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只是這樣說起來更帶感嘛!

「抱歉,我不是這個意思。」任素嘆了一口氣,「我只是說,如果真的發生了別人找你麻煩的事情,你可以來找我。」

好意她心領了,但是,她拒絕。

「那就麻煩學姐了。」鳳華笑了笑,笑意卻沒有到達眼底,「本來以為來了這裡會遇到很多不明事理的人,沒想到學姐竟然這麼為我著想,我真是太感動了。」

了個屁!

「如果有人找我麻煩的話,我絕對會在第一時間想到學姐。」

想一想任素是有多憋屈。

「為了大局著想,我也會多多要求自己,盡量不和任何人起衝突的!」

平常少和別人交流,她也只能做到這個盡量了。

呵,有這功夫,打個蟲子來不香嗎?

記住手機版網址: 在任素的許可下,所有人都熱熱鬧鬧地好好的開心了一場。

來了新人,新人還不是拖後腿的,三天後又能作為先遣前往三不管,每件事都能讓他們開心。

鳳華從臨時房間里走了出來,看著大家都很開心的樣子,沒有想著去搞什麼事情,只是找了個角落坐了下來。

現在所有人都在分享愉快,還沒人告訴鳳華他們應該住在哪裡,之後要去哪裡訓練之類的。

訓練這種事嘛,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苦差事,自然不可能一開始就說要去哪裡了。

就這樣,鳳華在角落裡看了兩三個小時,這兩三個小時里沒人發現她在角落,也沒人想著要來找她一起玩兒,所以她能清凈到伊蜉蝣把所有的物資領回來。

對,伊蜉蝣並沒有參與這次歡迎會,他在對決半路的時候就被任素打發去拿東西了。

新來的人有一部分人還沒有自己的機甲,這種物資是要明天報備后,由本人去專門的地方領取。

現在伊蜉蝣拿來的東西,就是那些要為新人準備的東西。

按照慣例,這種東西其實是不需要去軍部那裡拿的,畢竟哪個班上都不會少作戰服訓練服制服和肩章這種東西。

只是這次新來的人數太多,一時間都堆在了這裡,再加上從報名到來邊境只是短短的時間,所以他們還需要去拿東西。

伊蜉蝣一回來,發現歡迎會基本上就快結束了,只剩下殘羹冷炙讓人根本提不起胃口來。

新人和前輩們已經開始稱兄道弟,要不是還在邊境,估計還會有人偷偷喝些酒。

大家都是成年人,喝些酒活躍下氣氛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為什麼偏偏是我去拿物資了!」伊蜉蝣看著地上的垃圾,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吶,你們是不是忘了還有我這個大活人,給我留些東西吃可以嗎?!」

可以是可以,但是忘記也是真的忘記了。

鳳華抿了一口茶飲,這東西還是她來之前特意去A97星打包的,因為她現在是A97星的人了,買東西還有九五折優惠。


優惠就是便宜,便宜就是賺了,賺了就是不要錢,所以鳳華買了不少存著。

現在看著別人的熱鬧,喝著「不要錢」的茶,還真是美滋美滋。

「伊班長,我這裡還留了一些,要不你湊合吃一下?」有人笑著說了一句,「吃傳統食物真是耗費時間,我覺得在打完蟲子之前,這可能是我吃的最後一頓傳統食物了」

「呸呸呸,不吉利!吶,少說這種話聽到沒!」伊蜉蝣一巴掌拍在了說話那人的桌上,斜了他一眼,「戰前立旗,你是想死嗎?」

哦,竟然還說什麼戰前立旗的梗,這伊蜉蝣有意思啊。

掏了掏自己的空間器,鳳華掏出了最後一盒由安省吾特別製作的肉乾,稍微思考了一下,還是把肉乾塞了回去,另外掏出一些果脯來。

算了算了,都說不立旗了,這盒肉乾還是吃了吧。

「你這裡怎麼還會有肉乾,看上去就很好吃!」已經教訓完自己班裡說喪氣話的伊蜉蝣轉了一圈,終於在角落裡找到了吃獨食的小豆丁,「吶,分我一半,我就不說你吃獨食!」

鳳華瞅了一眼伊蜉蝣,磕磕裝肉乾的盒子,從裡面倒出來一根肉乾,「拿走,多的沒有了。」

「一個小姑娘家家,怎麼這麼摳門。」伊蜉蝣雖然嫌棄鳳華給的量少,但是還是拿過了肉乾,順便拿了點鳳華還沒有收回去的花茶。

看著伊蜉蝣的動作,鳳華不在意的斜著眼睛看著他。

明明別人那裡有存貨,還跑來她這裡搶她最後的一罐存量,這是怎樣讓人「感動」的精神。

更不要說還拿走了她的花茶。

伊蜉蝣不知道鳳華現在在想什麼,他也拿出一個杯子泡起花茶,學著鳳華的樣子躺坐在椅子上,舒服地喟嘆了一聲。

「還真是享受,吶,不愧是未成年就能成為小豆丁的上尉。」

「能好好說話就好好說話,不能好好說話就去別的地方說。」鳳華白了伊蜉蝣一眼,一隻手拿著肉乾,另外一隻手點著光腦投影,「為什麼一定要在形容我的時候,加上小豆丁這三個字?」

「你不覺得可愛嗎?」伊蜉蝣睜大了眼睛,看起來還是他更可愛一些。

鳳華又翻了一個白眼,點開下一頁新聞,「我不需要可愛,因為我已經有戀人了。」

萬能的安省吾,在拿來當借口的時候也是很有用的。

「你竟然有戀人了?!吶,你不會未成年就已經有戀人了吧!」

聽到這個問題,鳳華臉上的表情變得詭異起來。


她突然覺得伊蜉蝣不止是沒有腦子,他還沒有耳朵。

剛才那麼多討論她英勇事迹的人,順帶著還提了提安省吾這個機甲作戰的首席,伊蜉蝣是一句都沒有聽進去嗎?

「吶,我才比你大三十多歲,怎麼就覺得自己落伍了。」伊蜉蝣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然後喝了一杯茶飲,「還沒成年的時候就有戀人了,我到現在都找不到戀人,這麼一對比我還真慘。不過,花茶挺好喝的,還有多的嗎?」

鳳華嚴重懷疑伊蜉蝣根本不是想找她聊什麼,他就是想找她要吃的。

看了一眼自己的庫存,鳳華直接拿出五袋包裝好的花茶放在了桌子上。

一袋兩公斤,五袋十公斤,就算一直不停地喝,這些也夠伊蜉蝣喝幾年了。

「不愧是黎明軍校的好學生,就是闊氣!」伊蜉蝣沖著鳳華豎起了拇指,手落下時就把花茶塞進了自己的空間器里,「吶,你戀人是男性還是女性啊,你們是同學嗎?」

「男的,是同學。」鳳華又啃了一口肉乾,「這肉乾就是他做的,不過他不喜歡傳統食物。」

「不喜歡傳統食物還給你做這些,是真愛啊。」伊蜉蝣很是羨慕這種感情,「看你這個樣子,我突然後悔自己沒有去讀軍校了。」

看到她有什麼好後悔的?

「不要看我,我是黎明軍校的一個奇葩。」鳳華擺擺手,拒絕伊蜉蝣會因為她後悔。

記住手機版網址: 什麼是正常人呢?要是按照別人的分類,吶,我也是個奇葩。」

其實奇葩可以用做褒義,但是讓伊蜉蝣這麼一說,鳳華突然覺得她好像也不是正常人了。

「小豆丁,你來這裡你的戀人同意嗎?」


「他還不知道。」鳳華看著伊蜉蝣只是喝茶,很是好心的又分了他幾根肉乾,「如果他倒霉一些,這就是我能吃到的最後一盒他做的肉乾了。」

伊蜉蝣一愣,他沒有明白鳳華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在前線呆久了,大家都是死啊死的說多了,很少有人會拐彎抹角地去說別人離開的事情。

一是沒有這個時間,二是即使自嘲也會讓人覺得傷感。

「他之前在三不管搞海盜,蟲子到之前我就聯繫不上他了,現在也沒有朋友告訴我能夠聯繫上他。好消息是他親爹還沒有告訴我他已經死了,最起碼還有個希望在。」

新聞好像沒有什麼特殊的事情,所有人都在討論三不管的蟲子有多厲害,但因為軍部和政府的消息封鎖,民眾們也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

要是告訴他們,前線有著一堆蟲子,後背也有著一堆蟲子,還不知道那些腦子有毛病的人會做什麼。

為了社會的安定,大部分時候都是相關人員在背負全人類的命運。

伊蜉蝣很是震驚地看著鳳華,驚得他手裡的肉乾險些掉在地上,「吶,你為什麼會這麼平靜。」

嗯,不平靜她該做什麼,跑進三不管給蟲子送口糧嗎?

「你你你,你之前因為星盜的事情失蹤了很久,你的戀人是因為你才在三不管打擊星盜的是嗎?」

在這種問題上,伊蜉蝣竟然出奇地聰明。

鳳華點點頭,並不否認這個事情。

「你來這裡,是為了你的戀人是不是?」

從某種角度來說,是的。

鳳華又點了點頭。

「那你現在為什麼能夠悠閑地躺在這裡吃著最後一盒肉乾,看著新聞,還一副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樣子?」伊蜉蝣現在不知道是該把鳳華給他的肉乾收起來,還是繼續吃下去。

鳳華眨了眨眼睛,倒出盒子里的最後一根肉乾來,在伊蜉蝣的注目下不緊不慢地咀嚼咽下,同時把盒子丟進了一旁放置的垃圾桶里。

「你剛才說什麼我沒聽見,能再說一遍嗎?」

伊蜉蝣的直覺告訴他,要是他再說一遍,可能以後骨灰都得被人給揚了。

「這肉乾真好吃,吶,等你戀人回來后再做肉乾,記得給我分一份啊。」伊蜉蝣笑了笑,趕緊把剩下的肉乾給吃完了,「等會給你們發東西,陸上尉你可要準備好被人圍觀啊。」

說完這句話,伊蜉蝣帶著他泡茶的杯子離開了。

可以說伊蜉蝣是一點兒想留下的心思都沒有,說走就走,絕不停留。

一直說話的走了,鳳華也坐直了一些,關上光腦閉目養神。

任素剛提醒完她上尉的事情,伊蜉蝣又來說一遍,看來這些人對年少有為的人還真是不友善。

要是她還有安省吾那樣的身世,是不是就會被酸上天了?

鳳華思考了一下,別說別人,就是她也酸安省吾的能力和身體強度等級。

比不過比不過。

閉目躺了一會兒,鳳華聽到周圍的聲音開始小了起來,就知道伊蜉蝣大概要開始分物資了。

睜開眼睛,那些前輩們在打掃著周圍的一些垃圾,新人們則是打算整隊集合。

之前還沒有來的時候,一百個人已經被分到了四個班裡面,所以現在新人們並不在一起,而是跟著各自的前輩一起。

鳳華瞅了瞅自己眼熟的同學們,再看看隊伍前面沒有站著齊傲,很是乾脆地走了過去。

不管對錯,總歸不會有人來嘲諷她走錯了。

然而還沒等她站穩,就有人小聲提醒道:「陸學姐,伊班長的班是一班,在最那邊。」

哦,果真是走錯了。

瞅了一眼提醒她的人,怪不得鳳華覺得這裡的人眼熟,原來是剛才等待的時候聽著八卦的那些人。

「好的謝謝。」鳳華很有禮貌地道了一聲謝,動作利落地走到伊蜉蝣班所在的方隊里。

然而這次依舊還是沒有站穩,又有一個人開口提醒道:「新人,你不應該站在這裡。」

嗯?

怎麼哪裡都不能站?

「個子矮的站在前面,站在後面的話會被擋到,這樣計數的時候不好記。」說話的人說著還不忘推了鳳華一把,讓她能夠儘快到達隊伍前面。

被推出隊伍的鳳華深吸一口氣,臉上帶著僵硬的笑容。

第二個提醒她的人也是好心,但總是覺得心裡不舒服怎麼辦。

要不還是去接骨吧,人群凹位的待遇簡直不是一般人能夠受得了的!

帶著一臉僵硬的笑,鳳華走到了隊伍前面,其他人看到鳳華走過來的時候齊刷刷地退了一步,顯然是在給她讓地方。

這次沒有人提醒鳳華站錯了地方,她站在了最角落的地方,剛才退後一步的人又往前走了一步。

只有她站著的地方一列沒有人前進一步。

好,很好,一個整體的靈魂就在此刻體現出來了。

更好的是,就連那些還在融合階段的學生們都是這樣做的。

鳳華的心啊,那是哇涼哇涼的!

「集合,列隊,報數!」

在隊伍整合完畢后,伊蜉蝣站在了最前面,語氣鏗鏘地發布了幾個指令。

站在隊伍中,鳳華那被幾個執行教官訓練出來的意識覺醒了,她跟著隊伍一起移動,並報完了數字。

「報告班長,一班一百五十七人集合完畢,請指示!」

「稍息。」伊蜉蝣把手背到了身後,臉上沒有多少笑意,看起來很是嚴肅,「新人來了,你們要拿出前輩的樣子來。不過雖然是前輩,可也不要欺負他們。」

「這些新人苦學了幾年,可不是為了讓你們欺負的。再者說了,你們這些人里,也沒幾個軍銜超過了這些新人的。所以!一定要!團結友愛!聽到沒有!」

「聽到了!」

「大點聲音我聽不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