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吃了飯以後,留給克里斯蒂娜收拾東西,我發現安娜和沙莉葉在小聲的嘀咕着什麼。我就湊過去聽她們在說什麼。

沙莉葉白了我一眼,沒在意我,接着說。安娜卻摟住了我的一隻胳膊,笑咪咪地將頭靠在我的肩上,聽着沙莉葉的話。沙莉葉也不落後,抱住了我的另一隻胳膊,也靠在我的肩膀上說着話。

我在暗想,如果六個老婆全聚期齊的話,我也只能將四肢全貢獻出去也不過就能躺四個人,還有兩個老婆沒地方躺,呵呵,到時候就讓她們躺我肚子上好了。

“嘻嘻,那銀虎真傻,我一過去它就向我撲了過來,也不想想在陸地上它怎麼是我的對手哪?”沙莉葉笑個不停,小手不安分地在我的小腹上亂摸着,摸的我的火騰騰的燒起了老高。

“姐姐也太淘氣了,那銀虎讓姐姐欺負的夠慘,不過今天我發現了一個蜂窩,好大一個蜂窩,裏面一定有很多蜂蜜,明天我們去弄點來吃啊?老公最喜歡吃甜的東西了。”安娜總是想着我,這個話一提出來,沙莉葉也馬上就答應了,她也想吃,自從從我的夢世界裏吃過了我的大老婆們做的點心,知道那裏面有蜂蜜以後就一直惦記着想吃蜂蜜,可惜直到現在才遇到一個蜂窩。

我也想去看看,和她們一說,她們立刻就答應了,本來她們就想拉着我一起去的,現在我自己先提出來了,正好。我問她們爲什麼想拉着我一起去哪?她們說沒取過蜂蜜,不知道怎麼弄。好象我也沒取過蜂蜜哦,這樣去會不會被叮啊?

天漸漸亮了,我吩咐了一聲克里斯蒂娜守好營地,她很爽快地答應了,反正有四個大蜘蛛守護着,也出不了什麼問題。我和安娜沙莉葉三個人全身穿上厚厚的全封閉盔甲,來到了安娜發現蜂窩的地方。


一棵叫不出名字的大樹上有一個巨大的蜂窩,這個蜂窩懸掛在一根粗壯的樹叉上,上下紛飛着數不清的類似蜜蜂的魔獸,它們大如拳頭,渾身金黃,背上也有翅膀,蜂窩也是由樹葉和唾液混合黏結成的巨大球體,大小足有三米高。

我眼睛冒出了貪婪的眼神,這麼大的蜂窩得有多少蜂蜜啊?一百斤?一千斤?絕對是吃不了的吃啊,當然一定不能讓沙莉葉使勁吃,她太能吃了。


不能輕敵,我和沙莉葉,安娜商量作戰計劃,首先按照書上說的用煙燻走魔蜂,然後我去取蜂蜜,全身都是盔甲應該不會被它們叮到,然後取到蜂蜜以後我們就趕緊離開這裏。沙莉葉和安娜做好掩護的準備,如果魔蜂追來,就由她們抵擋了。我給她們都弄了個魔法護罩,應該能抵擋一陣子了。

通知克里斯蒂娜將營地收拾好,等我們一回來就趕緊出發。

煙霧很好弄,幾個***丟過去就好了,可魔蜂和地球上的蜜蜂根本不一樣,它們不怕煙霧,直接就向我這個挑釁者衝了過來,我跑慢了一步就覺得身體外面的魔法護罩叮叮噹噹的一陣亂響,它們不是用尾刺扎人的,它們是直接就用腦袋撞的,比機槍子彈還要兇猛衝擊力將我打的不斷後退,這一方面是魔蜂的力量真的很大,另一方面我也是想將它們引走,取蜂蜜的任務只好交給安娜和沙莉葉了。

兩分鐘後我已經退的很遠了。魔蜂依然不依不饒地追擊着我。安娜也象我一樣的做了一次,將留守的魔蜂又引走了大部分,等沙莉葉大搖大擺地去取蜂蜜的時候,蜂窩裏已經沒幾個可以出戰的魔蜂了。

沙莉葉狠狠地裝了兩大桶蜂蜜,又將裏面爲數不多的蜂王漿也弄了百多斤裝了一小桶。當她滿意地離開的時候,蜂窩輕了一千多斤。

當沙莉葉提着兩桶比她還高的合金桶,脖子上掛着一隻有她一半高的另一個同類型的桶飛回來的時候,我和安娜已經將那些魔蜂都幹掉了,實在是甩不掉它們,整個是不死不休,只好全乾掉了。奇怪的是這些魔蜂的身體裏都有一個小小的金黃色魔核,大小如同一顆蠶豆一樣。聞起來很是香甜的氣味,我就都收集起來裝進了一個口袋,放進了懷裏。

空間魔法我終於也學會了,很輕易地開闢了一個兩百立方平米的空間將蜂蜜放了進去,其他的東西就不放在裏面了,因爲我發現這個儲物空間並不能連接其他的空間,似乎只能附加在這個世界的空間外,不能剝離,等我離開這個空間的時候,這個儲物空間裏的東西還要都倒出來的,免得麻煩還是少放點東西比較好,我在裏面只放了一些日常經常使用的東西,象帳篷廚具什麼的東西。

等沙莉葉回來我們就一起乘坐機械大蜘蛛戰士出發了,今天要趕到一千公里外的大城市裏休息,時間很緊。

身體在微微的晃動着,好象在火車上,這種感覺讓我昏昏欲睡,反正有沙莉葉領路,我很放心,所以我就想睡上一覺,這些天以來一直沒好好休息,身體很是疲憊。

這個世界很象奇幻小說裏的異世界,一個魔法的世界,可我總覺得有點不一樣的地方,似乎太過簡單了些,沒有了那麼多的神,也沒了那麼多是獸,沒有那麼多的高人打來打去,一切都是安靜的,哪怕我鬧的再兇也沒人來制止我。就好象一個空屋子,只有我一個在,打破了什麼東西都沒人知道,也沒人來管。這種感覺很不好,按理來說,不管是哪個世界都應該有個最強大的人來管理着的,可這個世界裏爲什麼就沒有哪? 我翻了個身,蜘蛛還在自己行動着,它傳遞給我的感覺很真實,它就是一個戰鬥用的工具,每一個部件都能完美的配合,發揮出強大的戰鬥力,這些都通過我的頭上的頭盔傳遞給我,只要有這個頭盔我就能控制蜘蛛的任何一個部位,如同控制自己的手指一樣簡單。可這個世界的控制點在哪?是什麼東西?還有沒有人控制了?這些都是我想解決的問題。

忽然想起了一首歌,叫做一千年以後的歌,那歌裏講一個機器人在一千年後復活成了人,可他身邊的一切都變了,所有熟悉的人都消亡了,一切和他有關的東西都成了廢墟,在沙漠裏的他很孤獨很淒涼,最後講的是什麼我忘記了,可這個歌提醒了我一樣事情,一件我早已經忘記的事情,我很久沒做過夢了。

自從我來到這個世界,我的力量就發生了變化,就再也沒做過夢。那些曾經熟悉的人和事我都已經漸漸遺忘了,有些事情甚至想不起來了。

我皺起了眉頭,不對勁的感覺越來越大,或許來到這裏是個錯誤,或許是有人故意安排我來的,我並不想在這個世界裏呆的太久,卻偏偏被這樣或那樣的事情牽扯上了,一直沒辦法離開,這並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很久沒思考過這麼深了,現在想起來才覺得自己到這個世界裏就已經忘記去思考事情背後的原因了,盲目地將一切都絞亂,然後以爲自己做到了很多事情,其實我並沒有做到什麼值得紀念的事情。

我連通了和克里斯蒂娜的通話。

“克里斯蒂娜,你知道美人魚最早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嗎?”我的頭像直接浮現在克里斯蒂娜的腦海裏。

克里斯蒂娜搖了搖頭,說:“我不知道,族人沒記載過美人魚的記錄,所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美人魚海琴嘉寶出現在寵物店是一年前。”

我沒再說話,心裏卻知道確實有個陰謀在向我展開,或許是對每一個來到這個異世界的人展開。上帝是這樣,我也將是。上帝將自己的一切絕技都留下了,甚至包括怎麼創造天使,而我也將我知道的最厲害的軍隊訓練方式留下了,我訓練了一百二十個鐵血戰士,每一個都是唯命是從,絕對聽命於我的強大戰士。如果和天使結合起來,成爲鐵血天使戰團的話,幾乎可以橫掃大多數的位面。

幸虧我學習了這裏的魔法。沒有將自己最擅長的夢世界攻擊用上,不過也使用過了幾次,如果真象我想象的那樣,這個世界真的有個控制人的話,那麼我顯露出來的東西,他都將學會。

去白卡魯王國的這個決定或許是“他”引誘我做的決定,去那裏很可能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他”還不想放我們離開,畢竟我們呆的時間短,“他”沒學完我們的東西,是不可能放我們走的。

我又想起了一件事,在軍部戰鬥時宰相阿爾法霍斯丁曾經使用過一個生命魔法,他試圖召喚一個強大的邪惡力量來對付我,不過這個力量最後卻落到了我的手裏,我當時以爲這個世界裏最強大的就是我了,卻沒想過那個召喚魔法最初的方向是向地下去的,後來才破地而出,到了我的手裏的。沒錯了,一定有個強大而又邪惡的生物還在這裏,“他”隱瞞了自己的力量,所以那個魔法纔會找到我,可一開始他並沒有隱瞞自己的力量,他一定以爲我是找不到他的,所以那個召喚魔法纔會在一開始向地面以下而去,他那時就在地下,發現不對以後他收斂了自己的力量,讓我誤以爲自己纔是最強的。

今天我爲什麼會想這麼多哪?一定是他因爲什麼事情耽誤了控制我,纔會給我留下了機會。

“老公,前面有一個好漂亮的湖啊,咱們去洗個澡吧?”小惡魔的聲音在我的頭盔裏響了起來,打斷了我的思考。果然,他忙完了。

小湖很乾淨,大約一千平方米而已,裏面能看見很多的魚,小湖邊上還有幾隻水鳥,暖風習習讓人覺得能洗個澡是件很美好的事情。

自從我感覺不對以後,對身邊的一切就有了懷疑,我知道這個隱形的對手很聰明,但他一定不瞭解地球的文明,我並沒有答應讓小惡魔和小天使她們去洗澡,而是先調來了我發射出去的衛星掃描出來的地圖,這個星球我只放出了六個衛星就完成了全部星球的監控,當時並不是明確的想監視誰,只是一種自然的自我保護措施而已,現在還真的用上了。

這個湖只出現了三天,剛剛三天的時間,一片森林就消失了,成了一個湖,這個湖是他造出來的,這證明了他一直在監視着我們,我繞着湖走了一圈,很完美,很自然,如果不是我知道這個湖是三天前還沒有的,根本就不會發現它和別的地方有什麼不同,不過現在我知道了,我就找到了許多不能掩蓋的證據。

比如湖邊的樹木並不是常年在潮溼環境裏生長的樹木,它們的樹幹還很乾,地面的樹葉雖然腐爛了,可那不是因爲大量水汽引起的,是自然的堆積腐爛,等等等等,可以找到很多的證據。

現在,問題來了,他爲什麼要造出這麼一個湖?

我猜想他一定是想從我們這裏得到什麼答案,這個答案是他不會的答案。我忽然明白了,這一路上我們不知道的情況下,暴露很多這個世界沒有的東西,比如機械蜘蛛,比如涮羊肉,比如專業的野營設備,我那時以爲自己能發現別人的監視,而這個世界又沒有比我還強的強者,我放鬆了警惕,而無意間暴露的東西足夠讓我們自己栽到自己的手裏了。

上帝一直在昏迷中,這或許是我希望的,可這也是那個幕後的人所希望的,他不希望上帝清醒過來,以上帝那麼聰明的腦袋怎麼會老實地將自己會的東西全交出去,如果說沒有一個非常聰明的人的利用種種方法逼的上帝不得不用這些東西,那麼就不難理解上帝爲什麼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我必須承認,我沒那個幕後的人聰明,他不但將上帝玩弄在股掌之間,還利用上帝引誘到了我們這些後來者的出現,而我們也沒讓他失望的教會了他很多的東西。這些東西只要給他時間他就能發展出新的東西來,比如那些和怪獸一樣的天使。


現在我纔想到已經晚了,不過我還有機會。

意識到了不對勁並不能讓我脫離危險,但我能安排一些措施了,只要能破了這個局,我就可以出去了。

衛星開始了深度探測,掃描地下的一切可疑的東西,不過希望不大,而且太慢,不過僅僅掃描我附近一百公里的範圍還是夠的。戰鬥堡壘又一次放了出來,超過百米的巨大身軀將我們全裝在了裏面,而我已經懷疑了克里斯蒂娜可能是“他”派來的內奸,可能克里斯蒂娜並不清楚,但我不能冒這個險,夢世界將她裝了進去,最近這段時間用不上她了。

小惡魔和小天使都有點疑問,不知道我爲什麼將克里斯蒂娜裝進了夢世界裏,不過她們都很乖巧地沒有問,我很喜歡她們的乖巧,但我也不想隱瞞什麼,將我的推測一說,她們也說感覺到過有人在窺探她們,不過一直找不到窺探的人,就沒說出來。

事情終於證實了,我們的心情都很沉重,這是一個很難對付的傢伙,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幕後的人的能力或許要比我們強上一些,可他並沒有把握一定能對付我們,不然他早就該出現了。

“我們這段時間要在一起,儘量不分開,以免被他各個擊破, 惡魔住隔壁:小甜心,請注意! ,或許打敗了他,我們就能出去了。”我雖然不太肯定,可心中卻有個預感,他一定會出現的。

戰鬥堡壘是超時代的產物,根據這個世界的科技水平來看,這個幕後的人一定不能理解這個戰鬥堡壘的用途和用法,在戰鬥堡壘裏我們應該是最安全的。

晚上的時候,天色就已經變了,營地的周圍陰雲密佈,空氣壓抑的厲害,我們在戰鬥堡壘裏全副武裝,等待着他的到來。

沙莉葉把玩着她那把三叉戟,不斷的拋上拋下,打發着時間。安娜已經展開了翅膀,正拿着一把小梳子梳理着羽毛。而我坐在椅子上什麼也沒幹,我的兩條腿上各坐着一個美女,我什麼也幹不了。


“我說兩個老婆,我知道你們有點緊張,可你們不能爲了消除緊張就讓我這麼難受吧,就這麼看着卻不能動手是最嚴重的刑罰,我抗議這種慘無人道的舉動。”我故意裝出一副正義凜然的樣子,想逗笑她們。

沙莉葉停了停拋動武器的動作,淡淡的說:“如果今天過去,我們都沒事的話,我就去陪姐姐們。”雖然她的話聽起來沒什麼情緒,可我能感覺到她的心裏沒什麼必勝的把握,能用的招數在不經意的時候都使用過,如果對方有心,很可能就有破綻,三個人能全身而退的可能幾乎沒有,何況還要抓住這個機會讓那個幕後的人放自己這三個人離開這個世界,就是難上加難了。

安娜也點了點頭,說:“沙莉葉說的對,我們以後還是做爲你的後援比較好,你隱藏起來的力量越大你就越安全,而我們在你身邊的話,危險就增加了三倍,想我們的時候就來夢世界裏找我們好了。”

我有點說不出話來了,感動,太感動了,這兩個女人怎麼就這麼好哪,當她們離開我的身邊不再監視我以後,我豈不是又可以找新的老婆了?嘿嘿,男人的心思你別猜。

沙莉葉斜瞥了我一眼,嘴裏冷冷的說:“聽姐姐們說,你的夢世界裏可以清楚的把握你心裏的活動,如果你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除非你不做夢,不然就小心我們的手段。”

哦,我的心理活動也會反應在夢世界裏嗎?我還以爲夢世界是一個完全獨立的世界,不會影響我的心理哪,看來以後偷腥的事情儘量別幹了,有六個老婆就夠了,還想三妻四妾幾十個陪房丫頭嗎?其實我也想啊,誰會嫌女人多哪,當然首先是要後院不起火爲主要的條件。如果天天吵架可就鬧死人了。

“嘿嘿,小老婆說什麼哪,我哪是那樣的人啊,有你們就是我這一生最大的幸福,真的,相信我!” 我一定要先安內再攘外,不然日子就不好過了。

沙莉葉笑了笑說:“我可不相信你的花言巧語,聽你的聲音就知道你口不對心了,不過,一定要活過今晚,我會答應你偶爾去偷吃一次的,”笑語中的濃濃擔心和關懷讓我心裏全是愛意。

安娜在一旁抿着嘴笑,也不說話。

這一刻小小的房間裏都是柔情蜜意,充滿了溫暖的感情。

轟隆隆的一聲雷聲傳來,一道明亮的閃電穿破了烏雲的籠罩撲向了戰鬥堡壘。戰鬥終於開始了。

一道柔和卻堅韌的能量護罩出現在戰鬥堡壘的外面將閃電輕易地湮滅在無形之中。這樣的攻擊毫無意義,戰鬥堡壘本來就是爲了在外太空戰鬥製造的,外太空中的恐怖是星球上的任何能量都難以撼動的。何況一道試探性質的閃電。

大雨傾盆而下,一個人出現在了半空之中,一層明亮的光芒象一個空氣球一樣將他保護的密不透風,雨水也不能靠近一點,全滑落到了一旁。這個人的面貌很是慈祥和善的樣子,臉上有一些皺紋,讓他看起來很蒼老很軟弱,可我們都知道他不過是在模仿上帝而已,連身上的衣服也是上帝那種白袍一樣的寬鬆衣服。特別是腦袋後面也弄出了一個光圈,看起來很神聖,卻也很可笑。那些東西不過是上帝用來當哄騙世人的工具,可他卻一樣不落的全模仿去了。

呼啦啦的翅膀扇動聲音,大的竟然蓋過了轟隆隆的雷聲,數以萬計的天使出現在半空,無數的能量護罩的光芒不斷閃爍,竟然將雨水都擋住了。雨水落到了護罩上就被直接蒸發,升騰起來後又遇冷凝結再次成爲了雨水落下,結果是雨越下越大,可地面上反而沒雨水落下了。

我通過屏幕觀察着那些面無表情的天使們,他們的神志很清楚,可動作整齊劃一,沒有命令就紋絲不動,堅強如磐石。我倒吸了一口冷氣,這些果然是冷血的天使,強大的戰鬥力加上無條件的執行命令,形成了無敵的戰鬥兵團,今天一戰危險了。要知道天使的單獨戰鬥力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們是近乎不死的存在,只要有聖水池的存在,他們就能不斷的復活,只要聖水池不幹枯,他們的戰鬥力就不會減弱一點,這是任何一個強者都會頭痛的戰鬥方式。

“真是壯觀的景象啊,這麼多的天使要多少時間才能創造出來啊,真是大手筆。”我指着屏幕上的那些天使們嘖嘖稱奇。

遠處又傳來了一陣異響,無數的怪獸出現在我們的周圍,幾十只各種顏色的龍各自保持着距離將我們團團圍住。

沙莉葉看了看屏幕上的巨龍們,淡淡的說了聲:“這些怪獸歸我,他們的魔核可以裝飾姐姐們的房間。”

哦,這個小惡魔的信心不是一般的強啊。

安娜也笑了起來,“那些冒牌的天使就交給我吧,他們不知道我也是上帝一樣的存在,對付他們我有辦法。”

這倒是有道理,沒有理由創造天使的人卻被天使消滅的笑話。上帝一定會留下什麼辦法對付天使的,安娜接受上帝的意識的時候可能也接受了這樣的控制方法了。

“那麼那個假冒上帝的傢伙就叫給我好了,我一定會讓他知道什麼叫做3.15打假。” (今天封推,上傳兩章感謝,明天也是兩章,一會有封推感言發佈,請朋友們多多支持,以後的章節將轉換場地回到地球上打拼了,請繼續觀看。另外,多餘的字數不算錢的,請放心觀看。推薦兩本好書,《養女當妻》書號:27949和《終極外掛001》書號:30158,都是好人寫的好書,值得好好看看。)

**************************

風吹過樹梢,發出了呼呼的聲音,卷落了無數的樹葉,每一片葉子都還是嫩綠的顏色,可在逐漸加強的風勢中依然沒有站住自己的腳步,被無情的吹落下來。小湖的水波在不停的動盪着,一條條的魚都跳躍起來,拼命地向遠方游去,它們以爲離開這個即將發生激烈戰鬥的地方越遠越好,可它們怎麼能知道在這樣的神級戰鬥下,方圓百里都是破壞力的範圍,沒有一處地方是安全的,幾百裏的範圍也不過是轉眼就能到達的地方,跑到小湖的最邊緣處,等待這些小魚的結局也是一個樣子,那就是死。

無數森林裏的動物都在跑,跑離開這裏,相比較來說只有鳥類纔是真正的快速,短短几分鐘已經竄向了高高的天空之上,那裏或許是唯一安全的地方。

上萬的天使默默無言地圍繞着那個依然模糊的人,無數的怪獸聚集在他們的下方,都在等待着那一句命令的下達,只要有命令,嗜血的野獸就將衝過來將看起來很美味的我們一口吃掉,連骨頭都不會剩下,這樣的念頭通過它們血紅的眼睛凝結成巨大的壓力,鋪天蓋地一般的猛烈和兇殘。

那個人還在沉默着,似乎象進入了沉睡一樣的安靜,可他眼睛裏的精光已經證明他的耐心即將失去,他等待的就是我們心理上的破綻,只要有一絲膽怯恐懼的存在,這場戰鬥就將完美的落下帷幕,一切都將成爲他勝利里程裏的一點裝飾品。

我們太鎮定了,鎮定的讓他不敢下達那個很輕易的命令,他在懷疑我們這三個人還有什麼武器沒拿出來。

戰鬥堡壘很大,足有百米的身軀已經證明了它的不好惹,這樣的超時代的科技是這個世界欠缺的東西,他不瞭解戰鬥堡壘能有什麼威力強大的武器,也想不到一個超過這個世界科技幾百年的終極的武器現在就在他的面前,等待着給他致命的一擊。魔法世界和科技文明世界的不同讓他根本無法判斷互相之間能有什麼可比的東西,是魔法產物的天使和魔獸強大還是科技文明的機械產物強大?這一點連我都沒有把握,我只覺得天使或許很厲害,但它們能上外太空中去嗎?恐怕不行。而戰鬥堡壘可以,何況裏面配備了大量的能量武器,魔法說到底也是能量,只要能量武器可以將魔法的能量抵消,那麼魔法就不值得一提,如果不行,呵呵,我還有大量的戰鬥機器人,最少也可以抵擋一陣子,逃跑是沒問題的。這個世界是那個幕後人的世界,他可跑不了,只要他有破綻,我就能將他打倒,何況我還有我的絕技夢世界沒有使用出來哪!只要情況不對,我絕不會顧忌什麼,一定會將它們統統裝進夢世界裏,一個個捏死。

他終於下定了決心, 旅法師的學霸系統 ,“我叫宇,如果你們能活下來,希望你們能記住我的名字。”

沒有再說什麼,這個叫宇的人將手一揮,無數的野獸和天使就向我們衝了過來。

哈哈,我大笑起來,“開火,打蒼蠅遊戲開始了。”

戰鬥堡壘上面無數的蜂窩狀的掩蓋物全都快速打開了,數不清有多少道能量束向飛來的天使和跑來的野獸們發射了出去。一場魔法對科技的戰鬥就此拉開了帷幕。

天空的昏暗已經被能量光束的明亮掩蓋了,天如同明亮的白天,天使們如同黑啞啞的烏雲,現在這烏雲讓光芒撕裂又補上,然後再次撕裂再次補上,天使的羽毛紛紛揚揚的落下,就象是一場大雪,轉眼就掩蓋到了地面半尺多深。

魔獸們的進攻更加不順利,戰鬥堡壘對我們後方的魔獸進行了超飽和連綿不絕的持續打擊,將魔獸的腳步硬生生地固定在了距離我們二百米的範圍之外,魔獸的屍體也不能抵擋能量光束的射擊,很快就變成了焦碳,然後成了灰燼,一時間二百米以外漂浮起了大量的灰塵,如同在白雪之上又增加了一層黑色的灰。

羽毛雪在不停的下,黑色的雪也在不停的下,地面上很快就成了渾濁的世界,焦臭的味道讓人聞起來就頭暈噁心,我們只好屏住了呼吸,多虧身體的能量足夠,可以源源不絕的將氧氣輸送到全身各處,讓我們不致成爲被憋死的神仙。

宇終於忍不住了,這樣的情況太過兒戲了,自己的大部隊好象就是在送上去給人家屠殺的,雖然天使都可以很快的復活,可這樣的羞辱感讓他有點惱羞成怒了,冷哼一聲,一直在他身後按兵不動的巨龍們開始向前移動了。強烈的龍威瞬間就將我們籠罩起來,宛如實質的殺氣,讓我們也感覺到了不太舒服。畢竟螞蟻多了也可以咬死象,如果太過輕敵,萬一失敗在這些和蜥蜴差不多的動物手裏,可真的太丟人了。

巨龍的抵抗力真的很好,能量光束打到他們身上只讓他們感受到了強烈的疼痛,卻不能將他們的身體打壞,雖然皮膚被燒黑了,鱗片被打掉了,有幾隻巨龍甚至被能量光束擊瞎了眼睛,可這也讓他們靠近了我們。

當他們越過了二百米的分界線的時候,戰鬥堡壘直接就丟出去了幾百枚能量追蹤**,由於我和小惡魔還有小天使的身份是自己人,那些**根本就不會傷害我們,直接就繞過了我們站的地方將越界的巨龍炸成了一團肉泥。

“嘖嘖,太殘忍了,這麼好的龍,這麼多的魔核,都炸碎了,這都是錢啊,浪費可恥,快把魔核交出來再死,不要就這麼把好東西都帶到地獄去行不行?”

我的話讓那個叫宇的傢伙簡直快氣瘋了,他咬着牙冷哼一聲,七個很不一樣的天使站了出來,紛紛念起咒語來。

都是禁咒,每個禁咒都不一樣,七個禁咒竟然包括了這個世界的七大種類,七種絢麗的光芒在空中糾纏着、飛舞着,看起來是那麼的美麗,那麼的動人心魄,這是死亡的絕響,是史無前例的超級大禁咒。全系禁咒——生命終想。

我不是很驚訝,是非常的驚訝,這樣的禁咒威力之大簡直可以毀天滅地,難道他想將這個世界翻幾個跟頭,然後重新再做一個嗎?

“你不是瘋了吧?你想死別拉着我們一起死啊?”我趁着還有些時間,畢竟禁咒不是那麼快就能發出來的,向那個叫宇的傢伙叫了起來。

“哈哈,你們是不是忘記了我是這個世界的主宰,就算整個世界毀滅了,我依然可以存活,我的生命只要不滅亡,這個世界就可以再一次建立起來,你們就將是我的幾個奴隸了。哈哈,我的生命是永不消亡的,雖然你們很強大,可你們太大意了,真的以爲我能和你們面對面的單挑?笑話,那是你們世界的想法,魔法世界裏沒有單挑這個說法。所以你們去死吧,你們的能量都會是我的了。”

我看着這個笑的很賤的傢伙,不得不佩服他很聰明,是啊,何必單挑,只要能贏,管它是怎麼贏的,只要贏了就行了。這可是地球上最基本的原則啊,成王敗寇。

我也哈哈笑了起來,沒想到這個人還真學到了點無恥的皮毛,可他忘記了或許小惡魔小天使還比較單純,可我卻是從地球上出來的,要比卑鄙的話,我也一樣可以卑鄙。

靜音魔法,很基本的東西,只是讓人說不出來話而已,而這個世界的大部分魔法都是要靠念動咒語來完成的,就算是天使也不例外,禁咒就更是需要更長的時間來念動咒語了,我一直在等待他們聚集起大量的魔法能量,直到那能量能毀滅他們的程度,才飛快的念動了一個羣體靜音魔法,這個魔法是一箇中級的魔法,直接就籠罩了七個天使,雖然他們站的比較遠,互相的間隔也有點大,可一樣在我的攻擊範圍內,這種輔助性的魔法攻擊性不強,按照這個世界的規則來說是不可避免的,哪怕他們都支起了魔法護罩也是一樣不能逃過去,何況我的單獨比較能力上來說要比他們都強上很多的。這招可是我看過的一本很熱很火的書上說過的絕對狠毒的招數,只要能力強,時機把握的準,就算是禁咒也一樣的中招。

禁咒的咒語聲突然停止了,其實天使們還在念動着咒語,可這咒語的聲音卻消失了,和外界的能量的溝通突然斷裂的後果,他們都很清楚,七個即將完成的禁咒,足可以消滅整個世界的禁咒突然的反噬會是什麼後果?那個叫宇的很清楚。就算他是這個世界的主宰,能夠獨自逃生,也將抓不到我們了。

宇狂叫一聲,憤怒的劃開了一道空間縫隙獨自逃走了,禁咒完成他也會這麼逃走的,可時間的提前讓他無法再完成他的所有計劃,只能希望爆炸的威力持續的時間不會太長,還來得及回來找到我們的能量。

我也大叫了一聲,“就是現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