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叛徒,我要殺光你們!”

“海浪滔天!”

憤怒之下的遊森如同一頭髮怒的雄獅,雙掌一翻,一道數丈高的海浪自腳下而起,遊森借海浪之力一助,騰空而起,如大鳥一般,竟然掠上了船頭。

“砰!”

遊森重重的落在甲板上,血紅的雙目透着濃濃的殺機,作爲羅剎門的第二高手,這位大宗師此刻猶如死神一般,眸子寒光所到之處,衆人無不膽寒。

“端木尊,我本無心殺你,甚至敬你是個人才。沒想到你竟然毀我愛卒,背叛本門,今日定要拿你人頭,震懾**!”

遊森指着端木尊怒吼道。

“想殺我,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大家不要慌,一起上。”

端木尊大喝道。

土長老與羽人同時看了一眼秦羿,知道有他在一旁掠陣,倒也不懼,兩人連同端木尊,同時向遊森出手。

“就憑你們三個垃圾?”

“大海無量!”

遊森冷然一笑,雙掌藍光陡現,頓時甲板上氣勁滔天,如驚濤駭浪般,桅杆、旗幟無不應聲而碎。

羽人三人雖然都有宗師之力,但實力相差太過懸殊,三人同時被震飛,重重砸在甲板上!

“端木狗賊,受死吧。”

遊森一心撲殺,端木尊是三人中修爲最高的,強提一口氣,拼着消耗真元,與遊森在船上飛舞激鬥,從船頭一直打到船尾,砰砰作響。

“花羽扇!”

“水來土擋!”

羽人與土長老有意在秦羿跟前立功,也是拼着一口氣,使出了看家本事。

唪!

三人再次血戰一團。

遊森擅長的是水上陣法,水中搏鬥。此刻在甲板上,又有土長老與他五行相剋,被三個奸詐狡猾的人纏住死鬥,一時間雖然佔了上風,更有姬重等鮫人族高手,在背後時不時放冷箭。饒是他神勇無比,卻也殺不了人,急的怒吼連天。

更讓他可怕的是,一股強大的死亡神念,就像是一條毒蛇,藏在暗處,對他虎視眈眈的。

遊森能感覺到,那是來自甲板上一直負手冷眼旁觀的俊秀少年。

甲板上打的熱火朝天,那少年卻連眼皮都沒眨過!

這是個高手!

遊森意識到,事情沒這麼簡單,不行,他要離開!

一切事情,等門主回來再說。

想到這,他飛身騰起,就要跳下甲板。

他有絕對的自信,只要入了水,就是龍王老爺來說,也休想再抓住他。 “老賊休走!”

端木尊與土長老深知遊森的本事,兩人同時大驚一呼,船上的鮫人戰士亦是弓箭齊發!

“瑪德,拿來!”

端木尊親自奪了一個護衛的弓箭,張弓搭箭,瞄準遊森後背,就是致命一擊。

“哼!”

“就你們,也想攔住老夫,做夢去吧!”

“寒冰盾!”

遊森大笑一聲,周身罡氣催發到了極致。

作爲一個大宗師,他雖然沒有玄空那般極限的二十萬斤大宗師氣力,但當此生死之際,卻也有十幾萬斤的爆發力!

船上的人,別說殺他,就算要破他的寒冰盾,少說也得有十萬斤以上的神通!

船上修爲最高的端木尊也不過是宗師而已!

誰人能攔他!

遊森腳下一旋,身形瀟灑無比,空中一個連着兩個翻滾,已是到了龍船邊上。

嗖嗖!

就在他得意之際,身後勁風大作,一股陰寒無比的氣息瞬息而至!

不好!

四季長情 遊森暗覺不妙,剛要發力往下逃走,一支長箭精準洞穿了他的膝蓋!

更讓他揪心的是,長箭內蘊含的氣息,氣寒無比,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已遊走封死了他的經脈。

遊森這一口氣愣是沒有提起來,腿一軟,再要縱身已是晚了!

“哎喲!”

遊森慘叫一聲,直挺挺的從船舷上栽倒了下來!

整個膝蓋骨破碎,血流如注,掙扎了幾次,丹田氣息大爲不暢,雙掌有勁難施,好不痛苦。

“哈哈,沒想到門主罡氣如此深厚,一箭就廢了老賊啊。”

土長老拱手恭敬拜道。

“端木兄,本親王此前多有失禮之處,還請海涵。”

“今日才知道,門主是真人不露相啊,失敬失敬。”

羽人親王也是連忙稱讚道。

端木尊有點懵,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心!

這一箭確實是他發的,也使了全力。

但威力卻是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一箭廢掉遊森,這絕對是他此前不敢想的。

“難道遊森真的老了?”

“還是我這絕地一箭,確實是爆發了大神通?”

端木尊心頭暗道。

這一箭,當然是秦羿所爲。

大宗師巔峯不過二十萬斤力,他可是神煉中期的武尊,擁有一百五十萬斤氣力,只是微微暗中使出一道真氣,附在了端木尊的箭支上,輕鬆可破遊森的寒冰盾。

只是他做的潤物無聲,除了知情的羽人等人,端木尊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起疑心的。

端木尊可不會錯過出風頭的大好機會,能得到羽人親王的刮目相看,以後東陰皇室的支持,妥妥是穩了。

“哪裏,都是長老和親王牽制有功,本門主不過是小試牛刀罷了!”

端木尊一臉得意的把弓扔給了身旁的鮫人,欣然大喜。

“老賊,你不是很囂張嗎?”

“到頭來還不死像條狗一樣跪在了本門主的腳下!”

“老子早就看你不順眼了,老雜種!”

端木尊擡手照着遊森,就是一記脆亮的耳光。

遊森爲秦羿所創,動彈不得,悶哼一聲,捱了這記血掌,滿嘴牙花子登時碎了一大半。

“狗賊,我是門主的兄弟,你敢動我,他回來了一定會將你碎屍萬段。”

遊森吐了一嘴血沫子,森冷罵道。

一提到裘無敵,端木尊渾身一顫,氣勢頓時落了三分。

一旁的土長老搶上前來,一腳踢飛了遊森,大罵道:“狗東西,死到臨頭還嘴硬。”

“端木門主,動手吧。”

“他不死,死的就會是你。”

秦羿抱着胳膊,冷冷道。

“端木,你被人利用了,他們這是在分化羅剎門。”

總裁騙妻枕上 “你,你到底是誰?”

“爲何要殘害我羅剎門!”

遊森盯着秦羿,泣血痛訴。

“我?”

“江東秦侯!”

秦羿哂然一笑,走到了遊森身邊,悄然而語。

“是你!”

遊森大驚,想要叫出聲。

然而,下一秒,他的腦海裏頓時一片空白。

秦羿的手指扣在了他的天靈之上,不僅僅讀取了他所有的記憶,更是直接抹殺了他的魂魄。

“遊長老,別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太愛管閒事了!”

端木尊從鮫人護衛腰間,拔出玄鐵利劍,戰戰兢兢的走到了遊森面前!

深吸一口氣後,端木尊長劍一舞,在遊森的唾罵聲中,一劍斬掉了遊森的頭顱。

噗通!

遊森身子一歪,倒在了血泊中!

堂堂羅剎門第二高手,位高權重的水長老,至此慘死在端木尊的手上!

在出島之前,他斷然沒想到,會是如此下場!

“端木門主,心腹大患已除,恭喜了。”秦羿淡然笑道。

“宋先生,遊老賊已除,現在我該怎麼辦?”

看着腳下血淋淋的人頭,端木尊有些犯暈,滿腦子是裘無敵回來,滅他的可怕念頭。

重生一醫世無雙 “先回島上再說吧!”

秦羿打了個手勢,姬重麻利的割下了遊森的麪皮,舉起屍體丟進了大海,餵了鯊魚。

“先生,你這是?”端木尊有些不解。

秦羿笑了笑沒說話,羽人倒是在一旁高深莫測笑道:“我這侍從本事大着呢,端木門主你就等着穩坐江山吧,嘿嘿。”

端木尊雖然滿肚子疑惑,也沒有多問。

回到島上!

端木尊在秦羿的建議下,立即在天衍島開展了大清洗,把遊森麾下的劉昆、劉虎等人悉數連夜斬殺,完全控制了整座島嶼。

一連忙活了兩天!

秦羿則在土長老與羽人的陪同下,視察了天衍島與劍島之間的海防。

據端木尊所說,劍島之上的海防大陣,極爲厲害,而且海岸線上,幾乎是每隔五十米便有一尊大炮!

大炮隨時都填充着炮彈,除了遊森、裘無敵,旁人根本上不去,就連端木尊也曾只隨裘無敵去過一次,還是蒙着眼的。

更糟糕的是!

近海之上,濃霧迷茫,能見度不足五十米,而且還有千年的靈獸火凰鳥,在空中盤旋。

“啾啾!”

雖然隔着長長的水域,對面劍島上火凰鳥當空盤旋的啼鳴聲,依然清晰可聞。

秦羿在雲家時,曾聽東南戰區的謝長庚提起過,他們管這鳥叫“朱雀”,是一種火屬性靈獸,能目視百里,警惕性極強,而且極難馴服。

簡直就是天生的“電子眼!”

但凡有人想要靠近劍島,刺鳥在萬米高空,便會發出警示!

屆時,任何擅自闖入者,都會被滿天的炮火砸成肉泥!

這也是羅剎門佔據如此寶島,世界各國的修煉者無不覬覦,至今卻無人能染指半分的原因。 “侯爺,快看,那就是火凰鳥!”姬重指着陡然從雲層裏飛出,渾身烈火,閃耀如鳳凰一般的怪鳥,驚喜道。

“太好了,我的四相陣,如今有了蛇、龜!就差千年的虎與雀了!”

秦羿欣然而笑。

正聊着,周密一路小跑走了過來,恭敬道:“親王,幾位,門主有請,請速去大廳議事。”

“嗯,該來的終究還是會來,最後一出好戲馬上就要登場了。”秦羿淡淡一笑。

羽人與土長老也是會心大笑了起來。

不得不說,秦羿身上有一種神祕的魅力,這讓羽人二人原本是被迫爲他賣命,但此刻卻好像本就是他的下屬,心甘情願的想陪他唱完這齣戲,並沉醉在其中,不能自拔。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王者之風吧!

到了大廳,端木尊在大廳內,像熱鍋上的螞蟻,來回的踱步,很是侷促不安。

“門主,臉色怎麼這麼差,出什麼事了?”土長老問道。

“各位,快,快坐。”

“裘無敵已經從北極啓程,預計今晚很可能就會回到羅剎門!”

“現在該如何是好?我這還啥應對之策都沒有啊!”

端木尊拍着手心,焦慮道。

“慌什麼,宋武早有良策,還有本親王助你,有何所懼。”羽人眉頭一沉,不悅道。

“先生,快教我吧。”

端木尊沉住氣,恭敬問道。

“如今已經沒有退路,這時候,你只有突出自己的重要性,纔可保命。”

“我意,你令周密在天衍島鎮守,你我立即前往劍島。”

狼性大叔痞子妻 “只有佔據劍島,你纔有資格跟裘無敵叫板,換句話說,你纔能有價值!”

“你讓出天衍島的同時,一則可以表示你對裘無敵的重視,另外,也可顯示你知道輕重,裘無敵反而會高看你。”

“就算你殺了遊森,他也不會有太大的反應。因爲無論是你還是遊森,在他眼中都不過是一條狗罷了,只要有人看家,誰看不是看,不是嗎?”

太古劍尊 秦羿沒有再鼓動端木尊直接殺掉裘無敵,因爲這人根本就沒那膽,而是變相的遊說他。

端木尊拍案道:“先生話雖然難聽了點,但理卻不糙,但眼下是,我如何才能進入劍島,島上的海防官與火凰鳥,只人遊森啊!”

“這個宋先生早有預料,先生請吧。”土長老神祕一笑,擡手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