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可惡!小子我看你是找死!”

黃毛哥看到自己在美女面前丟了這麼大的人,心中頓時升起了一抹怒意。

其他的幾個青年,此時也是怒目而視,這小子簡直是太放肆了!

“我找死?就憑你們這些瘦胳膊瘦腿?”

蘇葉掃視着眼前的一衆青年,冷笑道,聲音之中更是透發着無盡的不屑之意。

一句話,讓鋼琴室內的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小子,我看你找死!”

其中一個青年忍不住蘇葉的挑釁,握掌成拳,朝着蘇葉衝來,一拳攜帶着風聲,朝着蘇葉的頭便砸了下去。

他們本就是跟着黃毛哥混的馬仔,自然是囂張跋扈到了極點,不過這也僅僅是囂張而已,論戰鬥力來說,簡直是弱到了極點!

嘭!

下一刻,只聽嘭的一聲,那人便直接倒飛了出去,撞到牆上暈死了過去。

這!

這人不是普通人!

黃毛哥此時眼中涌出了一絲懼意,這特麼是怪物吧!一腳人就飛了?!這還這麼打?

其餘的幾個青年,看到這一幕也是嚇的不敢動,甚至不自覺的朝着身後退了幾步。

一旁的邱心妍看着蘇葉一腳將一個人踢飛,頓時眼冒着小星星說道。

“哇!葉哥,你不光鋼琴厲害,打架也這麼厲害啊!”

蘇葉扁了扁嘴,我可不會打架啊,我只是力氣大那麼一點點罷了。

哦不對,是億點點。

“怎麼樣?還要繼續打嗎?”

蘇葉撇了一眼黃毛哥,淡淡的說道。

“你……你別囂張,敢打我兄弟你給我等着!”


黃毛哥,連忙拿出手機,用顫抖的雙手撥了出去。

“喂,舅舅是我,我被人威脅了!嗯,就在音樂系教學樓裏的鋼琴室裏,就一個人!舅舅那個人是個練家子,我們幾個都打不過,好,我等您。”

放下電話,黃毛哥看着蘇葉,雖然眼神之中還是有些恐懼,但他還是硬着頭皮說道,“你等着,我舅舅馬上就過來,到時候你們兩個都得從這裏滾出去,哼,得罪我別想畢業吧!”

“黃毛哥的舅舅來了,看來這對男女要被開除了!”

“別說開除了,到時候陳主任隨便安個罪名,搞不好還得吃牢飯!”

原來就是一個學校高層的舅舅,蘇葉聞言差點就要笑出來了。

還以爲喊了誰呢?

原來就是把自己和邱心妍開除,若是隻有他自己的話,他根本不在乎,因爲他根本就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但此時邱心妍在這裏他自然不可能無動於衷。

當即他把電話拿了出來。

就你上面有人?

我也有啊! “喂,湯校長是我,我是蘇葉,你們這裏是不是有個高層叫陳主任,嗯,他的侄子要喊他過來把心妍給開除了,這事你看怎麼處理吧?

湯校長?

這小子怕不是被嚇傻了吧。

湯校長可是整個江城藝術大學的校長,有多少大人物想要見還見不到呢!這麼一個土包子還會認識我們校長?

搞笑!

將事情前因後果說完後,蘇葉便將手機收起來,一臉平靜的看着黃毛哥等人。

“小子,別以爲你裝模作樣的打個電話,就以爲我們會怕了你,我告訴你,這個地方,我們包了!你要是有點腦子,就趕緊滾開,要不然你們等下都得給我滾出學校!”

黃毛哥兇狠的威脅道,他對於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爛熟於心了。

不一會,門外便響起一陣腳步聲,一個身穿西服滿頭大汗的中年人推門而入。

“舅舅!您終於來了,就是這小子……”

黃毛哥看到來人,連忙上去打招呼,可那中年人卻看都沒看他一眼,連忙走到蘇葉的面前恭敬的說道。

“您……您就是蘇大師吧?”

蘇葉點了點頭示意了一下,便饒有興趣的看着中年人。

“你就是他的舅舅吧。”

看到蘇葉這個神色,又聽到這樣的語句,中年人心中頓時糾了起來。

剛纔他正在午睡,結果接到自己侄子的電話,說有人得罪的他,這本就是一個小事,可接下來他居然接到湯校長的電話。

湯校長並沒有說出蘇葉的身份,只是說了你的侄子得罪了一位十分尊敬的大師,而且你還在當你侄子的保護傘,若是不能得到大師的原諒,你和你的侄子都得從學校裏滾蛋!


一聽到這話,他嚇的差點尿了褲子,這個職位可是他奮鬥了數十年纔到手的,若是因爲他侄子而導致調崗甚至開除,那他可是腸子都的悔青了!

所以此時他心中十分的忐忑,小心翼翼的說道,“這個,他的確是鄙人的侄子。”

“行,那你說說這件事你準備怎麼辦?”

蘇葉翹着二郎腿,看着中年人,嘴角揚起一抹笑容說道。

“什麼怎麼辦?”

看到蘇葉這麼囂張的神情,一旁的黃毛哥早已經忍不住了,他直接走到中年人面前指着蘇葉大罵道。

“我舅舅都來了,你還敢這麼囂張!等下,就讓你們都給我……”

可還未等黃毛哥的話,說完便見中年人臉色陰沉,一巴掌扇在黃毛哥的臉上。

啪!

黃毛哥捂着臉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中年人,“舅……”

“舅你個頭!你以後別在叫我舅舅!”

中年人怒罵道。

“從今天開始我和你沒有半點關係!你做的那些破事,丟盡了我的臉,你現在就給我滾!下午自己去教務處處理開除手續!”

黃毛哥被扇的懵在原地,而他原來的那些小弟看到這一幕也是心中大駭。

“還有你們幾個,這次都是記大過一次,若是還有下次,和他一樣給我滾蛋!”

中年人看着那些瑟瑟發抖的小弟,怒道。

“是……是!”

那些小弟聲音顫抖的說道,一臉驚恐的看向中年人。

中年人轉過頭來看向蘇葉,露出一臉欲哭無淚的表情說道,

“蘇大師,這小子就是一個沒腦子的東西,我早就和他說了多少次,但他就是不聽!我下午就親自帶他去辦理退學手續!”

此時那些小弟和黃毛哥難以置信的看向蘇葉。

這!

這怎麼可能!

別看這個中年人此時笑容滿面,若是放在平時,那就是活生生的一個笑面虎。

特別是上次那個被逼跳樓的女生,他甚至是幕後最大的主謀。

不過,他們此時居然看到這個人如此尊敬的對待蘇葉,所有人的心中都不禁想到剛纔蘇葉的那個電話。

湯……湯校長!

這人他真的認識湯校長!

而且從中年人對他的態度來看,這人的來頭看來還不小。

想到這裏,那些人的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了,尤其是剛纔出言嘲諷最厲害的幾個人,心中也越發的忐忑起來。

“怎麼樣?我要是說不行呢!”

蘇葉正坐道,剛纔他在和湯校長通話的到時候,已經得知了中年人所做的一切。

不過湯校長礙於他剛上任,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過蘇葉可不會如此的放縱他!

當即他看向中年人,走到他的身旁淡淡的說道,“你做的那些破事,我都知道,正所謂欠債還錢,殺人償命,既然那個姑娘摔斷了一根腿,那你就還她一根腿吧!”

說完不待中年人反應過來,蘇葉便一腳朝着中年的膝蓋骨踹去,動作快如閃電那中年人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

咔嚓!


只聽見一道骨頭碎裂的聲音,隨即便是一道慘叫聲從鋼琴室內傳出。

“啊!!!”

中年人癱倒在地,渾身更是不停的顫抖起來。

“給你一天的時間,找到那個女孩然後把所欠給她的醫藥費都還給她,要不然今年億豪集團將不會從這個大學招收一名學生!”


蘇葉說完,便帶着邱心妍頭也不回的離開。

億豪集團將不會從這個大學招收一名學生?!

中年人聽到這句話,心中早已經是涼了一片。

作爲純藝術的大學來說,就業率一直都是最大的難題。

他們學校的學生除了幾個十分優秀的人可以去做音樂家或者藝術家,大部分的人,特別是表演專業的,只能去當演員。

而他們一般都是找大型的演藝集團羣體簽約,特別是億豪集團這樣的,而億豪集團更是江城藝術大學最大的就業渠道。

幾乎每年都可以解決百分之三十的就業問題,若是今年開始一個都不會收那怎麼辦?

到時候別說湯校長了,就是上面的人來學校調查自己怕是都會吃不了兜着走,當即他也顧不得疼痛,連忙拿出手機聲音顫抖的說道。


“上次那個女生家住哪裏?她的醫藥費一共多少錢?”

“別給老子廢話,老子問你特麼要多少錢!要是下午之前你弄不好老子第一個先把你開了!” 走在路上,邱心妍看着蘇葉有些好奇的說道,“葉哥,你剛纔好狠啊!不過我覺得還是不夠狠,應該把他那個侄子也廢了!”

蘇葉聞言笑道,“你對他這麼怨恨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