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只是可惜,他的速度雖快,卻快不過韓辰。

靈魂感知籠罩之下,所有的一切,都逃不開韓辰的感知。

手腕一抖,赤龍劍瞬間斬出,『鐺』的一聲,火花四濺,滕起鶴手中長劍握持不住,被震的脫手飛出。

與此同時,腳下一踏,虛影步施展到極致,瞬間逼近,右腳一抬,踢了出去。

「不會吧…」

觀戰席上,百里千歲等人滿臉愕然,其他人也是雙眼瞪大。

嘭!

一聲低沉的悶響,韓辰的腳結結實實的印在了滕起鶴的胸口,勁力迸發,滕起鶴的臉色瞬間慘白,身子騰空,如出膛炮彈一樣,震飛出去了十數丈,才跌落在了地上。

臉色漲紅,『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

身影一閃,韓辰瞬間臨近,赤龍劍一挺,劍尖抵在滕起鶴的喉間,淡笑著說道。

「不好意思,你敗了!」(未完待續。。)

… 震撼!!

誰也沒有想到,兩人的比試竟然結束的這麼快,連十招都不到,滕起鶴就敗了。

而且敗的如此徹底,看起來根本沒有絲毫的抗衡之力,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僅僅十天,韓辰的實力怎麼會…」蘇慕容小嘴張開,滿臉不敢相信。

這滕起鶴在玄武院,雖然只是排名第五,但論實力,就算是她,想要將之擊敗,最起碼也是五百招之後。

可如今在韓辰手中,卻連十招都沒能撐下,就敗了。

讓她有些無法接受,感覺是如此的虛幻!

千山九夜眼中也有震驚,不過隨即而來的,卻是欣喜,「果然沒有看錯,這小子的進境堪稱驚人,如此實力,那件事他絕對有資格參加了!」

「嗯!」蘇慕容輕輕點頭,「今天比賽結束,我們便去找他說說吧!」

「不急!」千山九夜搖了搖頭,道:「韓辰的實力提升的確令人震驚,只是究竟達到了什麼層次,卻還不知道,這次的八院大比,正是一個機會,再看看吧!」

「好吧!」想了想,的確如此,蘇慕容點頭同意。

除了他二人之外,蕭龍王、凰塵、冷破軍等人,也都對韓辰產生了一絲興趣。

不過也只是一絲興趣而已,滕起鶴的實力雖強,但還無法讓他們重視,韓辰擊敗滕起鶴,也沒有讓他們感到多驚訝,只是有些好奇罷了。

僅此而已!

演武台上,青竹老人判決勝負,滕起鶴雖不甘心,卻也沒辦法,狠狠的瞪了韓辰一眼。轉身退了下去,恢復消耗,準備應對下一場的比試。

韓辰聳了聳肩,沒有在乎,赤龍劍收起,也退了下去。

回到屬於自己的選手席位上。韓辰的耳畔頓時傳來數道不滿的聲音。

「你這傢伙,到底有沒有把這大比放在心上啊,竟然到現在才趕來!」這是韓炎的聲音,根本沒有絲毫客氣,罵罵咧咧。

「大家都為了擔心了很久!」這是韓軒的聲音,沒有喝罵也沒有埋怨,一貫的冷靜。

「呵呵,實力提升的很驚人,不枉我們為你擔心到現在!」這是百里千歲的聲音。還是那樣的隨意,懶洋洋的。

「韓辰哥哥,加油哦!」這是韓靈兒,沒有詢問也沒有埋怨,一句簡單的話語,卻包含了一切。

韓辰苦笑一聲,趕忙傳音,給眾人道歉。同時也將自己在血色沙場中沉醉修鍊的事情,講述了一遍。如此,才被眾人放過。

「現在比賽進行到哪裡了?」

抬眼在四方演武台上掃過,其上交手激烈,只可惜韓辰一個都不認識,而且看這些人展露出來的氣息並不強橫,恐怕在八院之中。名次也不會高。

「這一輪比賽,已經進行到後半段了!」韓軒最為冷靜,迅速反應過來,傳音給韓辰講述起來。

前半段的比賽,蘇慕容、荊寒、燕雲峰以及蕭龍王、凰塵和冷破軍等六人。都已經上台過了。

沒辦法,這六人都是各院的首席,雖然蘇慕容敗給了韓辰,但畢竟實在擺在這裡,好歹也是曾經的首席,很難讓人不注意。

六人的比賽沒有懸念,輕鬆獲勝。其中那蕭龍王、凰塵和冷破軍三人最誇張,根本沒出一招,對手直接就認輸了。

其他一些人,如玄天院的夏一龍、封天院的千山無道、青龍院的南宮憐星等等,不少也都已經上台過了。

對手都不強,輕鬆獲勝,拿下一分。

到了現在的後半段,還沒上台的也沒剩多少人了,韓辰算一個,其他各院也都有一些頗有實力的學員,沒有上台。

那滕起鶴就是一個,實力足以和四天院的首席相媲美,只可惜遇到了韓辰,以慘敗告終。

了解了大致的情況,韓辰點了點頭。

八百人,四個演武台同時進行,進度還是很快的,一天進行十幾輪,並不是什麼問題。

畢竟這八百人里,強者還是很多的,上台比試,速度都極快,就像蕭龍王等人,只是上台走個過場,就結束了,根本占不了多少時間。



真元傳音,和韓靈兒等人隨意的閑聊著,韓辰背脊微微後仰,靠在位子上,看著四方演武台上比試戰況,津津有味。

很快,第一**比就結束了。

青竹老人給了眾人一炷香的休息時間,然後繼續開始第二輪。

第二輪,比賽場次打亂,重新捉對,進行比試。


這一次韓辰沒有等待太久,第十二場就到他上台。

「韓辰,厲驚天!」青竹老人取出名冊,高聲念道。

韓辰怔了怔,隨即笑了,起身走下選首席,躍上了二號演武台。

與此同時,厲驚天也縱身上台。

「韓辰,早就想和你交手,想不到今天才得以如願!」面對韓辰,厲驚天眼中沒有絲毫的畏懼,雙手一抬,兩柄短柄青色斷刀出現在手中,遙指韓辰,高聲出聲,戰意凌然。

「請指教!」

感受著厲驚天眼中那純粹的戰意,韓辰也收起了臉上的笑容,赤龍劍在手,斜指地面,輕輕點頭,鄭重道。

「接招,三分天下!」

厲驚天心知韓辰實力的強橫,藏拙只是自找死路,出手便是全力。

雙刀一劈、一撩,刀光凜冽,散發出逼人的灼熱氣息,好像火焰燎原一樣,鋪天蓋地般向著韓辰籠罩而來。

韓辰一步不退,赤龍劍橫空一揮,逼人的寒意化作無盡鋒芒,輕易將刀光撕裂。

嘭!

腳掌一踏,身影如幻,爆衝上去,赤紅色劍光一閃,分化漫天,驚人的寒意好像瞬間進入了寒冬臘月,這片天地都變得冰寒徹骨了起來。

厲驚天瞳孔微縮,他修鍊的是火屬性刀法,被韓辰的寒意所克制,他早有預料,可卻沒想到,竟然克制這麼強,簡直就是壓制了。

沒敢遲疑,身子在空中一個翻轉,右腳一踩左腳,身子橫空,猛的旋轉起來,雙臂橫起,兩柄斷刀貼合為一,頓時火焰騰起,將厲驚天完全籠罩。

昂!

火焰變幻,化作一頭巨大火龍,雙刀為龍頭,厲驚天為龍身,雙足為龍尾。

「雙龍合一,焚天滅地!」(未完待續。。)

… 選首席上,燕雲峰眉頭微微一皺。

這招刀式,是厲驚天所修鍊刀法中的最強的一招奧義,輕易絕不會施展。

他沒有想到,這才交手不過兩三招,厲驚天就被韓辰逼到了這個地步。

只是看這樣子,恐怕也奈何不了韓辰吧!

念及此,他抬頭向台上望去,果然,只見韓辰前沖之勢沒有絲毫減緩,赤龍劍橫空一劃,一頭冰藍色的劍氣真龍凝現,咆哮衝出。

狂龍咆哮!

他認識韓辰的這招劍式,威力極強,不,可以說是強橫的驚人,根本不是厲驚天所能抗衡的。

轟隆隆…

沒有出乎他的意料,轟鳴巨響中,厲驚天所化的火焰巨龍根本沒有一絲抵擋之力,直接崩潰炸開,化作漫天火浪翻卷,衝擊的四周禁制護罩,漣漪大起,波瀾不斷。

厲驚天在空中噴了數口鮮血,才落回到了地上。

韓辰青衫飄飄,緩緩落下,沒有上前,在五丈處駐足,望著厲驚天,「還要再打嗎?」

以他如今的實力,其實要敗厲驚天,最多三招便可。甚至面對厲驚天那最後施展的奧義刀式,他也可以輕易破開,將之擊敗。

但他沒有這麼做,厲驚天眼中的戰意很純粹,不摻雜其他雜念。

明知不敵,也只求一戰!

所以韓辰也沒有像對滕起鶴那樣,而是以招破招,以奧義破奧義,將之擊敗。

這是一種尊重!

不過也到此為止了,兩人的實力差距很明顯,繼續戰下去。也不會有絲毫的意外出現。

這一點,厲驚天心裡也明白。

「不必了!」吐出口中的血沫,緩緩站了起來,厲驚天輕吐了口氣,望著韓辰一笑,「你很強。我敗的不冤枉!」

隨後轉身,大步下了演武台,很是洒脫。

韓辰笑著搖了搖頭,這傢伙算不上武痴,倒是可以說是一個戰痴。

返身下了演武台,後面的比試繼續進行。

經過這兩戰,韓辰終於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戰滕起鶴,只用了六招。而戰厲驚天,卻只用了三招!

其中差距。不言自明。

這等實力,未免也太恐怖了,僅僅十天竟然就有如此大的提升嗎?

一道道目光,不時投向韓辰,仔細打量,想要看出些什麼。

韓辰渾然不覺,或者說是直接無視了,根本不去理會。他的眼睛一直盯在演武台上。

「有意思!」韓辰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四方演武台,此時一號、三號演武台上的比試。幾乎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一號演武台,葉爭鋒對戰荊寒!

三號演武台,獨孤若寒對戰燕雲峰!

四個人,兩個是首席弟子,兩個都可以說是新近強勢崛起的新人。

誰也沒有想到,這才第二輪竟然就對上了。而且兩場還一起進行。

實在是讓人驚喜,畢竟比賽,就是看強者對決才有意思,才刺激。

這四個人,不管是名氣還是實力。都可以說是絕對的強者了,相互對決,正中人們的心意。

韓辰也不例外。

他曾經和荊寒交過手,只是卻不知道他的真正實力達到何種參差。燕雲峰和他有仇,雖然沒有交過手,不過能夠掌控凝聚三千多學員的燕王朝,足可見其不簡單。

至於葉爭鋒和獨孤若寒,這兩個人韓辰都交過手,只是這兩個人都屬於絕對的天才,實力出眾不說,這進境速度,可也強的嚇人啊!

獨孤若寒就不說了,就說葉爭鋒,這半年雖然沒有再四處挑戰,但實力的進境可沒有停下,相反,提升不少。

單單從其身上釋放出來的氣息,就可以知道了。

萬眾矚目之下,兩方演武台上的比斗,迅速開始。

沒有讓人們失望,交手一開始,四人都展現出了非同尋常的氣勢與實力。

強強對決,相互碰撞,那等視覺衝擊力,讓無數人瞬間沉浸於其中,讓得另外兩方演武台上,正在激戰交手的學員,好不尷尬。

不過現在,可沒人顧得了他們,就連韓辰此時也將目光凝起,觀摩著兩方台上的戰鬥。

首先是葉爭鋒和荊寒這邊。

荊寒的實力,那是毋庸置疑的,銅劍百戰榜第五,經常外出,任職各方城市的禁軍首領,戰鬥經驗豐富無比。

除此之外,他自身的實力,也極富水準,五星劍皇中期境界的修為,所修鍊的《千屠槍術》為地階五品頂尖,威力驚人。

自身根本不存在任何的弱項,單從勝負來說,不少人還是極為偏向於他的。

不過與之相比,葉爭鋒也不弱上分毫,修為境界竟然和荊寒持平,也是五星劍皇中期境界,實在有些讓人難以相信,一年前,他還只是二星劍皇而已。

所修鍊的劍法,也不再是當初和韓辰一戰時,所施展的《七絕劍訣》,而是一種狂放肆意的劍式,殺戮氣息十足,威力自然也是極為驚人,並不遜色荊寒的《千屠槍術》半分。

兩人一交手,就是膠著的激戰,臻至圓滿境界的意境,迅速釋放,依舊戰得難分難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