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原本,第一次交鋒,斷其左臂,第二次交鋒,砍其右臂,葉小果一方可謂是大獲全勝。

可是如今,人家有翅膀,根本用不着手。


先前的優勢,蕩然無存。

“這還打個屁啊,跑吧!……往巷子裏跑!”

在空曠的地面上,和一個有翅膀的敵人交戰,無異於是找死。

所以林空迅速做出了判斷——

逃跑。

往狹窄的巷子裏跑。

冷哥的雙翅展開足足長達四米。

狹小曲折的巷子,可以有效阻礙冷哥的追擊與進攻。

林空第一個撒腿逃跑。

葉小果緊隨其後,但她是新人類,比林空的速度還要快,可是……

“啊——”

她被石頭絆住,摔了一跤。

剛要爬起來,身後就風聲大作。

是冷哥飛過來了。

“你,左臂!”

方纔,就是葉小果打折了冷哥的左臂,所以,冷哥要以牙還牙。


“呼——”

冷哥用力一扇翅膀,便有呼嘯的狂風,吹向葉小果。

葉小果剛剛爬起來,就又被狂風吹倒在地。

“小果!”

林空回頭驚呼一聲。

他只是一個普通人,如果衝回去救葉小果,面對冷青風這個“鳥人”,和送人頭沒什麼分別。

“嗖!”

但是霸王龍可以衝回去。

只見一道火紅的身影,毫不畏懼地衝向了冷哥。

“啪!”

冷哥輕描淡寫地,一翅膀扇過去。

那翅膀又大又快,霸王龍連躲閃都做不到,瞬間就被拍飛了。

“認命吧。”

冷哥降落在了葉小果身旁,重重一腳踏在後者的背部。

這一腳,如山嶽一般。

無論葉小果如何掙扎,也逃脫不得。

“曹,是我出的主意,有膽來殺我啊!”

林空在遠處叫囂着,他仍然保持着理智,沒有盲目地衝過來。

就憑自己的小身板,衝過去也是找死。

冷哥被吸引了注意力,轉頭望向林空,

“就是現在,

上吧,坑爹龍!”

趁着冷哥看向自己的空當,林空指揮着霸王龍發起突襲。

第一步,控住冷哥的兩扇翅膀。

第二步,爬上他的身體,咬斷他的翅膀!

但,

想象很美好,現實很殘酷。

霸王龍的第一步進攻就失敗了——

【禁之火眼】如果用來對付小型物體,比如子彈、飛鏢之類的,會非常有效。

但是一旦面對巨大的翅膀之時,兩發火焰打上去。

“啪”的兩下,只是把兩根羽毛給禁錮住了。

一點卵用也沒有!

冷哥照舊是一翅膀,把年幼的霸王龍給扇飛了。

“咔!”

一腳,踩斷了葉小果的左臂。

葉小果疼得臉色煞白,嘴脣發抖。

接下來,冷哥應該要直接一腳踩爆我的腦袋吧!


一想到這,她的身體止不住地顫抖,死亡的恐懼正深深籠罩着她。

但是……

“呼——”

冷哥飛走了。

他並沒有打算一下子殺死葉小果,這女孩姿色不錯,身材也又凸又翹,可以留着慢慢玩。

最可惡的是林空,先把這小子殺了再說。

冷哥展翅高飛,身形越過一片片房屋,直接落到林空前方的空地上。

“好快的速度。”

林空發現了前面的“鳥人”冷哥,趕緊止住身形。

再繼續跑的話,就要鑽進冷哥懷裏去了。

他扭頭看,葉小果正在爬起來。

心底一鬆,太好了,冷哥沒有立刻殺死她。

只要冷哥心存驕傲,繼續一副目中無人的模樣,那麼,我還是有機會戰勝他的,林空在心裏給自己打氣。


“來呀,有種你進來啊!”

林空站在狹窄的巷子裏,勾起中指,對着冷哥囂張地叫喚道。

儘管力量上無法壓制對手,但是能夠在心理上擾亂對手也是好的。

“如你所願。”

不知道爲什麼,冷哥再看見林空,就不自覺地打破了他說三個字的習慣。

大概是三個字,已經不足以表達他憤怒的情緒吧。

冷哥把翅膀一收,朝巷子裏衝了進來。

“來追我啊,傻鳥人。”

林空拔腿就跑。

可是,他並不是盲目地逃跑。

他是帶着目的在奔跑——

他轉了個拐角,接着,又轉個拐角。

這樣一來,他就繞到了冷哥的側面。

“曹,勞資的女朋友你也敢打,今天我非得射死你個鳥人!”

林空大喊着,將手中的一把西瓜刀,直接向着冷哥投射了出去。

但是這一刀,被冷哥輕鬆的一個側身,躲了過去。

一刀未中,林空並不氣餒,反倒是更加囂張。

“曹,我砍死你個雜種!”

他拎着剩下的一把西瓜刀,悍不畏死的,正面衝向了冷哥。

見此一幕,冷哥相當得意外。

這個人沒有了葉小果的幫忙,區區一個普通人,竟然還想衝過來近身打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但,

有了前面雙手被廢的教訓,冷哥爲了保險起見,決定還是不跟林空硬拼了。

不是拼不過,是以防萬一。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嘛,看這小子氣勢洶洶的模樣,肯定有什麼花招等着我。

雖然我很強我很吊,雖然我是神,雖然我能輕鬆碾死林空這隻螞蟻,但是……

咳咳。

總之,先飛上天再說。

飛天,

即無敵!

冷哥雙腿用力一彈,便躍出了小巷。

雙翅一展,就要飛上天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