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各種加價聲音不決於耳,男‘女’之間爭得面紅耳赤,‘女’人想給自己買,男人想買給‘女’人。

“兩千萬!”李志這聲喊出來後,競爭的人羣頓時安靜了下來,因爲經過這麼多輪的拍賣,大多數人把身上所帶的錢都‘花’的差不多了,現在的兩千萬倒也算是天價了。

在臺上的雅菲等了許久,見無人加價,便準備敲錘,雅菲不愧是這黑市的首席拍賣師,有着敏銳的眼光和驚人的判斷力的,審時度勢,如果她落錘太早,拍賣品會挖掘潛力不夠,太遲又會可能流拍,每次拍賣物品,她都能確保把拍品賣到最高價。

“我出兩千一百萬。”我站起來說道。

雅菲聽到我聲音的後,忙看着我對臺下的衆人喊道:

“那位先生出價兩千一百萬,還有沒有人加價?”

李志本來已經兩千萬拍下這條項鍊毫無懸念,但是聽到我擡價後,他一臉怒氣的衝我喊道:

“你個窮光蛋哪裏會有這麼多錢?!雅菲小姐,他就是個窮光蛋,他就是來搗‘亂’的,他根本就沒錢!”李志之後又對着臺上的雅菲說道。

雅菲看着李志,對他輕輕一笑說道:

“張野先生可以出得起這兩千一百萬,雅菲我給他做擔保。”雅菲的這句話如同炸雷一般,讓臺下的男人都用一種妒忌的眼神看着我,我看到這裏,心裏就納悶了,怎麼都用這種眼神看着我?難道就是因爲我是雅菲這場拍賣會上唯一一個讓她給做擔保的人?李志聽了雅菲的話後,整個人都呆住了,滿臉的不相信。 ?

“先生,您還要不要加價,若是不加價的話,這條項鍊便由張野先生拍得。。шшш.sнūнāнā.сом更新好快。”雅菲再次看着李志問道。

李志聽到雅菲的話後,搖了搖牙說道:

“我出兩千五百萬!”李志說出這句話的手,臉上的肌‘肉’明顯的‘抽’動,我看得出這兩千五百萬已經是他的極限了,所以我朝李志微微一笑後,坐了下來。

“這位先生出價兩千五百萬,還有沒有人出價?”雅菲臉上依舊帶着一副‘迷’人的微笑,她說話的聲音似乎有一種魔力,讓這裏的男人不顧一切的掏出自己的腰包,這黑市拍賣行請這麼個拍賣師真是值了,‘花’多少錢都值了。

“我出兩千六百萬!”在我身旁坐着的老牛突然從座位上站起來喊道。

我當時一聽到老牛的聲音後,差點氣得吐出血來!

“老牛,你幹什麼?!誰讓你喊價的?!”我衝着老牛低聲吼道。李志那小子兩千五百萬已經是極限了,若是這一次無人叫價,這條項鍊可就是我們拍下來,這一下子可過癮了,‘花’兩千六百萬買條項鍊。

“你不是想要那條項鍊嗎?我就替你站起來喊一次,我也過過乾癮,怎麼了?”老牛還不明白,他真以爲我想要買那條項鍊。

“兩千六百萬第一次!”雅菲這時已經開始第一次落錘了。我忙朝着拍賣臺看去,在臺下的李志,已經坐在了下去,看他那樣子,估計他是已經放棄。

“兩千六百萬第二次!”第二次落錘!

我心中默默祈禱,希望有人出來競價。

“兩千六百萬第三次!恭喜那位大老杆已兩千六百萬的價格拍得這件晶石項鍊!”雅菲笑着用手指了指老牛說道。

聽到雅菲這次落錘後,我心裏就好像被‘抽’空了一般,這一下子兩千六百萬沒了,能高興的起來嗎?

“我特麼讓你過癮!讓你過癮!”我氣得用腳朝着老牛的小‘腿’上就踹了兩腳。

老牛讓我踹了兩腳心裏也不願意了,對我說道:

“老野,你怎麼回事?你不是想買嗎?”

“我想買個兔子!我那是故意氣李志,故意讓他多‘花’錢,你這下倒好,一下子咱全搭進去了。”我越說越氣。

“我又不知道,我聽到你問雲月喜不喜歡這條項鍊我以爲你真想買了送給雲月,我就替你叫價了。”老牛有些委屈的說道。

我聽了老牛的話後,現在氣也消得差不多了,便對他說道:

“算了,買了就買了。”

這也不能全怪老牛,畢竟我也沒跟他說明白,這錢除了‘花’的冤枉之外,也沒啥。我現在是搞明白了,我這四圓缺其二這‘錢’命理是肯定缺了。

接下來的每個拍賣品上了我都看一眼,直到整個拍賣會的結束我都沒看到百年龍鬚草,百年火靈芝,百年雨‘花’木,百年紅景天這四種‘藥’材,難道這四種‘藥’材真的這麼難找?

拍賣會一結束後,除了拍得物品的人除外,其他人都開始陸續離開拍賣大廳,我隨着工作人員來到後臺,雅菲一直在後臺站着,她見我來了,便對我喊道:

“張先生,這邊。”

我聽到後,忙問道:

“怎麼了?”

“您先跟我過來。”雅菲說道。

我聽到後,便對雲月和老牛說道:

“你們等我一會兒,我去去就來。”

跟着雅菲來到一個屋子裏後,她遞給了我一張銀行卡說道:

“密碼是6個1,這裏面有兩百五十萬。”

我看了這張銀行卡一眼後,問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

雅菲說道:

“您的黑蘭‘花’賣出三千萬,扣除我們拍賣行百分之五的稅率,還剩下兩千八百五十萬,然後您以兩千六百萬的價格拍得晶石項鍊,所以還剩下二百五十萬在卡里,您收好。”

我聽到後,自己在心裏快速的算了一遍,並沒有誤差,所以我才伸手接過了那張銀行卡,然後看着雅菲說道:

“你爲什麼都幫我‘弄’好了?”

“因爲我看張先生第一次來,有些程序您並不懂,所以我就幫您做了,對了這是您的晶石項鍊,請收好。”雅菲說着拿出一個‘精’美的盒子,遞給了我。

我接過盒子後,打開看了一眼然後確定就是晶石項鍊後,這才收了起來,說道:

“謝謝你了,費心了。”

雅菲看着我小心謹慎的樣子後,掩嘴輕輕一笑,然後靠近我紅‘脣’輕啓:

“張先生這麼小心,莫非是信不過雅菲?”

近距離看着雅菲,我再次領略到眼前這個‘女’人的成熟和嫵媚,一張白皙的俏臉之上,一雙如深潭般的雙眸狹長動人,似乎無時無刻都在對男人釋放者‘誘’‘惑’,目光不着痕跡的移過她那優雅的脖頸,如柳般的細腰,搖曳之間,全身吐‘露’出的氣質和‘誘’‘惑’絕對渾然天成。

在我眼前的這個雅菲絕對比昨天去我那裏的那個任‘玉’柔更加‘誘’‘惑’,難怪能成爲黑市拍賣行首席拍賣師,這種天生就是勾人妖‘精’的‘女’人的確適合做着一行。

“謝謝你了,面對越是漂亮的‘女’人,我就會越謹慎。”我微笑着說道,雖然雅菲的確‘性’感的很,但是她和雲月比起來,遠遠沒有云月給我的那種**,那是一種從感情深處生出來很純潔的**,所以儘管雅菲再‘性’感,我也只是看看而已,並無非分之想。

“呵呵呵……張先生的意思是說雅菲我很漂亮了?”雅菲聽到我的話後,笑着說道,此刻她的雙眼因爲帶着笑臉已經彎成了一個月牙,讓人神怡。

“雅菲小姐,你還有別的事情嗎?沒別的事情那我就先走了。”我對雅菲說道。

雅菲聽到我的話後,忙開口問道:

“我想知道張先生您的真實身份,雅菲多少也是能識人的,所以依雅菲看來,您絕對不是一個農民。”

“怎麼?來這裏還得必須自報家‘門’?”我看了她一眼後問道。

“呵呵,這倒不必,張先生若是不想說那就算了。”雅菲咯咯笑着說道。說道這裏,我剛想告辭出去,突然想到韓穎需要的那四種‘藥’材,便開口對雅菲說道:“雅菲小姐,我有件事情需要請你幫忙,只要能幫我做到,你儘管開價。”我看着雅菲說道。 ?

雅菲聽到我的話後,雙眸一閃看着我說道:

“張先生直說無妨,只要雅菲能幫到的一定會盡力。.最快更新訪問: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

“那我就直說了,我朋友得了一種重病,活不了多少年,需要四種珍貴稀有的草‘藥’才能救她,所以我希望你能幫我留意一下,若是在拍賣行裏遇到這四種草‘藥’的話,一定給我留下,無論多少錢我都會要。”我說道。

“哪四種‘藥’材?”雅菲問道。

“百年龍鬚草,百年火靈芝,百年雨‘花’木,百年紅景天。必須都是百年以上。”我把早已記熟在心裏的這四種‘藥’材說了出來。

“你等下,我拿筆記一下。”雅菲說道。

記下之後,雅菲看着本子上的四種‘藥’材突然想到了什麼,對我說道:

“張先生,其中這個百年龍鬚草我們拍賣行去年賣出過一次,因爲無人競價,所以流拍了。”

我聽到裏,心裏暗歎可惜,但是也沒別的辦法,只好對雅菲說道:

“那就麻煩你了,要是遇到這四種‘藥’材的話,一定打電話通知我。”我說着把電話也讓雅菲記下。

“張先生放心好了,雅菲一定會留意。”

“那行,我先回去了,我朋友還在外面等着我呢。”我準備走人。

“那我送送您。”雅菲說道。

“不用了。”我說着走出了屋子,把房‘門’關上,然後我走出幾步後,停下身子,輕悄悄地又退回到了‘門’邊,慢慢的把耳朵貼在‘門’上聚氣往裏面聽去,我可不會傻到認爲這個漂亮的‘女’人因爲對我有好感,纔會這麼幫我。

過了一會兒後,一個腳步聲從屋子深處慢慢走了出來。

這時屋子裏的雅菲對那個走出來的人說道:

“爸爸,你怎麼處處讓我對那個男人客客氣氣?什麼事都讓我幫他?”

“你不知道,他可不是一般人。”一個男人渾厚的聲音傳了出來。

“我閱人無數,也沒看出來他怎麼樣,他除了定力比其他男人強之外,沒有任何的特別之處,再說了,凡是能來咱黑市的人,又有幾個是普通人?”雅菲的聲音中帶着一絲不屑。

“你別忘記他今天在拍賣會做的事情,敢在五行邪教堂主黑虎虎口中奪食的人,這黑市裏能有幾人?莫非你也當他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傻子?”那個男人的說話的聲音帶着幾分斥責。

“難道爸爸認爲他能抗衡五行邪教?就算我們黑市這數百年的根基都不會輕易和五行邪教翻臉,他就一個二十多歲的男人,能有多大的本事?”雅菲有些不服氣的說道。

“唉,這麼跟你說吧,雅兒你聽說過六戊鬼師張流觴吧?”那個中年男子問道。

雅菲說道:

“聽說過,三百年前,他一個人在黑市裏把四個利用行屍來運送鴉片的趕屍匠給殺死了,從而張流觴這個名字當時在黑市無人不知。”

“對,當時這四個趕屍匠每個人都在‘陰’界小有名氣,卻被他同時輕而易舉的殺死,從那之後很多人才知道了“鬼師”這個神祕卻強大的職業。”中年男子說道。

“那個人和張流觴又有什麼關係?”雅菲不解的問道。

“他身帶鬼師罡氣,就算和張流觴沒有關係,也絕對是一名鬼師,對於這種人我們黑市拍賣行儘量與他‘交’好,即使不能‘交’好,也絕不能‘交’惡!”中年男人口氣十分堅決的說道。

“哦,這樣啊,還是爸爸有遠見,雅菲自愧不如。”雅菲笑着說道。

“唉,你還早着呢……”

聽到這裏後,我沒有繼續聽下去,果然那個叫雅菲的拍賣師這麼幫我,是她爸爸的意思,不過人家也沒什麼惡意,即使有目的也是想於我‘交’好,所以我也沒有計較。

回到老牛和雲月身旁後,老牛走過來對我問道:

“老野,咱還剩下多少錢?”

“二百五十萬!你聽聽這數!就他媽跟二百五似的!”我對老牛說道。

老牛聽了之後嘿嘿一笑:

“這也比一分錢沒有強……”老牛嘿嘿笑着說道。

“走咱先出去,找地方吃飯。”我看了看手錶,現在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

我們三個一起從拍賣行裏走了出來後,我對雲月說道:

“雲月這個給你。”我說着把那個裝着晶石項鍊的盒子遞給了雲月。

雲月接過盒子後,打開看了一眼晶石項鍊後,一臉吃驚,然後看着我笑着說道:

“張野,謝謝你。”

“不用謝,也……也沒多貴。”我看了老牛一眼說道。

“那你幫我帶上。”雲月把晶石項鍊從盒子裏拿出了後,對我說道。

我接過晶石項鍊,親手給雲月帶上後,雲月帶上這條晶石項鍊後,白皙的脖頸上增添一種獨特的美,她想就好像一枝傲雪的寒梅,佇立在幽靜的山谷中,恬靜優雅的徑自綻放,無論身周左右有多少人注視着她,她都象獨自置身在空無一人的原野中一樣,凝眸處,美目盼兮。

雲月看着我輕輕一笑,然後對着我的額頭上親了一口說道:

“謝謝你。”

“老野,看到沒,你這兩千多萬‘花’的值,我要是能找這麼個漂亮的老婆,再‘花’兩千我都原因。”老牛在一旁看着我倆說道。

“你可拉倒吧,咱這輩子能不能再賺兩千萬都玄乎。”我對老牛說道。

從拍賣行出來後,我們三個直接去黑市的飯店吃飯了,這裏的飯店貴的離譜,我們三個吃了一頓飯‘花’了一千多塊錢。

民國穿越來的愛豆 吃完飯後,我們又在黑市裏逛了逛後,已經是下午4點多了,所以準備打道回府,剛走出黑市那條地攤大街,我便聽到身後有人叫我,我回頭一看原來是昨天晚上去我屋子裏找我的那個‘女’人任‘玉’柔,她叫住我後,跑着走了過來,喘着粗氣說道:

“我可追上你們了。”說完後她輕輕一拍自己的前‘胸’,那一對傲人的雙峯微微顫動。

“你找我們有啥事?”老牛問道。

“我想提醒你們一句,你們今天在拍賣行做的事情我都看到了,那五行邪教可不好惹,而那個堂主黑虎更是一個心狠記仇的主,你們千萬要小心。”任‘玉’柔看着我們說道。“放心,我們會小心的,還有什麼事情嗎?”我問道。“沒有了……”任‘玉’柔本想繼續對我說些什麼,然後看了一眼我身旁的雲月後,又止住了。 ?

“沒事我們就先走了,你自己也要多注意點,一個‘女’孩子晚上老是‘亂’跑,很容易吃虧。,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我說道。

任‘玉’柔聽了我的話後,笑着說道:

“你放心,我自己會小心。”我看到她笑後,自己總結了一點,這漂亮的‘女’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愛笑。

的確,一個喜歡笑的‘女’孩子,即使她並不好看,只要她經常笑一笑,一定讓會他身邊男人對他有好感的,畢竟一個愛笑的人,是沒有人不喜歡的。

我們三人從黑市裏走了出來,來到這一片棺材地,我按了一下手裏的遙控器,不一會兒,我們的車子就被一個人開了過來,開到我們身旁的時候,一個男人下車給我們打開車‘門’,說道:

“三位請。”

我們三個上車,再次戴上眼罩後,被這個男人從黑市給送了回來。

……

他下車後,我們摘下眼罩後,才發現天已經黑了下來,老牛突然想開車,然後我就讓他開車,自己倒是圖個清閒。

就在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張流觴,突然從我的口袋裏鑽了出來,說道:

“我說張野小子,你是不是以爲那個叫任‘玉’柔的‘女’人真的看上你了?”

我聽了張流觴的話後,說道:

“你早幹什麼去了?怎麼現在纔回來?”

“我去見了見老朋友,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張流觴說道。

“我沒那麼傻。”我說道。

“那就對了,我也是好心提醒你,現在很多‘女’人都修煉一種邪術,專‘門’採陽補‘陰’,才提高自己的力量,所以一舉一動透漏出動人之‘色’,幹我們這一行,一點都不容易,無論做什麼時候,都要謹慎再謹慎,因爲一個不小心就可能萬劫不復,把自己的小命給丟了。”張流觴說道。

“知道了,你放心好了,這點道理我還是懂的。”我聽了張流觴的話後,認同的說道。

“張野,後面好像有人跟着我們。”坐在後面的雲月突然對我們說道。

我聽了雲月的話後,忙朝着後視鏡一看,果然後面有兩輛車慢慢的朝着我們追了過來。

“不一定就是來找我們的,先做好準備,老牛你繼續保持這個速度。”我說道。

“好的,後面那些人要是真皮癢了找咱們的麻煩,牛爺我就去給他們鬆鬆骨頭。”老牛一邊開車一邊衝着後視鏡看着後面車開的速度,比我們快不少,很快便追了上來,老牛靠邊給他們讓路,那兩輛車超過我們的時候,一輛車突然一拐,整個車身擋在了我們前面停了下來!“我去他m的!”

老牛一個急剎車把車停下,對着前面的車罵道。

果然是來找麻煩的!

前面的那兩輛車停下後,同時下來了七八個‘肥’豬流,個個手裏拿着砍刀鐵棍,指着我們這裏一個勁的罵個不停。

“雲月,你在車裏等着,老牛。咱倆下去看看。”我說了一身就從車裏走了出來,張流觴見我要下去,提前從我口袋裏爬了出來躲在了車裏面。

“一羣腦殘!”老牛也罵了一聲從車子裏走了出來。

“我艹尼瑪!你們哪裏的?開車不長眼啊?!”一個長‘毛’用手裏的砍刀指着我和老牛罵道。

前夫大人請滾開 我聽到他的話後,就知道,這些人擺明了就是故意來找麻煩的,所以我也不客氣:“不想捱揍的話,趕緊滾!”“哎呀,我艹尼瑪!讓你裝x!”那個長‘毛’罵了我一句後,用手裏的砍刀朝着我的腦袋就狠狠的砍了下來!看來他們絕對是受人指使來找我們麻煩的,看這架勢,是想要我的命!

我忙側身躲開,對着那個長‘毛’的鼻子就是一拳,直接把他的鼻樑骨給打碎了,痛的他躺在地上一個勁的打滾。

這時剩下的那幾個人也朝着我和老牛衝了過來,被我們三拳五腳,全都給打趴下了,我看着在地上一個勁喊疼的這七八個‘肥’豬流罵道:

“你看你們一個個那熊樣!瘦的跟塊排骨似的,還砍人?!說!誰是帶頭的那個?”我蹲下身子看着其中一個躺在地上最能叫喚的小子問道。

“我……我不知道。”那個小子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