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可有一點引起了顧銘的興趣,那就是兩家都是做藥材生意的。

也就是說他們兩家一定會有不少的珍貴藥材。

這段時間,顧銘開始按照萬界煉丹術開始練習,可惜的是他手裡沒有那麼多的藥材。

他令人收購了大量的藥材種子,全部都種在了小天地內,等它們長起來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

此時,關元龍和方正青正朝著這邊緩緩走來。

「關先生,我已經安排人去尋找熟悉這片雪原森林的當地人了,明天我們一定能夠找到那個地方!」方正青說道。

而關元龍聽后,搖了搖頭:「儘力吧!最好讓你們的人小心,森林裡可還有兩伙人存在,其中有一路人,連我都看不清他們的實力,只感覺他們非常強!」

方正青一聽,眉頭緊鎖,隨即問道:「連關先生都看不清他們的實力?」

「正是!」關元龍重重的點頭,「這也是為什麼我讓你馬上撤出來的原因。我想他們應該也是奔著那個地方去的。」

方正青沒有說話,眼中閃過一絲不甘。

他這次過來,目的就是為了尋找那處古迹,卻不想竟然也有人在打那個地方的主意。

如果真按關元龍所說,如果冒然進去,他們的勝算非常小。

一時間,方正青不知道應該如何辦了。

要是從家族調人過來的話,一夜時間,應該沒有任何問題。

「關先生放心,我一會就給家族打電話,讓他們派人過來。」方正青打定主意后,扭頭笑道。

關元龍看了方正青一眼后,張了張嘴,把到嘴邊的話吞了回去。

「方少,時間不早,我們吃點東西就休息吧,明天還要起早!」

他不想再和方正青在這個問題上討論下去。

關元龍不知道方正青在找什麼,但是想來一定非常重要。

可是這片區域,有什麼東西值得這些人尋找呢?

原始森林裡還能有什麼,除了東北顧家的祖墳在那裡……

顧家祖墳?!

想到這裡,關元龍雙眸瞬間瞪的滾圓,身體不由的顫抖起來。

如果他們真的是沖著顧家祖墳來的話,那不是找死嗎?

難道他們不知道東西顧家以及整個東北武道界的變故嗎?

關元龍雖然沒見過顧銘,但是對於那天所發現的事情可是在整個東北傳遍了。

這可怎麼辦?

洗刀唱 關元龍心中十分焦慮,可臉上卻平靜如常,心中盤算著應該怎麼樣才能脫身。 就在這時,一個女人穿著一身白色的羽絨服走了進來。

顧銘看去,不由的笑了。

竟然是林佳。

已經一個多月沒有見到她了,也不知道她來東北查什麼案子,竟然跑到這裡來了。

林佳看到顧銘先是一愣,隨後驚喜的跑了過來。

正準備說話時,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這不是林小姐么,你怎麼會來這裡?」

這時,方正青剛好轉身,一眼便看到林佳,臉上不由一喜。

林佳扭頭看了過來,見到方正青時,臉色明顯一變,淡淡的說道:「你都能夠來這裡,我為什麼不能來?方少,你別忘了這裡可是旅遊的景區!」

說完,直接坐到顧銘的身邊。

方正青瞥了顧銘一眼后,微笑的對林佳說道:「林小姐,大家相識就是緣,何必這般冷漠呢?這位是你的男朋友?」

說著,方正青走到顧銘面前。

「不是,他是我老公!」林佳依然淡淡的回答。

「你結婚了?」方正青不由大吃一驚。

或許是感覺到自己失態,不由的尷尬笑道:「對不起,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感覺聽到這個消息太突然了。」

「你好,我叫方正青,是南閩人!」

方正青主動將手遞到顧銘面前。

顧銘慢慢起身,與方正青輕輕的握了下手,「你好,顧銘,申海人!」

顧銘!

聽到這個名字后,關元龍立馬投來了目光。

不會這麼巧吧?

關元龍顫抖著身體走上前,輕聲問道:「請問您是顧神尊嗎?」

顧銘沒有回答,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顧江站了起來,冷笑道:「關元龍,你們雪城關家來這裡幹什麼?難道是想挖我們顧家的祖墳嗎?」

噗通!

關元龍直接跪在了地上。

天呀,真是那位殺神!

此時的關元龍想死的心都有了,剛才還在想著千萬別讓顧家知道,卻不想竟然還是遇見了他們。

「不,不是,我們不敢! 凰權:美人如毒藥 我是陪著方少爺來的,至於他想找什麼,我根本不知道!我這就回雪城!」

關元龍跪地求饒,這讓周圍不明真相的人大跌眼鏡。

幸好他跪在了顧江面前,如果要是跪在顧銘面前的話,恐怕更加令人不解了。

「你回去吧,記得告訴你們家主一聲,有時間我會去做客,讓他給我多準備一些藥材,有多少我要多少!」顧銘淡淡的說道。

關元龍一聽,頓時嚇的癱坐在地上。

上關家做客,不就是想滅掉關家嗎?還要準備藥材,有多少要多少,這不就是想要連根拔起嗎?

這可怎麼辦呀?

「關元龍,你回去告訴關家主,讓他多收購一些藥材,把藥材準備好就行了!你走吧!」顧江再次開口。

聽到顧江的話,關元龍不由一怔,這是什麼意思呢?

但是現在他來不急多想,起身急忙離開。

方正青懵逼了,他怎麼也沒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竟然是顧銘顧神尊。

他也太年輕了,看著還沒自己大呢!

「顧,顧神尊,久仰大名!」方正青的聲音有些顫抖。

「謝謝,請問還有事嗎?」顧銘淡淡一笑。

「沒,沒有!我這就告辭!」

說完,方正青頭也不回的向著關元龍追去。

看著方正青那恐懼的樣子,林佳不由的笑了起來。

「還笑,來東北一個多月了,也不知道給我打個電話,每次打你電話都是關機!」

顧銘坐下后,在林佳的頭上輕輕的拍了一下。

「沒辦法,有任務!對了,你怎麼來這裡了?你不會也是來盜墓的吧?」林佳笑了笑,拿起顧銘用過的筷子,大口吃了起來。

看她的樣子,就好像幾天沒有吃東西一樣,哪裡還有一個女人的樣子。

「我們是來祭拜先祖的!你不會是在查盜墓的案子吧?」顧銘微微一笑,隨後又點了兩道菜。

林佳點了點頭,「嗯,已經跟著他們一個多月了,他們走了許多地方,可就是沒有動手,就在幾天前,他們來到了這裡。每天進進出出的,而且他們還不是一伙人。」

「就剛才的那個方正青,我看他也不像是個好人,來了三四天,天天往森林裡鑽,好像是在找什麼。沒辦法,我的任務是盯著他們,具體的事情由葉文軒他們辦!」

林佳一邊說著一邊吃著,含糊不清。

但是顧銘卻全部聽明白了。

而另一邊,方正青終於追上了關元龍。

「關先生,你怎麼走了?」方正青問道。

關元龍怒視著方正青,大喝道:「方正青,我們關家讓你給害苦了!你知道他是誰了吧?他的厲害你也知道吧?你竟然想要找他家的祖墳,你不是找死嗎?」

方正青一聽,頓時愣住了!

「等等,你說什麼?我沒事閑的,找他家祖墳幹什麼?那是顧家的祖地,我有病呀,還是說我們方家存在的時間太長了。我找的不那裡,而是另外一個地方!」方正青解釋道。

「不管你找哪,我都不會跟你去的!你還是讓你的家族來人吧!我走了!」

關元龍也不廢話,直接閃身。

為了防止方正青再次追上自己,他直接選擇飛著離開,雖然消耗比較大,但是總比受到牽連的好!

「哼,我就不相信沒有你,我還找不到那個地方了!」

方正青沖著關元龍消失的地方冷哼,可是酒店又不敢回去。

沒辦法,讓保鏢回到酒店,把隨身物品全部取下來,退了房間,跑到小鎮邊上找了家小旅店住了下來。

「呼!總於吃飽了,我已經快兩天沒吃東西了。」

林佳呵呵的笑著,顯的有些尷尬。

如果只有顧銘一個人的話,也就沒什麼,可是旁邊還坐著一位老人。

這才想起剛才自己吃東西的樣子,是多麼的難看。

俏臉不由的紅了起來。

「林佳,這位是顧江爺爺!」

「爺爺好!」林佳的聲音很小,還好顧江是神尊,如果是普通老人的放,根本就聽不見。

「好!好!時間也不早了,我去看看家族留在這裡的人,這是房卡,你們先去休息吧!」

顧江說完,起身離開。

顧銘拿起房卡,直接將林佳拉起,向房間走去。 小別勝新婚,瘋狂的一夜慢慢的過去。

當陽光照進房間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九點多。

「壞了,都怪你,我要趕緊走了!」

林佳醒來后,突然大叫,急忙起床。

卻被顧銘一把拉了回來,摟在了懷裡。

「你的任務已對完成了,剩下的事情跟你已經沒有關係了。我先送你去一個地方,有一份驚喜送給你!」

林佳不放心,給葉文軒打了電話,得到確認后,這才放心。

隨後兩人進入了小天地。

顧銘把林佳交給秦思雨後,便離開了。

來到酒店一樓大廳時,顧江帶著顧家的幾個子弟,已經等了許久。

見到顧銘后,顧家的那幾個子弟全部都恭敬的站了起來。

顧銘微微點頭。

隨即,一行人離開了酒店,向雪原森林出發。

前往雪原森林,還有一段的路程,顧銘等人一行四輛悍馬車,行駛了一個多小時后,終於來到了森林邊緣。

三月的天,森林中的雪並沒有融化。

剩下的路就要靠他們步行前進了。

看著森林中那厚厚的積雪,顧銘一陣無語,一腳下去,積雪直接淹沒到膝蓋。

正當他準備認人回去,自己和顧江直接飛進去時,他發現了方正青一行人。

六輛越野車很快就停在了顧銘等人面前。

方正青率先下車,急忙跑到後面的車旁,恭敬的打開車門。

一個看上去七十左右的老者從上面走了下來。

顧銘看去,竟然有六位神尊。

這方家的實力還真不是一般的強呀!

一下子出動了六位神尊。

六位神尊看到顧銘后,微微皺眉,當聽到對面那個年輕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顧神尊時,不由的詫異。

但還是走了過來。

「你好,顧神尊!」一個老者上前,眼中閃過一絲不屑之色。

「幾位客氣了!你們是為了我們顧家的祖地來的嗎?」

顧銘開門見山,並不想跟他們廢話。

說話的同時,搜魂術已經啟用。

竟然不是!

這讓顧銘很詫異,他們要尋找是一處古迹。

古迹就在這片森林之中,在森林的最深處,比顧家祖地還要遠上許多。

難道其他幾伙人也是沖著那處古迹來的。

頓時,引起了顧銘的興趣。

然而,他的話卻引起了這個老者的興趣。

老者叫方文,在方家的地位很高,同時也是這些人的主事人。

但是此時,顧銘已經撤掉了搜魂術,並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顧神尊說笑了,我們並不是為此而來,我們是為了一處古迹前來的,如果顧神尊有興趣的話,不如我們一起同去如何?」方文笑道。

「可以!」

顧銘點頭,扭頭看向顧家的子弟說道:「你們直接回家就行了,不用等我們!」

「是!」 花重錦 顧家子弟應聲后,轉身離開。

「顧神尊,請!」

說罷,方文便直接開始帶路。 封少,休要再坑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