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吳玉秋一陣無語,有這個時間,怕是天都要亮了,根本沒有多少時間了!

「全體後退,從村子里走,這一輛車先丟在這裡!」

吳玉秋當機立斷,直接說道。

幾個人換了一輛車,坐在了後面的車子上,便準備倒車。

從觀眾席走向娛樂圈 「嘭……」

誰知,又是一聲巨響傳來,這一次,是最後面的車子傳來的。

又是爆胎?

吳玉秋的心頭閃過這個念頭,很快,後面車子的司機便過來彙報了下,的確是爆胎!

前後兩輛大卡車同時爆胎,還是在這麼狹窄的山路上,等於將他們死死的限制在了這裡,壓根動彈不得。

混蛋!

吳玉秋知道,這絕對不是偶然,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腳,要不然怎麼可能幾乎是同時,兩輛車都爆胎呢?

「說吧,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吳玉秋想了一通,最後將目光看向了劉浩和陳志文,死死的盯著他們,問道:「今天不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你們倆也走不出去!」

從一上車開始,吳玉秋便覺得這兩個人有點不大對勁,現在就更加這麼覺得了,原本有好的村路可以走,卻偏偏帶到山上這條路走,即便最安全,但那也不是絕對理由。

「這不關我們的事情啊,我們也是被逼的!」

劉浩忍不住說道。

「對啊,你……你要找……就去找那個人吧!」

陳志文也是一樣,就差沒直接說出葉風的名字了。

不過葉風沒有交代到底能不能說,他們也不敢,也只能隱晦的提一下了。

什麼意思?

那個人!

吳玉秋一時沒有想明白,到底是誰指使了這兩個人,又或者說,還有哪個大人物摻和到了這裡面來,還能讓陳志文和劉浩做他的走狗?

拽拽丫頭進錯房 誰有這麼大的能量?

吳玉秋仔細的找了一下,也沒有在記憶里找到這個人。

「吳玉秋,下來談談吧!」

這時,一道聲音從車外響起,只見在車子的最前面,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一個人!

對,一個人!

就那麼雙手背在後面,老神在在的站在最前面,有種大無畏的樣子。

葉風!

是他!

他什麼時候回來的!

當看清楚那張臉之後,吳玉秋明白了。

難怪陳志文和劉浩會那麼聽話,會那麼的聽命於人,原來是葉風回來了,大概,也只有他能讓這兩個人像狗一樣聽話了。

千算萬算,卻沒有算到葉風會在這個時候回來,這的確是吳玉秋的失誤!

「你們如果早點說……」

吳玉秋看著旁邊的兩個人,嘆了口氣,她知道,這二人起碼是在自己出發之前就知道了葉風回來的消息,早點告訴她,她也好做別的打算,現在來了,都沒那麼容易出去了。

「對不起,我們也沒有辦法!」

劉浩搖搖頭,直接說道。

吳玉秋仔細一想,也對,葉風都出現了,那她自然就沒有什麼威懾力了,相比較於葉風的威脅,她一個女人,又不算什麼了。

在生死面前,任何的*都不會有用處的。

「吱呀……」

吳玉秋打開車門走了下去,緩緩走到葉風的面前,說道:「好久不見,沒想到你還能回來!」

「我自然能回來!」

葉風點點頭,「只是我沒有想到,我走了之後,你居然做了這麼多事情,就這麼想把我的東西佔為己有嗎?」

「其實你走之前,那次在天盛食府,你也看出來不少東西了吧!」

吳玉秋自嘲一笑,直接問道。

「差不多吧,當時你是唯一一個有大量蔬菜的人,也只有你能供應的起天盛食府的蔬菜!」

葉風點點頭,「不過我也只是猜測,你當時如果直接和我坦白,那也不會有那麼多事了!」

「坦白?」

吳玉秋呵呵一笑,「我要的是賺錢,坦白又有什麼作用,我不需要那個東西!」

「也是,不過很可惜,你要失敗了!」

葉風淡淡的道,「是你自己主動承認一切,還是我來幫你?」

聽到這話,吳玉秋先是笑了笑,然後在葉風的四周看了看,問道:「你就一個人來?」

「對付你們,還需要很多人嗎?」

葉風反問了一句,「我覺得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自己怎麼做吧,早點放下一切,對你是有好處的,要不然,後果我怕你都承擔不起!」

「哈哈,那你太小瞧我了!」

吳玉秋,又說道:「我可不是劉浩和陳志文,他們看到你就腿軟,就害怕,但我不怕你,我也不會因為你的出現而改變什麼!」

「是嗎?」

葉風嘴角帶笑,問道:「那你想怎麼做!」

「許強!」

吳玉秋喊了一聲,後面卡車裡忽然衝出來很多人,足足二十五個雇傭兵全都跑了出來,一下子將葉風全都包圍了起來,每一個人都兇狠至極,眼睛里泛著紅光,那是對嗜血的渴望。

看著這麼多的雇傭兵,葉風有點慶幸,慶幸自己沒有帶別人來,要不然,這幫殺紅了眼的雇傭兵,會做出什麼事情來還不一定呢!

「這就是你的底牌?」

葉風看著吳玉秋,淡淡的反問道。

「這些就足夠了!」

吳玉秋笑道:「你最好早點做出選擇,還要擋在我的面前嗎?這個後果,你承擔的起碼?」

威脅我?

葉風一時沒有說話,而是看著吳玉秋,良久之後,這才說道:「你原本有機會成為我的重要合作夥伴的,很可惜,你沒有把我住機會,以後你不會再有這個機會了。」

「哈哈,我吳玉秋什麼時候需要別人給機會了,我一直相信,機會是靠自己創造的,如果你死了,那就沒人能再擋住我了!」

吳玉秋一陣大笑,「你也太自以為是了,你真以為你是萬能的嗎?你真以為你一出場,就能解決所有問題嗎?你太高看自己了。」

「這是國際上有名的雇傭兵軍團,他們會教你們做人的!」

吳玉秋說完,緩緩退後了幾步,站在許強等人的身後,她很想看看,這些人能不能將葉風給撕碎。

「教我做人的,還沒出生呢!」

葉風依舊保持著鎮定的笑容,「準確的說,是你太高看你身邊的這些人了,他們,不過一群螻蟻,又有什麼用?」

什麼?

螻蟻?

聽到這個詞語,許強這個暴脾氣當場就忍不了,堂堂國際上讓人聞風喪當的雇傭兵,竟然被人形容成了螻蟻?

是可忍,孰不可忍!

忍不了!

「小子,讓我教教你做人!」

許強什麼都沒帶,就提著一個拳頭快步衝上前,一拳頭打向葉風,那威勢,都隱隱有破空聲出現。

葉風凝神看著這一拳,在普通人的眼裡,他這一拳,幾乎就是普通人的極致了,恐怕,整個地球,甚至世界上,都可能找不到第二個有他拳法厲害的人了。

難怪有底氣過來,原來還是有點真材實料的!

但很可惜,他厲害是很厲害,但也只是在普通人里算很厲害的。

葉風是普通人嗎?

當然不是!

這一拳,眼看著就要擊中葉風的時候,許強卻發現,這人還是紋絲不動傻站著的?

這是被自己嚇傻了嗎?

許強一陣得意,他要用這一拳告訴吳玉秋,他在這個山村裡,是無敵的存在!

「嘭……」

忽然,一拳響起,只見一道身影陡然飛了出去,狠狠的打在旁邊的大樹上,隨即緩緩落了下來,又從山坡上滾到了路上。

等吳玉秋看清那個在地上一動不動的人之後,頓時傻眼了!

是許強!

許強敗了!

總裁大人,體力好! 這怎麼可能?

吳玉秋瞪大著眼睛,再看看葉風,卻看到他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甚至,身上的衣服都沒有絲毫的凌亂,和之前,一模一樣,也就是說,許強這無比恐怖厲害的一拳,竟然沒有對葉風造成任何的傷害?

這……怎麼可能?

「可惜了,一個不錯的小夥子,就這麼的死了!」

三國之老師在此 葉風嘆了口氣,十分惋惜的說道。

特么……你自己一拳打死了對方,這會又在這裡可惜,這是人能做出來的事情嗎?

「還有二十四個,一起上,還是一個個單挑?」

葉風看著剩下的人,直接問道。

單挑?

開什麼玩笑!

作為老大的許強都被這人一拳擊殺,還單挑,傻子才會這麼干!

「上!」

其中一個人大喊一聲,足足二十四個雇傭兵一擁而上,想要考人海戰術徹底的制住葉風,但葉風只是伸出了一隻手,輕飄飄的一抓,這二十四個人像是凝固了一樣,站在原地一動都不動。

而葉風則是往前面踏出了一步,只揮舞出了一拳,便出現了一道肉眼可見的拳勁,這二十四個人直接轟然倒下,昏迷的昏迷,哀嚎的哀嚎,反正就沒有一個能站住腳的人。

這……

吳玉秋看著這一幕,眼睛瞪的大大的,忽然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或許,她終於明白了葉風敢一個人來的原因,因為,他一個人足以抵住千軍萬馬! 敗了!

吳玉秋知道,自己這段時間所有的謀划,都因為這個男人的歸來,而付之一炬!

這個很殘酷,但她卻不得不接受!

因為她沒有辦法改變這一切。

「你既然這麼快就要回來,為什麼不早早的說一聲!」

吳玉秋嘆了口氣,頗為無奈的說道。

她如果知道葉風半個月就回來了,她也許就不會去做這些了,因為都是徒勞無功,誰也不想去做一件根本不會成功的事情。

偏偏一開始,葉風的突然失蹤,外加柳如煙等人的不闢謠不作為,導致讓她以為葉風很難回來,甚至,永遠回不來了。

誰知道……

「早說了,又怎麼知道你會有這樣的心思!」

葉風微微一笑,「說吧,你背後的人是誰?」

吳玉秋能做這麼多的事情,要說背後沒人支持,那他也不會相信,只有將她背後的人揪出來,才算是完美。

「你覺得我會說嗎?」

吳玉秋反問了一句,「不管如何,這一條路是我自己選的,那我肯定會走下去,哪怕是錯的,我也要試一試!」

「也對,如果說了,那你也不是吳玉秋了!」

葉風點點頭,直接說道:「你走吧,這次我就不追究了,但你要給你背後的人帶一句話,只要我在一天,石頭村就不是他能染指的,不管誰來都沒用!」

「你真的放我走?」

吳玉秋很是意外了一下,畢竟,她這次來,可是要採摘所有蔬菜的,這對於葉風來說,等於就是要毀掉他的根基,可現在他竟然要放她這麼離開?

這也太大度了吧!

「要不然呢?」

葉風反問了一句,「我只是覺得,留你一個女人在我這裡並沒有什麼意義,論姿色,你比不上我的女人,論能力,你也一般般,論……好像也沒什麼好論的了,反正對於我來說,要是女人在我面前都沒有什麼吸引力的話,那就等於沒什麼用處的,起碼,你在我這裡,跟廢品沒什麼區別!」

什……什麼?

葉風說這番話之前,吳玉秋心裡還很感激,感激葉風要放了自己,但這一番話說完,吳玉秋就感激不起來了。

這是侮辱!

是對她人格的侮辱!

太可恥了!

原來自己在他的心裡,跟廢品一樣,這對於一向很傲氣的吳玉秋來說,打擊不是一般的大,是太大了。

「我的話說完了,你走吧!」

葉風擺擺手,是那般的隨意,壓根沒有將吳玉秋放在心裡。

「好,好,葉風,我會記住今天的,你是帶給我恥辱的人!」

吳玉秋冷冷的說道,她這人,面子高於一切,葉風剛才說的那一番話,就是帶給她最大的傷害,遠遠比其他的任何傷害都要大的多。

「是嗎?這麼想記住我?」

葉風淡然一笑,「隨便,我這人,最大的優點就是太帥了,容易被很多人惦記著,不多你一個!」

「哼!」

吳玉秋說完,便直接走了,沒有再逗留。 重生之撿個軍嫂來噹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