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吳世勛利用自己的伶牙俐齒一步步緊逼顏如玉。

顏如玉無可奈何地道歉道:「對不起,我真的不能告訴你,對不起,我真的要走了。」 吳世勛一針見血地說道:「你好自私啊,只考慮自己的感受。」

顏如玉再次誠心地道歉道:「對不起,我知道我錯了,但是,現在,我還是那一句話,有什麼事情等我回來再說吧。」

說完,顏如玉還是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顏如玉突然很後悔自己淡漠的態度傷害了EXO所有成員們的心。

EXO所有成員們受到了傷害才會攻擊顏如玉的。

金珉錫、金俊勉、張藝興、邊伯賢、金鐘大、朴燦烈、都暻秀、金鐘仁、吳世勛、吳亦凡、鹿晗、黃子韜這十二殿下終究留不住顏如玉這位女僕。

來到約定的地點,看到熟悉的人,顏如玉收拾好心情,假裝開心地拍了拍張靈風的肩膀,說道:「靈風,我好了,咱們走吧。」

不過,張靈風一眼就看出了顏如玉的強顏歡笑。

於是,張靈風追問道:「如玉,你怎麼啦?你好像看起來你悶悶不樂的樣子?」

顏如玉搖搖頭,說道:「沒事,我只是累了而已。」


張靈風並不相信顏如玉的話:「真的嗎?你不要騙我,要是你實在不行的話,那我自己一個人去好了。」

顏如玉搖搖頭,不在意地說道:「沒事,我可以陪你的。」

張靈風想了想,勸說道:「顏如玉,你不要再勉強你自己,如果你真的覺得不行的話,我一個人也沒有關係的,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嗎?勉強是沒有幸福的,我不希望看得到你勉強你自己。」

這回,顏如玉鄭重地說道:「張靈風,我再說一遍:我真的沒事,我只是跟他們吵架了而已。」

聽到這話,張靈風疑惑地問道:「他們,他們是誰?」


顏如玉脫口而出:「他們就是EXO的所有成員:金珉錫、金俊勉、張藝興、邊伯賢、金鐘大、朴燦烈、都暻秀、金鐘仁、吳世勛、吳亦凡、鹿晗、黃子韜。」

聽到顏如玉能夠想也不想地流利地一字不差地說出EXO的所有成員的名字,張靈風知道:顏如玉的心裡多多少少都是有EXO的所有成員的存在的,只是,驕傲的顏如玉不願意承認而已。

感情的事情要當事人解決才好,旁人不好干涉,也不好多說什麼。

於是,張靈風聰明地轉移話題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牽著我的手,我們出發吧。」

顏如玉聽話地牽起了張靈風的手,瞬間,顏如玉就體會到了時空穿越的滋味。

顏如玉離開后,EXO的所有成員都陷入了深深的後悔之中。

吳世勛自責道:「對不起,哥哥弟弟們,我不該說出『好,顏如玉,現在,如果你敢踏出公寓大門半步的話,那麼,你永遠都不要回來了』那樣的話,把顏如玉氣走了。」

這時候,吳亦凡也自責道:「對不起,哥哥弟弟們,我不該說出『因為我們是公寓的主人,而你不是』那樣的話,傷了顏如玉的心。」

這時候,鹿晗也同樣自責道:「對不起,哥哥弟弟們,我不該把顏如玉當成女僕,把我們當成殿下,說出那樣的話,傷了顏如玉的尊嚴。」 這時候,黃子韜也同樣自責道:「對不起,哥哥弟弟們,我不該說出『難道你還想在我們公寓里白吃白住嗎』那樣的話,讓顏如玉顏面無存地離開了。」

的確,吳世勛、吳亦凡、鹿晗、黃子韜這四人的話的確很過分,傷透了顏如玉的心。

不過,吳世勛、吳亦凡、鹿晗、黃子韜卻是EXO中年紀比較小的,行事有點衝動,那麼,作為哥哥的金珉錫、金俊勉、張藝興、邊伯賢、金鐘大、朴燦烈、都暻秀、金鐘仁會原諒他們嗎?


不過,金鐘仁是站在吳世勛、吳亦凡、鹿晗、黃子韜這一邊的:「沒關係的,我覺得啊,顏如玉做的也有點過分了。」

朴燦烈也附和道:「對的,顏如玉她太不考慮我們的感受了。」

這時候,都暻秀站出來替顏如玉說話:「顏如玉不考慮我們的感受了,那我們是否也考慮過她的感受呢?」

聽到都暻秀這個問題,眾人愣了愣,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其實,這件事情吧,無論是EXO的所有成員們:金珉錫、金俊勉、張藝興、邊伯賢、金鐘大、朴燦烈、都暻秀、金鐘仁、吳世勛、吳亦凡、鹿晗、黃子韜,還是顏如玉,大家都做錯了。

俗話說:一個巴掌拍不響,矛盾和糾紛不是單方面就能夠引起的。

如果EXO的所有成員們或者顏如玉退讓一步的話,這矛盾就不會發生了。

俗話說: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很顯然,無論是EXO的所有成員們還是顏如玉在這次爭吵之中都沒有學會忍讓和退讓。

相反的,EXO的所有成員們和顏如玉各不退讓才導致了這次爭吵的升級。

於是,金俊勉總結道:「就是我們都不大理智,在一時衝動之下說出了不該說的話,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局面。」


張藝興點點頭,認同道:「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金珉錫想了想,回答道:「怎麼辦?只有等顏如玉回來了。我相信顏如玉會回來的。」

的確,顏如玉是會回來的,因為保護金珉錫、金俊勉、張藝興、邊伯賢、金鐘大、朴燦烈、都暻秀、金鐘仁、吳世勛、吳亦凡、鹿晗、黃子韜十二殿下是顏如玉的使命。

糟糕,顏如玉這次離開是不是把十二殿下的生命安全置之度外了呢?

不知道這時候的顏如玉想起自己的使命沒有呢?

很顯然,這時候的顏如玉終於想起自己的使命來了。

這時候,顏如玉開口道:「糟糕,張靈風,我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沒有做。」

聽到這話,張靈風還真是哭笑不得呀:「不是吧,你不要嚇我呀,我們已經快要到異世大陸了,已經沒有辦法出去了。」

聽了張靈風的回答,顏如玉無可奈何地說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算了。」

看到無可奈何的顏如玉,張靈風關心地問道:「到底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啊?」 顏如玉回答道:「這次,來到人間,我爹派給我一個任務:就是保護十二位殿下的人身安全。」

聽了顏如玉的話,張靈風著急地問道:「那現在怎麼辦?」

顏如玉攤了攤手,說道:「涼拌唄,我總不能一天24小時守在他們身邊吧,他們自己也應該也有自我保護的能力吧。」

張靈風想了想,說道:「不對,顏如玉,既然是你爹讓你保護的人,那他們應該不是普通人。」

顏如玉假裝不在意地回答道:「事已至此,是不是普通人都沒有什麼關係了。」

張靈風想了想,回答道:「說的也是,不過,很抱歉,顏如玉,耽誤了你的事情,我還是要跟你道歉。」

顏如玉擺擺手,毫不在意地回答道:「沒事,只是我一時想不起來而已。」

這時候,張靈風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問顏如玉道:「顏如玉,你該不會又被你爹懲罰吧?」

顏如玉搖搖頭,睜著眼睛說瞎話:「不會啊,我爹那麼疼,怎麼會捨得打我呢?」

看著睜著眼睛說瞎話的顏如玉,張靈風感動了。

其實,張靈風早就已經知道了真相了:那次,顏如玉幫張靈風修改生死簿的事被閻王發現了,閻王懲罰了顏如玉。還有,九王爺和賴張劍能夠重新實現靈魂交換也是顏如玉幫的忙,最後,閻王還是懲罰了顏如玉。

張靈風知道:顏如玉是對自己真的好,總是默默地為自己付出不求回報。

張靈風總是在想:自己究竟走了什麼狗屎運,交到了顏如玉這麼一個講義氣的朋友。

這一次,陪張靈風來異世大陸,顏如玉也是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張靈風揭穿顏如玉的偽裝道:「顏如玉,你不要再騙我了,我全都知道了,黑白無常都告訴我了。」

聽到這話,顏如玉不滿地抱怨道:「黑白無常是吃飽了撐著嗎?真的多管閑事。」

張靈風沒有理會顏如玉的抱怨,只是說:「顏如玉,為我做了那麼多事情為什麼不告訴我?」

顏如玉擺擺手,毫不在意地回答道:「區區小事,何足掛齒呢?」

雖然,顏如玉擺擺手,表現得如此毫不在意,但是,張靈風還是感到很抱歉:「顏如玉,對不起,害你受罰了。」

顏如玉依舊擺擺手,毫不在意地回答道:「沒關係,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還提它做什麼?」

張靈風想了想,開口道:「顏如玉,以後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你一定要開口,我也想幫幫你,作為朋友幫忙應該是相互的。」

其實,顏如玉是想到拒絕的,顏如玉一直覺得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解決不了的話就想辦法解決。

意料到顏如玉會拒絕,所以,張靈風才會說出:作為朋友幫忙應該是相互的這樣的話來。

既然無法拒絕的話,那就選擇接受吧。

於是,這一回,顏如玉爽快地答應了:「好的,沒問題,以後,如果有需要你幫忙的地方我一定開口請你幫忙。」 吳世勛想了想,開口問道:「你們說,大晚上的,顏如玉到底幹嘛去了?」

金鐘仁搖搖頭,表示不知道:「哪知道呢?也不知道他是口中的朋友最好人還是壞人。」

都暻秀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開口道:「對了,說到這裡,我都忘記問顏如玉了,問顏如玉那所謂的朋朋友是男還是女的。」

朴燦烈不明所以地問道:「是男的,是女的有什麼關係嗎?」

都暻秀理所當然地回答道:「要是男的話,顏如玉就會危險一點點,要是女的話,顏如玉就會安全一點點啦。」

朴燦烈還是不懂,問道:「怎麼說?我不懂。」

聞言,金珉錫、金俊勉、張藝興、邊伯賢、金鐘大、都暻秀、金鐘仁、吳世勛、吳亦凡、鹿晗、黃子韜都不敢置信地看著朴燦烈,為朴燦烈的智商感到深深的擔憂。

朴燦烈的腦子秀逗了吧?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

這一回,都暻秀還沒來得及開口回答就被金鐘大搶先了:「你想啊,一個男的大晚上的約一個女的出來還能幹嘛?有何居心?」

聽了金鐘大的話,朴燦烈恍然大悟道:「那還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這時候,邊伯賢提出自己的疑問道:「你們不覺得顏如玉這個朋友很可疑嗎?是從哪裡蹦出來的?以前從來沒有聽顏如玉提前過。」

張藝興也認同地點了點頭,說道:「對啦,顏如玉自從見了這個朋友之後,就對我們比較冷淡了。」

金俊勉猜測道:「難道顏如玉這個朋友在挑撥離間?」

金珉錫想了想,回答道:「不排除這種可能。」

這時候,吳亦凡擔心道:「那怎麼辦?顏如玉豈不是很危險?」

聽了吳亦凡的話,鹿晗真的很後悔:「我真的好後悔:我一時衝動之下說出那些傷害顏如玉的話,這相當於把她往危險的邊緣上推。」

相信若是顏如玉出了什麼意外的話,鹿晗是不會原諒自己的。

黃子韜提醒道:「現在後悔有什麼用?人已經走啦。」

這時候,金珉錫發表自己的看法道:「以前,總聽人們說:太過在乎就會造成傷害,以前,我不相信,現在,我信了。」

金珉錫正以親身經歷來驗證這一種說法。

金俊勉搖搖頭,嘆息道:「顏如玉真的是一個讓人非常不讓人省心的傢伙啊。」

聞言,張藝興猜測道:「是不是我們限制了顏如玉的自由?讓她覺得,自己就好像是被囚在鳥籠中的鳥呢?」

邊伯賢搖搖頭,不贊同道:「不是的,我們從來沒想過要限制顏如玉的自由,只是害怕他出去了就找不到回家的路而已。」

邊伯賢這句話倒是說出了EXO所有成員們的心聲。

金鐘大也在發表自己的看法:「不過,很顯然,顏如玉不是那種安安分分呆在家裡的女孩,她想要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她渴望到外面的世界看看。」

金鐘大這句話倒是說出了顏如玉的心聲。 這時候,朴燦烈提議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們有空的話就帶顏如玉到外面的世界看看,不要讓他一個人獨自出去或者跟著陌生人出去,這樣很危險。」

雖然,朴燦烈對顏如玉還是有防備之心的,但是,朴燦烈還是希望顏如玉能夠快樂。

都暻秀贊同道:「這個主意好,最好我們能一起去。」

這時候,金鐘仁開口了:「話說回來,顏如玉真不是一個勤奮的傢伙,唱歌學到一半就不唱了,跳舞也是學到一半就放棄了,炒菜更是。」

吳世勛也開口了:「其實,我們從來沒有把顏如玉當成女僕,把我們當成殿下,我只是一時氣話而已,若是像顏如玉這麼懶的女僕,早就不及格了。」

吳亦凡拍了拍吳世勛的肩膀,安慰道:「我知道,別自責了,沒關係的,你也只是想把顏如玉留下來而已。」

其實,吳亦凡、鹿晗、黃子韜何曾不是一樣希望能用激將法把顏如玉留下來呢?

金珉錫想了想,回答道:「不過,你倒是用錯了方法,這種方法不但不能把顏如玉留下來,反倒讓顏如玉更快的離開。」

金珉錫能理解吳世勛迫切地希望把顏如玉留下來的渴望,但是,金珉錫不贊同吳世勛這偏激的做法。

金俊勉想了想,也開口了:「顏如玉就好像是從小就被寵壞的女孩,行事都有自己的一套,有時候比較以自我為中心,不會考慮別人的感受。」

聞言,張藝興不明所以地問道:「既然這樣的話,你們到底喜歡顏如玉哪一點?」

張藝興這話表面上是在問金俊勉、金珉錫、金俊勉、張藝興、邊伯賢、金鐘大、朴燦烈、都暻秀、金鐘仁、吳世勛、鹿晗、吳亦凡、黃子韜,實際上也是在問自己。

張藝興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歡顏如玉哪一點。

感情這回事哪說得清楚啊?或許是磁場對了,就喜歡上了吧?

金俊勉想了想,回答道:「其實我也不知道,喜歡就是喜歡,是一種情不自禁的感覺,就算是知道她身上有那麼多的缺點,我還是喜歡她。」

邊伯賢也回答道:「我也好喜歡顏如玉的,感覺跟她在一起很開心,什麼煩惱都沒有。」

金鐘大想了想,回答道:「我喜歡顏如玉是因為顏如玉身上有我所缺少的東西,例如:樂觀。」

顏如玉的確是一個很樂觀的人。

朴燦烈認同金鐘大道:「對的,顏如玉表面上看起來好像一副無憂無慮的樣子,一點煩惱都沒有。」

雖然,朴燦烈嘴上說著要遠離顏如玉,但是,朴燦烈的心還是不知不覺向顏如玉靠近。

所以說,感情這件事是很難讓人控制的。

不過,都暻秀不認同道:「可是,實際上是這樣的嗎?人都是有煩惱的。」

金鐘仁想了想,回答道:「或許,顏如玉只是把自己的煩惱放到了心裡而已,沒有表現在臉上。」

吳亦凡直白地說道:「顏如玉很天真,我很喜歡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