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劇
  • 0

可自廢修為卻打死也不可能。

凈根雙眼左右轉悠,腦海里想着脫身之法。

忽的,凈根從袖中丟出幾顆佛珠,祭起遁光便想天上飛去。

白瑾瑜沒敢硬接,抽身躲避,隨即從地上撿起一根武僧棍向著還未提速的凈根猛地投去。

鐵皮棍眨眼便抽在了凈根的背上。

頓時遁光消散,老和尚帶着旋掉到了落日寺的前殿。

「走,赤衣!」

赤衣點點頭就跟着白瑾瑜向前殿跑去。

「公……公子!」

白瑾瑜一愣,這才想起還有個馬大小姐在這兒呢。

剛才凈根在釋放幻術時馬大小姐也被迷暈了。

在幻術中,具體看到了什麼幻想只有馬媛媛自己清楚。

但不知為何,馬大小姐的臉上帶着幾分潮紅,而且看白瑾瑜的眼神中帶着些許蜜之期待……

可想而知,要不是凈根堅持不下去,恐怕馬大小姐已經淪陷到幻術裏面去了。

好不容易堅持到幻術消失,眼見白瑾瑜就要離開,急忙開口喚住。 初希從小就不喜歡紛爭,更不喜歡與人吵架。

因為不想與人起爭執,往往變成了吵架中最無辜被掃火的人,初希通常都會哭了再哭,但依然不會與人動怒或起口角。

有人說初希是個懦弱的孩子,但對後來真正認識到初希個性的井上幸和優尼而言,曾說過初希是個太過溫柔的孩子。

與其說不喜紛爭,還不如說,是太過珍惜周圍身邊的人。

初希在最初與炎光相遇便是為了保護自己的母親,才會接受了炎光。

『炎光』是異世界的科學家發明出來的古代遺產,當初是被異世界的魔導師追着來到這個世界,正好高町奈葉等人在這個世界上課,感應到魔法力量才會順利的救了差點被異世界的魔導師殺死的初希。

做過特殊檢查的初希,剛好與炎光十分相契,或者應該說這世界的本源與那個異世界有些相像,有魔力與火炎的波動,炎光只認同了初希為主人,所以當時克洛諾.哈洛溫才會替初希申請保護令和由高町奈葉做為監護人的事情。

初希無法接受珍惜的事物離去,所以四年前的傷口依然存在,她在意的事物很少,也因為如此無法再次忍受失去的痛苦。

僅是如此罷了。

但真的只是這樣嗎?

似乎曾有人這麼說過,越溫柔的人,生起氣來越恐怖。

Reborn認識初希一年多,今天才第一次看到這孩子生氣的模樣--

目光看向狼狽倒卧在地上的黑髮青年,Reborn又默默記下這孩子的底線。

初希活動了手腕,目光淡淡的看向倒地無法起來的黑髮青年。

「你不是六道骸。」初希平靜的開口,即使上面的照片是這名青年,「在戰鬥的時候閉上眼睛可是不好的。」

黑髮青年微微一愣,露出了痛苦的神情輕道:「我確實不是六道骸……」

黑髮青年自稱蘭奇亞,並低聲解釋著這幾年來被控制着的事情。

初希曾經碰見過幻術師,幻術師的力量越高,確實有能操控人心的力量,但黑髮青年更像是……被附身的感覺。

前往中學內部時,只有碧洋琪和獄寺隼人跟上,山本武因為昏迷不醒,與蘭奇亞一起留在那裏。

「彭哥列醫療隊很快就會來。」Reborn知道初希在擔心山本武顯得心不在焉,立即開口說道。

初希微微點頭,在往上面走的路程中,遇到了上次攻擊獄寺隼人的少年-柿本千種。

獄寺隼人留了下來,初希被碧洋琪拉走了。

「隼人不會有事的,妳要相信他。」碧洋琪摸了摸初希的頭,某方面上初希就是太過操心了。

她的弟弟可是黑手黨出身的啊--

初希有些不解,其實她一直有些茫然,她將擔憂鎖在了心裏,從未曾說出口,直到現在,她還是無法釋懷過去。

「歡迎,彭哥列十代首領--澤田初希。」

荒廢的地方,藍發少年坐在沙發上,面帶微笑地望着他們看,一雙異瞳觸目驚心。

初希總算知道,為何看到這名藍發少年想要轉身就跑的原因了,那隻眼睛真是似曾相似的存在。

全身上下都充滿幻術的味道,初希想起了那個時候的幻術師,六道輪迴的力量。

六道骸原先以為用幻術就能解決眼前的女孩子,不過對方似乎對幻術……一點影響都沒有!

看見風太從角落出來,手上握著三叉戟,卻是攻擊了碧洋琪。

碧洋琪驚愕的倒地,初希微微蹙眉,在風太上前來攻擊她時,制住了他的手腕,褐眸直視着他的眼睛,輕道:「這不是你的錯,風太--我們回家吧。」

「初希姐……」風太空洞的眼睛頓時閃過了一絲光芒,流下眼淚疲倦的昏睡過去。

「クフフ,因為妳的關係,他內心崩潰了哦--」六道骸似笑非笑的站起身。

「只是因為你的心理暗示罷了。」初希神色平靜的將風太放在Reborn身旁,並確認碧洋琪只是昏過去。

初希淡淡的望向六道骸,認真的說道:「出來有點久了,該回家吃晚飯了。」

「初希……」Reborn無語的撫額。

六道骸氣的都笑了。

初希最初與炎光相遇時,不過才七歲,當時她剛剛從小學里回到家,回到房間時她聽到了一個細微的聲音。

然後一道橙色的光芒出現在她的面前。

緊接而來的是被異世界的魔導師追殺,初希當時以為自己就要死掉了,救了她一命的就是高町奈葉。

後來是必須去時空管理局上課的事情,離開地球一個禮拜,卻是在時空管理局待至少一個月的時間。

炎光的力量強大,包含貝爾卡式和米德芝爾達式魔法,其中加上了死氣之炎,初希曾經被封印過的死氣之炎也在炎光的力量下解開。

而初希也是在訓練學校里,認識了大她三歲的井上幸。

六道骸意識到幻術對初希沒有用后,也用起了格鬥術,初希也燃起了死氣之火,這是即使沒有炎光協助,純粹的死氣之炎。

「這是火焰嗎?」六道骸訝異的輕呼。

「是死氣之炎哦--」Reborn不介意的為六道骸普及知識。

六道骸黑著臉的退了一步,躲開初希的旋踢,手上的三叉戟被那道橙色之火炎給融化了。

這時候大門被打開,獄寺隼人扶著黑髮少年進來,不過很快就被黑髮少年推開。

「讓開,澤田初希,這是我的獵物!」雲雀恭彌即使狼狽,個性上也絕對不認輸,舉起雙拐直接朝六道骸的臉打去。

初希眨了眨眼,果斷退離戰場。

六道骸被雲雀恭彌的殺氣鎮住,雖然躲過了拐子,臉上還是劃出了一道傷痕。

「クフフ,都傷成這樣了,真以為能打贏我嗎?」六道骸嘲諷的冷笑,周圍下一秒變成了櫻花樹林,原以為能影響到雲雀恭彌,不過對方在晃了一下后,卻是狠狠的將拐子擊中他的臉。

當六道骸倒地時,雲雀恭彌也無法支撐的倒下了。

獄寺隼人一開始就帶上夏馬爾的櫻花症解藥,上次賞櫻時殘留下來的後遺症使雲雀恭彌在討伐黑曜中學的敵人時受到了第一次的敗仗。

「十代目您沒事就好了!」獄寺隼人一見到初希便是一系列的關心。

初希無奈一笑,雖然覺得事情沒那麼快結束。

確實沒這麼快結束,在六道骸坐起身拿起□□往自己的太陽穴射擊后,更加毛骨悚然的感覺使初希更加警惕。

碧洋琪醒了過來,並拜託獄寺隼人幫忙扶一把,獄寺隼人無奈,正要過去時就被初希拉住,「不要去,那是六道骸。」

「クフフ,妳是怎麼知道的呢?」碧洋琪、不,或者應該說六道骸,對於總有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感到不怎麼愉快。

獄寺隼人驚悚的表示要來個驅鬼儀式--

因為原先倒地的雲雀恭彌也站了起來,外加從外面進來的城島犬和柿本千種。

初希讓獄寺隼人退後,不過沒想到獄寺隼人竟被三叉戟劃到,接着很快就被六到還控制住。

初希蹙緊眉頭輕聲的道:「附身彈……」

「原來如此,艾斯托拉涅歐家族所製造的禁忌,你能拿到手,你是艾斯托拉涅歐家族的倖存者吧?」Reborn雖然不知道初希是怎麼知道的,但他還記得前幾年艾斯托拉涅歐家族最後被彭哥列家族圍剿,沒有倖存者活下來。

「クフフ,不愧是黑手黨嗎?知道的這麼清楚。」六道骸厭惡的冷道。

初希看着六道骸用着那隻眼睛的力量,他似乎不知道那隻眼睛的來歷,也就是說那隻輪迴眼並不屬於他。

她記得,那個幻術師是那個人的手下,不過最後在戰鬥中死在輪迴眼之上。

初希在燃起死氣之炎的同時,瞬間打暈碧洋琪和雲雀恭彌,金紅色的眼睛轉向倒在地上的六道骸本體。

附身在其他人身上的六道骸瞬間有不好的預感,只見初希瞬間出現在他的本體身旁,右手正燃著橙紅色的火炎,漸漸靠近他的臉……

「附身彈有優缺點,作為附身彈的使用者附身在別人身上並配合輪迴眼的力量可以任意操控有契約的人,並使用其人的能力,可是相反,本體將會是沒有精神的存在。」初希將死氣之炎壓在六道骸的右眼上,強行凈化本體的輪迴之眼。

六道骸被這一擊驚到,同一時刻,被強行拉回了自己的身體。

所有被附身的人全部倒在地上。

「初希,妳是怎麼知道的?」Reborn開口輕問,這孩子對於六道骸的能力也太過清楚了。

「Reborn,我出過多次的任務,曾經去過一些平行世界。」初希平靜的站起身,目光望向已經醒過來的六道骸輕道:「其中有一個平行世界並沒有一個叫做六道骸的人,但有一位一樣擁有輪迴眼的人,同樣身為幻術師,並十分倚賴輪迴眼的力量。」

六道骸聞言有些詫異,他曾經也有聽說過平行世界的理論,有些質疑眼前少女的話,但話語中的認真與平靜卻不得不讓他相信這個真實。

「輪迴眼的力量確實驚人,但那個人卻不是最適合輪迴眼的人,他最後被自己的力量吞噬--你能擁有這隻眼睛,是因為人體實驗吧?」

初希退後一步,六道骸站起身,冷笑道:「妳想說什麼?」

人體實驗什麼的,六道骸只想起不好的記憶。

初希沉默數秒后,沉着目光輕問:「你想毀滅世界嗎?」

「什麼?」六道骸頓時愣住,質疑的掃了初希一眼,這個問話會不會跳得太快?

「初希。」Reborn發現成為繭的列恩突然有了一絲動靜。

「如果你也想毀滅世界,我會殺了你哦--」初希在一開始六道骸宣稱要毀滅黑手黨的時候,就有感覺到這傢伙十分中二的想法了,如果他也干出和那個人一樣的事情,她肯定要將這傢伙解決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