿著煞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