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可惜的殺意環繞,衝天而起,再襲卷向楚暮,瘋狂碾壓。

如此殺意,如此氣勢,楚暮不得不慎重對待,被衝擊著,有種靈魂幾乎潰散的感覺。

太可怕了,如此強大,單單是那殺意,就要令楚暮喪失反抗之力似的。

「好了。」忽然,一道清淡的聲音響起,宛如清風過境似的,將數道濃烈的殺意全部吹散,讓楚暮面對的壓力,頓時一空,不由暗自鬆了一口氣。

說話的人,正是站在一邊,宛如遠離塵世,孤高讀力,如同要站在世界之巔的內宮弟子,內宮百年大比第一人,七劍樓的老大:候青冥。

候青冥一開口,其他人都不說話,他的強大,毋庸置疑,是絕對的,會讓見識過他實力的人,心驚膽顫。

「交易是自願的,無所謂得罪不得罪。」候青冥看向楚暮,臉上有淡淡的笑意:「不過,你一句話,就將我七劍樓所有人都涵蓋在內,是不是太過武斷了。」

「抱歉,我對你們並不了解。」楚暮淡淡說道,語氣也算真誠,這幅姿態,又叫人吃驚,本以為他很狂很傲,現在看來不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之輩,而是真正有心姓境界的人。

「我接受你的歉意,也期待你的成長。」候青冥說完,不再開口,山風,又一次吹來,吹亂人的心境。(未完待續。) 隨著候青冥的話結束,眾人也不再開口,楚暮站在一邊,沒有說話,與三十個內宮弟子,格格不入。

沒辦法,他是外宮弟子,其他人是內宮弟子,原本就是兩個層次的人。

雖然有些人對楚暮的不屑輕了些,甚至感到一些驚奇,但要說重視卻沒有,一點都沒有,哪怕是候青冥說出那樣的話,也不過是信口之言罷了。

他是天才,真正的天才,期待楚暮成長起來,當楚暮成長到他這個地步時,他已經變得更強了,一直會遙遙的領先在前,讓對方望其項背,終生無法企及。

所以,在他的眼裡,楚暮只是一個天賦過人的後輩罷了。

沒有人理會自己,楚暮也不會主動去理會別人,一時間不知道為何,氣氛竟然有些詭異,沒有人說話聊天。

這樣的詭異氣氛,大約維持了一刻鐘后,便被打破,又有人談論起來,談論的內容或者是什麼歷練趣談,或者是修鍊心得等等,也有人說到神荒秘境。

楚暮安安靜靜的聽著,尤其是說到和神荒秘境相關的話題。

他是外宮弟子,雖然有一次機會進入神荒秘境,但對神荒秘境卻沒有什麼了解,而這三十個內宮弟子,談論之間,似乎對神荒秘境的了解比較深入。

從他們的談論之中,對於神荒秘境,楚暮的了解,一點點的深入。

又過去了一會兒,三十個內宮弟子當中,有一個看起來有點胖的劍者朝楚暮走來,臉上還掛著溫和的友好的笑意。

「你叫楚暮是吧,我叫羅大海。」這胖子走過來,自來熟的打招呼:「我看過你的比賽,很厲害,你的劍術,比我還要高明。」

楚暮點頭微微一笑。

「話說,你那一手劍術,到底是怎麼修鍊的,竟然會那麼的高深。」羅大海一臉的驚訝。

「練著練著就成了。」楚暮道。

羅大海一怔,旋即一笑,敞開話題,他是一個自來熟,而且十分健談,天南地北的說,楚暮只是偶爾回應一句。

這時,幾道破空聲響起,眾人反應過來之際,祭壇上空,已經多出了十七道身影,赫然是真宮十八長老中的十七位。

「爾等,做好準備。」其中一尊真宮長老緩緩說道,只見其中八尊長老分散開,飛到祭壇八根柱子的上空,其他的九尊長老則分散到四周,護法。

羅大海也停止說話,三十個內宮弟子以及楚暮全部都盯著祭壇,心臟加速跳動,他們都知道,神荒秘境,要開啟了。

只見八尊真宮長老的雙臂揮起,在虛空中勾畫出道道痕迹,看似簡單,實則蘊含無窮玄妙,雙臂的速度,從緩慢一點點的增快,最後,楚暮與三十個內宮弟子完全看不清軌跡,只能看到一片模糊。

接下去,連八尊真宮長老的手臂也看不到了,似乎不曾動過,只有虛空之中不斷出現的一道道軌跡表示他們的手臂在高速揮動。

一道道的軌跡組合起來,凝聚一個玄妙複雜的巨大字元,八個巨大的複雜玄妙字元呈現,旋即,只聽八聲呼喝聲響起,上空似乎有雷霆炸響,八個巨大的字元落下,印在柱子頂端。

空間一顫,八根柱子彷彿被賦予生命似的,釋放出驚人的光芒,璀璨無比。

嗡嗡聲響中,八根柱子宛如變成了八條龍似的,張開嘴巴,一切的光芒凝聚於首部,瞬息噴薄而出,奇特的金色光芒,帶著絲絲奇特的力量波動,衝擊碰撞,於正中心處匯聚。

一輪奇異的金色光芒形成,不斷的壯大,宛如一輪神荒大曰般的,釋放出驚人的璀璨。

約莫三十息后,八根柱子不在有光芒噴出,中間的神荒大曰,也壯大到十米直徑大小,其中的力量,哪怕是劍聖強者,也要驚悸。

這一輪神荒大曰,在眾人的注視之下,緩緩沉落,宛如曰落西山似的,有一種決然。

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阻擋這一輪神荒大曰的沉落,也沒有人去阻止,當那一輪神荒大曰接觸祭壇地面時,轟隆隆的聲音從細微漸漸增大,祭壇,震動起來。

神荒大曰一點點的沉落,進入祭壇地面,力量順著祭壇地面的紋路流淌開去,光芒四射。

當神荒大曰完全沉入之後,祭壇的地面,已經被奇異的金色光芒充斥,懸空三寸。

震動越來越強烈,漸漸的,楚暮等人感受到腳下土地的震動,隨之,整座天荒神山,也似乎震動起來,叫天荒地宮的弟子們一個個震驚不已。


楚暮三十一人怔怔的看著祭壇,那裡,一道光門,正在緩緩的出現,彷彿是強大的力量,硬生生的將空間撕裂開似的。

就在眾人的眼前,那光門一點點的擴大,彷彿有一雙無形的手插入其中,不斷的用力分開。

天荒神山不斷震動,彷彿要崩塌似的,令人惶恐不安。

震動,足足持續了一刻鐘的時間,好在這個小世界,天荒地宮是絕對的霸主,掌控一切,沒有人敢來挑撥。

一刻鐘后,震動漸漸的平復下去,直至消失,祭壇上,一道五米高的光門穩定呈現,彷彿亘古屹立。

「好了,神荒秘境的入口已經開啟,僅能維持三十息的時間,速速進入,一個月之後,你們將會被自動送出神荒秘境。」一尊真宮長老說道。

聽到只能夠維持三十息時間,三十個內宮弟子和楚暮連忙動身。

嗖嗖嗖的一道道破風聲響起,候青冥為首,一頭衝進了光門之內。

三十一個人,速度極快,只要不耽擱,完全可以在三十息之內全部都進入光門之中。

眨眼,包括楚暮在內,三十一道身影全部消失不見,不久之後,光門方才緩緩收縮,直至消失。

「不知道這一次,弟子們可以在神荒秘境內獲得什麼好處。」

「好處是可以獲得的,就是不知道,是否有人會死在裡面。」

神荒秘境,也是危險和機遇並存的地方,有好處獲得,自然也可能殞命其中,不過在神荒秘境內殞命的概率較小。

「其實,我更好奇的是楚暮,憑他元極境的修為,他能否活著出來?能獲得什麼好處?」

「一個月便知曉。」

話音沉寂,十七尊真宮長老紛紛動身離去。

……

時空穿梭,楚暮感受到一種與時之砂相似的力量。

還來不及體會之際,那力量便已經消失不見,楚暮雙腳著地,無盡的荒蕪氣息撲面而來,環繞周身。

「我們到了。」

「神荒秘境。」

周邊,響起驚呼聲。


三十個內宮弟子與楚暮,總共三十一人,幾乎同時進入神荒秘境的光門,齊齊出現在神荒秘境的大地上。

金黃色的土地,卻一點都不刺眼,蘊含了無盡的滄桑,歲月長河流淌的痕迹,十分清晰。

往遠處看去,視線幾乎可以無限遠,有大地,有石頭,也有山峰重重,甚至還可以看到樹木以及河流。

這裡,就像是一個真正的世界。

神荒秘境!

天荒地宮的真正根基所在。

可以說天荒地宮的創建,基於神荒秘境,有緊密直接的關聯。

天荒地宮歷代強大優秀的內宮弟子,都有機會進入神荒秘境歷練一番,能否獲得什麼,就看自己的能力和機緣,也許收穫豐厚,也許一無所獲,甚至將自己的小命留在其中。

「走吧。」候青冥看了看,便說道,頓時,有四個人從人群中走出,隨著候青冥而去,他們便是七劍樓的人,有五個,位列內宮弟子前三十強,事實上霍凌光也可以,只不過時運不齊。

最後一個雖然沒有前三十強的實力,卻有前五十強的實力。

走掉五個,還剩下二十六個。

「嚴師弟,李師弟,不如我們組隊吧。」

「好啊。」

頓時,除了楚暮之外,其他人紛紛組成隊伍。

楚暮是個元極境劍者,實力比起他們來,相差太多了,沒人看得上。

很快的,各個隊伍組合完畢,紛紛離去。

「楚暮,不如你到我們這個小隊來吧。」羅大海沖楚暮說道。

「我反對。」楊子辰冷聲道,他在三十強中排名第二十一名,另外一個身份,便是百劍盟的現任盟主。

「我也反對,神荒秘境可能有大危險,我不可能去保護別人。」另外一人說道。

「多謝羅師兄好意。」楚暮沖羅大海微微一笑,道,旋即轉身,單獨離開。

既然沒有人願意組隊,便獨行吧。

羅大海嘴唇動了的,目視楚暮離去的背影。

他邀請楚暮是好意,被反對,也無法怎麼樣,畢竟他與楚暮談不上什麼交情,更不可能離開隊伍,與楚暮同行。

單獨行動有壞處也有好處,那就是一旦發生戰鬥,可以爆發出全力,若是與他人一起,非到萬不得已,楚暮也不打算爆發出所有的力量。

神荒秘境內,有特殊的力量存在,在這裡,根本就無法飛行,只能夠步行,哪怕是候青冥也一樣。

好在還可以施展身法,速度也不算慢。

楚暮的身形如一溜輕煙似的往前飄去,不多時,便因為驚訝而停頓下來,怔怔的看著前方……(未完待續。) 有些難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饒是候青冥這等內宮弟子第一人,也禁不住獃滯了。

可以說,所有進入神荒秘境的人,都呆住了,一個個怔怔看著前方……的土地。

一塊塊的石頭錯亂的散落著,就像是荒野,碎石滿地一樣,只是,這些石頭都不是普通的石頭,一縷縷荒的氣息,從石頭上散發出來。每一顆石頭散發的氣息都比較微弱,卻勝在數量多,一眼望過去,遍地都是,有的較為密集,有的較為稀疏。

荒石!

滿地的荒石!

分辨之下,大部分是下品荒石,也有中品荒石和上品荒石,對於神凝境劍者而言,這些根本就不算什麼,不重視,只是看到滿地的,似乎一望無際如同普通石頭一樣的荒石,還是不免感到震驚。

就算是劍王級強者,也不可能有這樣的大手筆,將大量的荒石隨意的丟棄在大地上吧。

而且,除了下品中品和上品荒石外,還有極品荒石,極品荒石,神凝境劍者也不能無視,更何況,其中似乎還有比極品荒石更高級的荒石。

王品荒石!

王品荒石,他們的呼吸不由的急促起來,劍王都要重視的王品荒石啊。

「收。」二話不說,所有人都動手了。

迅速動手,揮動之間,一股股吸力呈現,立刻將地面上的荒石襲捲起來,收進空間腕輪之內。

這個時候,管他什麼下品中品上品還是極品的,全部收了再說。


每個人都在動手,楚暮也不例外,不過每個人都沒有忘記他們進入神荒秘境的目的,可不是為了荒石而來的,只是順帶。

因此,每個人都是往前進,不會為了收取荒石而刻意拐彎或者停留,縱然如此,在強大的神念之力或者精神意念之力下,荒石還是如同水流般的,不斷的注入空間腕輪空間戒指之內。

楚暮和他人不同,下品荒石中品荒石和上品荒石一概不理會,唯獨收取極品荒石以及比較少見的王品荒石。

很簡單,楚暮是要重新返回太古世界的,這裡,不過是一個過渡,在太古世界,王品荒石的用處也不大,用的是元晶。

候青冥這些人不知道這些,所以,如此多的下品荒石中品荒石和上品荒石,他們用不上,不代表不能拿走。

「這麼大的荒石……」楚暮震驚的看著眼前,一塊足足有兩米左右高度的石頭,一部分還埋在土裡,散發出濃烈的荒氣波動。

算上埋在土地里的,這塊荒石的長度難度超過三米?

不要說三米的荒石了,一米的荒石,楚暮也從未見過,從未聽說過。

直接將整塊荒石弄出來,長度足足有三米多,寬度則有一米多,外表覆蓋著一層,敲開之後,便是真正的荒石,也有三米的長度。

「可惜,只是上品荒石。」楚暮暗道一聲,也將這塊大荒石收起來。

若是王品荒石的話,真是無法想象。

一絲惋惜磨滅,楚暮繼續前進,接下去,他又有發現,除了荒石之外,還發現一些樹木之下生長的靈藥。

神荒秘境的樹木,沒有葉子,全部都是枝幹,而且都是黃褐色的,看起來和大地一個顏色,就連天空,也似乎是黃褐色的,天地如一。

若是比較遠的話,還不好發現樹木。

這裡的樹木,大都不高,大多數是一米多的高度,能生長到三米多四米,就已經是很高了。

不知道為何,雖然沒有樹葉,但枝幹卻很多,一條條一根根縱橫交錯,看上去造型各異,千奇百怪。

楚暮路過時,在一顆高度近三米的樹底下,發現一顆類似蘑菇的植物,散發出純粹清晰的荒氣波動。

荒系靈藥!

楚暮靠近,將這一珠蘑菇形狀的靈藥摘取下來,摘靈藥,也是有講究的,不是想摘就能隨便摘,不懂得手法,會傷到靈藥,流失部分的葯姓。

「不錯,品級達到了極品。」點點頭,楚暮便將這株靈藥收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