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即使被製造出來了,都不可能更進一步,成為半神。

六元門的至尊,不一定可以成為半神,但是沒有機會成為半神的至尊……六元門不需要!

「只是……月之禁地的確是一個機會,古往今來,同樣有至尊在還是傳人的時候,在裡面得到了造化,然後一飛衝天!」想到這裡,君無炎的眸子不由得燃起一絲希望。

或許……這是他追趕梁榆的唯一機會!

至於方寒與秦瑤,他們想的沒有君無炎這麼多。

他們很清楚,自己不可能成為主宰六元門的人物,所以很多時候,沒必要給自己這麼大的壓力,只要獲得了一些機緣、造化,穩住了自己的位置,這樣就很足夠了。

神機谷……和六元門甚至天月宮都不同。


六元門乃是地上的霸主,野心很大,同時顧及的東西又是眾多;天月宮面對自己的古老傳承,更是大意不得,說不定是三大勢力之中最緊張的。

可是神機谷反而沒有他們的壓力。

在他們看來,一切冥冥之中都有註定,所以只要將他們應得之物推演出來,然後嘗試獲取即可。

不過,並不是說神機谷就一定對旁人沒有仇怨了。

望著孔天琴時不時看向梁榆的舉動,林長庚只覺怒火中燒,但又無可奈何。

旁人在想什麼,梁榆不知道,他只是盯著這一個如同水面而又光滑如鏡的地方,沉吟不語。

長時間注視著這裡,他彷彿感受到了幾分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波動。

「天月宮與月之禁地……正與反,虛與實么。」梁榆摸了摸下巴,饒有興緻地說道。 「這麼說來,在月靈之地有的東西,月之禁地一樣很可能同樣存在了?」梁榆想道。

關於這一個問題,梁榆甚至問過了凌小小和靈兒。

可是她們的回答全是不清楚。

不管怎麼說,每一回踏入月之禁地,誰不是直奔月神傳承而去,誰會傻乎乎地四下查看。

正當梁榆沉吟不語的時候,寧紫依卻是飄然而至。

和往常一般,在月神之力的籠罩下,梁榆一行人根本看不清寧紫依的身影,甚至乎連樣貌都看不見半分。

不過,既是為了月之禁地而來,寧紫依長什麼樣子,倒是不重要了,所以在紛紛施禮之後,又陸續將目光收回,免得自討沒趣。

「你等這一次踏入月之禁地的時間……或許會有些變化。」寧紫依忽然說道。

「變化?不知道是何等變化?」君無炎心中一動,如是問道。

得到月神傳承乃是超過梁榆的一大方法,他可不願意被突如其來的變化影響了。

「月之禁地有些古怪……說不定開啟七天乃至半個月之後,就會將你們傳送出來。」寧紫依沉吟少許,方才說道。

這話一出,眾人只覺眉頭大皺。

七天乃至半個月……這樣的時間未免太短了吧,和歷來的時間都相差甚遠!

雖然如此,但是眾人卻不敢多說半句。

畢竟,月之禁地如何,寧紫依或許天月宮都無法左右。

她們可以做的,就只有感應月之禁地的情況而已。

如果真有方法掌控月之禁地,說不得現在天月宮已經走出一位又一位的月神了,哪裡還會在這裡與六元門、神機谷三足鼎立。

「不知道除此之外,是否還有變化?」孔天琴問道。

「沒有了。」寧紫依搖頭說道。

「進入月之禁地的危險不大,但是並非全無危險……很快就是月之禁地開啟的最佳時機,若然錯過,恐怕會有一些小麻煩,所以若是無事,即可作好準備,等待時機到來。」末了,寧紫依又補上一句。

「是!」

眾人齊聲應道。


不多時,當寧紫依口中的時辰快到了的時候,她的玉手一翻,隨即取出了一面寶鏡。

「虛神鏡!」一見此寶,不少人都忍不住一陣眼神閃爍。

這可是當年月神留下的最大秘寶之一啊,半神級別的寶物!

即使是梁榆,看向虛神鏡的時候,眼中一樣冒出熾熱。

畢竟,現在的他可無法煉製半神級別的寶物。

更不要說,虛神鏡當中蘊含了月靈之地的氣運了!

有它在手,即可得到月之禁地的庇護!

當年寧紫依就是從月之禁地當中得到了虛神鏡,所以後來才會順理成章地成為新一任的宮主!

不管怎麼說,成為聖女,有了繼承大統的資格以後,還需要月神認可,才有著成為新一任宮主的資格。而在月之禁地裡面,得到月神的認同,取回相應的物件,就是一代又一代的聖女要做的事情!

對於這些小輩的驚訝,寧紫依沒有放在心上。

只因他們的反應實屬正常!

不要說他們了,就是至尊看到虛神鏡,都很難保持平靜。

寧紫依將虛神鏡緩緩托起,寶鏡之中頓時綻放萬丈霞光,與鏡花水月相互呼應!

下一霎那,本來還是倒映著蒼穹的鏡花水月忽然搖身一變,成為了一面鏡子,在鏡子之中,有著與天月宮一模一樣的世界。

只是,這個世界和天月宮這裡完全相反!

「正與反,虛與實!」見狀,梁榆眼中隨即露出精芒。

這和他想的相差不多……既然如此,說不定自己的想法有幾分是對的。

「還不速速入內!」看著虛神鏡成功溝通了月之禁地,以鏡花水月為門開啟了通道,寧紫依旋即沉聲喝道。

聞言,眾人不敢怠慢,紛紛抱守心神,讓身心與腳下的一方世界聯繫在一起!

和六元門、神機谷不同。

對月之禁地有著更深了解的梁榆幾人,在抱守心神的同時,還悄然地施展了秘法,將幾人的氣息緊密相聯在一起!

寧紫依平靜地看著這一切,不動聲色。

即便她很清楚,這一次之後,整個月靈之地甚至蒼穹九界都會遭遇大變,可是她能夠做到,依然只有看著一切發生,還有守護天月宮。

就在梁榆等人就要被鏡花水月吞噬,送到月之禁地的時候,寧紫依看見了梁榆驀然張開眼睛,一陣龐大得如同天威的精神力暴涌而出。

剎那之間猶如一條天龍出擊,摧毀了月神之力,露出了寧紫依滿是駭然的樣子。

「果然是絕色。」梁榆含笑說道。

緊接著,便是和靈兒等人一起,沉浸在鏡花水月當中!


看著這一幕,寧紫依怔怔地反應不過來,以致多年之後,這名青年的笑容與話聲,依舊在安靜無人的時候回蕩在耳邊。

「嗡……!」

月之禁地蘊含了月神的意志……而意志不允許太多的生靈入內!

除非得到邀請!

可是要被月神意志邀請,可謂是難於上青天,所以這個可能性幾乎忽略不計。

電光火石間,梁榆感覺到有一道仿若蒼天的意志掃過了自己……這是月神遺留下來的意志。

當意志掃過儲物袋的時候,梁榆同樣驚了一驚,生怕出了什麼變化。

但是就和雪月清承諾的一樣,沒有發生任何的事情。

月神的意志被隱瞞過去了。

「她真的在萬骨魔獄裡面得到了一些神靈的東西?」梁榆不禁想道。

就在他想著的時候,雪月清的聲音卻在他的耳邊悄然響起:「現在我就先行一步……如果月之禁地當中真和你說的一樣,有著和月靈之地一般的造化,事後我分你一半!」

聞聲,梁榆不由得嘴角勾起……這就是他和雪月清商量之後決心付諸行動的計劃,掠奪造化!

當梁榆一行人尋找月神傳承的時候,雪月清就和他兵分兩路,前去獲取梁榆事先認為可能存在的造化!

儘管計劃不一定成功,可是相較於只能緊跟著靈兒,說不準要空手而歸的結果,這樣放手一搏絕對要好上太多! 天地蒼茫,懸挂在蒼穹之上的圓月,在這一刻更是染上了一抹幽深。


「咻!」

在一道破風之音響徹之下,一道人影徐徐而顯。

「哦?這裡就是月之禁地了?」先行一步的雪月清眸子一動,饒有興緻地說道。

說實話,雖說她來了月靈之地十年,卻從未離開天月宮。

現在難得前來月之禁地,一個和月靈之地截然相反的地方,說是不興奮就是騙人的了。

雖然如此,但是正事她一樣沒有忘。

在細細地欣賞了一番周圍寂寥無人的精緻后,雪月清雙手驀然結出一個印記,然後鬼麒麟的身影一閃而現!

「我的小姑奶奶……你的小世界這麼小,麻煩早點放我出來好不好,差點沒擠死我。」鬼麒麟沒好氣地說道。

本來按照它的想法,是跟著梁榆一起行動,它才不要和這個瘋丫頭折騰。

可是,在雪月清勸說了一番之後,鬼麒麟最終還是決定和她一起聯手行動,一起掠奪月之禁地的造化!

「依照梁榆的說法,我們的想法說不定已經有前人用過,所以太久之前顯現的造化,就無須前去了,直接去找最近幾千年顯現在月靈之地的傳承、機緣即可。」雪月清沉吟了一下,認真地說道。

儘管本尊修為已經高達帝皇境,但是月靈之地的造化,與神州大陸的不太一樣。

這裡有神州大陸沒有的東西。

故而,即使與她本尊的境界不相符,都值得一試。

即使一個不好,沒有太過驚人的收穫,但是憑著強大了這個分裂出來的意志之後,與本尊重新融合,一樣相得益彰,好處多多。

這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雪月清沒有拒絕的理由。

鬼麒麟……則是被她說動了晉入半神境的心思。

月靈之地有神靈山脈,那麼月之禁地這裡應該一樣有神靈山脈才對!

即便不完全一樣,依然有值得探究的地方,所以他們在將明處的造化掠奪一空之後,就會直奔神靈山脈而去,試著獲取半神的秘密!

「或許神州大陸與月靈之地成為半神的方法、途徑都不太一樣,可是能夠參照一二前人的經驗,終歸是好事。」雪月清看向遠方,自言自語道。

說完,雪月清更是翻身坐在了鬼麒麟身上,而後鬼麒麟踏著虛空,漸漸遠去。

漫威毒液吞噬萬界 嗡……!」

當天地之間忽然多了一個漩渦的時候,四道身影在陣陣嗡鳴之音的響徹下,降臨到月之禁地!

「這裡就是月之禁地?」滄月望向周圍,噙著一絲詫異說道。

在出發這裡,她已經了解了很多關於月之禁地的事情。

可惜,真正來到的時候,依然無法保持平靜。

這個世界和自己一直生活的世界太過相似了,而且極為幽靜,彷彿天地之間沒有任何活物一樣。

不過,滄月很清楚,如果這裡真的沒有活物,沒有半點危險,那麼之前到這裡尋找月神傳承的先輩,就不會一個又一個地留在這裡了。

滄月自認為驚才艷艷,卻不敢說一定超過了先輩。

「無論如何,我都要試上一試!」想著,滄月縱身一躍,便是直接離開了。

進入之前修鍊秘法,等到進入月之禁地的時候可以傳送到一起,可以說是天月宮流傳下來的規矩。

可是,這些規矩卻沒有規定,到了裡邊之後,你依然要和小夥伴同心協力獲取造化。

因而,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天月宮很多的聯手僅是表面上而已,一旦到了月之禁地,就會分道揚鑣。

滄月走了,憐星自然不會多留,在時空之力催動的剎那,她便是跨入到空間通道之中,不知道去哪裡了。

大地之上,只有梁榆和靈兒二人。

「哦?這裡是……。」看著四周,梁榆忍不住眸子一凝。

因為,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這裡是他和靈兒第一次見面的地方。

六元門的弟子與旁人聯手,斬殺了天月宮的弟子,然後梁榆無端端背了這個黑鍋,與靈兒大戰一場。

靈兒顯然又認出了這個地方,但是她沒有說出哪怕一個字。

因為她說不清這種感覺是什麼……是唏噓,還是感慨?

「走吧。」靈兒一步跨出,化作流光暴掠而去。

梁榆看了一眼雪月清和鬼麒麟的方向之後,眼中閃過一絲憂色,但最終還是跟上了靈兒,直奔這一次的目的地而去。

連綿的山脈之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