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君少辰心情大好!一臉感激的看着蘇齊。

“多謝殿下!”蘇齊要的就是這樣的結果。

等君少辰出去以後,蘇櫟不溫不火地說道:“爲了讓自己舒服一些,你把姨娘給出賣了?”

“哥,話可不能這樣說,你看看姨娘的樣子,分明就是喜歡太子殿下嘛?能湊成一份好姻緣,齊兒可是大功臣一個。”

蘇齊不覺得自己的做法有什麼不對,喜歡就要在一起嘛?他一個五歲的小娃兒都能看清楚的事情,自然要在中間幫一把。

“如今姨娘的身份和以前大不同了,要是他們真心喜歡,姨娘便會以和親的身份嫁給殿下的。”蘇櫟雖小,但是看事情很透徹。

“哥,那個就不是我們該擔心的事情了,眼下是我們要怎麼樣才能脫離苦海。”

蘇齊苦着臉,時不時的撓撓身上。

“唉!會怪怪自己,不會怪怪別人,這牢獄之災來得這麼快,咱們應該去怪誰去?”

蘇齊看了一眼一動不動的哥哥,“哥,這些該死的蚊子和跳蚤爲什麼只咬你不要我?”

“啪!”蘇齊狠狠的拍死一隻蚊子。

“孃親說過,可能是血型不同的關係。”

“不理解那個詞意,孃親說的話有點深奧了,好想外邊百靈鳥戲牡丹,鳥語花香的世界,總比在這裏喂蚊子的好!”

蘇齊拿出藥膏,給自己抹了抹,“哥你接着修煉,齊兒接着睡。”

蘇齊再次鑽進被子裏,“哥,要是知道是誰陷害我們,出去之後,咱們扳倒葫蘆灑油,一不做二不休,把他們全殺了。”

“自然會讓他們板凳上睡覺,難以翻身,睡吧!天快亮了。”

蘇櫟說完,再次閉上眼睛。

牢房外邊,蘇紫陌不停的往裏邊看。

被兒子趕出來,她心情非常的不爽。

萬界輪回之旅 “陌兒,你這麼想知道齊兒要和少辰說什麼,躲在轉角處聽不就行了嗎?”

沐雲軒好笑的看着她翹首以盼的樣子。

“齊兒狡猾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要是躲在轉角處聽,他肯定會知道,一定不會和太子說實話的,他根本就不想讓我們知道。”

“少辰出來了。”

“既然是祕密,他也不一定會和我們說啊!”蘇紫陌一臉鬱悶。

“聖主,蘇小姐。”

“太子殿下聽了齊兒的什麼祕密,這麼開心,不如說出來,讓大家分享分享!”

蘇紫陌笑嘻嘻的努了努嘴問道。

“這個蘇小姐以後自然會知道。”在沒有確定蘇紫唸的心意之前,君少辰不會輕易的說出來。

“切,又不是什麼不能說的大祕密。”蘇紫陌漫不經心的自言自語。

君少辰笑了笑,不以爲然,“聖主,蘇小姐,我們去看看韓仵作的驗屍結果吧!”

“嗯!韓仵作也應該進宮了。”

君少辰點了點頭了,對身旁的獄卒吩咐道。

“給兩位公子送點點心進去,好生招待着。”

甜食最好吃,孩子一般都喜歡。

“殿下,甜食對小孩的牙齒不好!給他們送點其他的。”蘇紫陌不溫不火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

君少辰臉上的容一僵,看了看蘇紫陌:“剛剛看着你一點都不擔心他們,這會怎麼又關心起他們的牙齒來了。”

“誰說我不關心他們了?”蘇紫陌涼涼說道。

“走吧!”蘇紫陌率先上前,與其掛在嘴邊,不如落實在行動上。

等蘇紫陌他們到清月宮的時候,看到淳于青華也在,其他的人除了守靈的宮女外,都走了。

而蘇紫陌她們也正趕上上了,韓仵作剛剛開棺。

看到沐雲軒和君少辰。

淳于青華和韓仵作過來一起打招呼!

蘇紫陌看了看那韓仵作,居然是一個只有二十出頭的年輕男子。

穿着一身華麗的青色長袍,五官端正,只是有些瘦,也算得上是一個美男子,看樣子,家世也不錯!

“聖主,殿下,你們也要一起觀看嗎?”

韓仵作一臉嚴肅的問道。

“事關本座的兩個兒子,還請韓仵作多多費心。”沐雲軒語氣和潤,一臉的和顏悅色。

“聖主放心,韓某自當盡心盡力。”

這時,侍衛已經將棺蓋打開。

韓仵作一看,轉身往棺材走去。

獨家蜜寵:總裁爹地矜持點 “把公主的鈺體搬到準備好的牀榻上去。”

韓仵作吩咐侍衛。

侍衛聽令,小心的把君悅容的屍體移到牀榻上,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蘇紫陌一看,也走了過去。

“夫人,韓某驗屍的時候,不喜歡有人打擾。”

蘇紫陌不以爲然的看了他一眼,風輕雲淡的說道:“韓仵作只管驗自己的,我不會打擾到韓仵作的。”

韓仵作一聽,礙於蘇紫陌的身份,也只好作罷,轉身,帶上白色的自制手套,身後還準備了很多驗屍的工具,蘇紫陌一看,到是挺專業的。

他身後站着一名女子,手中已經拿好了主簿,準備記下驗屍結果。

蘇紫陌低頭,在君悅容的屍體旁邊站着,她盯着君悅容的臉看了好一會,沒有易容過的痕跡,按照櫟兒的說辭,這位公主的死因很蹊蹺,一張臉完好如初,表情也很平常,可是脖子上的皮膚和臉上的到底是有些不同,蘇紫陌眼尖的看出了這一點。

“公主身上並沒有明顯的外傷。”

韓仵作檢查了一遍說到。

隨後拉起君悅容有些僵硬的手看了看,手背上有紅腫,就是這雙手,讓蘇紫陌心裏更加疑惑了,她不動聲色的聚續觀看。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韓仵作也驗屍完畢了。

他解下手套,說道:“公主身上沒有致命的外傷,最有可能致命的是公主手背上的紅腫,很有可能是被什麼東西咬傷後中毒身亡。”

“這就是韓仵作的結論?”

蘇紫陌冷聲問道。

“夫人懷疑韓某的能力?”韓仵作不悅的看着蘇紫陌,他可是皓月國有名的仵作,幫皓月皇破過很多奇奇怪怪的案子。

“哼!韓仵作看我的是相信韓仵作結論的人嗎?”

蘇紫陌嗤之以鼻,看着雲軒對他恭恭敬敬的,她還以爲這個韓仵作有多厲害呢?

“既然夫人質疑韓某的能力,那就另請高明吧!”韓仵作一臉生氣,收拾東西準備走人。

沐雲軒皺了皺眉頭,看着蘇紫陌的表情,想到她可能是看出什麼來了。

“韓仵作,把結果給我吧!我還要把結果呈給吾皇看。”

淳于青華上前一步說道。

“這件事情不是交由太子殿下負責嗎?淳于先生這樣做,好像越矩了。”

蘇紫陌眯眼看着淳于青華,他只是一個謀士,爲何爲出現在這裏,不怪蘇紫陌會擔心,事關兒子的生死,每個人都值得她去懷疑,殘忍,絕情,她這些年學得很到位,該殺就殺,不該沉默的時候絕不沉默。

“夫人,吾皇派青華協助殿下查案,殿下以前很少涉足朝中事情,今日看到殿下主動請纓,吾皇很高興,特地讓青華過來的。”

淳于青華一臉淡笑。

蘇紫陌看着他,像淳于青華這樣冷靜的人,城府很深,談笑風生中,便能殺人於無形,他能以謀士的身份留在皓月皇身邊,皓月皇多數聽從他的話,這樣的人才是讓人最可怕的。

“淳于先生請!”

人家都說道這個份上了,她蘇紫陌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淳于青華笑了笑,接過女子手中的主簿,轉身離開。

韓仵作也生氣的帶着人離開。

這時,又護衛走了進來,把君悅容的屍體擡進棺材裏。

不遠處的承九看着蘇紫陌,心裏有些奇怪,她不會是看出什麼來了吧?

剛好!蘇紫陌也擡眸看了一眼承九,承九快速的避開,裝作去拿紙錢燒。

蘇紫陌冷冷一笑,世界上有很多答案是令人很寒心的。

“太子殿下,我們借一步說話。”

蘇紫陌知道,這裏肯定有耳目。

“好!蘇小姐請隨本宮走。”

三人來到了君少辰的東宮。

蘇紫陌看了看天色,天色已經發白,天快亮了,天一亮,櫟兒和齊兒的事情一定會傳遍整個皓月國京城的,她必須快點想辦法把櫟兒和齊兒救出來。 東宮正殿裏,雕樑畫棟,精雕細刻,雄偉壯麗,奇珍異寶,琳琅滿目。

君少辰派人上了殿下和茶水。

坐下之後,君少辰問道:“看蘇小姐的表情,是信不過韓仵作嗎?”

這話沐雲軒也正好想問。

蘇紫陌輕輕抿了一口茶水,說道:“也不是信不過,而是看他驗屍的手法很專業,卻不夠細心。”

“陌兒你有何發現?”

沐雲軒問道!

“這就要問太子殿下對悅容公主有多少了解了。”

“哦!蘇小姐什麼意思?”君少辰蹙眉,這和他了解君悅容有什麼關係嗎?

“殿下,聽說悅容公主身體不好,身體很虛弱,是嗎?”

“不錯,悅容很少出門,就是因爲她身體不好!要不是父皇寵愛她,沒有多少人會知道她的存在。”

“那悅容公主平時會自己下廚或是做其他事情嗎?”蘇紫陌又問道。

“這個本宮就不太清楚了,往日悅容也不出宮,要說會下廚做飯,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悅容是金枝玉葉,她要是做了這些事情,父皇是絕對不會允許的。”

君少辰想了想說道。

“陌兒,你在懷疑什麼?”

沐雲軒突然猜到一個可能,深邃的眼眸裏閃過一絲疑慮。

“暫時還沒有確鑿的證據。”蘇紫陌垂眸凝思着,眼看天色已經亮明,今天是馨兒回來的日子,只怕見不到哥哥了。

“蘇小姐儘管明說,這件事情,本宮非得查清楚不可。”

君少辰一臉堅決,皇后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和這件事情到底有沒有什麼關係?

“辰兒。”突然,皇后的聲音傳來。

君少辰眼眸裏劃過一抹冷意。

“您怎麼來了?” 繼承者的千萬新娘 皇后在宮女的攙扶下走了進來。

“辰兒,可有什麼進展,你父皇也真是的,殺了容兒的人就在天牢裏,還查什麼查?”

皇后自動忽視蘇紫陌和沐雲軒的存在。

蘇紫陌一臉冷笑,世界上最可怕的人不是小人,也不是壞人,而是永遠相信自己是對的人,聽不進去別人的苦勸,而且還把自己的妄想付諸於行動的人。

“這件事情父皇自由定奪,您就不必太費心了。”

縱然皇后很傷心,可還是注意到了君少辰的變化。

“辰兒,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對母后這是什麼態度,啊?”

皇后突然厲聲說道。

“是不是這個女人跟你說了什麼?辰兒,母后告訴你,這個蘇紫陌可是一隻狡猾的狐狸精,你最好離她遠一點,你看看,你姑姑都被她害死了,你難道還看不清楚這個女人的爲人嗎?就算是爲了你姑姑,你也不能這樣和顏悅色的對待這個女人。”

皇后手指着蘇紫陌,情緒失控的吼道。

蘇紫陌翻了翻白眼,她這是躺着也中槍。

“姑姑的事,本來就是他咎由自取,和蘇小姐有什麼關係呢?”

君少辰拉下臉來,和平時尊敬的模樣完全相反。

皇后身子猛的怔了怔,沒想到兒子居然會衝着她吼!

一定是這個蘇紫陌教壞了她的兒子,辰兒以前絕對不會這樣對她不敬的。

“蘇紫陌,你對辰兒做了什麼?辰兒以前可是從來不會這樣對本宮說話的,可是自從你進宮以後,辰兒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蘇紫陌,你就高擡貴手,放過辰兒吧!芮兒的死,還不能給你蘇紫陌解恨嗎?”

皇后把矛頭指向蘇紫陌,厲色看着蘇紫陌,情緒激動得恨不得把蘇紫陌撕成碎片。

沐雲軒眼眸裏閃過一絲凜冽,陰沉的看着無恥至極的皇后。

蘇紫陌淡淡一笑,相比皇后的激動,蘇紫陌可謂是一臉的坦然自若。

“看來,皇后娘娘活到現在,拿得起放得下的也只有筷子而已。”

“蘇紫陌,你什麼意思?”

“意思還用得着我直說嗎?太子殿下又不是三歲小孩,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他自己能分辨得清楚,在說姬芮設計陷害我的事情,皇后娘娘爲什麼要把罪名扣在我的頭上來,皇后娘娘別跟紫陌說,你不會不知情吧!”

“你……。”皇后一瞬間啞口無言,她沒有想到蘇紫陌會說得這樣直白,這件事情不能在被牽扯出來,要不然吾皇一定會非常生氣的。

一聽,君少辰也明白過來,姬芮姑姑有敢在宮裏爲所欲爲,完全是他這個好母后在後邊撐腰。

“母后還真厲害,要是父皇知道了這件事情,一定非常有趣!”

君少辰諷刺的說道,冷眼看着皇后,那雙冷酷的眸子中,毫無感情。

蘇紫陌和沐雲軒相視了一眼,還別說,君少辰一向溫潤如玉,今天這般反常,連她們都覺得奇怪。

“辰兒,你是越來越放肆了。”皇后想不通,短短一天的時間,兒子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他怎麼可以把話說得這樣沒心沒肺的,這不是置她於死地嗎?

“那母后就管好自己,不要無端的找別人的麻煩。”

君少辰同樣冷聲的回答道。

一聽,皇后心裏幾乎認定,是蘇紫陌迷惑了她的兒子,辰兒很孝順,從來不會這樣對她的。

“好啊!辰兒,你現在都敢頂撞母后了,是不是?”

皇后一臉心痛的看着君少辰,現在連容兒都死了,她的生命中就只剩下辰兒了,要是連辰兒都背棄了她,那她要這個皇后的頭銜又有什麼用,皇上愛的從來都不是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