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原主沒有修為,不能返回妖界,只能作為人類生活,然而原主的身份但凡有些修為的道士都能識別出來,原主在人界的日子可想而知。

在第三次逃出道士的攻擊時,原主盡量往人煙稀少的地方去,直到遇到了一個妖族大能,付出了代價后,原主回到了妖界。

還沒有返回宮殿,原主卻聽到了一個消息。

妖界奉仙界為主。

原主目瞪口呆。

他在人界流浪四年,為了顧全自己,完全不知道這四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然後才知道,是一個從人界的女子,獲得了玉芷仙君的青睞,將女子收為徒弟。

而這個女子竟然是之前他要奪寶的女子。

妖界的三皇子叛變仙界,與女子一起,展開了對妖界的攻打。

冥界此刻卻放出消息,保持中立。

這件事是一年之前的了。

之前的妖界之主被女子殺了,另外女子吩咐全界通緝原主。

原主已經成了廢人,返回妖界的當天,就被抓住了。

然而原主被抓住后,並沒有死,而是被冷華晟吩咐做成了人彘,餵食了一種東西,日日夜夜浸泡在鹽水中,身上的傷口永不癒合,原主受盡折磨,卻不會死。

原主永遠忘不掉冷華晟冰冷狠毒的目光。

「招惹了熒熒,讓你死太過於便宜你了。」

原主在折磨中度過了兩年,直到有一天,冷華晟來了,說了一句:「明日就是我和熒熒的大婚,讓你活著是對我的恥辱。」

然後殺死了原主。

原主怨恨,自己只不過聽從了父親的吩咐,妖界沒有人能反抗妖界之主的命令。 「喬恩瑞你給我安靜一點,要不然我真讓你嘗嘗你口中虐童的滋味!」喬斯宸大聲呵斥,這個小傢伙真的太打擾他了;要是可以,真想丟出去,要不然就放出去散養,免得總是跟他頂嘴。

小傢伙吃癟,撅著小嘴一臉不高興;

卧室里瞬間安靜下來了。

「喬斯宸,他只是個孩子!」秦以洛有些無奈,這父子倆好的時候令人羨慕,吵的時候讓人頭疼。

喬斯宸大言不慚,「一個要跟我搶老婆的孩子,我可不敢小瞧。」這話聽著可委屈了;

「你胡說八道什麼呢!」秦以洛面色泛紅的怒斥;這人真的不要臉,什麼話都敢說;

別以為美顏他就看不出了,小女人害羞了,喬斯宸有些小得意,「早晚的事兒。」

喬恩瑞不可以的反駁,「爸爸你為什麼要跟我搶洛洛,明明是我先認識洛洛的,要不是我,你跟洛洛八竿子都打不著!」

秦以洛真的有些招架不住這對父子了;

未來的某一天,喬總會啪啪打臉自己的兒子;

畢竟從某種依據上而言,是喬斯宸認識秦以洛在先,然後有了喬恩瑞;要不是他喬總裁,喬恩瑞這個小東西,真的跟他們八竿子打不著。

最大功臣還是喬總啊!

「臭小子,我和她早在京都就碰上了,那會兒你還不知道在哪裡呢!」

「你騙人!」小傢伙有些委屈,洛洛本來就是他想遇上了,老喬是要搶人故意這麼說的;

「嘟嘟嘟……」秦以洛直接掛了視頻電話;

她可不想聽喬斯宸將京都的事情,那會兒自己喝醉了,也不知道說過什麼,做過什麼,到時候他口無遮攔的在瑞瑞面前給她掀底了,她面子往哪裡擱。

「你瞧,你瞧,洛洛生氣掛電話了;」喬恩瑞委屈巴巴的,「我都沒有和洛洛說完晚安呢!」

掙脫了老喬的束縛,喬恩瑞又重新給秦以洛打了視頻。

原打算不接的,可是接連打了兩個,秦以洛妥協了。


視頻界面打開后,看到小傢伙可憐兮兮的模樣,秦以洛母愛大發,「怎麼啦?你爸爸說你了?」她相信喬斯宸絕對不會動手的,他也愛瑞瑞;

「你為什麼要掛電話,我還沒有跟你說晚安呢!」

喬斯宸悠閑的坐在沙發上,目光鎖定著小傢伙,就看到賣慘;

「洛洛,你要去哪裡?我是不是會有很長時間看不到你?」

秦以洛最見不得小傢伙傷心的樣子,哄道:「我要出差呀,就一個禮拜,如果你想我了,可以給我打電話的!」

「我可以打電話嗎?」小傢伙很激動,並且頗為得意的朝著喬斯宸挑挑眉毛;

要不是想知道一些情況,喬斯宸肯定會把電燈泡扔出去;

瓦數太亮,礙眼!

「當然啊,不過得晚上,白天我要工作!」秦以洛這會兒已經開始想念了,不知道未來其他她該怎麼辦!

她真的好想將小傢伙帶到自己身邊……


「我明白!」喬恩瑞乖巧的點點頭,「洛洛我不在你身邊你要好好照顧自己,有空記得想我,我等你回來!」

那句等她回來,差點讓秦以洛淚目!

有簡單的囑咐了幾乎,喬恩瑞依依不捨的掛了電話。 而且殺人奪寶這不過是極其正常的事情。

五界之中,哪個有修為之人沒有經歷過這種事?

修行,就是與天爭,自己更強大,才更有資格保住自己的命。

打不過女子,因為他弱,他承認,但是事後冷華晟,卻硬生生因為這件事折磨了他兩年。

再加上在人界四年度過的苦楚,修為被廢,原主的怨恨無法止住。

[宿主大大,原主的心愿是復仇。]

界孽睜開眼,揉了揉眉心。

「我知道了。」

這個時間段,就是原主已經殺了那個教授化成教授的模樣,準備接近女子——艾熒。

對於原主殺了一個人,界孽並沒有同情。

只是有些嘆息這個人算是無辜中槍。

其中有種族不同的原因,更多的是在修者的眼中,普通人已經算不上一條命。

就像是一個人,因為一條蛇開啟了靈智,能懂人意,反而有些不忍心殺,但是如果只是普通的一條蛇,這個人卻沒有一點顧慮了。

本來世界就是一條食物鏈,誰處於食物鏈的下端,誰便任人宰割。

那個叫艾熒的女子打傷了原主之前,還指責了原主,指責原主果然是妖孽,不把人命看在眼裡。

艾熒身懷寶物,自然不止原主一個妖來搶奪,只不過,一些實力低微的妖,已經被艾熒殺死了。

原主看到過艾熒尋找妖殺掉,取材煉藥。

雙標不要太明顯。

界孽扯了扯嘴角,覺得這個叫艾熒的女子很噁心。

不過,這個任務真的是有難度。

根據她的推測,艾熒身上的那個玉佩應該是一個空間。

打傷原主的法器必定是空間里的,艾熒剛剛修鍊,就能憑藉一個法器打傷原主修鍊百年的成果,法器的威力可見一斑。

她接收了原主的全部記憶,說明這是個三星難度以上的任務世界。

復仇?

自然要一報還一報才算復仇啊。

界孽勾唇,眯著眼笑了。

現在,她自然是要上課去了。

原主為了任務,還專門去補習了這個教授所教專業的知識,她怎麼也不能比原主差啊。

艾熒坐在教室里,準備過一段時間就休學。

看著黑板有些出神。

上輩子凄慘的死去,沒想到竟然會意外的重生。

而且還帶了一個金手指。

她從地攤上淘到的玉佩裡面竟然有一個空間。

空間里有磅礴如海的靈水,各種功能的丹藥堆了一堆,種植了不少靈植。

最令她驚喜的是,空間內各種修鍊秘籍,還有各種法器。

只是修鍊方法太多了,她只是隨緣挑出來一本修鍊。

艾熒皺眉。

她意外的是,因為修鍊,她反而見識到了不一樣的世界。

這個世界中有妖怪。

而且妖怪彷彿知道她的玉佩,來搶她的東西。

以前來的妖怪,實力弱小,所以她能輕易對付,前些天的一個蛇妖,她拼盡全力,最後還躲進了空間里。

那個妖怪已經知道了她的秘密。

艾熒抿緊了唇,她必須要趁著那個妖怪散布她的信息前,將這個妖怪殺了。

她太清楚這個空間的誘惑力了。

否則在她沒有強大之前,未來她都將面臨被追殺的局面。

界孽帶著課本走進來。

一臉的慈祥:「上課了,同學們。」

艾熒看著界孽被嚇了一跳,自從服用過空間里的一種果子之後,她就能輕易看破妖怪的偽裝。

在她的視線中,她直接就能看到講台上一條巨大的蛇正在吐著信子眼神陰冷的看著她。

艾熒心裡一緊。

是他!

那個最近一直在搶奪她空間的那個妖怪!

沒想到竟然在這裡看到他……

是不是說明,教授已經被這個妖怪吃了?

周圍還有同學在,艾熒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種保護周圍同學的責任。

眼睛緊緊盯著界孽,一刻也不放鬆,生怕這個妖怪突然就化成原型,對周圍的人造成傷害。

界孽非常認真地講完了一節課。

下課後,界孽走了,學生們都忍不住討論。

「老師這一次講的很詳細啊……」

「這道題老師竟然講出了五種解法,不愧是教授。」

……

艾熒聽著周圍的話,有些懵,這一節課她一直在盯著界孽,防止界孽有其餘的動作,界孽講的課一點也沒有聽。

況且,她也是不相信的,一個妖怪而已,還能懂得人類的知識? 在客廳收拾東西的秦以洛聽到自家門的鎖芯在轉動,第一反應就是小表妹來了;

「你在幹嘛?該不會要搬家吧!」雲菲菲領著外賣一臉驚恐的站在大門口;

她還不容易明后兩天沒有戲;就是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的休息兩天;這個場面她有些受驚;

「我要出差!」關上行李箱,總算是整理好啦;


秦以洛將箱子推到玄關處,明兒走門方便拿。

「出差啊,去哪兒呀!」不是搬家就好,畢竟她也不太喜歡住酒店;

拿出買的雞爪、炒麵和花甲,迫不及待的想吃了;

「你就吃這些?」

「昂,我可是想吃了很久了!」拿著一個鹵過的雞爪,有滋有味的啃著,「你還沒說去哪兒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