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只不過,周陽此時卻不能阻攔,這是他心中唯一非常愧疚的,因爲這愧疚,致使周陽更快的朝着莫漢爾德的位置走去。

經過幾經打聽,周陽知道了莫漢爾德的住處。

因爲是獸人一族的先知,並且是主事之人,莫漢爾德自然不能像其他獸人一樣,必須得去做苦力!

善後的事,也是非常重要的。

在詢問之後,周陽知道了莫漢爾德所在的地方,立刻跑了過去,不過心中更是難受不已。

因爲,他聽別人說莫漢爾德所在的地方是——屍骨崖。

當然就是,死了的人,屍體拋棄之地。

屍骨崖,在這所城池的最邊緣,最遠的地方!聽到崖,就知道,是個山崖!只不過,這山崖下方,是濃濃炎熱,灼烤的熾熱液體,岩漿。

所以,雖然死了那麼多人,這個地底城池爲什麼會沒有一絲腐臭之味。

全被岩漿吞噬了。

很遠,周陽便看到那崖邊,站着一個瘦弱的人影。

看着他,周陽那自責的難過,更是濃重不已。

這纔多少天,莫漢爾德就瘦成這樣了!想到這,周陽更是舉步如飛,朝着莫漢爾德而去。

“先知大人!”

興許是聽到了身後有着一聲熟悉的叫喚之聲,莫漢爾德緩緩的轉過身來,看到來人之後,那渾濁的眸子之中,竟然閃過一絲亮光,硬是擠出一絲微笑的說道。“你來啦?”

看着骨瘦如柴的莫漢爾德,周陽的心中更是自責不已!如果不是爲了讓機械皇族對自己多有看法,如果不是讓機械皇族信任自己,他完全可以把這些獸人一族全部放入龍神宮,那麼就不會遭受這種失去親人的痛苦。


而莫漢爾德的做法,完全是信任周陽,拿命去拼。

所以,周陽心中怎能不自責。

看着一個多月沒見,彷彿莫漢爾德老了幾十歲一樣,周陽自責的點頭說道:“我來了。” 看着骨瘦如柴的莫漢爾德,周陽不敢相信,這一個多月沒見,莫漢爾德的變化如此之大。

正因爲這樣,周陽的內心那自責、愧疚,更是沉重。壓得他喘不過來氣。

“周陽大人,不知道事情進展的如何了,還要堅持多久呢?”說着這句淡然的話語,可週陽卻看到,莫漢爾德的身體不斷的在顫抖。

“已經開始進展了。”周陽強硬的擠出一絲微笑,“你,最近還好嗎?”

“拖大人的福,我一切安好!可是…..”莫漢爾德轉過身來,怔怔無神的看着下面的岩漿洪流,半晌後,他緩緩說道:“您也看到了,事情……。”

周陽走到莫漢爾德的身側,與他並肩,也是皺着眉頭看着下面熾熱的岩漿,內疚的說道:“對不起。如果不是因爲我,你們也不會如此,如果不是因爲這個世界,你們…..,獸人一族是偉大的!”

莫漢爾德擺擺手,嘆了口氣,悲傷的說道:“周陽大人,您不用在說了!”

兩個人一時間沉默不語,除了崖下的岩漿洪流,沸騰的冒泡,兩個人好似雕像一樣,一動不動。

半晌後,莫漢爾德說道:“作爲這一任的先知,我愧對於祖先,愧對於列祖列宗,愧對於每天慘死的我的孩子們。”

“你知道嗎?”莫漢爾德眼眶微紅,一臉的褶子滿是灰塵,轉頭看着周陽繼續說道:“每天,每一天,我的孩子們,都要死去幾十,上百。”

看着莫漢爾德激動的顫抖的身子,周陽想得到,莫漢爾德心在滴血。

這種痛苦,周陽知道,周陽也是明白。

懊悔的自責,讓周陽一時間覺得自己擡不起頭來。半晌後,嘆出一口氣,愧疚的再次說道:“對不起。”

莫漢爾德擦拭一下臉上的淚水,擺了擺手說道:“爲了我們獸人一族,爲了之前我們地下城池的其他種族,我們認了!”莫漢爾德轉過頭來,嚴肅的看着周陽說道:“但是,我請周陽大人,務必儘快的完成這件事,我真的不想,再看到我的孩子們,這樣子死去。”

話音落下,遠處,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周陽點頭後,轉身看去,又是一個獸人,被擡了過來,周陽知道,這獸人,肯定也是死了的。

再次聽到莫漢爾德一聲悲嘆,周陽抱歉的躬了躬身子,歉意的轉身走開了。

······

周陽的房屋之中。

“勞瑞!有沒有什麼辦法,阻止這些獸人一族死去?!”想到獸人一族的慘死,周陽心中愧疚不已。

他覺得,自己必須要做些什麼。

不然,良心不安。

“阻止機械皇族停止這浩大的工程,那根本就是癡心妄想!除非,你有絕對的能力,殺了他!可是你能麼?”

周陽眼眶血紅,急急說道:“可是,那也要有個辦法啊,這獸人一族就這麼每天慘死,我……”

“我知道你急,難道我不急麼?”勞瑞嘆了口氣說道:“還好,我這邊已經有些眉頭,找到了方向!只要找到方向,牽制住機械皇族時,那就會好多。”

“可是,這裏的先鋒隊員們怎麼解決?你能讓這些人都聽你的麼?要知道,每個人的手腕上,都有着機械皇族的手腕,他們也怕死啊!”


周陽雖然點頭,可是心中懊悔的自責,充斥着他的全身,彷彿心口有塊巨石,讓他喘不過來氣!

勞瑞的聲音沉寂了半晌,緩緩說道:“看來,只有一種辦法了!”

“什麼辦法?!”聽到勞瑞的聲音,周陽滿臉欣喜的激動道。

“用人!就像是,夥計跟老闆打工一樣!老闆總是想着各種辦法,讓夥計們可以賣命的給老闆多幹活!每天都是精神奕奕!”

“作爲掌櫃的他們,總會想着一些辦法,比如激勵,比如獎賞,比如懲罰,這些,來讓工人,多努力,拼命的去幹!”

“怎麼做?”周陽抱着最後一線希望的急問道。

“咱們向上面申請!就說,這些獸人,如果這樣死了,那麼日後還有什麼種族的人,能夠這樣出力?天天死亡,早晚都會死完!並且,咱們的管理制度,只會讓獸人一族反感,從而不會全身心的賣力!”

“到最後,甚至要拼了一死,而暴亂!這可不是危言聳聽!”

“這時,咱們提出方案,就說以懲罰與獎賞來控制他們!甜頭要給,並且還給他們工錢,而且,讓他們知道,早晚會有一天重見天日,放他們回家!”

“當然,上報時,你一定要註明,放不放,肯定是咱們的事!這只是一個幌子。”

“還有,這些工錢,以及好的獎勵,機械皇族肯定不願意付出,那麼咱們來出!這樣的話,機械皇族必然會高看咱們一眼。並且,會同意咱們的做法!”

“咱們掌握看守權,那麼這些獸人,會直接被咱們管理!那時,我已經入侵了機械皇族的智腦,外人肯定不知道咱們的做法,還不是咱們怎麼說,獸人一族就怎麼做,別人自然無法插言!”

“你看如何?”

聽着勞瑞的話,周陽沉思了很久,隨後擡起頭來,精光大放,激動的說道:“好!這是一個好辦法!”

“我現在就申請!”

隨後,周陽激動的對着腕帶之中,178的號碼,便發送了出去!


······

周陽的住處。

“好!周陽你的想法是不錯的!我相信,你爲了城主這樣忠貞的效命,城主一定會欣喜萬分!只不過,你有那麼多的錢麼?”178滿臉驚喜的說道。

因爲周陽所說的辦法,肯定是讓這些獸人一族有着更多的勞動力,並且會長久。

再者說,這些錢,還不用城主來出,完全都是周陽自己負擔。

從這一點,178更知道,周陽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人,這麼一個缺點,自然也被178掌握了!

“大城管大人,我想我的資料,你應該都瞭解過!我擊殺了不少的人,獲得了不少的空間戒指,錢,我有不少!如果不夠的話,我願意爲了城主,賣掉一些神晶,讓這些奴隸們,更賣力的爲城主做活!”周陽一臉平靜的說道。


“好!這我就放心了!只不過,你要等等,這個問題我馬上就稟報給城主,看城主是如何回答的,怎樣?”178微笑點頭道。

“行!”

周陽平靜的點點頭。

······

在周陽焦急難耐的等待之中,兩個小時後。

‘滴’。

一聲腕帶的震動感,傳來。

周陽連忙打開信息觀看,從觀看之後,周陽滿臉的喜悅,激動的對着勞瑞傳音道:“勞瑞,成了!通過了,咱們的辦法,城主批准了!”

“你說的辦法,能用!”

聽着周陽語無倫次的聲音,勞瑞也是微笑道:“那就好,他有沒有把管理權,交給你?”

“嗯!交給我了,完全讓我來管理這獸人一族!”

周陽激動的道。

“那就好!行,這事解決了,這段時間你就不用打攪我了,我好全心攻破機械皇族的防線!”

“好!”

······

三天後,一大批一大批的物資運輸到這地下之城中。

此時,獸人一族的營區之地,周陽與莫漢爾德慌忙的貼着告示。

而身後,跟着許多的獸人,不停的發放着一些生活物資,還有一些肉類。

此時,莫漢爾德全身心都是激動與興奮!並且,腦海裏一直迴盪着,周陽先前說的話,說的辦法!他知道,周陽爲了他們獸人一族可謂是煞費苦心了!內心之中的後悔,在這一時間也沖淡了不少。

原本獸人一族們,還被這件事搞的莫名其妙,當看過先知莫漢爾德貼的告示之後,整個獸人一族沸騰了!

之前是逼迫的強行賣力,而現在是多勞多得,還有獎勵,醫療等等,效果自然是非同凡響!

當聽說,是周陽一人全力在支持,許多的獸人,對着周陽跪了下來,這一種虔誠的膜拜,讓周陽一時間在內心自責不已。

“神啊,獸神是您來拯救我們了嗎?”

“周陽大人,謝謝您對我們獸人一族的幫助。”

“終於可以見到光明瞭。”

淚如雨下,激動的嚎叫,脫離痛苦的叫喊,一時間彼此起伏。

看着這些樸實的獸人,周陽在這一時間,都是眼圈通紅,淚水打轉。

“先知大人,你給我弄個房間,現在我要與你們一同吃住,城主已經答應了!”

“並且,對於你們的管理權,現在已經在我的手裏,以後大家可以放心,我絕不會讓大家再受傷,甚至死亡!”

周陽傳音道。

“好!”莫漢爾德點頭說道。


······

一時間,周陽的事蹟,傳遍了整個地下之城。

許多人對於這麼一個新來的副管事的做法,均是莫名其妙,並且,不少人都在嘲笑着周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