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卻在瞬間猛然回身,帝星辰閃電般衝進了衝過來的那幾名大漢之中,咔嚓咔嚓幾聲響,瞬間從他們之間穿過,帝星辰修長的身影已經頭也不回施施然的踏進了黃花堂門中。動作從容瀟洒,宛若訪友而來。在他身後,一個大漢手中舉著單刀,咽喉卻已經變作了一個大血洞,另一人胸口心臟的位置明顯的四陷下去,第三人血流如泉,還有一人脖頸被擰斷。軟塔塔的垂下腦袋。全斃!

直到帝星辰身影消失,黃花堂大門口。四人的屍體才接二連三的倒下,這些人只是普通的玄者修為,在帝星辰手中只能是被秒殺的份了!

帝星辰出手只是幾個簡單的動作,但就只是這一個動作,卻沒有人能躲得過,甚至全無反應的思緒!一擊斃命,並無僥倖!

帝星辰早已經踏入了黃花堂,他現在可不管裡面有沒有隱藏著的什麼高手,直接便是展開了最簡單的殺戮。

就在這短短的時間裡,從進入黃花堂的門口開始,竟然已經橫七豎八的躺著五、六具屍體,每個人的傷痕都是一樣:咽喉一掌,喉骨碎裂!

如果此時有人在注意這裡的話,便是可以看到一道身影,在一個個房間里進入出來,從容而又快速,殘酷而又優雅!裡面剛剛察覺異常,準備衝上來的人們。帝星辰無論男女,概不放過,他的面前有敵人,但他的身後,卻已經沒有一個活人了!一個。也沒有!

黃花堂背後或者有極強的勢力予以支持,但這裡始終只是這組織的駐外機構,只是負責最外圍的收買販賣而已,根本就沒有幾個高手存在。而帝星辰的出手又是犀利狠辣到了極點,出來的幾個護衛基本是一個照面就直接倒下,而另外的那些老鴇和花娘,雖然不懂武功,但帝星辰同樣是出手不留情,仍是全無活口。

帝星辰臉色竟始終平靜不動,出手如風,「卡」的一聲,又有一個,護院被他敲碎了喉骨,接著又飛起的一腳,變換了一個角度之後,在重重刀影中正中右面的一個護院的,那護院慘嘶一聲,七竅出血,瞬間倒地。

帝星辰一路前進,一路鮮血,一路屍體!轟!三條人影帶著玄氣光芒衝破了內院門,站在門口。

「你們是什麼人?竟敢要上門滋事?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卻是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

「上門滋事?!我沒有啊。我只是受人委託,來殺人的!那裡會滋事!」帝星辰笑吟吟的說著,說話間,手下腳下仍毫不放鬆,面前僅余的三個人同時分作三個方向觀望了一下,看到地面上早已全是屍體。


一路殺來,一個也沒有放過;地下橫屍已經有四五十之數!

「好大的膽子!你是受了誰的委託?」中年人明顯的有些色厲內換:「你到底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這是誰的地方?!」

帝星辰懶得理他們,鬼影迷蹤步伐瞬間邁開,一記「飛龍在天」瞬間打出。

「啊!玄師級別高手!」三人一聲慘呼,來不及說完心中的震驚,已經被擊飛了出去。

帝星辰對付幾個初期玄者,根本就是摧枯拉朽!根本還沒有出力,就已經完事。殺光了所有人之後,帝星辰飛快地衝進一個房間,一陣搜尋,然後「砰砰砰」幾聲,帝星辰將兩個大箱子扔到了院子里,順手提起一把刀,「啪啪」砍開,頓時金燦燦的金幣,黃澄澄的元寶,一張一張的票子散落的滿院子都是。

緊接著,帝星辰又是提刀砍開角落裡的幾個房間,大吼一聲:「都出來,拿了錢趕緊走!出去之後,往東面走!」頓時裡面衝出數十個少男少女來,等到最後打開了一個密封的房門的時候,一股難以言宣的味道撲鼻而來,看到裡面的情景,帝星辰也是忍不住眼角跳了跳。

這裡面,乃是一個個的大罈子。大罈子壇口處,竟是一個個面黃肌瘦的頭顱,「啪」的打碎一個罈子,帝星辰也是忍不住砸了砸舌。?呈現在帝星辰眼前的,這個在罈子裡面的人體的身體,早已經是嚴重的扭曲畸形,腰部以下,從小腿到大腿伸直了也只不過不到兩尺的光景,手臂也是畸形的,看樣子,已經不知道在罈子里過了多久,只是露出一個頭,吃喝,甚至是拉撒也全部在罈子裡面。 第二百五十三章被跟蹤

看著眼前這些殘疾人,帝星辰眉頭皺了皺,但是心中並沒有太大的波瀾,畢竟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被人這般等待只能怪他們出身不好了。

這些人將一些沒有資質也沒有培養前途的小孩子,就養在這裡面,等他們慢慢的身體變形扭曲了,然後高價賣出去給雜耍團,雜耍團的人再利用這些畸形人博取人們的同情心斂財,帝星辰只看了一眼,就別過頭去。

「如此惡毒行徑,需要什麼樣的惡毒心腸才能夠做得出來!這樣的人渣,早就該死了!」帝星辰低嘆一聲。

「先是將無家可歸的小孩子收進來,然後將部分資質較好的訓練成殺人機器,樣子出色的部分進行調教,男童被練成妓男,女童被調教成妓女,至於形象不怎麼出眾的則被練成犬奴,再剩下來實在不堪造煎,的就只有變成了眼前的畸形!在這地方的每一個人,都在參與這些工程!這裡的人,難道是教育幾下,就可以了嗎?!所以我選擇殺,我殺得全心裡壓力。

就在帝星辰準備離開之時,突然停下了腳步,靜靜地出聲道:「跟了這麼久,閣下也該出來了吧?」

帝星辰說完了那句話之後,靜立不動,眼睛靜靜地看著地上。好像地上有什麼充滿吸引力的東西,看得目不轉睛。

錯嫁豪門總裁 ,一個聲音傳出來,「哈哈,果然不俗!」深藍色的光芒一閃,一個瘦削的中年人出現在十幾丈外,精光閃閃的眸子看著帝星辰:「能跟老夫說說,你小子是怎麼發現我的?」在中年人旁邊還有一個年輕人也是打量著帝星辰。

這二人自然便是那蓋九幽叔侄兩人了,本來他們準備離開的,但是還是被帝星辰那殺人手段給吸引住了,禁不住好奇,便是過來看了一會兒。

帝星辰冷冷一笑:「戲法人人會變,各有巧妙不同,這世上本煎沒有太稀罕的事!千萬別以為自己就有什麼了不起!只是不知你們兩個跟著我,又有何企圖?」這人一臉笑容,應該是沒什麼企圖,在看那名年輕人對他絲毫不在意的樣子,顯見也是臨時起意的。

「老夫叔侄二人並沒有惡意;只不過對少俠身懷正義的高人舉動甚是欽慕,一時好奇,才起了追蹤之意。哈哈,說起來大家大抵都是同道中人」

「既然沒有惡意,那老丈請便吧。我另有要事,且也絕不希望有人跟著我,更不希望有什麼神秘的人物跟蹤我們這些同道中人!縱然這個人是玄王高手也一樣!」帝星辰毫不客氣。

「後輩小子,你對我老人家如此的不客氣,可知後果!老夫若有心要留下你,難道還要多費什麼手腳嗎?」老頭兒似乎很生氣,瞪起了眼睛。

而旁邊的那名少年卻是看戲一般看著自己三叔和帝星辰的吵鬧,似乎死毫不在意一般。畢竟自己這三叔喜歡遊戲人間,自己也沒必要去打擾他。

「既然這樣,那你就跟著我走吧!我正好缺兩個手下,就拿你們充數吧!」此時的帝星辰臉上沒有了絲毫殺氣,有的只是一張耍著無賴的臉色。」

「額!」中年男子顯然也是被帝星辰這一舉動逗笑了,「小兄弟果然非常人,相信我們還會有機會相見的,九幽,我們走吧!」說著,中年人直接就是腳踏虛空的消失不見了,中年人能夠腳踏虛空,帝星辰還能理解,可是他旁邊那個看起來比自己還小的少年居然也可以腳踏虛空,這就讓帝星辰相當的驚訝了。

帝星辰並沒有著急回美杜莎家族,而是在大街上繞了幾個圈子,心中難免有些擔心,畢竟就那個看起來比自己還年輕人少年居然都有了玄王的修為,那老子什麼修為,帝星辰連查探的心思都不想萌生。

不過轉了幾個圈后,那份惦記的心思,漸漸的就已經煙消雲散了……

美杜莎家族,某坨巨大的肉團一個勁的追問某個小蘿莉:「帝星辰呢?他啥時候回來?…」

又道:「他怎麼還不回來?…」

再道:「他不是死在外邊了吧?……」???月兒很有些瑟縮的看著自己的這個表哥,心中還在想著,他是如何才能吃出這種身材的呢!月兒,對這個面目貌似猙獰的巨胖子真的有些害怕,生怕他轉著轉著突然跌倒了,萬一砸到自己,就以自己這小身板,估計是肯定不能承受地,甚至當場被壓死了也難說得徹…「

「林胖子,你又來幹啥?」帝星辰剛從外面進來,就發現自己的房子中多了一堵牆,正在煩擾的時候,再見到這身膩人的肥肉,真是要多不爽有多不爽。

「嗚嗚……星辰老弟,你可回來了;我…你可得給兄弟我拿個主意,兄弟不活了啊,再也見不到星辰老弟你了…,林彪一把鼻涕一把淚:「這次你要是不給我出個主意,我就,我就…,我就就…」。

「你就幹啥?你就多吃一頓飯?不活了?趕緊找個風水寶地再了斷,到我這算怎麼回事!」帝星辰一屁股坐在他面前椅子上,歪著頭看著他:「胖子,你痛快說吧,別整那些苦情戲,到底你又遇見了什麼事?」

突然一拍大腿:「你又把鋪子給輸了?!」

」草!」林彪怒罵出聲:「我是那種人嘛?」???「不說我睡覺了。」帝星辰作勢欲起。???「別!大爺!您是我親大爺,老大,這事你可千萬要給我出個主意,要不然我就真死定了。」林彪急忙攔住了他。

「趕緊說正經地,小爺我很忙,沒空跟你瞎墨跡。」帝星辰吊起眼睛。

「唉,不堪回首哇,星辰老弟,我岳父要送我入宮,嗚……我老爹也答應了呀!」林彪哭咧咧的道。

「啥?你岳父讓你去做太監?!你岳父也太想得開了吧?!難道他不怕他女兒的性福生活了」帝星辰眼睛激靈靈一下,刷的一聲坐的筆直,兩隻眼睛瞪得溜圓。???「你丫才去做太監!」林彪氣涌如山:「難道皇宮裡除了太監就沒有別的職位?」


「別的職位當然有,不過都不大適合你,也就這職位勉強能湊合一點!」帝星辰摸著下巴,笑的肩頭聳動。

「你啥意思?你認為我就只適合做太監?你氣死我了!」林彪悲憤的不行了,欲哭無淚。

「那你自己說說,你有啥長處?!能做什麼職務吧!」帝星辰無視悲怒中的林胖子,淡淡的笑道!

「我長處有很多,比如…」林胖子比如了半天,愣是沒比如下去!

「別比如了,你岳父是讓你去刑部上班吧?」帝星辰眼見林胖子窘到哪了,索性就不再逗他,斜睨著他,似笑非笑的道。???「是呀,真是一屁彈中!」林彪一拍大腿,隨即苦下臉來:「我岳父之前也不知道怎麼運作面,加上我爹說是已經疏通好了關係,打通了全部關卡,只需要過那號稱鐵面的李老太監負責的那驗身的一道關,基本就會定了這事了。你說我可咋辦啊…」

「這麼雷厲風行?你岳父也太有道行了,了不起啊!」帝星辰嚇了一跳,胖子他岳父的手段確實了得,當刑部的第二把交椅,沒有真才實料是肯定不行了,可是胖子他爹就愣是打通了所有關節,加上他岳父的推波助瀾,讓林胖子出任這個相當不得了的職位,當真了得!

「當真了得?真是苦惱才是真的,星辰老弟,我爹和我岳父的意思吧,就是我先從裡面發展,先掌握了刑部里的層次,在這個大染缸裡面磨練一下,然後我岳父會選擇適合時機將我外調,輾輾轉轉,最後再回來,到那時就順便繼承我岳父的位子。這樣說你明白嗎?」林彪臉上掛著苦瓜。

「也就是說,將你定位下一任林家的家主?」帝星辰瞪大了眼睛,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就憑這胖子的德行,當家主?羅馬帝國雖然八大家族中沒有林家,就是因為林家朝廷上沒有當官的,而現在把林胖子設為一家之主!還買通關係,讓林胖子去朝廷當官,這是想要人林家躋身八大家族之列呀!不過林胖子當家族,家族能躋身成功嗎?說出去也沒誰相信林胖子能成功啊?!

「恩,是啊,就這幾天的事,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了一個老傢伙,說是父親三十年前的好友」,林彪氣不打一處來:「三十年沒有音訊,如今看我們林家發達了,跑過來認好友了!哪有這樣的好朋友?偏偏父親還信了。」

「停!這跟你的事有什麼關係?」帝星辰頭大如斗,這胖子的說話邏輯跳躍性也太大了吧?!這都哪跟哪啊!

「怎麼沒關係?這老東西來到林家之後,對老二、老三、老四三個人進行了一番神神道道的測試了之後,非常驚喜的告訴我父親,說那三個不成器的貨都是修鍊玄氣的絕佳的人才,提出要收他們做徒弟;並保證將他們三個十年之內盡都提升到玄王層次,我父親一聽樂得跟什麼似的,答應的那叫一個痛快了。

我父親一共就四個兒子……」林彪唉聲嘆氣:「現在明白了吧?」 第二百五十四章胖子的煩惱

「還是不明白,我就聽明白了你們林家可能在十年之後要多出三名玄王高手,對林家乃是大好事,可是,這裡邊還是沒有你的事啊,你到底想要說什麼?!」帝星辰茫然的看著他。

「星辰老弟啊,平時多聰明個人,今天怎地這麼地笨啊你,他們三個哥哥弟弟都跟著師傅走了,林家家業怎麼辦?總得有人繼承吧?唯一剩下的一個不就是我了?老爹和我岳父倆人不拾掇我拾掇誰?啥叫趕鴨子上架,這不就是了嗎!」

林彪很有些無語:「明白跟你說吧,星辰老弟,像我們這些家族吧,大大小小,良莠不齊,但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只要有一個人充當家主,維持家業不敗;然後另外的資質好的,有亦玄氣修鍊前途的便會被著意培養成家族的守護神;在這個期間,有名師指導那是最好不過!如此,這些人修鍊有成,才開始在自己家族培養下一代,訓練死士,培育秘密力量,如此一代一代代代相傳,逐漸就會成為根深蒂固,連皇家也不敢輕易招惹的超級家族,保證祖宗香火千秋萬代的燃燒下去。」???「所有的家族,都在向著這個方向努力。」

「而我,就莫名其妙地成了這麼一個倒霉蛋。從此與風花雪月絕緣,你能明白我的痛苦了么?」林彪唉聲嘆氣。

「明白個屁,我看你有病才是真的!」帝星辰毫不客氣的鄙視。

「讓你高官厚祿,讓你當家主,讓你榮耀一世你還不滿足?要不是他們三人都有修鍊天賦,這等好事那輩子能輪得到你?你丫就是壓根來炫耀的吧?知不知道,世俗之間家族的繼承權、又或者一點家產就能令兄弟反目、大打出手,動輒家破人亡,你還得了便宜賣乖!」

「我不想當官!我更不想當家主!草!你還要我說幾遍?」林彪臉紅脖子粗的叫起來:「我炫耀個!且不說當家主要負起多大的責任,就單說官場上的爾虞我詐,步步陷阱,你真以為我是那塊料?能抗得起嗎?老子什麼本事都沒有,就想一輩子自由自在,做個逍遙自在的紈絝子!從沒有想過想要擔負任何責任!我沒那個肩膀,更沒這個心,你明白?」林彪口沫四濺的大吼道。

「你不想當官,不想當家主,不想承擔責任,那你到底想要做什麼?」帝星辰皺著眉頭。

「星辰老弟啊,要說別人不了解我,還情有可緣,我們兩個怎麼說也在一起這麼久了,你還不了解我?咱們可是知己啊,哥哥我可是打算快活一世,不過不是女人。」林彪目中露出憧憬:「哥哥這輩子最中意的就是金子;看著金子嘩嘩的從別人的口袋落進自己的口袋,那種感覺真是……爽啊。帝星辰仰天無語五秒鐘,這啥人啊,誰跟你是知己,什麼叫在一起這麼久了?老子又不搞基……

「我最中意乾的事卻是做生意啊,對於我家的家業,我只是希望可以接掌家族生意,然後把我林家的商號開遍大陸上每一個地方!」林彪氣勢磅礴的揮舞著比帝星辰的大腿還粗的胳膊,隨著他這豪邁的動作,滿身的肥肉快樂的跳起舞來。

「這也不難啊,你跟老爺子說明白不就得了。」帝星辰很奇怪的道。

別看林彪那樣,在帝星辰的印象中,胖子做生意可是一把好手中的好手,或者這是胖子唯一可取的地方吧!而林老爺子沒道理不認可呀。

「說明白了……」林彪欲哭無淚,嘩的一聲,脫掉了長袍,露出一整扇肥豬肉一般的脊樑,美杜月兒急忙驚叫一聲,扭過頭去,滿臉通紅。

「看見了吧,星辰老弟,這就是跟老爺子說明白的結果。」林彪倒抽著冷氣,把自己的背脊給帝星辰看。

「好……用力。」帝星辰目瞪口呆的看著林胖子背上清清楚楚鼓了起來的十道淤痕,紫中泛黑。

「再看看這。」林胖子的肚皮上五六個大腳印,然後把衣服放了下來,悻悻的道:「屁股上我就不讓你看了,比這倆地方還厲害。 我的火辣女總裁 。」

「真是牛叉啊。!」帝星辰哭笑不得:「看來這事沒什麼轉圈的餘地了,索性就別扯這些沒用的了,既然你爹已經把你的路一直鋪到了青雲之上,相信只要你不是太胡鬧,絕對很容易就能應付過去,暫時還是不要說你不知好歹的話。

說真的,現在就算我肯為你想辦法,也沒有任何辦法可想;所有的程序,對你現在來說只是走個過場而已。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得當你的大官,然後在繼任家主吧。」帝星辰真的有些無語,為了這官職,也不知多少人削尖了腦袋鑽營著,甚至拋妻棄子喪盡天良無所不用其極;而林胖子坐享其成居然還不情不願地!

這叫什麼事?!

難道他比自己還屌?那豈不是搶我的飯碗?

「老子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寧死不從!」林彪慷慨激昂的站起來,一手放在胸前,神色堅定的看著門外,吟出了一首詩:「老子不當家,老子不做官;老子平生願,就是掙大錢!」

「噗……」帝星辰一屁股連人帶椅子摔在了地上,狼狽不堪。老子活了十多年了,還沒見過這樣的活寶。

「也不是沒有辦法,因為尚有一個環節並未打通,這個環節就是我老頭子傾盡所有的家產也是無法買通的。」林彪擠著眼,剛剛作詩一首抒懷,似乎心情舒暢了起來:「就是那個李老太監那關。」

「李老太監?」帝星辰口中說著,心中卻突然冒起一個想法:林胖子做生意很有一手,而且他的家族不允許他做生意,若是自己幫他這個大忙,然後兩人合夥做生意……或者大大的省略了自己積蓄財富的時間?這麼一想,帝星辰頓時看著林彪,以一種奇貨可居的眼神,看得林胖子渾身發毛。「你……幹啥用這種眼神這麼看著我?我,我不好那口的……我還是處男!」林彪抱著胸口,有些害怕。

「嘔……」帝星辰好不容易有些得意,被他這一句話弄得五臟都翻滾了起來。這貨都二三十歲的人了,兒子都有一個了,小妾也是七八個了,居然還說自己是處男,難道哪個孩子不是他的?帝星辰越想越覺得不可思議。


「好吧,老子沒工夫跟你扯淡;你就說,李老太監負責的是哪一關吧?看看我能不能想點什麼辦法!」帝星辰翻了翻白眼。李老太監,乃是當今陛下的貼身人,向來深藏不露,但帝星辰估計,貌似應該是一位高手。

李老太監,全名李山泉,一個很搞笑的有趣名字,但包括杜比亞和奧巴尚這樣的大佬在內,對他從來也是客客氣氣的。由此可見,這個太監,乃是身殘志不殘的高人。絕對不同於一般的尋常人物。

「那老閹貨負責驗身。就是脫得光光地被那老東西翻來覆去的擺弄。」林彪苦著臉:「可是哥哥我的身材雖然稍微胖了少許,可是身體絕對是非常健康了,啥病也沒有,肯定能通過。這才是我最煩惱的。」林胖子拍拍自己的肚皮,雖說煩惱,卻也有些得意,突然神秘兮兮的湊過頭來:「聽說德瑪豹那傢伙想去當官,被那傢伙在幫他驗身的時候,還捻了那活兒好久…弄得德瑪豹那小白臉在以後的半個月之內走路敞著腿,那叫一個狼狽……」林胖子的語氣,乃是一副幸災樂禍又帶著九成九的八卦。

「你還有心情得意?馬上你就該敞著腿了。」帝星辰又好氣又好笑的瞪他一眼,實在難以想象這胖子的腦袋是怎麼長的。「是呀!是呀!星辰老弟,你可要救救我,我可不想敞著腿走路。」林彪頓時想起自己的處境。

「驗身……脫光,全身上下都要檢查嗎?」帝星辰若有所思,心中頓時有了一個主意。伸出一個手指,做了一個捅一下的姿勢:「後面,呃,也檢查嗎?」

「說是檢查痔瘡什麼的。」林彪有些苦不堪言:「以備不時之需,那裡有隱疾的是不會通過的。」

林胖子渾身一寒,汗毛倒豎:「星辰老弟,我一聽說要被一個男人,呃,不是。是被一個太監到處鼓弄,還得脫得光光的」我就毛骨悚然。更不要說什麼「不時之需,!草。這是什麼玩意兒啊。」

「我現在已經毛骨悚然了。」帝星辰撓著手臂,那裡已經起來了一層密密的雞皮疙瘩。

能讓帝星辰都毛骨悚然,到底有多麼恐怖可想而知了!

「到底有辦法沒?兄弟的幸福生活就指望你了!」林彪希寄的看著他。

「有!不過,你要在進宮檢查的那一天早晨來找我,然後我幫你準備準備。恩。如此」如此」帝星辰擠眉弄眼的笑了笑,突然抱著肚子哈哈大笑。

「沒明白啥意思」林彪眨巴著小眼睛。?「你不需要明白,其實我也捨不得你入宮呀,我還想著跟你一起合夥做生意呢。咱倆一起發大財。」帝星辰嘿嘿一笑,注意觀察林胖子的臉色。

「做生意?大買賣?」林彪精神一振,簡直有些雀躍,感動的眨了兩下眼睛:「星辰老弟,你真是我的再生父母兼我的肚裡蛔蟲呀!」 第二百五十五章霓裳閣

「滾蛋吧,你還是想想你辜負了你爹的期望,他們會怎麼收拾你吧,你爹之前的所有大手筆貌似都白費了!」帝星辰抬腿一腳。

林彪捂著屁股痛叫一聲,呲牙咧嘴:「沒事,只要聖旨下不來,難道我爹還能把我打死不成?我再磨一磨,就能弄個墊背的,哈哈哈」

林胖子無事一身輕的走了。帝星辰哈哈大笑,突覺得心事鬱悶都一掃而空;這胖子,真是個活寶,還是個開心果!

正笑著,突然想起了林彪說過的一句話:「林萬三三十年沒聯繫過的好友突然出現,而且是位超級高手,帝星辰不由得頓住笑聲,砸了砸嘴,心中想道:超級高手?能有多麼超級?難道也是被那枚破王丹的消息吸引來的?這也太快了吧?若是如此的話,看來加索城或許馬上就會風起雲湧了,不管了,反正風虎雲龍各顯神通,惟我置身幕後,漁翁得利吧!

最近幾天氣溫突降,秋風蕭瑟,滿城荒涼。黃葉漫天飛舞,但由於帝星辰大部分時間都呆在家裡修鍊,從天地之間攝取來了大量的天地靈氣。自己吸收不了,便將之散落在自己的小院周圍,以至於自己的房子和相鄰的美杜月兒以及美杜琴兒的小院之中,居然仍是一片鬱鬱蔥蔥,宛如盛夏一般。甚至有些枝條居然不斷地抽出新枝,發出嫩芽,最離奇的是,美杜琴兒最鍾愛的一株冰清寒蘭,居然又鼓出了幾個小小的花苞,這等反常的現象,讓美杜琴兒視若珍寶。帝星辰已經隱隱感覺到自己似乎快要突破玄師了,要不了多久,自己就可以成為玄靈級彆強者了。

恩,算算時間。那批玄獸筋手弩的事,如今也已經過去了許多時間了,只是不知道自己派出的人手得到了消息沒有?

「還是約林胖子一起去霓裳閣打探一下情況才,反正胖子對那地方熟悉。」

剛要出門,就看到美杜琴兒白衣勝雪,緩步而來,清冷的眼神看著帝星辰:「你要出去?」

「恩,我和林胖子一起去霓裳閣。帝星辰很老實的道,再說這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自己去那打探消息,似乎什麼也沒做吧!

「無恥!去那等所在居然還能如此理直氣壯!」美杜琴兒頓時粉臉氣的通紅,氣不打一處來,就要上前教訓一下帝星辰,畢竟帝星辰在她眼中只是玄師巔峰而已。再說,聽月兒那丫頭居然叫他姐夫,而父親似乎也不反對,想到自己姐姐那麼優秀,居然要嫁給這種人,現在居然公然在自己面前說要去青樓鬼混!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嫂不可忍!

帝星辰閃身躲過美杜琴兒拍來的一掌,哈哈大笑,道:「琴兒姑娘,其實你生氣的樣子挺好看的,我說的是我的真心話。」

管清寒被他氣得胸口一陣發悶!君莫邪說的本來是大實話,請客的二皇子的確是在霓裳閣等著他呢;但聽在管清寒耳朵里卻全不是這麼明事,似乎他說的是那些下賤的女在等著他一般,那裡還能不暴跳如?「不行,我要阻止他, [綜英美]App不能拯救世界 !若是如此,我如何對得起姐姐?」美杜琴兒咬了咬嘴唇,疾步向著自己父親的書房走去,而帝星辰此時卻是去找林胖子去了。

「劉大人,林家的林大胖子和一個年輕人一起來這裡了,我們要不要……」那位花兒姑娘做了一個手勢。

「聽說林彪這小子要當官了,我們得好好的讓這小子享受一番,到時候,二爺的事情或許這林胖子也有點作用,至於那年輕人,估計是林胖子的保鏢也說不定,不必在意。」那位劉大人說道。

劉大人說完這番話后,神色很是有些萎靡的意思,兩腿張得開開的,姿勢頗為怪異;可不正是那天他追擊神秘人落水,褲襠里被竹篙狠狠的用著雷霆萬鈞之力狠狠一擊,直接導致了一位正宗的皇宮工作人員誕生。不過,是在宮外,沒進皇宮侍奉天子!。

劉大人將那件事引為平生奇恥大辱!這些天里,劉大人一直在瘋狂治療自己的那啥,然後同樣瘋狂的搜捕。但他對那天的神秘人根本就沒有看清楚臉面,充其量只是看到了一個白生生的大屁股而已,所以這些天里抓到的人,每一個人都會走一遍同樣的程序:帶到劉大人面前,背轉身子,扒掉褲子驗證!

所以這段時間裡霓裳閣上傳出了一個傳言:劉大人自從受傷之後,性趣大改;只對屁股感興趣,而且還必須是年輕男人的屁股,貌似越白越中意……這導致了一個後果,就是下屬們每次見到劉大人,第一件事情總是惴惴不安的先用手捂一捂菊花…若是萬一被劉大人看上自己豐滿的屁股…那以後可怎麼做人?

「他們來了。」廳門一開,一個身材綽約的絕色麗人輕柔淺笑著走了進來,身材高挑,鳳眼桃腮,眉目挺秀,纖腰盈盈一握,走起路來如是風擺荷葉,搖曳生姿,但卻又顯不出半點輕浮之態,好一個國色天香的美人兒。

此人自然是霓裳閣的主事,花兒姑娘了。

影流湖煙波浩蕩,碧水悠悠,湖邊的一側大路上,一頂小轎子晃悠晃悠不緊不慢而來,轎子旁邊是一匹大馬,帝星辰真覺得跟林胖子站在一起就是丟臉。「竟然是極為惡俗的大紅轎子……」劉大人差點忍俊不住。」這位林大公子的品位果然是別具一格,獨樹一幟啊。」

「還不就是個典型的紈絝敗家子!」花兒姑娘眼中閃過一道鄙視,轉頭,巧笑嫣然的道:「林大人,今日這二人便交給我親自侍奉了。」

「你?」林大人目中有些慍怒,但看到花兒眼中堅決的神色,終於無奈的嘆口氣,道:「也好。不過,莫要真被他們佔了便宜。」

「咯咯,劉大人放心,花兒的便宜,一般人可是占不到的,想占花兒的便宜,代價可是不菲的。」花兒姑娘微微一笑,自信的看著那頂紅色的俗氣無比的轎子停了下來。「說的也是,就連我……呵呵;」劉大人似笑非笑的停住話頭。

下面,林胖子已經從轎子里鑽了出來,落地不穩的稍稍一個踉蹌,吐了口唾沫,再仰天打個噴嚏,轉了轉脖子,捶了捶腰,這才晃著膀子,歪著頭,一步三哆嗦的像個螃蟹一般向樓上走來,帝星辰看著這貨耍弄也是無語了,不過為了打探霓裳閣的秘密,也由得他弄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