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只見青龍穿著一身赤色紗裙,裸露著象牙般的大長腿和那光澤四射的蓮足,臉色十分不爽的看著自己。一會又看向鳳凰,眼神有些複雜的恍惚了一瞬間。

「我說剛才沒把您的腳給碰疼吧?要不本少體恤下屬就給你揉揉。」

「閉嘴!這位就是你娘給選的媳婦?小妮子真不錯具有一絲朱雀血脈,這個可以有。」說完略有深意的看了李辰的小腹一眼,便是盛氣凌人飛掠而去。

李辰頓時覺得渾身有些發冷,被青龍惦記上估計自己將來有的好果子吃。可是剛才看的那一眼,是在懷疑本少的小弟弟功能健全否?還是…….


想想一會要是清塵等這些人再回來,這自己的日子可就不是那麼好過。熙老不是要處理這件事么?就交給熙老好了,自己去那九道門看看也好。

在裡面一百天外面才一天,這不是和秘境中的修鍊塔有點像么?先去看看收穫如何?

想到這裡便是飛掠到熙老身邊,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大家。熙老一笑暗道,小兔崽子這是要撒手啊,將問題都留給老夫來解決。看著李辰急忙飛掠而去的身影,諸位老者都是搖頭。

這小子現在會動腦子,解決這樣的事情的確很辣手啊,好在一群年輕人還能震的住,否則真會打起來,女人的事情很煩人的他這個毛頭小子豈能擺平?

來到九道石門口感覺竟然和九座屬性塔竟然是一模一樣,金、木、水、火、土、風、雷、時間、空間。九種屬性一個也不少,將麒麟和天龍虎召喚了回來,雖然說自己是這方空間的主人,小心點還是沒有壞處。

先選自己最熟悉的金之空間進去看看,令牌一劃間耳伴只有風聲呼嘯,速度極快眼睛根本就無法睜開。大約十個呼吸后感覺速度減緩,入眼處是一座綿延數千里的金色山脈,自然的降落在了這一地方。

周身一股壓力頓時襲來,只感覺有重力房二十倍的樣子。幸虧自己和大家經常在重力房修鍊,否則在這裡這個級別走都是問題,試驗了一下飛行是可以,但和外面想必那就是天差地別。

靈氣充裕,到處顯露著一股滄桑厚重之感。在外面看到的這裡是一處城鎮有著古人居住,現在自己確實降落在這裡?飛掠起來觀看了一番,這才發現這裡竟然就只有百里方圓大小。

古樹參天,怪石嶙峋,各種異獸橫行,儼然是一處上古山脈。

可以看到有些高大千丈的岩壁上有著石刻,將天龍虎放了出來,這傢伙一出來感覺了一下后竟然是興奮的仰天大嘯,虎嘯山林一下子就見到上百丈之內的野獸,猶如驚弓之鳥般向四處飛竄。

興奮地滿地打了一個滾,渾身一陣抖動后氣勢瞬間釋放了出來。威風凜凜,煞是牛逼。李辰騎了上去,向著那石崖雕刻而去。大老遠便看到一個巨大金色槍字,行筆間氣勢流暢,就似一桿金槍在內力狂舞。

遠遠停住,感受了一下周圍的屬性,只覺得就比在外面略微的強了一成左右。奇怪?金屬性空間竟然感覺不到濃郁的金之力,難道期間還有什麼玄妙之處?

讓天龍虎繞著這方圓百里行走一圈,最後什麼也沒發現。只有古樹參天,巨石林立。還有幾處石刻彷彿是記錄著曾經的一些戰。

無奈的選了一出山峰降落下來,天龍虎蹭著李辰告訴他,它要出去覓食這裡有著對它有用的獵物。李辰苦笑一下,自己沒得到什麼,這傢伙要是有著一番機遇也是不錯。

隨即下來坐在石頭上,目送著天龍虎向著遠處飛掠去。

無事索性修鍊一會吧,這裡時間起碼很是寬裕。青蓮功法全力運轉,周圍的靈氣如潮般湧來,沿著穴竅緩緩運轉最終滴落在丹田海內。嗯,感覺屁股底下的岩石竟然有者強烈的金屬性微粒,向著體內湧來。

「難道這裡的屬性在岩石里?」李辰一邊吸收一邊仔細的體驗著這樣的變化,待得半個時辰后,確定是屁股下的岩石內有著屬性在慢慢揮發出來。

翻身坐起,一拳轟出。腳下的岩石瞬間碎裂開來,這時就能感覺到有著絲絲的金屬性在空氣中瀰漫。頓時笑了起來,原來這個空間的屬性在岩石內部。

於是拿起一塊岩石來,運轉青蓮功法開始吸收。果然,濃郁的金屬性隨著靈氣一起向著丹田內流淌,在這樣的過程中全身各處經脈骨骼皆是一陣舒爽,否極泰來的感覺是那般的令人陶醉。

嗯,看來自己的好好尋找一番,找些蘊含金屬性微粒濃郁一些的礦石來吸收才好。這裡只是地表就有著如此的金屬性密度,那地下就有可能有著更好的沒有揮發的礦石。

目光四處打量一番,向著一處峭壁下飛掠而去。

足足向下飛掠了將近三百米來到峭壁下一處洞穴處停了下來,此處有著一山洞,大小越兩米左右。神識探查一番,沒有發現有野獸在裡面,看著洞內交織的蜘蛛和塵土就有著很久沒有人進入過這裡。

找了根木棍火屬性靈氣一出點燃,輕輕地朝著洞內勁氣揮出,只聽得一陣噼噼啪啪的燃燒聲過後,再無半點聲音。這時才舉著火把向著洞內走去,通道不是筆直曲里拐彎的大約走了半個多時辰,才見內部豁然寬敞起來。

這裡大約有著二十餘米方圓,類似一方石居般。

有著一處方台,大約三米左右象床一樣的的橫在牆角位置,地面上有著一些簡單的石制用品,很顯然這裡以前有過人居住過一段時間。

將石床上的灰土吹去,便看到一行小字吾名秋水恆,乃天水閣修行者,后吾輩若是有緣看到這裡,那確定你定是龍騰武院不凡之輩。要得知其九門秘密,需將令牌貼於石床缺口處。

李辰左右打量一番,沒有發現任何異常。這才將令牌插入卡槽內,「呲」的一聲后就見側面床頭位置打開一個小框,寬內只有一本書,上面手寫著九道門各個山上的屬性靈石分佈,李辰將其一一映入腦海,遂將此書放回原處,抽出令牌,那小框自動閉合,外面任何痕迹卻在也看不出來。

向著這位叫秋水恆的前輩,肯定是和他一樣獲得了天資苑的早年強者,聽表姐說上一任閣主已經是千年以前,那現在絕對已經是仙界大能了,最少處在九重天不低的階段。

想了一會收起思緒,琢磨著腦海中那九道映像。這裡本就是金之屬性最濃郁之地,隨便采塊石頭都有著濃郁的屬性力量。靠近牆體岩壁,一掌揮出便是一塊塊碎石落下。全部收了起來放在石床之上,盤膝坐好兩手各握一塊百斤大小的石頭開始吸收起來。

一會青蓮功法,一會星鎧護體功法。

交替吸收著這濃郁的金之力屬性,就感覺無數的金芒猶如晨光般在體內遊走,或消失在骨骼經脈,或消逝在丹田海內。金色麒麟又一次開始翻江倒海,十分興奮。這樣的屬性和它正好相配,於是十分的貪婪,李辰感覺這小傢伙全力吸收起來比自己吸收的還要快,自己竟然有著供不上的感覺。

於是便將它放了出來,給它石塊讓它自行吸收。小傢伙圍著一堆屬性石很是興奮,但是一會後就要求進入李辰體內,表示自己無法煉化。搞笑過後的失望讓小傢伙極度的頹廢,賴在李辰肩膀垂頭喪氣。李辰苦笑無奈,隨之又將其收了起來。

自好自己全力吸收,以供應兩人的需求。上次吸收已是兩年前在仙戒內,自己的五行空間內,那裡和這地方的屬性密度相比差了好多。想著走的時候給仙戒內好好儲存一番,以後大家都可以吸收才好。

李辰靜靜盤坐在石床上,一塊塊不停的煉化著石塊。就見一會那石塊便會化為齏粉,再換一塊繼續,如此反覆。仔細看已經有著絲絲金芒透體而出,煞是神聖像金佛般。

修鍊無歲月,光陰似箭日月如梭。

一眨眼八十多天過去,這一天李辰從修鍊中睜開了雙眼,醒了過來,抖去滿身灰塵。雙眼睜開時,就見恍若兩道金芒勁氣掃過般凌冽。微微一笑,隔空一指點出,就見一道金色光柱激射而出,毫無生息的射入岩體深處消失不見。

已經到了這個境界吸收金之力的極限,麒麟一個月時早就到位了,要不然李辰根本永不了這麼久。期間天龍虎回來過兩次,見李辰如雕像般修鍊。就繼續出去覓食了,開心的有些樂不思蜀。

開始用勁氣切割大塊的屬性石,每塊越三米大小厚越半米,足足收取了三千快,這才收手。這裡整座山都是這東西,自己和麒麟加起來也就吸收了這麼大兩塊左右。主要考慮倒大家以後可能需求比較大,多備一些放在五行空間內,以備不時之需。

該是出去了換個看空間繼續吸收才好,出了山洞召喚回天龍虎,令牌向著心房處一貼,一陣風嘯聲后出現在門前院落草坪之上。

此時正是夜晚,皓月當空、繁星似豆。

草坪上眾人皆是盤膝靜修。想要打聽一下白天熙老答應的事辦的如何?

卻是擔心驚動了幾位娘們,萬一惹著火藥桶那可就糟了。

!! 農村合作社的事情,子堅交代手下的人去做就不管了,只要他不出問題,那麼事情會按照他的意願發展的,只是遲早的問題。

糧食問題子堅不擔心什麼,等李虎回來后,出去搶劫肥羊咯!反正被子堅搶劫別怨什麼,道理很簡單,他們這些人在大明身上吸血,把保護他們的朝廷禍害沒了,剩下的世界,是赤裸裸的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敗者為寇,勝者為王!

去砍人的事情先放在一邊,現在義勇軍都不在張家村,等什麼時候再說吧,現在要做的,是指導百姓給他蓋一棟房子,子堅對住帳篷有些不爽了,畢竟帳篷個大房子相比,肯定是大房子舒服。


首先就是設計出一棟房子的圖紙,目前因為沒有鋼筋,只能小建造一層的紅磚樓房,上面用瓦片封頂,這是最佳的建造方案了。另外還有就是,地面使用水泥進行鋪設,牆面貼上陶瓷片,這一切就很完美了。

陶瓷片燒制也不是什麼困難方式,陶瓷碗就是不錯的材料,貼牆面的陶瓷片,不過是陶瓷碗製造平面罷了。

在張家村外面的空地上,五十多個百姓正挖著建造房子的地基,地基採用水泥混合沙子,澆築成高五十厘米,寬三十厘米的長條形狀,這樣的地基,區區一層樓已經足夠承受了,又不是要修建多少層的大樓。

子堅過來的時候,基地槽快完工了,旁邊有百姓正在攪拌水泥。

朱樹雖然與大明皇族一個姓,但與大明皇族沒有一分錢關係,只是一個普通的工匠,在修建府邸方面已經幾十年。

雖然幫人修建府邸幾十年,卻沒有屬於自己的一棟房子,這是時代的悲劇,一個工匠能幫別人修建很豪華的府邸,自己卻住在茅草屋,簡直就是諷刺。

他是被張臨給抓回來的,上次張臨去縣城,回來后只要帶著一個匠的人,都給抓了回來。

朱樹只個工匠而已,面對義勇軍的長槍,根本不敢反抗,只能乖乖跟著來張家村,開始以為會受到什麼折磨,或者是被抓去做奴隸,誰知道跟著義勇軍來了以後,沒有收到什麼折磨,連基本的大罵都沒有。

這讓朱樹感到不解,更加不解的是,這裡的吃食,好的讓他吃驚。他生活了四十多年,除了見過有錢人家每天吃三頓外,普通人都是兩頓的,還是很稀的白粥。

但來的張家村后,用後世的話說,就是差點亮瞎了他的狗眼,他們這些抓來的工匠,居然每天都有三頓飯,每頓還給他們肉食,這種生活如同做夢般,在張家村除了不能隨意走動,其他的一切都很好。

昨天有義勇軍過來關押工匠的營地,說找會建設房子的工匠做事。朱樹的手藝,讓他成為了一個工匠頭,義勇軍給他除了十三個工匠外,另外給他安排五十個打下手的百姓。

朱樹見過了某人,對於某人,朱樹不知道慶幸,還是要怪罪,慶幸是因為義勇軍雖然把他抓來,卻沒有虐待他什麼,過得反而比以前好,怪物就是強制把人抓來,誰心頭沒有點疙瘩,不過即使心裡有疙瘩,見到某人後也不敢提出。

朱樹看到某人過來后,很狗腿的過來問好,至於被抓來的那點小怨言,呃,這算什麼,子堅現在給他一個月三兩銀子,這麼豐厚的報酬讓他什麼怨言都煙消雲散了。

「大人好,你怎麼過來了。」

裝著領導視察的派頭,「嗯」了一聲,在工地上走來走去,朱樹就恭敬的跟在某人後面。

地基槽挖好了,工人往基槽內填埋水泥。

子堅設計的大房算不得很大,張府也比子堅的大不少,不過子堅就不喜歡那種空蕩蕩的大房。

子堅開口「那個朱總工啊,你要抓緊時間了,我已經教過你水泥磚的砌法,你還有什麼要求沒有。」

朱樹聽到那個什麼總工莫名其妙的。等他領悟到子堅叫他,才連忙回答「大人放心,小的一定抓緊時間的,你看,這地基差不多了,等明天就可以砌磚頭了。」

子堅很滿意,裝足了領導視察的樣子,他就喜歡這種場面,有點指點江山的意思,想想看,後世這樣的事情爛大街的存在,現在呢,卻成了他裝比的知識,用水泥作為粘合劑,建造出堅固的牆,可是華夏第一次。

為什麼不是世界第一,其實希臘很早以前就使用火山灰了,火山灰的某些功能與水泥差不多,不過說到大規模的應用,子堅算是搶了個先頭。

修建一條張-沙公路,這不算大規模應用算什麼!

對促進人類發展,地球發展起到關鍵作用。

子堅現在是越來越喜歡這個世道了,你想啊,他後世一個底層人物,到了這裡以後,要什麼有什麼,除了信息獲取有些困難外,其他的一切都挺好。

要吃有吃,要人有人,要是沒有東西,那就帶人上門去搶,朝廷目前自身難保,維護南方邊緣秩序的事情已經管不了了。子堅目前已經掌握了七八千人的精神寄託,現在所有事情都按照他的想法進行,是不是覺得很帶勁。

在後世,那怕再有錢的人物,比如華夏首富李家,還有阿里巴巴的掌門人,也沒有子堅現在的權力吧!他們有錢算什麼!

子堅現在要做爭霸天下的事情,試問他們有錢敢做么?

子堅「好好乾,等這裡做好以後,軍營那邊的建設就交給你了,到時候的任務更加的多,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軍營的建設,關係著義勇軍的正式成立,所以子堅也比較關心的。軍營的修建,規模更加的龐大。

按照他的規劃,一個師級人數為三千七百多人,要安排下這麼多的人數,用到的材料在算是個大工程了。

回到教室,這裡白天是子堅的辦公地點,說起來也真可憐,堂堂義勇軍首長,居然一個正式的辦公地點都沒有,只能為他可憐三秒。

這次子堅要宰羊,向地盤內的人「下手」,其實就是收稅。

符合這個條件的,領地內暫時有兩個人符合,誰?張老四,和李珠兒唄!

收稅要開始就要建立規矩,誰也不能免稅,免稅在義勇軍的地盤不存在,要是誰敢要求免稅,子堅絕對會舉起屠刀的,這個領域誰碰誰死,沒有商量的餘地。

大明就是因為給了讀書人免稅的權力,可是這些讀書人卻聚集起來挖大明的根基。

「夫君!」李珠兒首先到達。

子堅「嗯,先坐,等來人再說。」

李珠兒奇怪子堅的態度,平時早就動手動腳了,現在卻這麼嚴肅,一副有正事要處理的模樣,李珠兒只好坐在那裡安靜的等候。

張老四聽到子堅找他,立刻飛奔著過來,以為子堅找他又有什麼好事,可惜這次他錯了,這次子堅是把他當做「肥羊」的。

張老四進來,就看到子堅和李珠兒坐在那裡,「首長老爺好,夫人好!」

子堅「坐吧,好了,人齊了那就直說了。」

張老四挺直了腰,以示對首長老爺的尊重。

子堅「你們兩個這些日子賺了不少銀子吧,讓你們過來,很簡單,收稅!」

把收稅說的非常的重。

張老四聽了,差點要跳起來,收稅,憑什麼!不過看了老神在在的首長,想說出來的話咽了回去,任何人聽到要從自己口袋裡掏錢,都不會開心吧。

子堅「目前的稅率暫定為一成,以後會根據需要進行調整。」

李珠兒「夫君,是不是太高了,能不能少點。」

子堅「呵呵,這個沒有商量。」

面對子堅的要求,能怎麼樣,他們的意願是不想給的,但子堅開口了,說明事情已經沒有商量的餘地,兩個待宰羔羊只能接受。

子堅看著張老四的收入情況,這些天捕魚下來,張老四從張有德那裡,拿了超過了五十兩銀子,這才多少天,就有了這麼多的收入,所以子堅要通過稅收,來平衡一下百姓的收入。

張老四很是肉痛的給了子堅五兩銀子,然後告辭離開。

子堅笑呵呵的把銀子拋來拋去,五兩銀子的價值他當然不在乎,在乎的是張老四以稅收的名義上繳銀子,這代表著一個政權,一個爭霸天下的政權。

剩下子堅和李珠兒,子堅看著李珠兒的收入,沒有在張老四面前說她的收入多少。

李珠兒從子堅的庫房裡,拿走了一萬五千兩銀子,後面還有很多茶籽沒有榨油,等全部茶籽油榨出來后,收入會超過兩萬兩銀子,見識到李珠兒的收入恐怖了吧!

子堅說出了讓李珠兒上繳一千五百兩銀子,李珠兒臉都綠了,可憐巴巴的看著子堅,希望他手下留情。

作為正義的首長,子堅表情嚴肅的拒絕了李珠兒不正當的要求,同時不留情的訓斥李珠兒不懂大體,李珠兒聽了首長的訓斥后,覺得羞愧難當,主動的上繳了需要的銀子。(義勇軍稅收記事錄)

有了李珠兒的帶頭,以後在義勇軍的地盤內,稅收的非常的順利,畢竟連首長夫人做生意都要上繳銀子,難道他們這些百姓比首長夫人還要尊貴不成。

當晚,李珠兒對子堅展開了慘絕人寰的報復,誰讓他搶女人的錢呢!女人發起瘋來,讓子堅笑呵呵的接受。 第112章進入九門

正在沉思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時,就見囡囡卻是睜開眼看著這邊,趕緊揮手,示意小聲不得驚動其他人。

血濃於水的血緣感知力,任何人無法替代。


囡囡貓著腰躡手躡腳的悄悄過來,看著哥哥就是嘿嘿一笑。「你又變強了不少啊,哥哥那裡面好玩么?我也想去。你不在身邊,囡囡心裡不踏實。」

「那裡面挺好的,可以吸收各種屬性之力,而且都在石頭裡,時間是外面的百分之一。我想問,今天你們回來后,熙老是如何解決問題的?」

「哦,那下次進去就帶上我。熙爺爺直接說了他的決定,說他老人家想抱孫子。結果大家就都沒敢吭聲,還打了一架,打得可凶了。從未見清塵姐姐那麼厲害過,出手全是金龍和火龍,熙爺爺說是龍族頂尖武技《霸龍訣》,可好看了。」

囡囡笑的甜蜜蜜的,比手畫腳的說道。

「那最後怎麼個排名?」李辰有些焦急的問道。

「清塵姐姐和鳳凰姐姐都很兇,打的天翻地覆的大家都害怕了,最後由五位老人出面評判一番。覺得清塵姐姐略高一籌,鳳凰第二,其餘的沒有排名。現在大家都沒事了,你是害怕了么哥哥?」囡囡不知其中利害,一臉天真地問道。

李辰點點頭,「害怕,害怕她們吃了我,不過現在沒事了,哥哥的問題解決了,哈哈。哦,今天你們進行的如何?順利么?」

「天子盟、朝陽門都被打垮了,我都洗劫了上千萬靈石和兩萬積分,哥哥我厲害吧。」囡囡希冀的目光看著李辰,有些得意的道。

「挺好,囡囡是最棒的,哥哥很高興。」一邊摸著囡囡的頭頂,一邊鼓勵的眼神看著妹妹。

「那咱們將他們都叫上,去修鍊吧,用戒指都帶進去吧?」妹妹徵求道。

「你戒指內三叔、四姨他們都咋樣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