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只見一股無形的力量突然出現,將那些還殘留在海灘上,海面上的殘骸直接推入到大海裡邊。

那些殘骸如同在突然間有了極大的重量一般。不管多麼輕小的東西,都無法在海水裡邊漂浮起來。

等這些殘骸到了海底的時候,火沖又是一聲冷哼,直接攪動了海底的土地和岩石。將這些東西全部覆蓋了起來!

好手段!

極遠處,秦寧暗暗心驚,這份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啊!

「五個合體期的強者?哼,在他們下來之前應該是四個大乘期。一個大乘期巔峰吧!?」秦寧冷冷地想到,不知不覺間身上就帶了一股子微弱到極點的殺氣。


可就是這一丁點的殺氣,卻讓孔三爺猛地將腦袋轉到了秦寧所在的方向。

孔三爺目光一凝,接著咧嘴笑道:「看來,我們的那隻小老鼠還在這裡啊!」

「什麼?秦寧還在這裡?我怎麼沒有感覺到?」藍爵頓時就精神了起來,強大的神識四處掃描了起來。

一旁,火沖滿臉不屑地切了一聲,說道:「也不看看你什麼本事。就你這三腳貓的實力,豈能是與三爺媲美的?」

「你……」藍爵火氣就要上來,可一看旁邊還站著孔三爺這個笑面虎,立馬就呵呵地傻笑道,「可不是怎麼著,三爺的厲害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啊?」

「好了。都不要給我廢話了!等你們先收拾了那小子再說吧!」孔三爺微微搖頭,右手微微一晃,手中竟然出現了一把摺扇。

摺扇通體晶瑩,散發著淡淡的光芒,看起來像是某種極品玉石鍛造而成的。摺扇在孔三爺的手中微微搖晃著,啪啪的拍打著手掌,如果放在街道上,在加上那淡淡笑容,怎麼看怎麼像是一個富家公子哥兒。

四人都看了一眼那摺扇,之後便挪開離開。眼神里的貪婪都掩飾的十分好。

這時候。藍爵咳嗽了一聲,道:「三爺,那我們現在就開始找那個小子?」

孔三爺啪的一聲打開了摺扇,又啪的一聲合上了。點點頭,說道:「開始吧!先收拾掉那小子。然後想辦法滅掉藍星族,我們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

「好來!看我的!」藍爵嘿嘿一笑,雙手一錯,再次分開的時候已經出現了一個通體漆黑的圓盤。


孔三爺瞥了一眼那圓盤,咧嘴一笑,說道:「藍家的坤元玉盤可是極為難得的好東西啊!」

「謝三爺誇讚,藍爵絕對不會讓三爺失望的!」藍爵趕忙恭敬地說道,只是他心裡也明白的很,誰都想要得到一個坤元玉盤,可惜這東西只能是藍家人操控才能行,別人拿去了也不過是個玉盤子而已。

藍爵見孔三爺不再說話,便將手中坤元玉盤往空中一拋,右手連連點出幾道藍色光華。

嗡嗡……

坤元玉盤如同復活了一般,開始快速地轉動了起來,每一次轉動都能夠散發出去一道無形的光波,向著四面八方傳遞而去。

此時,正隱藏著的秦寧只覺得一股特殊的能量波動傳來,他本能地就想要躲避,可那能量波動的速度極快,想躲避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嗖……

那能量波動瞬間便是掃過了秦寧的所在,僅僅是在秦寧的身上短暫停留之後,便往迴流淌而去。

下一刻,秦寧的臉就沉了下來,他沒有想到這天界的人手裡邊會有這樣的寶貝。

那是一種非常奇特的法寶,專門探測生物的靈魂波動,只要魂魄還活著,不管你肉體有沒有死亡,這坤元玉盤都能夠探查出來,是尋人定跡的不二選擇。

「哈哈,找到了!」藍爵眼睛一亮,指著秦寧所在的方向大聲叫到。(想知道《萬族王座》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Qidianzhongwenwang」,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51read)(未完待續~^~) 「這小子的膽子夠大啊,知道我們來了還不逃走!」

藍爵滿臉笑容地說道,一雙眸子裡邊閃爍著刺眼的光芒,似乎就盼著秦寧沒有離開,好讓他有機會一展身手。

「好了,既然都發現小老鼠了,你們還等什麼?先過去看看吧!」孔三爺嘴角一咧,露出一抹怪異地笑容,看了四人一眼。

四人領命,應了一聲之後,身子直接消失在了地面上。

看著四人離開之後,孔三爺才搖晃了一下手中的摺扇,嘆息了一聲,道:「哎,非得這麼著急送死,那以後還怎麼玩兒?」

說完,孔三爺的身子也消失在了原地,不過他並沒有著急出現,而是隱藏在某個不為人知的地方。

秦寧所在的小山峰周圍,四個人影忽然出現,各自佔據了一個方向,每個人臉上的表情各自不同,可目光都停留在了秦寧所在的山峰之上。

「厲害!果然厲害,竟然這麼快就找到了!」秦寧冷哼一聲,主動地將隱藏陣法給撤掉了。他之前為了快速地恢復實力,也沒有弄什麼太高級的陣法,主要是他覺得這麼遠的距離了,降臨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會找到他。

可惜,秦寧終究還是算錯了一步,他似乎已經忘記了,天界之人的強大可不僅僅是因為修為,鍊金術的強大也是其中一項啊!

「哎呦,你就是秦寧啊? 原來愛情會過期 ,你怎麼沒有三頭六臂啊?」藍爵歪著脖子看著秦寧,臉上掛滿了不屑。

火沖嘿嘿冷笑著。一雙拳頭捏了又捏,說道:「小子,你是不是真的著急送死?你就不能躲遠一點?你不知道我們還沒有來得及逛一逛這修真界嗎?」

「白痴!廢物!」千鶴天冷冷地說道,說完之後連看都不看秦寧了。他覺得秦寧的智商有點捉急,根本就不配讓他麻煩這麼大的勁兒下來一趟。

到時那益白寧沒有言語,一直緊盯著秦寧,一雙眼睛如同刀鋒般尖銳。似乎想要將秦寧的身體給看個通透。

「說完了嗎?」

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秦寧開口竟然來了這麼一句話。

四人面面相覷,他們都不曾想過,秦寧見了他們竟然還不害怕!?

「好吧,既然你們都說完了,那就讓我來說兩句吧。」秦寧淡淡一笑,身子緩緩地從山峰上飛起,與四人平齊。

目光依次在四個人的身上停留了一下。秦寧點點頭,說道:「你們是不是覺得已經吃定了我秦寧?」

「哼,區區螻蟻!」藍爵高傲無比地說道,看著秦寧的眼睛都沒有正過來。

秦寧聳了聳肩膀,道:「呵呵,自大的人往往是死的最快的。」

藍爵還想再說什麼,一旁的千鶴天卻是眉頭一挑。揮手制止了藍爵,沉聲說道:「秦寧,你是什麼修為?」

什麼修為?

秦寧頓時就樂了,你要是能看的出來老子什麼修為那才怪了!

現在,就連他秦寧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真正的修為是什麼,反正已經是幾顆星的戰鬥力了。

「你覺得我是什麼修為,那我就是什麼修為!」秦寧淡淡地說道,嘴角上勾勒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你很自負!」千鶴天瞥了秦寧一眼,只冒出來了這麼一句話。

秦寧依然淡定自若,目光不再停留在四人的身上。反而看到向了天空之中。

這是……

四人順著秦寧的目光看向天空。這個時候才發現天空之上有一個銀髮白衣之人站立著,他就站在一朵白雲之上,彷彿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三爺!竟然是三爺!他怎麼發現的?」四人的心中都是一驚,他們都沒有發現孔三爺什麼時候出現的。這個秦寧是如何發現的?

難道說,這秦寧的實力比他們還要強大的多?

如果真的按照這個說法的話。倒是能夠說得通為什麼秦寧到現在還是這般淡定自若了。人家本身就不怕他們這些人,還有什麼好擔憂的?

「秦寧?嗯,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強上一些。」孔三爺見秦寧發現了自己,多少也是有點吃驚。可這吃驚瞬間就消失了,他還是沒有將秦寧放在眼中。

秦寧只不過是一隻個頭比較的小老鼠而已,可他終究是無法改變老鼠的身份,在貓的面前老鼠只有被玩弄,被吃掉的結局。

「呵呵,過獎了。」秦寧淡淡一笑,對這所謂的孔三爺,多少還是有些忌憚的。

從孔三爺的身上,秦寧感覺到了一股屬於上位者的氣息,那是真正的上位者,而且是殺伐果斷,手中握著大量血命的上位者。

「你去過天界嗎?」孔三爺倒是沒有著急與秦寧動手,直接像是一個熟人一般,與秦寧聊了起來。

秦寧笑了,這一句話就已經暴露出來天界之人並不知道自己真實身份的情況,可他還是不明白,自己在天界之中已經有記錄了,為何這些人還不知道自己的底細呢?

難道說,有什麼大能在暗中幫忙不成?

秦寧眉頭挑了挑,背負著雙手,點點頭,又搖搖頭,說道:「好像是沒去過,好像又去過了。」

「什麼叫好像去過,又好像沒去過?你腦袋又毛病嗎?去沒去過你不會說?」火沖頓時就怒了,他最討厭秦寧那一副淡然的表情,以及他那讓人厭惡的眼神。

「沒教養,拴好自己的狗繩兒!」秦寧白了這火沖一眼,根本就不給面子。

火沖頓時暴怒,低吼一聲就要衝上來,卻是被孔三爺看了一眼,說道:「著急什麼?禮尚往來,懂不懂?」

禮尚往來?秦寧立馬就想要開口罵人。你這有一點禮尚往來的樣子嗎?

再說了,你是來殺掉我秦寧,滅掉我藍星族人的,我能跟你好聲好氣嗎?

秦寧咧嘴一笑。他倒是想要看看這孔三爺打算怎麼個禮尚往來。

「秦寧,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你放棄抵抗,加入我的麾下。我可以幫助你走到更高的層次去。」孔三爺上來就拋出來了一個大大的誘惑,更高的層次是哪裡,那可是天界啊!

對於沒有去過天界的人來說,那就是天堂,那就是夢中鄉!

秦寧微微搖頭,已經猜測出來這孔三爺分明是在確定自己有沒有去過天界,於是便開口說道:「天界?呵呵,那種可怕的地方我可不敢去。我還是願意呆在這修真界,免得什麼時候不樂意就被人給殺了。」

「修真界里,沒有前途了,如果你的運氣好,能夠進入星級也不一定。」孔三爺再次開口,他從秦寧的身上感受到了與自己一樣的氣息,對於力量的渴望。

只有擁有絕對渴望的人。才會走的更遠,站的更高。


秦寧再次搖頭,看著孔三爺的目光和善無比,說道:「謝謝了,我膽子小,害怕一離開這修真界,就會被人給抹殺掉。」

「哼,你不離開一樣會被抹殺!」火沖冷哼一聲,滿是不爽地說道。

誰承想這一句話,卻是讓孔三爺煩躁了。孔三爺緩緩地轉過來腦袋。一雙眸子緊盯著火沖。冷冷地說道:「我讓你說話了嗎?」

火沖一愣神,剛想要開口說話的時候,身子卻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猛然推開。

呼呼……

頓時風聲大作,火沖直愣愣地就撞到了地面上。轟隆一聲過後。地面上只留下來一個人影,火沖本人已經消失了。

不久之後。地面顫抖不已,一個人影拍著屁&股從坑裡跑了出來,屁&股後邊竟然還跟著濃濃的岩漿。

區區一擊之力,竟然直接將火沖給拍到了地下的熔岩裡邊去了?

秦寧暗自咋舌,單單是這一手段,就足夠笑傲修真界了啊!

「謝三爺賞賜教訓,火沖知道錯了!」火沖一臉堆笑,點頭哈腰地說道,屁顛屁顛地重新回到空中,一句話也不敢多說了。

「三爺是個厲害人物,連自己人都不手軟啊。」秦寧一咧嘴,對這種下馬威絲毫不放在心上,這分明是在說孔三爺他自己沒有底氣,拿捏不準秦寧到底有多麼深,有多麼淺。

孔三爺搖晃了一下摺扇,呵呵一笑,說道:「沒有辦法,這年頭幹什麼都難,底下人不好管,那就只能用點狠辣的手段了,你說是不是?」

「三爺說的對啊!我也得向您學學,不過我手底下的人可沒這麼高修為,這一巴掌下去,絕對是得死一片啊。」秦寧嘖嘖說道,不知道是在捧,還是在殺。

孔三爺啪的一聲收了摺扇,目光再次看向秦寧,眉頭微微蹙著,沉聲問道:「秦寧,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藍星族的滅亡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你一個人的能力實在是太小,天界的大能太多,我也不過是一枚棋子罷了。」

「棋子?呵呵,連三爺都是棋子了,那我要是聽您的話,豈不是連棋子都不如了?」秦寧搖頭晃腦地說道,眼神里的笑意毫不掩飾。

孔三爺點點頭,似乎已經認定了秦寧不會妥協了,便開口說道:「秦寧,其實我很看好你的。」

頓了頓,孔三爺嘆息了一聲,道:「可惜了一棵好苗子,嗯,那我還是將你煉製成傀儡吧,說不定百年之後一樣可以有所成就!」

傀儡?

秦寧的嘴角一抽,這傢伙總算是露出來了真面目,他壓根就沒有打算什麼好事兒啊!

「孔三爺這麼小的心眼?現在就要開始動手了?」秦寧緩緩地吐出一口氣,斜著眼睛看著孔三爺。

這時候,其他四人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他們都加倍了小心,因為能夠被孔三爺看上的人,沒有一個簡單貨色。

只是,他們依然不理解,為何孔三爺會看上一個修真界的小子。

孔三爺眨了眨眼睛,笑著說道:「話也說完了,是時候活動一下筋骨了。」(想知道《萬族王座》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Qidianzhongwenwang」,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51read)(未完待續~^~) 「哈哈,好!我秦某人還沒和天界的強者群毆過呢,今天就讓我見識見識你們的厲害吧!」

秦寧嘴角一咧,說了一句含糊的話語,用來掩飾他曾經在天界待過的事實。

誰承想,孔三爺卻是冷笑一聲,道:「放心吧,小娃娃,對付你這樣的一隻小老鼠,還用不到群毆。」

話畢,孔三爺便是閉上嘴巴不說話了,甚至還閉上了眼睛,似乎已經放權不管了。

「嘿嘿,我說各位都不要跟我搶了吧?這小子跟我不對付,我想先玩一玩。」火沖立馬開口說道,這可是表現的好機會啊。他剛剛利用關係與孔三爺攀上了情分,這得拿出來點誠意,才會被重視。

他看的不是現在,而是在回去天界之後的無限可能。

藍爵輕哼了一聲,看了閉目養神的孔三爺一眼,琢磨了一下,還是沒有開口說話。孔三爺的心思可不好琢磨,既然有人願意出頭去試試秦寧的深淺,那就讓他去吧。藍爵想的清楚,這秦寧絕對不會是那麼好對付的,要不然也不用下來五個人了,隨隨便便一個人不就收拾了嗎?

再說了,藍爵在來這裡之前也不知道孔三爺會跟著一起下來,連這等破壁者都來了,他秦寧會是個容易對付的主兒嗎?

火沖見沒有人答話,便是嘿嘿一笑,點頭說道:「好!既然沒有人跟我搶,那就讓我火衝來會會你吧。」

秦寧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膀,說道:「隨你的便。反正我是無所謂。」

「哼,囂張吧,一會兒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後悔!」火沖冷笑一聲,身子往前邁了一步。從隊列之中出來,與秦寧面對面。

呼呼……

空氣自動的流動了起來,火沖身上的氣勢開始急速提升著,他剛剛來到這裡還沒有適應修真界的環境。所以他選擇謹慎一點。

這五人的修為都在合體期巔峰狀態,可真正要動起手來的實力絕對不是合體期能夠媲美的。就說這火沖吧,他合體期的修為,對能量的運用卻是大乘期的,這實力的提升可不是一點半點了。

「嗯,玩火者,終自.焚啊!」秦寧咧嘴一笑,見著火沖修鍊的功法是火系的。便開口來了這麼一句。

火沖已經進入到了戰鬥狀態中,他根本就不在乎秦寧說什麼,他的眼神狠辣中透露著一抹瘋狂,似乎只有將秦寧幹掉這一個目標。

一旁,藍爵與千鶴天、益白寧挨著,低聲討論著什麼。

「燒火棍這麼快就進入狀態了,嘖嘖。真是夠拚命的。」

「呵呵,他們火家的人都是這種脾氣,一旦戰鬥都會瘋狂如狗。」

「嘖嘖,真是可怕的傢伙,我可不願意跟他對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