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可秋月卻不想那樣過.她拍開青華的手.瞪著他問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青華從不騙人.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秋月雖然氣他.也沒辦法.

她轉過身子不再理他.

流雲被接回到蕭家莊.董少華請來無數名醫替她醫治.都言她命不久矣.

流雲自己到是無所謂.可董少華看著日漸消瘦的女子.卻越發的難過.

有時候深夜醒來過來看她.她全身都在發抖.迷迷糊糊間.只聽她說.原來我還有舍不下的人.

就為了這句舍不下.董少華久久不能入睡.

他以為他不再愛流雲了.那時的熱情早已褪色.這次接她回來.只是覺得作為一個朋友.他也是想照顧她的.

可此刻.為何他的心跳得這麼快.想念有時候真的能食人的骨.

在床上翻滾了幾圈后.他做了一個決定.

將流雲抱到他的房間里.期間流雲似乎醒了一下.見是他.還伸手搭上他的脖子.又沉沉的睡了過去.

董少華開心了.原來被人需要是這麼快樂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所有人都知道.流雲被董少華帶走了.

董少華的解釋是.這樣照顧病人更方便.

白鈺又出來搗亂.調笑道:「哇.董少華.這是哪家的美人.竟然被你拐上了床.真是年少無知啊.」

「去去去.小孩子家家的說什麼呢.你別聽他胡說哦.」

董少華心虛的向流雲解釋.流雲早就醒了.她的眼神平和.紫兒看了幾眼.覺得真是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他們這些人.總算是有一個小小的團聚了.

紫兒出來.白鈺也跟了過來.「怎麼了.心情不好.」

紫兒搖頭.「只是突然在想.夕月在哪裡.她還好嗎.」

這麼多女子.就屬她最可憐.被兩個男人愛著.最終都得不到想要的愛情.

經歷那麼的痛苦.那麼多的磨難.哎……

「紫兒.夕月她會沒事的.她只是一時沒想清楚而已.只要無塵一直等著她.總會等到她回來那一天的.」

白鈺摟過她的肩膀.安慰他的嬌妻.

「但願吧.」

他們身後.墨無塵靜靜的聽著.然後轉身走了進去.

屋子裡.大家正在鬧騰.突然感覺屋子裡的氣溫有些低.

往門口一看.媽呀.墨無塵.

可真是稀奇.這一年間.他除了每天去城外等夕月就是呆在他自己的房間里.不與外人說話.不見任何人.今天這是怎麼了.

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就在眾人猜測真相的時候.墨無塵已經來到了流雲的面前.「她怎麼了.」

董少華嘆了口氣.將事情大概說了一遍.墨無塵聽完就離開了.讓眾人有些摸不著頭腦.

夜半時分.一道黑影走了進來.流雲雖然沒了內力.但感覺還在.突然感覺一陣陰影籠罩在她頭上.隨後就不能動了.

一座石室里.墨無塵看著對面的女子.拿出一碗葯給她喝.

「夕月的事情我都聽說了.你沒事吧.」

如今的流雲多了份母性.少了份高傲.墨無塵不言不語.就這樣看著她.

流雲無奈.只好將碗里的湯藥喝完.剛準備說話.墨無塵讓她禁聲.

流雲攔住他.問道:「你是真的愛她嗎.」

墨無塵狠狠的點頭.嘴唇動了動.卻沒有說出話來.


流雲有些奇怪.但也沒多想.繼續說道:「師妹她性格很犟.她並不是生你的氣.只是不想連累你.你能明白嗎.」

墨無塵蹙眉.流雲繼續說道:「她對你的恨如同對你的愛一樣.已經深入她的身體每一寸.融進了血液里.這一生除非重活一遍.否則她都不會再愛上別人.」

「她所受的苦我不知道.但你們之間的糾纏我也聽秋月說過了.師妹她很愛你很愛你.也許就是怕失去你.所以才選擇離開.想給自己留點尊嚴吧.」

「一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我想她應該也放下了.你去找她吧.」

墨無塵還是沒說話.流雲說了一個地址.墨無塵猛得起身.走了兩步.又回來重新坐下.

夜很平靜.沒有雪的夜晚.月亮格外的圓.

清晨.老管家看著墨無塵的背影.總覺得多了些什麼.


「墨公子.你早去早回啊.」

那道背影越來越遠.老管家見門口的雪消得差不多了.天更冷了.有些心疼他.

一步一搖的向回走去.

一大清早.董少華從睡夢中醒來.就看到了他做夢都沒夢到的事情.

流雲正穿著一身綠色衣裙.遊走在屋子裡.那雙素手不時的擂弄著東西.看得人心裡暖暖的.

董少華躺在床上.眼睛一眨不延的.似乎害怕這夢境太過真實.一眨眼就沒了.

「醒了.」

董少華迷迷糊糊的嗯了一聲.

「你再睡會.我去看看飯好了沒.」

說完就向外走去.誰料她剛一轉身.就感覺到一股勁風襲來.欲躲卻來不及了.

「不要.等會再走.再讓我夢一會.」

身子被人緊緊的抱著.背後暖暖的.流雲突然感覺.這才是真實的生活.

誰也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回頭看到董少華還閉著眼睛.流雲這個氣呀.一腳將他踢開.見他愣在那裡.

當下吼道:「給我滾回去躺好.」

董少華一溜煙跑回去躺好.只留下一雙烏溜溜的眼睛留在外面.不時的轉動著.

流雲一步一搖的走了過來.董少華喃喃道:「我這是見了妖了吧.」

他的聲音再小.偏生流雲聽到了.一巴掌拍在他的背上.董少華呲牙裂嘴的叫痛.流雲道:「這下醒了沒.」

「看清楚本姑娘是人是妖了沒.」

董少華先是猛點頭.隨後又跳了起來.再次歡呼一聲.將流雲抱了起來.在房間里轉圈圈.

流雲有些不好意思.一邊拍打他一邊喊道:「放我下來.」


「不放.我就不放.哈哈哈哈……」

「你終於好了.太好了.看來老天對我不薄啊.」

於是乎.一會兒的時間.眾人都知道流雲的傷好了.董少華把各路神仙諸天佛祖都拜遍了.

眾人這才問怎麼回事.流雲扯過還在嘀咕的董少華.道:「是墨無塵救了我.」

話音剛落.董少華就不拜神了.一下跳了起來.「哎呀.我就知道無塵不會就這麼不管我們的.看吧.他知道流雲受傷了.就屁顛屁顛的悄悄把她治好了.」

看他那得瑟樣.白鈺忍不住打擊他.「人家無塵是看在夕月的面子上.關你什麼事.」

於是.董公子蔫了.可憐巴巴的看著流雲.希望她能說句話.

可人家一個飛刀眼遞過來.他只得埋頭含淚了.

「對了.墨無塵他怎麼了.」

流雲說了一句廢話.眾人皆無語的看著她.

「哎呀.我可能沒說清楚.我是說.他不會說話嗎.」

咦.

這個問題.倒把所有人問住了.他們這才細細的想.似乎那次回來之後.他就沒開過口.而且.整整一年了.他.確實沒說過話.


眾人都以為他是不想說話.難道還有隱情不成.

在此方一個偏遠的村落里.

一群小孩子在雪地里跑來跑去.身上皆穿著獸皮衣.由於是苦寒之地的孩子.各個都身手矯健.在村子外跑來跑去.

不遠處有一塊青石突出地面很多.上面坐著一個人.

看他的背影.看不出男子.

「走.我們去陪雪人姐姐玩.」

一群小孩大呼小叫的沖著那個人而去.

不多時.青石上的人就被圍住了.

「姐姐.你為何總喜歡坐在這裡.」

聽其稱呼.這人應該是個女子.

只是她的背影卻像是一個老太婆.孤獨空寂.

最明顯的是那一頭白髮.長及腰跡.柔順的披在身後. 小孩子們不時的問著各種問題.可那女子卻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裡.彷彿成了雕像.石化在那裡了.

「小狗兒.蘭兒.你阿媽叫你們回家吃飯呢.」

不遠處走來一個男子.一臉笑意.孩子們一聽.喊著哥哥都跑回去了.

男子來到青石旁.將手裡的暖爐遞到她手上.

拿過那個早已冰冷的暖爐.伸出手道:「我們回去吧.」

女子起身.很柔順的將手交到他手裡.默默的低頭跟他走.

「夕月……」

一聲呼喚.似穿越了千山萬水.從那不知名的地方傳來.女子猛然回頭.村的拐角處.一個身影靜靜的立在那裡.

一身黑衣是那麼的明顯.頭上頂著厚厚的雪花.也不知道在那裡呆了多久.

女子的眼睛似乎都被黑暗吞噬了.她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