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原本如同肉山一般的攻城突擊獸與之相比,簡直如同嬰孩相較大人根本沒有絲毫的可比性!

那究竟是什麼鬼東西?萬沒想到,阿茲莫丹竟然還擁有體型如此變態的超級巨獸!

周啟目中幽光一閃,靈覺偵測異能瞬間發動!

「滅世塵蟒!???受特殊能量影響,編號5106偵測技能失敗!」

「滅世塵蟒?我去!關鍵時候又特么掉鏈子!」

周啟雙眼之中一陣火冒!額頭青筋炸起!眼看即將取得勝利,沒想到關鍵時候卻突然半路殺出個陳咬金,惹出這麼一個主兒! 目視著下方地面正自合攏的巨口,周啟面冷如冰。心中念頭急轉,尋找應付之道。

與滅世塵蟒力量懸殊過於強大,一旦任憑它在這裡搞事情,絕非眼前數百契約者可以應付!以這傢伙的體型,想要摧毀堅石壁壘簡直輕鬆加愉快,易如反掌,更何況不遠處還有隨時可能突破阻礙,蜂擁而來的惡魔軍團!

堅石壁壘有失,巴斯廷要塞將會失去西面的屏障。一旦要塞被攻陷,同時也將宣告主線任務失敗!主線任務失敗意味著什麼,即便不用腦子去想都知道結果!究竟該怎麼辦?

就在周啟陷入凝思之際!

轟隆隆!沉悶的巨響猶如天地傾覆!

在地面不堪重負的呻吟中,一個遮天蔽日的頭顱有若山嶽拔地而起!眨眼已然身立百丈!

一雙猩紅的巨眼彷彿兩輪血月低懸半空,眸中凶光四射,令人望之膽寒!

猙獰的頭顱孤拐橫生,齶口前端厚實的角質層有若鑽頭,自兩側翻卷的皮層下,一根根岩柱般的尖牙如峰似戟,猛惡非常!

與頭部等寬的身軀之上,一片片足有籃球場大小的鱗甲在搖曳的火光之下反射出金屬特有的幽光,將變態的防禦力彰顯無疑!

無論是契約者還是城頭的士兵們,在目睹這頭超級巨獸真身的剎那,幾乎在同一時間陷入了獃滯!一種源自靈魂深處的顫慄伴隨著深深的無力感油然而生!

這真的是人力能夠戰勝的存在嗎?不少的契約者膽寒之餘已然止不住開始懷疑,當前任務難度是否真的屬於二難度世界!

「僵昂!」一聲巨吼震驚百里,響徹天際!強烈的聲浪令得聞者失聰!

滅世塵蟒目視著周啟所乘的神龍,眼底凶光大熾!饕餮巨口張開之際,堅石壁壘上空狂風呼嘯,氣流涌動,宛若黑洞一般深不見底的喉嚨中生出一股絕強的吸扯之力,有若實質籠罩了萬米蒼穹!

還未等周啟做出任何反抗,半空只見一圈圈淡紫色的光暈流轉,五爪金龍連同他本人便隨著翻卷的雲團被滅世塵蟒吸入了口中!

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呆了所有人!難以現象,先行者小隊那位無所不能的隊長就這麼被吞了!

「魂淡!」夏若冰雙眼圓睜,一聲驚呼之後,身後彩翼一展便欲越眾而出!

付雲生眼疾手快,急忙伸手抓住她的胳膊。

「付老頭兒!你放開我!」夏若冰一掙之下沒有掙脫,偏過頭雙眼圓睜注視著付雲生,俏臉之上一時驚怒交集!

「冰丫頭,你冷靜點兒!你還不相信周啟嗎?」

夏若冰聞言面色一滯。顧不得多說,一把甩脫了付雲生的手掌急忙分出一縷神念進入紋章,待見到團隊契約之中周啟的名字還在,臉上的怒意這才稍斂,隨即扭頭注視著滅世塵蟒,眼底泛起了一絲血紅。

「周啟,你聽到沒有!魂淡,聽到丫就吱一聲啊!」

然而任憑她如何呼喚,即便團隊契約顯示周啟依舊活著,卻始終無法得到他的回應!

「僵昂!」

有若宣告自己的勝利!滅世塵蟒再次發出一聲咆哮,頭顱低垂,血月般的雙眼充斥著冰冷俯瞰地面。一股強大的威壓有若山崩海嘯席捲向四方,巨口張合,似乎下一秒即將展開攻擊!

「諸位勿慌!任憑此怪如何凶蠻,只消聖術未散,它便無法傷及我等分毫!」臨時聯盟的團隊頻道之中,黃月英語氣沉凝。話語之中顯露出一抹不容置疑的堅定。

聞聽她的話語,在滅世塵蟒的威壓之下岌岌可危的契約者們雖然依舊倍感驚惶,可情緒上多少鎮定了些許。

「月英姐姐,指揮官哥哥沒事吧?」

「無事。」

呼!

聽到小蘿莉安安與黃月英的問答,頻道中一片吁氣之聲連綿響起。既然身為隊友的她回答的如此堅定。先行者的那位牛逼隊長肯定是沒事的。經此一來眾人對黃月英的信任無形中更多了幾分。

就在這時!

夜幕下,只見滅世塵蟒巨大的身形再一次攀升百丈,與此同時,那幾與頭顱一樣粗細的脖頸有若眼鏡蛇一般鼓起!

下一秒!隨它巨口一張,一道深紫色的光束攜帶著毀天滅地的氣息噴吐而出,筆直落在了堅石壁壘厚重的峭壁之上!

「轟隆!」

能量光束落下的瞬間,在先前地震中已然開裂破損的岩壁如同摔碎在地上的豆腐,被炸的四分五裂!一塊塊巨大的岩石崩飛塌陷,紛如雨落!

劇烈的震顫之下,堅石壁壘城頭一片人仰馬翻,有不少距離邊緣較近的士兵甚至來不及後撤便被掀飛下城頭,在凄厲的慘嚎聲中墜落千丈,粉身碎骨!

「趴下!都給老子趴下!」海勒死死抓住一部投石機的絞盤勉強保持身軀平衡的同時,放聲嘶吼。眼前的這些戰士好不容易從傷痛之中擺脫了死亡的陰影,他絕不願意看到他們因此而失去生命!

如此過了片刻,待一切恢復平靜。身處下方平原的契約者們回頭仰望,只見堅石壁壘高達千丈的峭壁之上,一個直徑超目測超過了千米的巨大凹坑觸目驚心!沿著凹坑的邊緣,一條條龜裂有若飛速瘋長的蔓藤,沿著密如蛛網的軌跡向著四周迅速延伸!整個岩壁隨時有塌陷的可能!

任何人只看一眼便知,如果任由這巨獸再來上幾次,不,或許只需要一次相同當量的噴吐,恐怕整座堅石壁壘將變成歷史,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

這下糟了!

黃月英臉上雖然依舊保持著冷靜,然而內心之中卻是禁不住一沉到底!任她智計如海,在滅世塵蟒的絕對力量面前卻也是束手無策。偏生此刻無論在團隊頻道還是私人通話中,與周啟的聯繫卻如同被一層電磁屏障所隔絕,除了噼啪作響的電磁聲之外,沒有半分回應!

「周郎,此刻你可曾安好?你且放心!無論如何月英都會庇護眾人安全,直至任務完成!」

豪門絕戀,婚色成狂 黃月英悄然念想之際,秀眉輕挑,心中暗自下定了決意。雙手大雷光法杖高舉,體內的能量源源不斷地轉化做聖力引導神聖庇護所運轉。

堅石壁壘前,只見乳白晶瑩的聖光如大日臨空,前所未有的璀璨!

任憑頭頂如山巨岩滾滾而下!任憑眼前百丈惡獸凶焰滔天!神聖庇護所形成的結界卻是越發凝實,將一切來自外界的傷害統統隔斷!

與此同時!

目視著下方地面輝煌的聖光,滅世塵蟒猩紅的巨眼中充斥著深深的厭惡和憎恨!口頜開合之際,亂岩般的鋸齒中深紫色的能量氤氳閃爍,下一記吐息已然在醞釀之中!

「安安助我!」

黃月英柳眉高挑,鳳目圓睜,一縷意念飄然傳遞給了小蘿莉安安。僅憑藉她一人之力想要防禦住這毀天滅地之能的吐息,殊無把握。若是能夠將聖力集中一起或許可以放手一搏!

「嗯!」安安聞言用力點了點頭。雙手虛抱胸前,一道由聖力凝成的光束自她晶瑩如玉的雙掌中噴薄而出,如同能量灌注,沒入黃月英的後背。

其餘契約者見狀哪裡還用吩咐,但凡修鍊有聖術的都有樣學樣,紛紛開始向黃月英輸送能量!

霎時間,神聖庇護所內乳白色的聖光大熾!就連懸浮於黃月英頭頂的天使虛影也變得越發凝實!

天際!聲聲肅穆而莊嚴的聖詠悠悠回蕩!彷彿對地面的聖光做出回應。漆黑的雲團間隙,鑲金度玉,在夜幕之下呈現出縷縷破曉時分才有的曙光!

巴斯廷要塞作戰室前,大天使泰瑞爾仰頭注視著天空出現的異狀,淡金色的雙眸中不由自主閃過一絲驚詫!

自蒼穹之上傳來的氣息無比的熟悉!難道是她?不!這怎麼可能!沒有得到英普銳斯的允許,穿越水晶穹頂和榮耀之門,除非像自己一樣選擇墮入人世,任何一名屬於最高議會的大天使都不能擅自降下神力!

就在泰瑞爾心中驚疑之際!

層雲翻轉,夜色消退!

一道猶如初生朝陽般的光柱,透過穹頂開啟的一道天窗直射而下,柔和的光芒彷彿跨越了無數的虛空而來,直直落向了堅石壁壘的方向!

如朝霧嵐煙般輕柔的光芒中,一位左手執著豎琴,右手捧著法典,身後飄動著無數條光帶的女性天使虛影正飛快地變得清晰。

「奧莉爾!真的是奧莉爾!」

美人驚夢 泰瑞爾眼中的驚訝換做了濃濃的驚喜!完全沒有想到,隸屬天堂最高議會中的一員,希望天使奧莉爾竟然真的降下了神跡!非但如此,從眼前的情形來看,她竟是以投影降臨!

這麼說,身為天使長的英普瑞斯已經重新開啟了榮耀之門?

就在同一時刻!

堅石壁壘前,滅世塵蟒彷彿黑洞般的巨口已然再一次張開!毀滅性的深紫色能量就在利齒開合的剎那如狂濤般洶湧而出。

整個世界在能量噴涌而出的同時彷彿停止了轉動!對天際出現的異狀一無所知的契約者們已然完全忘記了呼吸,幾乎所有人都將希望寄託於黃月英身上!

是成是敗!能否抵擋下這凶獸的毀滅噴吐,全在此一舉! 電光火石之間!深紫色的吐息轟然而至!

洶湧的能量洪流以毫不講理的方式徹底將神聖庇護所形成的結界徹底吞沒!

滋滋……

有如往強酸中注入了清水!充滿地獄邪惡力量的吐息與蘊含聖潔之力的結界兩相接觸,令人牙酸的侵蝕之聲充斥了壁壘之下的整個平原!

神聖庇護所之內!巨大的衝擊力量使得契約者們一陣人仰馬翻!

咯吱一聲斷裂后的脆響,黃月英掌中亮起一道刺眼的明黃色寶光!傍身已久的大雷光神杖在這如同迴光返照般的片刻輝煌過後砰然炸的粉碎!

猛惡的能量衝擊之下,堅固如大雷光神杖這般的橙色神話裝備也受到了不可修復的毀傷!

「噗!」

黃月英張口噴出一團猩紅的血霧,整個人如遭電亟,頓時委頓在地!身後為她提供聖力供給的安安等人更是齊齊打著橫飛出,無比狼狽地摔倒在地!

滅世塵蟒一記能量噴吐足以毀山滅城!負責主持結界的黃月英首當其衝,可想而知在正面接下了怎樣猛烈的衝擊!

失去了她的引導,四下逸散的流光之中,神聖庇護所結界有若被戳破了的肥皂泡,砰然消失不見!沒有了了神聖庇護所,所有人瞬間毫無遮掩地完全暴露在了滅世塵蟒的巨口之下!

「月英姐姐,你怎麼了!」

人群中安安清亮的尖叫聲分外的清晰!小蘿莉顧不得擦去嘴角浸出的血漬,掙扎著從地上爬起,腳步踉蹌地搶到黃月英身旁,一雙清澈的眼眸中滿是驚慌和擔憂。

「月英姑娘!」

「月英姐!」

安安剛扶從地上將黃月英扶起,眼前兩道身影一晃,夏若冰和付雲生已然雙雙閃身來到了身邊。

黃月英面白如紙,秀美緊蹙,口角和胸口的衣襟上血漬嫣紅,口鼻中呼吸若有若無,微弱到了極致。若不是團隊契約中名字猶在,一眼望去渾如香消玉殞,死去一般!

安安不待多說,匆匆取出兩張捲軸,手忙腳亂地撕開,隨手中光暈流轉,一連兩道聖術落在黃月英身上。

付雲生則翻手取出一瓶市面上有價無市的全面回復藥水,捏開黃月英的嘴角,想都不想就灌了下去!

開什麼玩笑,眼前這美女軍師可是周啟那小子的寶貝,萬一出點什麼意外,那傢伙還不得發瘋!更何況,如今的先行者小隊因為有了黃月英的加入,無論是戰鬥的續航能力和成員的生存能力都得到了質的飛躍,完全可以稱作是三難度以下的最強戰隊!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她出現意外!

「我去!那是什麼!」

就在付雲生忙於救助黃月英的同時,耳畔突然傳來了一片驚嘆之聲!

嗯?

夏若冰和付雲生循聲抬頭一看!視野中,只見一道宛若晨曦初透,輝煌而不失柔和的淡金色聖光自空中落下!

隨著聖光距離地面越來越近,堅石壁壘下方一片漆黑的平原瞬間被點亮!

這!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所有人在來自於滅世塵蟒的絕世凶威所帶來的恐慌后再次因震撼而陷入了獃滯!

「晨曦之光!是希望天使奧莉爾!」幾人身旁不遠,伊芙口中喃喃自語,仰頭注視著天空如夢似幻般的景緻,海水般湛藍色的雙眸中充滿了濃濃的驚喜和不可思議。晨曦之光的出現,預示著奧莉爾很有可能是以真身降臨到了生修亞瑞庇護所的世界!

可是這怎麼可能?根據聖典記載,自三首惡伏誅之後,天使們將不再允許在人類世界中顯示神跡。否則泰瑞爾也不必公然放棄尊貴的身份而選擇自墮人間!

不管怎樣!此刻這宏偉的天堂之力出現的恰到好處!正好可以解決眼下堅石壁壘的危機!卻不知那人怎麼樣了?他可還安好?

就在伊芙陷入沉思之際!

天際金光閃耀,絲絲猶如晨曦般的聖光匯聚在一起,凝成一柄暗金色的長矛呼嘯而下!

漫天潔白的聖焰浮動,彤霞流轉!

在堅石壁壘上下上萬道目光的注視之下,由天堂之力凝結的光矛毫無花俏,正中滅世塵蟒宛如球場般巨大的頭顱!

「僵昂!」

滅世塵蟒再次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吼!

相比前兩次充滿了凶蠻和侵略性的叫囂以及不可一世,這一次卻是因巨大的痛苦而發出的慘呼!

有若將一支燒紅的鋼針插入盛滿了牛油的盤中,滅世塵蟒額頭厚重的角質層在這輝煌的金色光矛攻擊之下連象徵性的阻擋也沒有,瞬間被融化!

大蓬粘稠的暗紫色血漿帶著衝天的腥臭自傷口飆射而出,鋪天蓋地灑下!血漿濺落在地面和四周的岩石之上,發出一陣陣毛骨悚然因腐蝕而來的滋滋聲!

滅世塵蟒龐大的身軀一陣瘋狂擰動,引得大地發出聲聲隆隆的巨顫,如欲崩陷!隨即在一眾契約者錯愕和驚訝的目光中,以比來時更加迅猛的速度,齊著早已被毀滅殆盡的大坑縮入了地面,就此消失不見!

「那狗.娘養的跑了!」

「耶!這下慫了吧!叫你丫裝!」

「……」

籠罩在眼前的死亡陰影就此消失,契約者隊伍中頓時發出如山的歡呼!唯有付雲生和夏若冰以及同周啟交好的安安和鄧恆明等人面色低沉,眼底充滿了焦慮。

就在片刻之前,周啟和大法師哈根達斯可是被這兇惡的畜生給活生生吞進了口中,生死未卜。如今巨獸逃走,卻是上哪裡去救人!

「魂淡你究竟怎麼樣了?你他爹的倒是吱聲啊!」

注視著黃月英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的面頰,夏若冰心中焦急再次傳音給周啟。然而信號卻依舊如同石沉大海得不到絲毫的回應。

進入任務世界以來至今,雖然經歷了諸多的戰鬥和兇險,可局面卻從未有一刻如同眼前一般,讓人捉摸不定。

先是付雲生遭遇會隱形的怪物偷襲險些性命不保,而後又是周啟再次被使徒人格附體,雖然藉此機會殺死了遠古冰霜惡靈,拯救了一眾契約者的性命,然而眼下卻又被巨蟒吞噬,生死未卜。此外還有張定軍和趙大明分別孤身在外,加之黃月英又身受重傷昏迷不醒。整個隊伍變得前所未有的分散。如今究竟該怎麼辦才好?

就在夏若冰倍感心焦之際!天地間聲聲肅穆的聖詠和祈禱聲不斷。就連漫天的風雪也不知何時悄然停止。

淡金色的聖光照耀之中,只見一名右手執豎琴,左手捧著法典的女性天使身影,在虛空中漸漸凝實,扇動身後萬千光帶組成的羽翼,速度似慢實快有若御風而行轉眼已然飛抵了近前!一股充滿了生機和孕育著希望的力量隨著她的到來,自每個人的心中悄然升起!

智慧!優雅!美麗!

但凡能夠用於形容美好的辭彙彷彿在這一刻匯聚於她一身!那常駐於嘴角的微笑,彷彿能撫平世間所有的傷痛,驅散人心中所有的絕望!

她的容貌和風采使得原本因滅世塵蟒退縮之後而陷入興奮的契約者們瞬間安靜了下來!

身為聖教軍騎士的伊芙第一時間扶著盾牌單膝跪倒在了地面。一貫高冷的俏臉之上掛滿了喜悅和激動之情!她感應的沒錯,眼前降臨的神祗正是希望與美的代名詞,天堂議會中唯一的女性天使奧莉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