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午餐後。

一行人準備離開,隨行的人員進來到病房收拾好了東西,而蘇薇兒的主治醫生還有護士都前來送行,蘇薇兒自然好好感謝。

只是待在這裏一大筆費用都算在這個男人身上,這一次真的又欠上他,但如果沒有這個男人,她恐怕也恢復不到這麼好,真的也不知道現在這樣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蘇薇兒坐在輪椅上抱着寶寶,陸少宸推着兩人下樓。

車早早停在住院樓下。

寶寶也是異常興奮激動,“終於可以回家了!媽咪要回家了!”

看上去真的像是幸福的一家人讓人羨慕不已。

只是車行駛沒多久,寶寶便靠在蘇薇兒睡着了過去,直到上了私人客機,寶寶還睡得香,陸少宸直接將寶寶放在了蛋殼艙內,蓋上暖暖舒適的被子。

蘇薇兒只是坐在沙發上,看着男人過來,“我有一件事情要問你!”

陸少宸走過去坐在蘇薇兒對面,“什麼事?”

蘇薇兒看着對面的男人問道:“之前LK的大秀,我受傷的事情是你和林總說的。”

因爲思來想去,當時她不說誰知道她腳受傷了,更何況當時林芳第一次進來的時候都沒有要和她說退場的事情,所有人找她之後,回來卻讓她退場了。

面對蘇薇兒的問題,“現在這個問題的答案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你已經成功了。”

沒有直接回答蘇薇兒的意思。

“我只是想知道和林總說的人是不是你?” 張靈雪跟柯望在這打情罵俏,那邊的安倍晴明和宮本武藏卻是趁著這個機會又退回了霧霾之中。

安倍晴明折了一臂,喪失了戰鬥能力,只能依靠身體里的一半妖力行動。

而宮本武藏原本就是力戰被擒的,體內的真元早已消耗殆盡,剛剛拼盡全力,忍受著傷痛衝破禁制,發出一招「虎振」幫安倍晴明解圍。 我是佐助 現在的宮本武藏手腳發軟,更是沒有力氣反擊。

那些被靈異調查局抓捕的東瀛鬼武士體內都有禁制,行動不便,不是每個人都能像宮本武藏一樣還能夠擁有衝破禁制的力量。佐佐木小次郎倒是能夠破開禁制,不過他可不想為了安倍晴明這個不相干的人去忍受傷痛,換了宮本武藏到還差不多。

更何況,當安倍晴明與宮本武藏回到霧霾之中時,那些東瀛鬼武士早已各奔東西,只留下一個佐佐木小次郎還待在原地無聊地等候他們回來。

那些個東瀛鬼武士都是人老成精的傢伙,眼見安倍晴明受傷,這次計劃完全失敗,馬上一鬨而散,學著他們那個前輩冢原卜傳的樣子不知所蹤。

佐佐木小次郎留下來的目的,也並不是為了什麼東瀛復國的大義,他的眼中只有宮本武藏,留下來只是為了與宮本武藏決鬥而已。

勢若累卵,天命難違,安倍晴明所做的努力到頭來終究只是一場空罷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安倍晴明的狀態又變得嚴峻起來。

安倍晴明的壽命本就已經到了極限,體內真元全部都被用來維持生命不息。這一次他被柯望算計,受了重傷,不得不分出真元去修復傷勢。他的樣子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衰老起來。

原本黑亮的長發變得雪白,皺紋悄無聲息地爬上了他的臉,一塊塊老人斑透著晦暗與死亡的不詳氣息,讓人望之觸目驚心。

「博……武藏!你走開!你不要看我!我不想讓你看到我這個樣子!」安倍晴明也意識到了自己的衰老,掙扎著脫離了宮本武藏攙扶的手臂。

宮本武藏一頭霧水,雖然安倍晴明的模樣的確是凄慘了一些,但跟他又沒什麼關係,為什麼要躲著他?

不過既然安倍晴明不要他的幫忙,他也不會拿熱臉去貼冷屁股。本來他們的關係也不怎麼好的樣子,剛才不顧自身安危跑出去救他,果然只是鬼迷心竅罷了!

宮本武藏冷哼一聲,沒有說話,隨意走到一邊,坐下打坐,恢復元氣。

如今這是在華夏的地盤上,能多恢復一點實力,就多一分存活的希望。

安倍晴明遠離宮本武藏,顫顫巍巍地找了個牆角坐下,同樣一言不發,調動真元恢復傷勢。

兩人之間氣氛十分古怪,你不理我,我不睬你,就像是鬧矛盾的小夫妻在冷戰一般。

佐佐木小次郎覺得自己好像就是那個多餘的人,望望安倍晴明,又看看宮本武藏,眉頭緊皺,若有所思。

就在此時,從霧霾深處忽然傳來了一陣笑聲,彷彿近在咫尺,讓休息中的三人大驚失色。

霧霾從中間被分開了一條道兒,柯望與張靈雪從霧霾之中緩緩現身,看著目瞪口呆的東瀛三人組,又是一陣大笑。

「喲!真巧!又見面了啊!這次你們可不要再不告而別了哈!哈哈哈……」

柯望的嘲諷技能已經變成被動了,完全無視氣氛,見面就放了出來。

「不可能!你們怎麼可能會出來?試煉還未結束,應該還有六關才對!你們怎麼會突破幻陣的阻礙出來?」安倍晴明的三觀已經被震碎了,顧不得身上有傷,不敢相信地大聲發問。

柯望被安倍晴明衰老的模樣嚇了一跳,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兩步,仔細端詳了一番之後,柯望笑了。

「天人五衰!安倍晴明,你命不久矣,還挂念這些凡塵俗事幹什麼?」

宮本武藏聞聽柯望所言,不知怎的,心中猛地一痛,就好像是失去什麼最重要的東西一般。

不過安倍晴明卻是對這些嘲諷之言毫不在意。他本就壽元已盡,用秘法添壽,也只能解一時的燃眉之急,治不了本。原本他還想著臨死之前為東瀛做一些事。但以現在情況看來,他還是把華夏想得太簡單了。

「好吧!既然你一定想要知道,我也不介意說出來,滿足一下你臨死前的願望。」柯望搖了搖頭,貌似無奈實則顯擺地開始解釋。

「列子的「五行陰陽迷心陣」的確是很變態,前幾關就差點讓我們全軍覆沒,後面幾關就更別提了。真不知道這個老頭兒當初是受了什麼刺激,才創出這個所謂的考驗門下的試煉陣法!不過這陣法雖難,但也不是沒有捷徑可走——」

「等一下!」安倍晴明馬上叫停,「捷徑?我自得到這個陣法以來,研究了也有不下五百年了,怎麼從沒看出有什麼捷徑可走?」

「那是你們東瀛人笨!」柯望一開口,就能讓人氣炸了肚子。

不過柯望鬼精,不等東瀛三人組發火,馬上接下去笑著解釋道:「陣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哪能讓尿憋死!你特意布下這個陣勢,我們就一定要按照你布下的陣勢一關一關去闖嗎?」

安倍晴明本就不是笨人,經過柯望的提醒,似乎是覺察到了什麼,急忙檢查自己的衣服。

「被發現了,哈哈……」柯望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留一線生機。天下陣法,萬變不離其宗。每個陣法都有一個破綻,那就是「遁去的一」。「五行陰陽迷心陣」的確難破,但卻必須要布下陣勢的人留在陣中才能運轉。破陣其實很簡單,只要在陣中找到那個布陣的人就好了!」

安倍晴明找了半天,終於發現自己被柯望打傷的那條手臂的衣袖裡,居然還潛藏著一股不易察覺的異種能量。安倍晴明一甩袖子,一隻青蚨母蟲慢慢悠悠地從他的袖子里飛了出來。剛才的場面太亂,安倍晴明顧不上檢查,結果就被柯望給鑽了空子。

安倍晴明大怒,起手就要將這隻該死的青蚨母蟲咒殺。

柯望見狀急忙搶上前去,伸手搶回了青蚨母蟲。這可是當初離開龍虎山的時候,老祖宗送他的餞別禮物,全天下都沒有幾對了,弄死了,他上哪兒找去?

剛才安倍晴明出來搗亂的時候,柯望在對戰過程中,放出了青蚨母蟲,附在安倍晴明的袖子中。當時柯望也沒想太多,不過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下意識的去做了,結果反而成為了破陣關鍵。

有時候,運氣這回事兒,還真是不可預測啊! 回到莊園。

依舊沒有任何變化,寶寶一下車倒是異常的興奮,“媽咪!媽咪!我們回家家了!”

寶寶激動直接抱着蘇微兒的雙腿,揚起小腦袋笑嘻嘻望着蘇薇兒。

這種錯覺真的像是回到自己的家一樣,只是這樣溫暖的感覺在心底轉瞬即逝,現在她算只是寶寶的保姆吧!

她坐在輪椅上,陸少宸從一側將滑梯,將她推了上去。

管家和一衆的僕人恭迎着。

而胖咚更是,還沒有走上去就聽到它汪汪汪激動的叫聲。

看到小主人,還有女主人,胖咚恨不得直接撲上去,汪汪汪叫着,拼命的搖着尾巴,一會兒趴着叫,一會兒滾着叫,都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姿勢表現自己此刻激動。

寶寶看到胖咚更是直接上前抱住了胖咚肥肥的身體,揉着它毛茸茸的腦袋,“胖咚!胖咚!寶寶很想你哦!”

胖咚被寶寶抱着,瞬間變成一隻溫順的小綿羊,還恩聲的叫着,那委屈的小模樣。

“好了!沒事了!今晚給胖咚吃大餐!吃好多好多的肉!”

胖咚汪了一聲,好像是再說:“好!”

胖咚又在蘇薇兒面前一勁兒的搖着尾巴,看着可愛胖胖大狗狗,蘇薇兒也是喜歡的厲害。

“媽咪!胖咚要媽咪摸摸它!”

蘇薇兒伸手摸了胖咚的毛茸茸的腦袋,“胖咚乖了!”

這會兒大廳內的人看着眼前溫馨和諧的一幕,總感覺蘇小姐到來是給這個家增添些異樣的溫暖。

看着先生推着蘇小姐進來,看着還真的像是一對夫妻一樣,恐怕的確只有蘇小姐這樣的姿色能配的上先生了。

只是上樓梯時,還沒有等陸少宸說什麼時,寶寶已經激動道:“粑粑快抱媽咪上樓!”

陸少宸看了寶寶一眼,側身,傾身上前要抱起蘇薇兒時,蘇薇兒拒絕道:“不用了!我想自己上樓走走!”

雖然是被這個男人抱習慣,但是還是會有些抗拒。

陸少宸倒是沒有堅持,“我扶你起來!”說着,伸手將蘇薇兒從輪椅上扶了起來。

“媽咪你小心點!”

寶寶在一旁但有的提醒道,肉嘟嘟的小手還拉着媽咪。

蘇薇兒站起身,垂眸看了一眼寶寶,“沒事的!媽咪自己試着走走!”

寶寶恩了一聲。

蘇薇兒邁開腳步,一手扶着扶欄,放緩腳步一步步走上樓梯,寶寶就眼巴巴擔憂的小模樣望着蘇薇兒,時不時提醒道:“媽咪小心一點!”

寶寶這樣擔憂的模樣,只讓蘇薇兒心一陣陣暖心的厲害。

而一旁的男人更是守在一旁,跟着她的腳步緩慢上樓,他的一手還隔着一個拳頭的距離放在蘇薇兒後背,很明顯護着她。

胖咚搖着毛茸茸的尾巴乖巧的跟在身後。

這一樣的一幕看上去如此美好。

真的是難以讓人相信,先生這次竟然對小少爺帶回來的媽咪如此上心。

之前還以爲這位蘇小姐待不過幾天,卻沒有想到這一次連先生都對蘇小姐用心起來,這樣小心翼翼呵護的樣子,看樣子先生很有可能是動心了,不過這位蘇小姐的確是絕色之姿,完全能配的上先生。

走到二樓,蘇微兒覺得有些吃力。

“媽咪!讓爸爸抱你上去吧!媽咪都累了!要是腳再疼就不好了!”

寶寶嘟囔着,水汪汪的眼睛全是擔憂。

蘇薇兒伸手揉了揉寶寶的小腦袋,一笑安撫道:“阿姨沒事的!”

只是腳真的是有些累。

正說完,只見陸少宸彎身直接打橫抱起蘇薇兒。

蘇薇兒更是完全沒有做好準備,盯着他,“你……”

陸少宸只是開口道:“以後有時間做訓練,不用這麼着急走路。”

說着,抱着蘇薇兒朝着電梯走去,蘇薇兒倒是沒有多說什麼,沉默着。

寶寶跟着,一臉笑嘻嘻的模樣,看樣子也是心情很好,很不錯,胖咚搖着尾巴跟着小主人一起。

上樓到了臥室。 「現在,讓我們來好好聊聊,該拿你們怎麼辦的事情了!」

柯望勝券在握,說話也不免有些囂張起來。

東瀛三人組面色凝重,全身戒備。

安倍晴明傷了一臂,無法使用陰陽術,只能轉換為半妖之身,而且還要顧及幻陣中困住的靈異調查局的人,不敢輕易放棄輸送靈力,戰鬥力有限得很。

而宮本武藏和佐佐木小次郎,早在刺殺事件中就已經試過了,根本就不是柯望的對手。

而柯望這邊也不是沒有顧忌。張靈雪試煉未成,反而差點入魔,目前急需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寧氣安神,調養身體。剛才柯望不放心把張靈雪一個人留在陣中,這才把她帶在身邊,現在看來,反而讓她成了累贅。

若是東瀛三人組拿張靈雪作為突破口……

看他們那副虎視眈眈的樣子,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所以別看柯望的模樣好像很囂張,其實他也是心虛的緊呢!

張靈雪自知是自己拖了後腿,有心想要退回陣中,卻被柯望拖住手不讓走。

柯望回過頭來,怕被東瀛三人組發現,小聲呵斥著張靈雪。

「你瘋啦!好不容易出來了,還回去幹什麼?接下來的幾關可都是有真實傷害的,你現在這個德行,回去這不是去送死嗎?」

張靈雪被柯望拖住了手,一時間掙脫不開,羞意上臉,也說不出拒絕的話語,只好任憑柯望握住了她的手。

柯望不知女人心,嘟囔了一句「有病」之後,又回頭望向東瀛三人組,防備著他們。

我真不是什么渣男 以目前的狀況看來,大家都有所顧忌,都不敢搶先動手。

柯望不想動,東瀛三人組不敢動,雙方一時之間就這麼僵持了下來。

雙方都在等待。

柯望是在等待遲遲不到的援軍,而東瀛這邊則是在等待著安倍晴明的復原。只要安倍晴明恢復了作為陰陽師的能力,就算不能取得勝利,起碼也能讓他們全身而退。

這個場面就好像一個維持著平衡的天平,誰都想壓過對面一頭,而得勝的契機,不過是看誰的砝碼加的快罷了!目前這個天平還能夠保持平衡,不過也維持不了多少時間。

平衡就是用來被打破的。

安倍晴明已經把所有的靈力用來恢復受傷的手臂,不過陰陽術並非修真術,其中並沒有多少恢復身體的功效,起到的作用非常緩慢。

「喂!安倍晴明,你的傷怎麼樣了?」佐佐木小次郎有些忍不住了,大大咧咧地走到安倍晴明身邊,俯下身子問道。

安倍晴明苦笑著搖了搖頭,剛想說些什麼,面色忽然一變。

大陣之中產生了一絲微不可查的激蕩,一股新的靈力波動在大陣之中出現。安倍晴明能夠感覺到這個法陣的在漸漸脫離他的掌控。陣外有人強行破陣,而且就快要成功了!

華夏身為千年古國,果然是藏龍卧虎。看樣子安倍晴明在帝都攪風攪雨,把這些隱藏著的高手都給引出來了。

到底是誰!居然會擁有這個實力,能夠把失傳數千年的法陣給強行破解,他到底是誰?

不能再這樣等下去了!

安倍晴明眼中閃過一絲決意。

只有用那個辦法了!

機會只有一次!

安倍晴明已經下定了決心,借著偏頭遮擋老顏的模樣,將計劃傳音入密給佐佐木小次郎。

佐佐木小次郎眼中流露出震驚的意味,好不容易才按耐住想要叫出來的衝動。原本佐佐木小次郎看著安倍晴明滿不在乎的臉色,現在也變得古怪起來。

似是敬佩,似是不解,又或者,是悲哀……

法陣之中的動靜同樣引起了柯望的注意。

「張組長,再忍耐一下,馬上我們的援軍就要到了!」

柯望面露喜色,已然猜出了法陣不穩的原因。

張靈雪有些不高興了,柯望對她的稱呼還是那麼疏遠,這讓她看起來好像單戀一般。

生氣中的女人總是無法理喻的,張靈雪一聽到柯望開頭的稱呼,便怒上心頭,以至於根本沒有注意到柯望接下來所說的話。

張靈雪猛的一用力掙脫了柯望握著她的手(所以說,你剛才掙脫不開什麼的果然是假裝的吧!),賭氣一般地說道:「我用不著你管!」

柯望感到一陣莫名其妙,好端端的幹嘛又鬧彆扭了?

女人心海底針,從小到大都沒有談過戀愛的初哥自然是不會知道女人的心思。

「你怎麼了?現在還在戰鬥中,別鬧了!」搞不清楚情況的柯望當然要問個明白,下意識地去拉張靈雪的手,想要接著保護她。

不過張靈雪卻並不領情,一巴掌拍掉柯望伸過來的手,嗔怒道:「我又不是你的什麼人,用不著你擔心!」

柯望:「……」

剛才還好好的,怎麼一會兒功夫就翻臉了?

女人真是一種奇怪的生物。

就在柯望和張靈雪拉拉扯扯的時候,東瀛這邊看準了機會,開始行動起來。

安倍晴明忽然放棄了人類形態,變幻出半妖白狐之身。

佐佐木小次郎也拔出了武士刀,做出一副進攻的架勢。

宮本武藏一頭霧水,但也跟著拔出了手中的武士刀,對著柯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