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只是,安晴很快又從身後抱住了他:「我喜歡你,你要了我吧。」

安晴的手緊緊地抱著龍小凡,她的手快速解開他身上的腰帶。

龍小凡嚇得出了一身的冷汗,連忙躲到一邊,皺著眉頭問道:「跟我說,你到底怎麼了?」

隱隱地,龍小凡覺得發生了很多事兒。

「你難道不喜歡我嗎?」安晴一汪清水般的眸子掛著淚珠,咬著唇瓣,委屈的望著龍小凡。 第152章

龍小凡覺得這有點扯淡,安晴美貌過人,幾乎是所有人公認的。比起方萌,隱若雪,方雪妍幾個女生,顯得都略高一籌。非但天生美貌智利,而且還冰雪聰明。

望著她楚楚動人的眸子,龍小凡很嚴肅。一直以來都把安晴當做身邊最好的朋友,最鐵的哥們,即便是平時互相親親額頭,都覺得沒什麼不妥。

但今天,確實有些過了。

以前的安晴不是這個樣子,龍小凡深吸了口氣,走到她身邊抱住她的肩膀:「安晴,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到底發生什麼事兒,你告訴我。」

安晴甩開了龍小凡的肩膀,躺在床上,仰視著天花板,過了一會才開口道;「上次慈善晚宴,父親把我介紹給了蘇軾那個混蛋。我以為這只是父親嫌我年齡大,給介紹的男朋友催婚。

後來我找人問過,那個帝豪集團的董事長根本不是什麼好人。每天他身邊都會有很多女人,而且每晚都會去帝豪夜總會。我不明白父親為什麼會把我介紹給這樣的渣男。

後來我才知道,他和我繼母經常去蘇軾在北京開的一家賭場打牌。忘了告訴你,我繼母,蘇小小,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的那種。」

龍小凡之前有聽說過安晴的那個繼母,但是作為一個外人,並沒有多過的過問安晴的家裡的事兒。

安晴起身走到冰箱旁,拿了瓶兩瓶啤酒,隨手朝龍小凡丟過去一瓶。

「後來呢?」

「後來?後來蘇小小就帶著我爸去賭博,一個星期前把二環一套別墅抵押給了賭場,賭場讓他拿一個億,拿不上錢,就把那套別墅過戶給賭場。」

安晴眼角里泛著眼淚,她喝了口酒,望著房間里的裝潢,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幸虧這家酒店有你和歐子峰的股份,不然肯定也被我爸拿出去抵押了。」

龍小凡眉頭擰成了一股繩,發生了那麼多事兒,自己竟然一點都不知道。想想也對,在部隊沒有跟外界聯繫過,消息被封鎖了,也屬於正常。

「發生那麼大的事兒,你沒跟子峰說說?」

以自己對歐子峰的了解,如果他知道這件事兒,肯定不會袖手旁觀。

「我不想把事情鬧大,我以為我能處理。但後來我發現,我錯了。」安晴一下子控制不住情緒,哭了:「為了嘗還債務,父親擅自把我許配給了蘇軾,而且拿了帝豪集團十個億的融資。這也就是蘇軾為什麼天天跑過來找我的原因。」

安氏集團上百億的資金掛賬,竟然會為了十億的融資,把女兒給出賣了?這到底是個什麼套?安老爺子是傻X嗎?

跟安老相處的日子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龍小凡知道,安老有他做人的底線和規矩。他從來不碰賭博,不好女色,不近毒品。

能讓安氏企業資金鏈斷裂,只有一個可能,可能是安老爺子被人控制了。

「確定那個蘇小小是蘇家的人嗎?」龍小凡拿了件衣服披到安晴身上,馬上掏出手機,給歐子峰打了個電話。這個傢伙,安晴最近過得那麼不爽,竟然一丁點不知道。

告訴歐子峰馬上過來之後,龍小凡抓著安晴的手,與之前抓著她的手不一樣,這一次,她小手冰涼。

說實話,從剛剛看見安晴的一剎那,差點以為是別人走錯房間了。安晴那張臉,甚至沒有一點的血色。

接到電話的歐子峰立刻從別墅區趕了過來,到樓層直接讓樓層服務員刷卡進入,大老遠的就說:「哎呦我的龍少爺,今天怎麼有空回來了?」

搭眼一看臉色慘白的安晴,他臉色瞬間變得十分難看,也可以說是變得十分猙獰。

「小公主,你臉色怎麼那麼差?發生什麼事兒了這是?」

龍小凡朝著歐子峰沖了過去,一把抓住他的領子把他扔到了牆角里:「歐子峰,你就是這麼照顧安晴的?連發生什麼事兒你都不知道?!」

歐子峰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他看著,龍小凡血紅的眼睛,就知道出大事兒了。

「我這段時間在黨校學習,也沒來酒店這邊,安晴也沒找我啊,到底怎麼了?」

龍小凡鬆開手,「你自己去問安晴,安凱迪把上百億的家產都輸給了別人,現在又把安晴賣了。」

如果安晴找來半個小時,那個姓蘇的人,絕對走不出這家酒店的大門。

「什麼?」

「蘇老爺子從來不和人賭博的,小凡這點你不知道嗎?」

安晴一個人捂著臉哭著,淚水把袖子都打濕了。

「賭博,吸毒,還每天帶不同的女人回家……」安晴整個人幾乎都要崩潰了,她從沒想到,自己長大了,父親的變化竟然會如此之大。那個曾經疼自己,愛自己的好爸爸,突然像換了個人,換了個魂一樣,每天除了逼-自己跟蘇軾走近一點,再也不會對自己噓寒問暖。

有時候心裡都在想,到底是誰,奪走了自己的爸爸?

「——」

如同晴天霹靂,在龍小凡,歐子峰的腦袋上炸開。要知道,一個人這一輩子做成一個好人很難,做一輩子好人更難。讓一個做了一輩子好人的人,突然變成壞人,不說安晴接受不了,他兩也接受不了。

龍小凡把剛剛安晴對他說過的話,對歐子峰重複了一遍。

「畜生!」歐子峰氣得咬著牙關:「有沒有興趣,去會會那個王八蛋?」

「當然!」

這種事兒,龍小凡怎麼可能拒絕。

拿出手機,龍小凡撥了個號碼。

「我擦,龍小凡,你下飛機就跑丟了,你一個人跑哪去瀟洒了?」電話剛通,就聽見邵詩琪罵罵咧咧的聲音。

龍小凡看了眼電話號碼,還以為打錯了。

「你和隊長在一塊?」龍小凡問。

「對啊,有什麼事兒啊?」

「電話給老大!」

「小凡,什麼事兒啊?」

譚宏接過電話,渾厚有力的聲音傳入龍小凡的耳朵。

「老大,今天休假對不?我有點事兒求你,我一個朋友在皇家酒店8108號房間,處境很危險,我希望你和詩琪,還有其他幾個兄弟,能過來保護她一個晚上。今晚你們就住皇家大酒店,所有吃喝的前,全部免單。」

皇家酒店是燕京最豪華,最高檔的酒店。上一次慶功宴,譚宏他們已經領略過了。

這一次又怎麼會拒絕?

反正今天B組休假,三個傷勢已經痊癒,能蹦蹦跳跳的戰友一聽有活動,吃喝全免,當即表態要一起來。

自己家的酒店,龍小凡不擔心會被他們吃窮。安排安以軒在8108房間周邊的兩個房間,以及對面幾個房間開好房,並把譚宏的電話交給他。

安晴嘟著嘴,看著龍小凡一副不放心自己的樣子,嬌嗔道;「他難道還敢來酒店搶人不成?」

「那可不一定,能把安老爺子制服的人,你必須一萬個小心。」

龍小凡知道歐子峰身邊有不少可以調動的手下,但是恰好今天休息,安晴以後的保護工作,交給歐子峰。

「你小子,用得著叫特種部隊嗎?我的人,分分鐘鍾就能趕到,你放心,這家酒店的安保工作,以後換我的人。」

龍小凡狠狠地瞪了歐子峰一眼:「這是你的酒店,什麼這家酒店!」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左右,一陣敲門聲突然響起。

龍小凡開門,就看見老大譚宏帶著6個兄弟站在門外。

「隊長,辛苦你們了,這位是我的發小,這位就是你們要保護的人,安晴,這家酒店的老闆。以後我再給你們解釋,但我現在要出去辦點事兒。」龍小凡跟幾個兄弟擁抱了一下,叫了歐子峰一起走了。

無論做什麼,B組都非常細心。

走廊不起眼的幾個地方都放置了腳步探測警報裝置,而且在電梯口,以及8018的房間門上方,譚宏他們裝了微型攝像頭。

那種針孔式的攝像頭,有時候肉眼幾乎看不出來。

酒店大廳的吧台上放著兩台攝像頭,以及探測警報和聲控裝置。

歐子峰一路跟到樓下,朝著龍小凡豎起了大拇指:「你小子可以啊,整個酒店讓你弄的全是監控和探測器。」

「不過說實話,你那些戰友一個能打幾個?」

龍小凡拉開寶馬I8跑車的門:「我們剛剛從海外回來,他們一個能打普通人一籮筐,打會點功夫的一小籮筐吧。」

「你這什麼名詞,一籮筐!」

坐上車,歐子峰繫上安全帶:「去哪?」

「去帝豪集團,你多叫點人,讓兄弟們帶著大鎚,小錘,去幫那個姓蘇的小生拆家!大鎚八十,小錘40!」

龍小凡臉上洋溢著一絲痛快的笑意,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好嘞!」

歐子峰戴上藍牙耳機,拿手機撥了個號碼,一腳油門,寶馬I8轟的一聲,竄了出去。

「順子,叫點人到帝豪大廈,帶點大鎚和小錘,讓兄弟們去干點活。」

「歐少,帶多少人?」電話那邊的人問。

「這個好像不嫌多吧?拆家嘛,當然是越多越好!」歐子峰笑著說。 正值中秋國慶時節,帝豪大廈除了部分值班的保安,以及加班的工作人員,整棟大樓實際上並沒有太多人。蘇氏集團在燕京開展了不少娛樂業務,集團旗下除了酒店,地下拳擊場,再有就是賭場。

表面上做著乾淨的業務,實際上背地裡賺錢的業務,全是黑心錢。

龍小凡坐在車裡,眯著眼睛。說實話,心裡很不爽,安晴發生那麼大的事兒,歐子峰連知道都不知道。

歐子峰掛斷電話,等紅燈之際看了眼龍小凡:「還在生氣啊?行了,這事兒怪我,待會你就待在旁邊,看我怎麼教訓那幫王八蛋。」

龍小凡搖搖頭,說沒生氣是假的,但此刻他最擔心的是安老的安全,萬一蘇軾控制了安老,那事情就麻煩了。

東京上空的烏鴉 趕緊讓歐子峰派人到安老的宅子,別墅找人。

歐子峰又打了個電話,在燕京這地兒,他最不缺的就是人。半個小時后,寶馬I8停在帝豪大廈門外,一名年輕的保安走了過來:「您好先生,請問您找誰?」

龍小凡沒有說話,推開車門下車。抬頭仰望著六十多層高的大廈,帝豪兩個字金光閃閃,格外的霸氣。

做賭場生意的人就是不一樣,大廈的廣告也弄的那麼有逼格。

龍小凡走到保安面前,背靠著跑車,從兜里掏出一根煙點上,緊接著吐了個漂亮的眼圈。

「現在,給你們蘇總打電話,讓他一個小時之內到這兒來,晚一分鐘,我就讓人把這棟大樓炸了。」龍小凡吐了個眼圈,並沒有打算為難保安的意思。

在這個世界上,任何人,只要靠自己的雙手和勞動力賺錢,都應該值得人尊重。

保安哪有老總的手機號?他有些慌神的往後退了一步:「先生,你們想幹啥?」

龍小凡剛想說點什麼,一陣發動機的氣浪聲傳來,一大排車隊打著雙閃,緩緩地停在寶馬車後面,十幾輛福特皮卡車高欄里,放置著大大小小的大鎚。

「你們蘇總惹我很不高興,我過來砸個場子。」

保安崗樓里又走出來兩個拿著警棍的保安,看見一眼望不到頭的車隊,他們又退了回去。一個月才拿帝豪集團兩千三千的工資,沒有必要為了這點錢跟他們拚命。

龍小凡打開寶馬車門,從車裡拿出三萬塊錢,分別遞給三個保安,嘴角揚起一絲好看的弧度:「拿著這筆錢,過個好節,以後別在這兒工作了。你們可以去皇家酒店,就說歐子峰讓你們去的。另外,想辦法通知蘇總一聲,我不想砸了他的場子,他還蒙在鼓裡不知道誰幹的。」

一萬塊錢相當於他們每個人兩三個月的工資,保安當然不會拒絕,當下接了錢,打開隔離門。

看著數十輛豪華的車隊開進公司,橫七豎八的停在大樓下,保安就已經知道,公司得罪人了。因為在燕京,敢這麼囂張的砸蘇總場子的人,不多。

車隊里最次的車便是比正常人還高的福特F50皮卡,高高的欄板,裡面放著嶄新的大鎚,小錘。

如同拆遷隊一樣,車上跳下來幾百人,每個人從皮卡車裡取了大鎚,小錘。

「歐少。」

穿成惡毒女配怎麼辦?! 跟隨歐子峰多年的順子走到他身後,恭敬的叫了聲歐少,龍少。

「從大廳開始砸,什麼最值錢,給我砸什麼。」歐子峰嘴角叼著一根香煙,他最喜歡這種敗家的感覺了,買什麼奢侈品,寶馬賓士法拉利,哪有比砸東西更過癮的事兒!

順子當過兵,曾經是某部隊偵察兵。他從車裡拎了個大鎚,帶著所有人走進帝豪大廈。

正在前台值班的小姑娘見那麼多人走了進來,連忙迎了過來:「先生,請問您們找誰?」

順子推開前台小姑娘,掄起大鎚,砰的聲,直接給吧台電腦砸了個窟窿,小姑娘尖叫一聲,連忙退避三舍。

「你們蘇總讓我們過來拆家,給你們蘇總打電話,我們到了!」

龍小凡雙手插在褲兜里,走到電梯旁,他們公司四部電梯,很奢侈的樣子。拍了拍順子的手,指著電梯說:「現在提倡的健身,運動,四部電梯太多了,太奢侈了,留一部,其它三部砸了吧。」

一部電梯最起碼幾百萬,比起破桌子破凳子,這玩意太值錢了。

順子二話不說,掄起大鎚砸了上去。

吧台小姑娘蹲在地上,手裡拿著手機,緊張地抽泣著。

從隔壁辦公室闖出來幾個穿著白色襯衫的白領,剛想大聲喊叫,看見這陣仗,瞬間又退了回去。

龍小凡吧嗒著小嘴,這公司的企業文化不怎麼樣嘛,員工一點也不忠誠,不知道是帝豪集團所有人都這樣,還只是一部人這樣。

「帶我們去你們蘇總辦公室。」

樓下待著沒意思,龍小凡拍打了那小女生的肩膀,讓她帶著自己去蘇軾的辦公室。

小姑娘沒有拒絕,走到電梯前按下上鍵。進入電梯,按了最頂層的數字鍵,66.

跟著小姑娘進了蘇軾的辦公室,偌大的房間裝修的簡直比五星級酒店還豪華。牆上掛著名貴的字畫,還有梵高的向日葵。

來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房間的古董架上擺放著各種名貴玉器,就是不知道這些東西是不是真的。

屏風後面擺放著一套茶具,桌上擺放著各種茗茶,不得不說那個奶油小生還挺會玩,看這些東西,感覺蘇軾應該是個有品位的人才是,怎麼什麼下三濫的手段,都玩呢?!

辦公室後面有一間敞亮的更衣室,衣櫃里放著他的衣服,還有很多很多不堪入目的情–趣–衣服,甚至還有不少器具。

歐子峰連忙拿出手機把這一幕拍了下來,回頭看了眼已經秀紅了臉蛋的小姑娘:「你們老總平時挺會玩啊!」

小姑娘低著頭,也不說話。只是臉蛋紅的像熟透了的蘋果,一直紅到了脖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