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只是,還不等她說話,雲凰殿的大門口處傳來一聲呼喝:「陛下駕到!皇后駕到!!」

喊聲剛落,雲凰殿唯一的主座上,出現了兩個身著龍袍鳳冠的男女。

正是藍氏帝國的皇上藍易天和皇后白薇。

幾乎在兩人落座的瞬間,整個雲凰殿內外光芒閃爍,一道無形的屏障籠罩在大殿內外。

這是一個防護罩,也是一個強大的陣法。

從防護罩開啟的那一刻起,雲凰殿就禁止動用武力,成為了一個安全又穩固的所在。

這也是藍氏帝國對皇族和尊貴客人的保護。


「丹藥大比現在開始,請晉級決賽的三位大師出列。」

藍易天身邊的宦官一聲吆喝,慕顏、冷清婉和蘇傾靈三人一起上前,走到了大殿中央。 「一句話?」楚修塵眼眸掠過了一絲的殺機,隨即的淡然的消散而去,「好,本王就應了你這個賭約……」

袁寒的唇瓣忽然的綻開了絢爛的笑意,「當然,我們是不可以作弊的……在我說話之前……你不可以將我們的這個賭約告訴她……」

「那是自然……」楚修塵側首對上了他的眼眸:「本王頂天立地的七尺男兒,自是不屑做那般的為人所不齒的作弊的事情……」

袁寒忽然的後退一不,淺笑卓然的伸出了手掌。

「既然如此,口說無憑,我們擊掌為誓……」

楚修塵的眸子之中的譏諷之意甚濃,冷冷的對上了手掌。

「好……本王就應了這個誓約……」

清脆的張掌聲在大殿之中的甚是刺耳,所有的人都睜大著眼睛,看著這戲劇的一幕。

剛才的兩個人還是不死不休的冤家對頭,怎麼一轉眼的就這般的友好的擊掌為盟了。

由於兩人的聲音皆是非常的細小,加上又是附耳低語,所以沒有一個人聽到他們私下裡到底的是說的什麼。

就連不遠之處的司玄衣也是極是納悶的看著楚修塵,不知道他的變化為何會是如此之快。

總裁溫柔點

這袁寒可是一國的太子,況且又是作為使節前來,於公於私,這楚修塵這般的對待人家,都是又是國禮之事。

天才相少 ,他們大安倒是樂得輕鬆。

極不自然的上前幾步,躬身道:「寒太子……剛才是我們的七王爺有些失禮……」

「七王爺是性情中人,本太子喜歡……」袁寒看著楚修塵的眼眸,笑意盈盈:「況且,七王爺之時和本太子在鬧著玩……公公不必放在心上……」

周備的嘴角不由的一抽,這位太子爺還真的是找虐啊,剛才的險些的喪命在自家王爺的手上,如今卻是又是主動的來說這是一場遊戲。

楚修塵的眼底也是浮上了一層笑意:「周備……去請三小姐過來……」

周備的臉色一僵:「請三小姐?現在?到這裡?」

說著,甚是苦澀的看向了皇上。

這迎接異國的使節,女子怎麼可以出面的呢?

皇上的心中此時也是焦灼不堪,沒成想這位太子相中的人,居然是七王妃洛舞煙。

不論從哪個方面來講,這個洛舞煙,他是決然的不可能放走的。

這把利刃他還沒有完全的利用起來,如今又是已然的成為了他的準兒媳婦,這個舉國皆知的七王妃,怎麼可能在遠嫁琉璃?

所以,當楚修塵威脅袁寒的時候,他也是算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倒是沒有太過於追究。

如今楚修塵吩咐周備喚洛舞煙過來,雖然是不知道兒子與這位太子爺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既然楚修塵如此的信心滿滿,他也就順水推舟的允了這件事。 三人都沒有下跪行禮,只是朝著上座的兩人微微頷首。

冷清婉更是倨傲地抬著下巴,一副她比什麼狗屁的皇上皇后尊貴百倍的模樣。

在凡人和低階修士眼中,皇帝或許是高不可攀的。

可事實上,對強大的修真者而言。

皇位權勢都不過是浮雲,只有強大的實力,才是值得尊崇和嚮往的所在。

所以,藍易天對三人的態度也沒有什麼惱怒,反而露出溫煦的笑容:「孤沒想到,這一屆晉級丹藥大比決賽的,竟然都是盤龍榜前三的大師。」

白薇的目光則更多放在慕顏身上。

畢竟藍華鴻對慕顏如此親近崇拜,她這個做母后的,怎麼能不關注呢?

藍易天對三人勉力少許,就要宣布丹藥大比現在開始。

然而,就在此時,楚明坤卻突然站起身來。

「啟稟陛下,在丹藥大比開始之前,我定國侯府有一事需要向龍騰學院確認。」

說著,楚明坤看向周道義和褚宗盛,幽幽一笑道:「周院長,怎麼沒看見孔長老呢?你們龍騰和我定國侯府之間的賭約,該不會忘了吧?孔長老是立約之人,今日卻不出現,難道是想要耍賴不成?」

周道義眼中閃過極怒之色。

孔元九因為被迫與楚辛炎定下賭約,心愛的孫女還死在眼前。

一時間又是愧疚又是傷心,所以直接選擇了閉死關。


希望有一日實力能超越楚辛炎,甚至突破渡劫飛升,從此不再受人威脅。

而這個消息,定國侯府自然也是知道的。

如今當眾這麼問,很顯然只是為了羞辱和立威。

楚明坤見周道義和褚宗盛被氣的說不出話來,臉上的笑容越發囂張:「孔長老不來,周院長不肯說,那就只有我來說了。咱們定國侯府和龍騰學院,事先可是約定好的。若是我定國侯府支持的清婉仙姬,在丹藥大比中得了魁首,龍騰就要交出【六星塔】和【洪荒塔】。周院長,我說的沒錯吧?」

此言一出,雲凰殿中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六星塔】是什麼樣的存在,整個紫雲界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那是培養與驗證青年精英修士的聖地。

而【洪荒塔】的名氣沒有【六星塔】那麼高,可知道的人卻都能清楚意識到,它的價值,甚至遠遠超過了【六星塔】。

因為【洪荒塔】很顯然是一個培養軍隊的逆天神器。

一旦誰得到了【洪荒塔】,手底下又有足夠的勢力,最終的成就,簡直無法估量。

這一年來也不是沒人打【洪荒塔】的主意。

只是,【洪荒塔】雖在神象城,龍騰卻只是受託管理,而沒有主控權。

真正主控者【洪荒塔】的,是【六星塔】的器靈,那個存在了千年,實力遠遠超過渡劫期修士的神秘存在。

六星令一出,膽敢覬覦之人,將死無葬身之地。

這就是楚辛炎與龍騰打賭,要把六星塔和洪荒塔一起拿過來的原因。

……

此時在場的人聽到這個賭約,霎時間意識到了什麼。 洛舞煙顯然的很是鬱悶這個袁寒,這男的的清閑了幾天額日子,自己想要偷個懶睡個懶覺都不行。

這邊的太后前腳剛走,後腳那個周備就急急忙忙的上門宣召。

當得知是袁寒的原因的時候,洛舞煙在心中已是將他咒罵了幾十遍。

原本著是實在的不想去的,只是奈何周備一口的咬定是七王爺楚修塵的意思,她也就只好勉為其難的極是慵懶的不情願的從那張甚是舒坦的錦榻之上爬起來。

看到洛舞煙神色倦怠的外殿外走去,周備連忙的攔住了她。

訕訕的見她上下的打量了一番,周備很是為難的囁嚅道:「三小姐……這……我們是去見琉璃的太子……你這樣的裝扮,有失國體的……」

洛舞煙頓時的氣不打一處來:「是他要見我,又不是本小姐上趕著去見他……難不成還要本小姐精心打扮之後再去見他不成?」

周備囁嚅著就是不說話,但是眼神卻是擺明了就是那麼個意思。

洛舞煙頓時的為之語滯,唇瓣微抽之後,恨聲道:「本小姐沒有那麼華麗的衣衫……」

「沒關係,三小姐的所有的禮服還在趕工之中呢……恕奴才多上一句嘴,那儀貴妃和您的身高什麼的差不多……不如找儀貴妃的衣衫暫且的用一下也好……」

言罷,見洛舞煙的神色依舊的是有些不情不願,連忙的賠笑道:「七王爺也是在那裡的呢……三小姐不說別的,總是要為咱們的七王爺爭口氣吧……這光艷照人的去見客……不也是漲了七王爺的面子的嗎?」

洛舞煙的唇瓣再次的張了張,最終的卻是只能吐出了兩個周備聽不懂的字眼:「我靠……」

……

議政大殿的殿堂之上,出奇的靜溢,似乎是所有的人都在等著那個關鍵的女子的出現。

楚梓冉的眼底的笑意毫不掩飾的流露而出。

做為一個男子,洛舞煙註定了是撥動了他心底慾望的那個女人。

所以,當她牽手楚修塵的時候,他的嫉恨之心可想而知。

原本的他就恨毒了楚修塵,這樣一來,他自然的是更加的怨恨這個七王爺了。

而如今呢,琉璃太子上門求親,點名道姓的指明了洛舞煙,這樣一來,楚修塵註定了會失去這個女子。

若是如此,楚修塵的傷痛定是無法比擬的痛苦難當,這般的結局,怎麼會不讓他心花怒放呢?

楚修塵似乎是洞悉了他內心的想法一般,冷眸在他的身上九轉盤旋,最終在一個無聲的冷笑之中,挪開了眼眸。

卻是在無意之中,對上了朝臣之中的一雙焦灼的眼眸,那是洛石笠的眼神之中焦急的詢問。

楚修塵不易察覺的微微的闔首,隨即將目光投向了大殿門口疾步而來之人。

周備垂首躬身,腳步匆忙的的行至了大殿之中,跪拜於地:「回皇上……洛家的三小姐洛舞煙已在殿外候旨聽宣……」

皇上的眼眸不易察覺的微微一眯,隨即的深吸一口氣,淡然點頭:「宣……」 眼前的女子,凌波碧水般清澈眼眸難掩其中的慵懶倦怠之色,墨描過得妖嬈眉斜飛入鬢,平添了幾許的旖旎的感覺,含丹如花瓣的粉嫩朱唇訴說著無盡的誘惑力。

烏黑柔軟的青絲挽成了一隻如意髻,斜簪著一朵淡雅清新的白玉梅花簪,與眉間的那一點嫣紅的梅花妝相映成輝。

白的純粹,紅的嫵媚。


身上的穿著的五色絲線綉成的拜月的五彩鳳凰裙更是彰顯這那不堪一握的盈盈的腰身。


隨著蓮步的輕移,腰際的銀質串珠流蘇隨意的擺動著,貴氣叢生之餘,更是淡淡的散出了氣若幽蘭的氣息。

在她出現的那一刻,袁寒的眼睛就再也的沒有離開過這個女子的身姿。

這是可惜了落花有意流水卻是最是無情。

洛舞煙在出現的那一刻就沒有正眼的瞧上他一眼。

翦水秋瞳在第一眼的時候就緊緊的鎖在了那個淡笑若兮卻是滿眼寵溺之色的男子的身上。

心有靈犀一般的互相對視一眼之後,洛舞煙裙裾微提,盈盈而拜。

「民女洛舞煙叩見皇上……」

「免了……」皇上淺笑道:「你的身份如今已是與以前大不相同,怎麼還用民女兩個字?」

所有的人的心中都明白,皇上的這句話的意思,其實就是很是明顯的是在告知琉璃的那位太子。

如今的洛舞煙,是皇家的準兒媳婦,七王爺的准王妃。


這也是在變相的警告著那袁寒要知難而退,不要在做出什麼讓雙方為難的舉動出來。

皇上的話讓洛舞煙唇瓣的笑意暈染而開:「謝皇上的提醒,舞煙會緊記在心的……」

袁寒上前一步,淡笑灼目,刺的洛舞煙的眼睛有些疼痛之感。

「三小姐,好久不見……」

洛舞煙只是甚是禮貌的對著他行了一個中規中矩的禮之後卻是沒有接話。

楚修塵的眼底的會心的笑意漸漸的溢上了眉梢,洛舞煙的這番的作為足以的讓這袁寒後退一步。

孰知袁寒卻是絲毫的不以為意一般的前行一步,行至了洛舞煙的面前,傾身而去。

洛舞煙本能的後退一步,避開了袁寒稍顯曖昧的動作。

看著洛舞煙的眼眸寧可看著自己腳下的地面也是不願意看上自己一眼,袁寒的心頓時的一痛,隨即的漫不經心的笑道:「三小姐怕什麼……這是在貴國的朝堂之上,難道本太子還會對三小姐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的嗎?」

腳步再次的前行一步,「本太子有句話想要和三小姐說一下,至於說完了三小姐決定怎麼做,本太子絕對的不會強求……」

洛舞煙的眼眸之中,頓時的露出了疑惑之色,在見到楚修塵的點頭闔首之後,這才淡淡的看這個他。

「不知道太子有什麼話要對舞煙交代的?」

袁寒的眼眸掃過了楚修塵的臉龐,悄然的傾身而過,淺笑的唇覆上了洛舞煙的耳畔,唇瓣微動,近乎是無聲的說了幾句話。

話語未完,洛舞煙的身子已是一顫,神色複雜的看著他。 尤其是藍易天和白薇等人,臉色說不出的難看。

龍騰是一個學院,哪怕他們掌控著洪荒塔,也不會用來積累權勢,謀逆天下。

可若是野心勃勃的定國侯府得到,那就不好說了。

……

周道義和褚宗盛氣的渾身發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