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吳昊淡淡說了一句,赤火劍微微一盪,鋒芒閃爍,將赤手空拳的李傑逼退,身形一晃,再次欺身了過來。

俗話說,一寸長,一寸強。

吳昊手持赤火劍,雖然修為比不上李傑,但是依舊讓李傑投鼠忌器,不敢與寒光閃閃的赤火劍硬碰。

「你找死!」

見吳昊手中寶劍鋒芒畢露,李傑臉色異常難看,肥胖的身形微微一晃,連忙躲閃了過去,同時翻身一動,從吳昊身側一掌拍了過來。

吳昊畢竟沒有練過劍法,雖然有神兵利器在手,但是卻並不能發揮威力,只能胡亂揮動,倒是被李傑找到了機會。

砰!

李傑掌中青光湛湛,給人一種刺目的感覺。

「好快!」

吳昊臉色一變,這李傑雖然身體肥胖,但是速度卻不慢,尤其是躲開赤火劍的同時,竟然還能靈活的欺身而上,進行反擊。

「我沒有練過劍法,難免破綻眾多,被他找到機會也很正常。」

吳昊知道原因在哪裡。

砰!

面對李傑兇猛的一掌,吳昊也不躲閃,體內《三陽訣》運轉開來,赤色的靈力同他周身,《遮陽掌》毫無顧忌的施展了出來。

金烏滿天!

這一招《遮陽掌》,講究速度與爆發,一掌拍出,漫天火色掌影,給人一種目不暇接的感覺。

樹大招風!

李傑目光一凝,掌法不變,揮手之間,彷彿一棵大樹晃動,帶動狂風流轉一般,散發著強烈的氣勢。

轟!

二人硬砰了一掌,力量強橫至極,青光與赤芒寸寸碎裂,一閃即逝,都是渾身一震,紛紛後退了一步。

!! 「嗯?」

不過吳昊看的清楚,自己退了五步,而李傑則只是退了四步,頓時心中一凜,知道單純論靈力還不是對方的對手。

之所以能保持差不多的水平,主要在於他體內靈力十分磅礴,比之對方也毫不遜色多少。

當然,他並沒有催動肉身的力量。

否則的話,以他現在《紫火真身》第二層的實力,一身力量達到了七八百斤,李傑應該不是對手。

之所以這樣,則是他想檢驗一下自己的實力。

現在看來,效果不錯,就算面對煉體四重,他也有信心一戰。

「好強!」

李傑後退四步,神色有些吃驚的看著吳昊,沒想到對方只是煉體三重,竟然能與自己近乎平分秋色。

「在家族之中,除了李俊祥和李陽二人以外,沒有人是我的對手,此人只是煉體三重,竟然能將我震退,實力不容小覷。」

一瞬間,李傑便將吳昊當成了勁敵,嚴肅的對待了起來。

砰!

吳昊知道了自己的水平之後,便不再收斂,《紫火真身》運轉開來,伴隨著《遮陽掌》,再次朝李傑撲了過來。

「來得好!」

李傑小眼睛中神芒一閃,肥胖的身形一動,不但不退,反而繼續迎了上來,青木掌法幻化出層層青光掌影,朝吳昊籠罩了過來。

砰砰砰……

二人交手,完全沒有半點收斂,力量沉渾浩大,火光閃爍,青芒湛湛,給人一種針尖對麥芒的感覺。

轉眼,幾十招過去,吳昊渾身紫色光芒一閃即逝,一股浩大的力量從體內勃發而出,狠狠地將李傑震了出去。

「好可怕的力氣!」

李傑還感覺手臂一陣酸疼,便身不由己的倒飛而回,心中頓時倒吸一口涼氣,震驚到了極點。

通過這一番交手,他越發的感覺到了吳昊的強悍。

對方或許修為不如他,但是肉身強悍,力氣奇大,好像修鍊了特殊的煉體功法,他的青木掌落在對方身上,竟然傷不了對方分毫。

反而對那熾熱的掌法讓他一陣手忙腳亂。

尤其是他修鍊的靈力是木屬性的,被對方火屬性的靈力剋制,先天就要低上一頭。

兩廂對比了起來,到現在,他已經處於了絕對的下風。

看著手掌中隱隱泛黑的皮膚,李傑神色越發凝重了起來,吳昊的遮陽掌很霸道,對他極為克制。

「此人究竟是誰,以前怎麼從未聽過天風郡有這種年輕高手,是吳家的人,還是劉家的人?」

李傑目光閃爍。

「李家少爺,我不想要你性命,只想你配合,讓我安全離開這裡,如何?」見自己佔據上風,將李傑震住,吳昊適時的開口道。

這個時候,他已經斬在了洞口處,將李傑堵在了其中,對方想要衝出去,都不太可能了,除非讓外面的人來救他。

只是吳昊聽的分明,外面李家眾人正跟狼群廝殺的難捨難分呢,就算察覺到了山洞裡的動靜,恐怕也沒有辦法救援。

當然,正如他所說,他只想安然離開這裡,並沒有想取李傑性命的意思,也沒必要打生打死。

雖然他已經穩穩佔據了上風,但如果李傑真的拚命的話,他可沒有一定的把握完全壓制下來。

「外面已經被包圍,你想要離開,恐怕不可能。」

李傑聞言,稍作沉吟,朝吳昊道。

「這個無妨,只要你李家眾人不阻止我,狼群就攔不住我,如何?」吳昊目光一閃,淡淡問道。

他只是孤身一人,就算面對狼群,存心逃走的話,只要不是狼王追殺,他就有信心逃出去。

而現在他之所以要跟李傑商量,一來是他與李家無怨無仇,沒必要打生打死。二來就是他怕李家為了火靈穴的事情,要將他滅口,畢竟火靈穴太重要了,李家得到之後很可能培養出不少強大的人才出來。

李傑是聰明人,自然知道吳昊心中的念頭。正如吳昊所擔心的一樣,他確實不放心讓吳昊離去。

火靈穴對於目前的李家來說,至關重要,要是傳了出去,恐怕劉家、吳家、甚至城主府都不會讓他們獨佔。

為此,他絕對將吳昊留下是有必要的。

只是以他的實力,又不是吳昊的對手,可以依仗的駝背老者等人,卻又被狼群困住了,一時間讓他有些為難了起來。


「怎麼,你不同意?」

吳昊目光盯著李傑,問道。

隨著他聲音一落,洞中氣氛頓時再次緊張了起來,尤其是吳昊已經做好了決定,只要李傑說出不讓他離開,他立刻出手,怎麼也要劫持了對方再說。

李傑也察覺到了吳昊言語中蘊含的淡淡寒意,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不過他也是聰明人,知道在這種情況下,自己想要拖延時間都不可能,除非拚命留下吳昊,否則就只能讓對方離開。

而他現在思考的是,如果拚命的話,能不能留下吳昊。

沉吟思考了半天,他心中得出的答案是否定,吳昊雖然只有煉體三重,但是實力卻隱然在他之上了。

哪怕是他拚命,恐怕留下對方的可能性也很小。

「你走吧!」

既然留下對方不實際,李傑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目光看著吳昊,直接說道。

「好,多謝了。」

吳昊眸光一閃,深深地看了對方一眼,道:「還請李少爺約束一下眾多屬下才行,否則我可不放心。」

「好。」

既然決定放對方走了,李傑也不再猶豫,滿口答應了下來。

「告辭!」

吳昊點頭,拎著赤火劍,迅速的朝著洞外掠去。

……

洞外,李家眾人中修為較弱的全都背靠背,手持刀劍與不斷衝上來的狼群廝殺在了一起,十分激烈。

尤其是他們堵在谷口,狼群想要衝進山谷,如果不解決了他們的話,根本就不可能,因此山谷中十分安全。

吳昊腳下一點,踏雪無痕,猛地一下出現在了山谷之中。


頓時,他的身影就被李家眾人看到了。

「不好,少爺……」

眾人看到吳昊山洞中出來,都是臉色一變,立刻就想到了山洞中的李傑,一個個都驚慌了起來,擔憂不已。

尤其是見吳昊好像要衝出山谷,他們哪裡會放過,一個個持刀劍阻攔了過來。

「讓開!」

吳昊見狀,眸光凌厲,赤火劍朝前一掃,宛如一道寒電,砰砰砰,頓時砍瓜切菜一般,將眾人刀劍砍斷。

「怎麼可能?」

眾人駭然色變。

「不要阻攔他,讓他走!」

這個時候,李傑正好從山洞中走了出來,看到這一幕也忍不住心頭一跳,連忙阻止眾人繼續朝吳昊出手。

聽到李傑的話,李家眾人連忙鬆了口氣,心有餘悸的看了一眼吳昊手中的赤火劍,再也不敢出手了。

吳昊也鬆了口氣,回頭朝李傑道了一聲感謝,身形一晃,朝著外面殺了過去,一劍斬出,血光乍起,一頭追風狼斃命。

赤火劍不愧是靈氣,雖然收斂起了大部分的氣息波動,但是僅憑藉材質,也遠超過普通的凡兵。

哪怕是吳昊沒有修鍊過劍法,一劍落下去,也橫掃了一大片的追風狼,很快就殺出了一條血路。

!! 「好鋒利的劍。」

魁梧中年人看到這一幕,臉色微微一變。

「嗷嗚!」

他這麼一分神,狼王一爪落在了他的身上,抓出了數道血痕,讓他渾身一顫,差點沒嚇死。

幸好駝背老者及時出手,否則的話狼王完全可以立刻撲上來將他咬死。


「不要分心,那個少年應該就是之前洞中的人。」

駝背老者也看到了吳昊,雖然他也很想出手將吳昊留下來,但是他也清楚,不解決狼王,自己這邊就會很危險。

於是,眼看著吳昊殺出了一條血路,揚長而去,他也只能長嘆一聲,徒呼奈何,全力對付狼王。

……

「終於殺出來了!」

雖然殺出了狼群,但是吳昊依舊心有餘悸,若不是手中有赤火劍的話,哪怕是他《踏雪無痕訣》修鍊到了大圓滿,恐怕也逃不出來。

當然,他之所以毫髮無損的逃出來,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身上的青衫,關鍵時候幫他抵擋了不少的狼爪和撕咬。

看著沒有半點痕迹的青衫,吳昊心頭喜悅無法言表,這次真的撿到寶物了。

他隱隱有一種感覺,這青衫的價值恐怕不在赤火劍之下。

「難道也是靈器?」

吳昊心頭疑問一閃即逝,旋即又搖了搖頭,這青衫沒有半點靈器的特徵,除了材質特殊以外,他感覺不到半點靈性。

「就算不是靈器,但也是了不得的寶物。」

將赤火劍背在背上,吳昊身形跳躍,不斷地在山林中穿梭了起來。

「父親!」

很快,他就來到了當初與父親分開的陣法邊上。

「昊兒,你回來了?」

吳遠山的聲音從陣法之中傳了出來,隨後一陣虛空閃爍,他便出現在了吳昊的面前,目光爍爍的朝吳昊看了過來。

「煉體三重巔峰,看來已經進入火靈穴了。」

吳遠山只是一眼,便看出了吳昊的修為,眼中閃過一抹異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