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同時。

索蘭克京城總代理。

包威爾抽着雪茄,在他面前是一杯昂貴的紅酒,香氣濃郁。

他是外國人的名字,但是他的臉很東方,甚至他的手勢和舉止都有京城人的習慣。

“總裁對這些天大東華地區的表現,感到非常憤怒和不滿。”

包威爾搖了搖頭。“一個江海,一個京城,兩個重要市場。你說不怒嗎?出去,出去,無能!”

坐在他前面的人根本不說話,也不敢與他矛盾,允許包威爾責罵他們。

“僅在此期間損失的金錢,數十億美元,你負擔得起這些責任嗎?”

這些人不敢說話,只能低下頭接受譴責。

“好,”

包威爾哼了一聲,把雪茄放在一邊,拿起酒杯,然後輕輕搖動。“這次,將不再被允許失敗,否則總裁將不會讓你離開。”

“是的!包威爾先生可以放心,這次我們已經作了充分的準備,不會令你失望!”

其中之一,重複。

“不要讓我失望。”

包威爾搖了搖頭。“還有總裁,明白嗎?”

他凝視着面前的那個人。

“你知道我要努力去擔任這個職位有多努力嗎?如果你不能在大東華地區做生意,你正在失去優勢,那我希望你找到自己的建築物,然後跳下去。頂端。”

“是!”


那人身子發抖,立即回答。

他不敢打擾他,彎腰向前,輕輕走了出去。

當他走出辦公室的門時,他感到更加放鬆,難以面對包威爾的巨大壓力。

“按照包威爾先生的要求做!”

“無論如何,我們需要獲取新蘇氏產品的材料,我們需要獲得賠償!”

“是!”

深吸一口氣,這是京城。

現在的京城,與以往不同,他聯繫了幾個大家庭,知道他想與蘇氏打交道,拒絕合作,甚至也主動與他劃清界限。

他不知道現在的京城,蘇氏的地位是不一樣的,曾經他可以用一根手指殺死蘇氏,但是現在,一百個人,在蘇氏的面前,與小蝦米沒有任何區別!

他不敢相信這種差別。

他瞥了一眼辦公室。

包威爾在那裏,他不敢進去。

“一定要成功!”

他對自己發誓,但不敢大聲說一個字。

曾經是京城大家庭之一的包氏家族,在幾十年前就全家移民,並紮根海外,成爲一個更強大的家族!

甚至國際品牌索蘭克也擁有八成股份。

尤其是大東華地區,幾乎是包家所控制,最近一段時間,蘇氏的強勁崛起,幾乎打破了包家的壟斷地位,包家自然會着急。

包威爾一到,他就要攻擊蘇氏,他不在乎城市裏發生了什麼。

他不想知道,更不用知道,包威爾根本不關心蘇氏。

畢竟,他們是包家,幾十年前,就已經是京城大家族,很久以前就放棄了東西,他們怎麼能仰望?

在辦公室。

包威爾正斜躺在沙發上,抽着雪茄,他的臉有些神采飛揚,但情緒低落。

“東華地區每年給包家帶來了數億美元的利潤。這蘇氏一出現,就被切成兩半。”

他哼了一聲。

“我想知道這蘇氏背後是哪個大家族,楊氏家族,歐陽氏家族或淩氏家族?”

“嗯,無論如何,它太張揚了。”


包威爾冷笑了一下,一絲憤怒涌入了他的額頭。“在華夏,想在閒逛時賺點錢,還想出國嗎?做夢!”

“海外之路,我現在將你切斷!”

如果不是因爲蘇氏的突然上漲,而影響了包氏的國內業務,包威爾再也不想回來了。

彷彿,在這裏的空氣中,他感到不夠甜美,渴望戴口罩。 自由在哪裏?

包威爾再一次想到,正是外國的空氣使他感到放心。

他不介意蘇氏,但他回來的目的很明確:將蘇氏壓碎,然後從蘇氏中取出想要的東西。

掠奪,他在海外長大,學到了最深刻的技能。

包威爾搖了搖酒杯,向後靠在沙發上,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思考時,他們的手要更狠,要保持如何衡量,以便更好地實現自己的目標。

諸如戰場這樣的業務,是要注意技能,尤其是在自身實力上,遠遠超過對方的時間,彼此玩耍,常常會更有趣。

包威爾不想讓蘇氏的勢力輕易散發。

特別是現在的蘇氏,可是收購了天王集團!

這是他們渴望了很長時間的事情。

在冷天啓還活着的時候,但在當時的京城,包家沒有機會。

幾乎所有參與天王集團的家庭,他們也不想被搶走絲毫利益!

但是現在,情況有所不同。

全部掌握在蘇氏手中。

“這酒,聞起來很香。”

包威爾慢慢地睜開眼睛,瞥了一眼酒杯,不知道他到底在談論它,還是在談論蘇氏。

審判前,雙方的宣傳已經開始!

索蘭克打算煽動公衆輿論,並對蘇氏公司施加巨大壓力,以使其做出錯誤的決定。

張天啓拿了相關資料,找到凌羽楓。

“現在,有大量在媒體上公開報道,公共賬戶被惡意抹上了蘇氏,這完全是僞善。凌先生,我們可以開始嗎?”

凌羽楓看着他:“你可以直接開始,你會找到嗎?”


張天啓笑了笑,摸了摸頭。“這些媒體……就像游擊戰一樣,很難對付。殺死一個,然後又出現另一個。很難對付傳統手段,所以我來見凌先生……”

凌羽楓一句話,就能解決了問題。

張天啓始終牢記這一點。

但是凌羽楓他沒有那麼兇悍,哪怕是背後的人,也不知道,他怎麼解決?

“與一個人打交道,要學會與他打交道。”

凌羽楓以淡淡的方式說:“你不會找到一個更強大的公衆號來反擊他們?”

張天啓微微一笑:“是的,但這不是我們的風格。”

他過去常常看着凌羽楓粉碎,掃除這些令人討厭的蟲子,以至於遇到什麼麻煩。

凌羽楓沒有說話,深深地看着張天啓,看的張天啓心裏很笨拙,說錯了嗎?

“你變了。”

凌羽楓道,“還是我太放縱你了。”

“如果另一方使用常規手段,我們將使用常規手段。如果另一方沒有按照模式進行遊戲,那麼我們就不會按照模式進行遊戲。無論我們使用哪種方法,都必須粉碎它們,你知道我的意思?”

張天啓點點頭,又搖了搖頭。

凌羽楓的手,鉤住張天啓的脖子,認真地道:“你見過,誰在玩卡,扔詐彈?”

張天啓雙目明亮,立刻明白,雞啄米點頭。

跟凌先生學到很多東西!

“是的,我知道!我會安排的!”

凌羽楓是對的,這樣的小事,需要凌羽楓出手的地方,對方用常規手段,那麼他們也使用常規手段,而且還比他們更多!

總計不能,什麼事,都想要凌羽楓這張王牌射門?

看着張天啓衝了出去,凌羽楓轉過頭去看蘇妲己。

“我覺得你離退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蘇妲己露出她的臉,大笑起來。

“不要縱容啊。”

她小聲說。

蘇氏人是非常有能力的人。他們努力做到最好。

只是有了凌羽楓這個超級大師,幾乎沒有人,可以擊敗蘇氏,他們這些員工,甚至沒有太多的機會將自己推入僵局以磨練自己。

她看着凌羽楓,凌羽楓只能張開雙手:“怪我嗎?”

這真的只能怪他,太強大了,讓張天啓這些傢伙,幾乎沒有用盡自己的能力。

當然,凌羽楓還給了他們強烈的自信心,讓他們無論做什麼,都知道自己的身後,有很強的支持力,有信心,精神也不一樣。

“你是蘇氏的守護神。” 蘇妲己說道。

這個名號,不是很清楚,是誰說的?

“凌先生!凌先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