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又是一聲狂吼從另一邊傳來,一頭如同蠻牛一般的巨獸在天地間奔騰而來,雖然長相如同蠻牛,但是這隻巨獸一條腿就有一座山峰般巨大,已經不能用常理來形容了。

「嗷!」

巨吼從四面八方傳來,一場魔怪之間的爭鬥就要發生。


可是,就在這一片風雲變幻之際,一道金色的光芒從遠處飛射而來,速度極快。

「這是什麼毒,為什麼……」

金光之中的人正是風揚,這金色的光芒是在那打仙棍爆發的瞬間產生出來的,裹挾著風揚就逃離了爆炸的中心點。不然的話,風揚一定也和呼延煌一個下場,死無葬身之地了。

「不行,我要靜下心來,我的身體經過煉神池洗鍊,按理來說早已是百毒不侵的神性之軀,不會被這毒藥擊敗的。」

風揚神魂恍惚,卻依然在極力堅持著,不停地鼓勵著自己。因為風揚知道,自己要是真的昏過去,也許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那柄匕首從呼延煌手中射出,好巧不巧的正好插在了風揚的心臟之上,毒氣攻心,幾乎是最慘的情況。

「我……我不能昏過去……我還要尋找父母,還要讓老兔子恢復過來,還要去找紫雨……若琳,若琳,若琳你在哪?」

到了最後,風揚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說什麼了,當那碧綠的幽光從匕首之上蔓延到了風揚的全身之時,風揚終於昏死了過去。

神龍帝國的都城中心,這裡是一片皇宮大殿,只是在這皇宮大殿之下,卻有一個陰森的囚室。

囚室之中關押著無數生靈,而囚室的最深處,卻反而極其安靜。

「揚兒,揚兒……」

忽然間,安靜的囚室之中響起一陣女子的驚呼聲,彷彿是從噩夢之中蘇醒過來一般。

「咔嚓,咔嚓……」

很快,囚室外響起一陣聲響,有穿著鎧甲的兵士來到囚室之前,低聲喝問道:「你們想好了么?是要說出荒主的秘密么?」

「滾,給我滾!」

剎那間,囚室之中掀起一陣風暴,男子的聲音響起,震得囚室的大門不停地震動,有種要崩裂的趨勢。

?/p>

「真是不知好歹,這九幽冥石做成的牢籠會不停地吞吸你們的元氣氣血,你們越是發怒,我們越是輕鬆,哈哈哈哈!」

兵士們大笑著遠去,聲響最終完全消弭不見。

「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我們不該回去找揚兒的,暴露了揚兒,怎麼辦……」

「不怪你,我們的揚兒是天生的霸主,不會出事的。」


荒山大澤之中,戰鬥終於爆發了,巨獸們互相攻擊,毀天滅地,荒域都在震顫。

金色的光團在天空之中飛行,穿越大荒,墜落向一片怪異的山巒。

「咦?西陵神山的小傢伙?」

眼看著風揚身體從天而降就要墜落,一隻大手卻是猛然伸出,一把握住了從天而落的風揚。

這一隻大手太大了,就能夠搬起一座大山了,風揚在那大手之中就像是一隻小螞蟻一樣。

「嘿嘿,西陵神山的傢伙又欠我一份情。」

蒼老的聲音傳來,大手急劇變化,一邊縮小一邊攜帶著風揚一起落向大地。

到了最後,風揚被慢慢地放在地上,一個白髮及地的老頭卻是出現在風揚的身邊。

「人類?」

老頭皺眉,心中嘀咕,這神聖九州怎麼會有人類降落下來?

「人類不值幾個錢,沒啥用,唉,白費功夫。」老頭氣哼哼,抓住昏迷不醒的風揚,一把扔了出去。

「爺爺,你做什麼?」

卻在這時,一道白色的身影閃現出來,一把接住老頭扔出去的風揚,衣裙飄動,輕輕地落在了地上。

這是一個讓人一眼望去就心中平靜的女孩兒,十六七歲的模樣,漂亮的驚人,從頭到腳都透著一股清純的氣息。這樣的女孩兒,給人的感覺就是舒緩,溫柔,純潔地像是一朵小白花一樣,無可取代。

「孫女,把這個人類小子給我扔了。」

老頭吹鬍子瞪眼,顯然是對於女孩兒的行為及其不滿。


「爺爺,您就別管了。」

女孩兒沖著老頭露出一絲微笑,看到這一抹微笑,老頭鼻子一皺,無奈地搖搖頭,走遠了。

「呵呵。」女孩兒暗暗搖頭,卻是看向被自己抱住的風揚,「咦,比小女孩還漂亮!」

這是一座與眾不同的大山,與周圍的山嶽格格不入,彷彿它本來就不該出現在這裡一樣。

半山腰上有一個小院,小院落里有水潭,有珍禽異獸,很是不同。

「爺爺,這個小傢伙好像中毒了。」

老頭正蹲在水潭旁釣魚,釣魚是假,打瞌睡卻是真。被女孩兒一聲驚呼喚醒,老頭顯然很是不滿,翻翻白眼,咕噥道:「這人族小子是死是活跟我有什麼關係,人類都不是好東西,不要管他了。」

「為什麼人類都不是好東西啊?」女孩兒整理一番裙角,轉身又跑回了小院里,道,「爺爺,這個人類少年好像中了奪命幽魂的毒啊。」

「奪命幽魂?」

聽到這裡,老頭面色終於微微一動,低語道:「這種東西不是用來刺殺域主用的么?怎麼用在一個人類小子身上了?」

「哎呀!」

一聲驚呼從小院中傳來,老頭身形一閃,瞬間出現在了小院之中。

眼前的一幕很是詭異,風揚躺在一張木桌上,渾身閃爍著碧綠色的光芒,駭人之極。而女孩兒則是站在另一邊,正在手忙腳亂地整理著一堆瓶瓶罐罐。

「哎呀哎呀丫頭,身為醫聖一族,怎麼能這麼手忙腳亂的?」

老頭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也不幫忙,只是嘿嘿怪笑。

「爺爺,快幫忙呀,奪命幽魂已經深入他的骨髓了,再等會可就真晚了。」

女孩兒有些急了,將手中的一個藥瓶遞給老頭,焦急道。

「嘿嘿,我可不管,這人是你救回來的,是死是活都是你的責任。」

老頭根本不接藥瓶,而是跟女孩兒道:「如果這人類小子死了,可是因為你醫術太差導致的。」

「爺爺,您就幫幫忙吧。」

女孩兒很是無奈,找出一枚丹藥放在嘴裡嚼了嚼,就向著風揚撲了過來。

「哎?丫頭你要幹嘛?」

看到這一副情景,老頭趕忙拉住女孩兒,道:「你要嘴對嘴喂他葯?」

「唔……爺爺……他要是死了,可就是……因為你……」女孩兒支支吾吾,指著老頭說道。

「嗨!」

老頭無奈,手中神光一閃,直接籠罩在了風揚的身上,道:「我幫他續命,你還是換種方法救他吧。」

女孩兒看到這一幕,發現風揚身上的碧綠幽光受到了控制,不再瘋狂流動,不禁鬆了一口氣。

「爺爺,醫者父母心嘛,何況咱們是醫聖一族,何必拘泥於小節呢?」

女孩兒很是無所謂道,又轉過身去調製解藥去了。

「這丫頭。」老頭很是無語,道,「你以後還要嫁人呢,怎麼能這麼亂來!」

「我才不嫁人呢,我以後永遠都陪在您身邊。」

女孩兒直接答道,顯然是早已深思熟慮過了。

「不行,不行,醫聖一族不能在你這一脈絕了。」

老頭搖頭,手掌之中的神光更盛,面色卻不好看了,因為那方才還稍微受到一絲控制的碧綠幽光再次瘋狂地翻騰了起來。

「奪命幽魂是天下奇毒,是人類煉製出來用來刺殺妖魔域主的,而這種毒藥的奇特之處,那就是體質越強大,毒性就越強。」老頭盯著風揚那詭異的臉色,心中驚異,「難道,這少年的體質超越了妖魔域主?」

「丫頭,咱們好像被牽扯進一件大事情當中了。」老頭神色怪異,手中猛然出現幾根金針,朝著風揚的身上就扎了過去。

「金針走脈?」

女孩兒看到老頭施展的針法,眼睛一亮,這可是爺爺的絕學,到現在還沒有傳授給自己呢。

「奪命幽魂不置人於死地是不會罷休的,我現在就教你這金針走脈之法!」老頭神色嚴肅,低語道,「要想救他,就要先讓他死一次才行!」

「什麼!爺爺你可不要亂來啊!」女孩兒一臉驚容,道,「爺爺,雖然他是人類,是天地間最惡毒的種族,但是這小傢伙還小,不應該將這種罪過算在他的身上啊。」

「丫頭,這是起死回生之術,生死輪迴,咱們是醫聖一族,怎麼能將生死看的平常醫者所見的一樣呢?」

老頭一根金針扎在風揚的天靈穴,一股金芒直接順著金針噴射了出來,精血飛濺,讓女孩兒看著都嚇了一大跳。

ps:最近更新很亂啊,大家見諒,我都會弄好的 第146章唯一真血

「爺爺,祖傳的生死輪迴不能隨意施展,會牽扯因果的。」

女孩兒看著雙手快速翻動,一縷縷金色符文閃爍不停地印入風揚身體之中,卻是憂慮重重。

「嘿嘿,牽扯因果,咱們醫聖一族一直避世不出,不還是只剩下咱們祖孫倆了?」

老頭雙手之間彷彿有一個巨大的輪盤,輪盤之上是無窮無盡的神文,老頭每一次揮動手掌,都會有神文灑落,鑽進風揚的身體之中。

「再說了,能夠支撐住生死輪的傢伙可不簡單,至少也得是那幾個血脈之中的一個,救下一人,老朽就不用有後顧之憂了。等你爺爺我魂歸太虛,我也不用擔心丫頭你了,哈哈!」

那巨大的輪盤是一個太極陰陽模樣,內蘊詭異之極的氣息,彷彿真的掌控了生死一般。

「爺爺,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女孩兒嘟起嘴吧,很是不滿爺爺說什麼生死。

「就你這多管閑事的習慣,老朽可不信。」

老頭搖搖頭,口中噴出真火,順著手掌鑽進風揚的身體之中。

一縷縷精血從風揚的天靈處冒出,那真火融入身體之中后,整個人都像是燒紅了的火炭一般,渾身上下都冒著騰騰的熱氣。

「爺爺,只有這一種方法能救他嗎?」

女孩兒輕撩髮絲,剛才一通忙活,卻是額角冒汗了。

「這可是奪命幽魂,奪命幽魂的可怕你是不知道的,曾經有一位人族老天人就是死於奪命幽魂之下。」說到這裡,老頭也不禁唏噓,彷彿回憶起了往事。

「天人!」

女孩兒瞪大眼睛,天人是人族之中最強大的存在,是唯一能夠和荒域之主們相抗衡的存在。

「爺爺,你是說這奪命幽魂連天人都能殺死,那這小傢伙豈不是沒命了。」女孩兒暗暗搖頭,沒想到自己出於好心救治這少年,對方卻仍然難逃一死。

「嘿嘿,丫頭你要記住,在我們醫聖一族看來,這天下沒有不可解的毒!」

「我現在施展生死輪,你要看清楚了,會了就是會了,若是第一次學不會,以後也永遠不可能學會。」老頭猛然閉上雙目,雙掌之間的輪盤猛然變化巨大,瞬間籠罩住了整間小屋。

「這就是爺爺你一直沒有教給我的最後一招嗎?」

女孩兒盤膝而坐,整間小屋都被金色的神光所籠罩住,一片片神文灑落,彷彿是一片金色的星空一般。

「看好了!」

老頭爆喝一聲,浮空而立,猛地踏在了那太極陰陽之上。

「生死輪盤,掌控生死,逆轉陰陽,有生未死,生未生,死未死,魂兮,歸去!」

「嗡嗡……」

劇烈地震動傳來,這不是天地震動,而是一種莫名的顫動,是生命層次上面的震蕩。

「嘩嘩……」

一個小小的泉眼忽然出現在半空之中,一縷縷泉水湧出,彷彿無盡枯寂之中,蘊含著生命隕落的氣息,這是濃郁到了極點的死氣,死亡氣息。

「生死輪迴,先由生化死,奪命幽魂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我現在就讓它目的達成,讓這人族小子變為死的狀態!」

老頭一邊施展禁法神術,一邊給女孩兒講解著這生死輪迴神術的施展原理。

女孩兒早已看得入了神,一雙美目之中閃爍著金色的紋絡,有一些東西印刻在了裡面。

「生……死……」

「生……死……」

……

風揚不知道自己在那裡,眼前是一片片的黑暗,只是耳邊卻響起一道微弱的聲音。

「我死了?」

眼前景象變換,這是一座沒有盡頭的橋,橋邊流水潺潺,還有一個不大不小的泉眼流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