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吳翠花的執拗勁上來了!

剛轉身走出幾步,準備回接待室的男經理,也頓住了腳步,再次走了回來,臉色有些鐵青,“女士,你能冷靜一下嗎?吵吵沒法解決問題,我們是賣車的,不是戲臺子明白?所以你不買車,就先走,OK?”

吳翠花剛想再頂撞,一直站在邊上,沒吭聲的霍東終於站了出來!

朝前一步走,將吳翠花拉到了身後!

他就在一直等吳翠花的怒氣值爆表!等經理和導購一個勁的幫他刷怒氣!不氣的老岳母怒氣填胸,怎麼能體現出自個的英明偉岸,作爲一名裝壁界的達人,霍東對火候的拿捏,一直就精準的讓人髮指……

一句話,直接嗆的經理和導購成了木頭人!

表情完全定格了!

“這車我買了,刷卡,現在你倆給我阿姨道歉,明白?”

橫!絕對的橫!

赤果果的土豪氣肆虐全場……

每一雙關注的眼睛,都呈現了不同程度的愕然!霍東沒流露半分的傲然與張狂,只是平靜的說出了這句話,但殺傷力無疑更大了!越是這樣,越顯露了幾分神祕!

“你是在開玩笑?”

“如果你這麼認爲,我可以去對面寶馬家買一輛同等價位的給你看看。”

霍東依舊冷淡的道。

頃刻這位男經理臉色出現了戲劇性的一幕,先是一怔,隨後極具親和力的溫暖笑容,就蔓延在了整個臉部!這表情轉換能力,絕對的牛!連霍東都有些棋逢對手的感覺!

“這位先生,還有這位伯母,不好意思了,剛纔有眼不識泰山!還請見諒,對於您們能如此信賴奔馳的品質,我表示最誠摯的感謝!也希望我能幫您們選購好一切所需。”

這話說的,暖意融融!

錢,就是一買爽的玩意!

霍東聽完,表情卻沒多少變化,而是看向了那位女導購,“你的道歉那?我不差錢買車,但我阿姨更不能受氣,告訴你這個世界上脊樑挺的最直的就是農民,他們的每一分錢都是乾淨的。”

話說的很帥!

身後還沒從驚愕中掙脫出來的吳翠花,再次懵了!

“小莉,快道歉!顧客就是上帝,明白?你剛纔的做法太不禮貌了!身爲奔馳的員工,怎麼能這樣?我喜歡你這次之後認真反思,端正一下自己的態度問題。”

男經理批評道。

利益面前,一個員工的臉面算個毛線!

先前還挺囂橫張狂的女導購,瞬間被經理一雙眼盯的慌怕,趕緊低頭道:“……對,對不起,都是我態度不好,還請原諒……”

“阿姨滿意了?”

霍東爽完,當然要幫吳翠花過過癮。

拿錢踩人不是目的,目的是踩完人之後,讓吳翠花享受一下被人恭維巴結討好的感覺!她爽了,霍東纔是真的爽!吳翠花顯然還處在一種瞠目結舌的震驚中,瞧了一眼霍東吃力的笑笑,卻沒答話。

如此一來,當然被人理解成了她在擺譜!

還想繼續奚落女導購幾句。

男經理笑的越發僵硬,想說幾句求情的話,卻又怕惹了兩人不快!就在這時同樣在接待室的一位年輕男子起身走了過來,看一身的大牌裝扮與輕狂的走姿,就知十有八九是位紈絝。

“怎麼了小莉?有人欺負你?”

“……強哥,我……”

小莉見有了撐腰的頓時崛起了嘴。

她曉得這位富少對她有意思,自個也不是冰清玉潔的古板女子,倒不如利用他出出氣,如此嬌滴滴我見猶憐的樣子,頓時令慕強很是心疼,“別怕,有哥在,誰也不能欺負你,經理你先別說話,這事我解決行嗎?”

“這……”

“回頭我定三輛車,你可以閉嘴了吧?”

慕強財大氣粗的道,男經理頓時一笑站邊上不插手了。

然後他就扭頭看向了霍東,道:“買一輛就牛了?就可以欺負我妹子了?告訴你,這點錢我都看不進眼裏!有種你就比我買的還多,我就幫她道歉!沒種就乖乖走開,行嗎?”

話很衝,人很囂!

吳翠花第一次有些怕了!

而霍東爲了光輝形象隱藏很久的招牌式壞笑,忽然爬上了臉!

一妹泡成萬骨枯!爲了爭取早點拿到通往蘇蕊軟牀的通行證,霍東只能將眼前這位與他念頭相仿的兄臺踩在腳下了,這不能怪他狠!只能說對方裝的太大了……

只是霍東還沒出手,就聽另一邊傳來女子的聲音,“咦,是你?好巧啊,幾天沒見,來車展給我準備嫁妝了?”聞言霍東怔了一下,然後就見一位熟悉的美女,出現在了他視線裏。

人還是那麼美,穿的還是那麼惹火。

而盛氣凌人的慕強,卻頃刻萎了,頓時變得比貓咪還乖!還想借他找場子的女導購小莉以及展區經理,都頓時有種不妙的感覺,就如放了一個屁想要臭別人,卻發現使勁過大,噴出屎來了!

別人沒遭殃,自己特麼又倒黴了! 霍東何其人也?眼神毒的就跟夜裏的探照燈一樣,雖然隔着有段距離,但憑藉他對女人各種表情的深入研究,他斷定自個這一百萬沒有白掏,老岳母已經對他刮目相看了。

相信再努力一把,他就能獲得恩准,與蘇蕊脫衣相看了。

但臉上嗎,還是需要保持一種噁心人的謙遜與淡然,待吳翠花走來之後,還一臉感謝道:“謝謝阿姨幫我提車了,聽經理說阿姨辦事很有條理,真細心啊,果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啊。”

“一般般,我這人天生就是認真,不管做什麼都這樣。”

吳翠花一點不謙虛的笑道。

霍東聽罷想起蘇蕊經常說他的一句話,給你陽光就燦爛,給你洪水就氾濫……而身邊的展區經理更是一臉的納悶,自個啥時候誇過這娘們?真特麼會獻媚拍馬屁!

當下吳翠花抱着鈴鐺就上了車,霍東負責駕駛,雖然奔馳屬於豪車,但落在他手裏也就一般貨,駕駛起來不見半分的生疏,有了一輛新車,以後蹭飯泡妞就更方便了,他的心情自然也不錯。

頭一次坐奔馳的吳翠花,不住的打量車裏的內飾,一臉說不出的興奮。

“小霍,你和那位姑娘說清楚了?”

“嗯,強扭的瓜不甜,緣分沒法強求,都說的很清楚了。”

霍東一本正經的道。

“哦,那就好了,你買車的事不跟蕊蕊說一聲?”

吳翠花試探的道。

“不用了,今天我過去就跟她說一下辭職的事,長痛不如短痛,我不想再耽擱她了,還是趁早一個人離開吧。”霍東說完一臉的蕭瑟落幕,吳翠花聞言愣了下,有些緊張了。

“別啊,再做段時間吧,蕊蕊也很需要你這樣有能力有抱負的青年啊。”

“……哎,我再考慮一下吧。”

霍東故作矜持的道,其實心裏早就美的開了花!

他曉得自個已經成功過關,通過了老岳母的審覈,距離拿到駕駛證,與蘇蕊馳騁在柔軟的大牀上不遠了……

剛想着美事,腦袋裏不斷歪歪各種白肉翻滾的畫面,旁邊車道一輛麪包車就忽然加速切道,又玩了個飄移直接橫在了奔馳車的前面路上!嗤嗤!一個急剎車,霍東猛然將車子停了下來。

一百萬的豪車,差點就報廢了!

他還沒發火爆粗,麪包車裏卻一溜煙奔出六名男子,穿着打扮髮型紋身一瞅就是地道的混子,手裏還都拎着削尖的鍍鋅水管,耀武揚威眨眼就到了奔馳跟前!“尼瑪的,剛纔在車展罵我小弟的那娘們,你給我出來!”最前一位絡腮鬍的漢子道。


聞言吳翠花就一臉的慌亂!

想不到頭次在市裏橫氣,就攤上事了……

“小霍趕緊掉頭跑吧!”

“來不及了阿姨,別怕,我下去解決一下。”

霍東臉色凝重的道,心裏卻在感謝這幫熊貨關鍵時候來搭戲!又要幫自個增加幾分好印象了!想罷直接開門敞亮的走了下去,帶着那種欠扁的氣質,滿臉都是不折不扣的蔑笑,再次拉了幾分仇恨。

“有本事朝我來,欺負老人算個屁本事!”


霍東大吼一聲,響亮的恨不能讓全世界都知道,吳翠花一聽心裏滿滿的都是感動啊。

“行,你有種,給我上!”

絡腮鬍男子一揮手,頃刻六人拿着削尖的水管朝他砸來!

路過的車輛一瞅這架勢,誰敢報警?都特麼趕緊加速駛離現場了!當然霍東也不需要這些圍觀的,只要翠花大嬸能看到他的勇猛威武就行,閃身躲開當前一波攻擊,霍東眨眼抽出了褲子上的腰帶!平日裏開房時練就的速度,這時候就發揮了優勢!

然後朝前就是凌厲一鞭!

啪啪啪歡快的聲音響了起來!


這旋律聽着就讓人心花怒放!

近前的兩三個混子,頃刻就被打的一臉青紫!後面混子不服朝前打來,緊接着又被霍東凌厲抽了回去!這年月打不過混子的都不是好色棍!一根腰帶在他手上,完全就是施暴的利器,遠抽近打犀利無比,沒用三四分鐘就反虐了回去。

當然其實時間還可以進一步壓縮,只是霍東爲了刻意在吳翠花眼前秀忠誠。

而吳翠花此刻也已經目瞪口呆!

見識了霍東打人之後,才曉得現實中原來還真有這麼完美的男人,幾個屬性都滿格了……

一路抽到路邊,霍東看準時機腳步前鏟,腰帶抽襠,頃刻秒了一位瘦小的馬仔,臉色紫紅哼哼唧唧蜷縮在地上站不起來了!而其餘五人,則在霍東一面倒的淫威震懾下再不敢靠前,一個個瞅着自個兄弟落難也不敢搭救了。

畢竟誰也不會腦殘的跟自己過不去。

霍東瞅了一眼地上的馬仔,陰柔的笑了下,擡腳踩在了其手腕上,“說,你是誰的人?”

“……不,不說!”

馬仔嘴硬道。

霍東臉色閃現輕蔑,腳下用力碾踩!咔嚓一聲毛骨悚然的脆響,腕子斷了!馬仔疼的鬼哭狼嚎!渾身都在抽搐,但霍東臉色未見半分的動容,擡腳便又踩在了馬仔另一個腕子上。

“再問一遍,你是誰的人?”

“……王大嘴,嘴哥的人……”

馬仔服軟了,一臉表情比死了爹都難看。

霍東聞言點下頭,慢悠悠將腰帶串在褲子上,轉身走了。

而遠處五名馬仔,誰還敢追上去自找不快?看着他那拽吊的走姿,以及方纔木有人性的施虐,就嚇的襠裏飈冷汗,彷彿置身在了臘月天,這種貨色能躲多遠就多遠!

到了麪包車跟前,霍東開門拔下鑰匙,隨手一拋掉進了下水道。


讓遠處的馬仔們再次欲哭無淚……

上了奔馳車之後,吳翠花表情還處於石化的狀態,而鈴鐺似乎已經習慣了,沒見多少驚訝還在淡然的喝着果汁,“小……小東啊,你沒事吧,都怪我,不敢逞強惹事。”

“沒事,有些人就是欠揍,阿姨做的沒錯,這下他們可以安分一段時間了。”

霍東不以爲然道,扣上安全帶的時候,還沒忘佯裝一聲痛哼,搞得吳翠花還以爲他受傷了,心裏更是愧疚,其實這廝壓根沒受一點傷,還享受了免費陪練加熱身鍛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