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吳雲的左手輕撫在不知何時拿出來的血色長劍上,雙目緩緩閉上…… 人王斬龍劍。

情節似乎有點老套,招式似乎有點老土。但是不得不承認,人王斬龍劍的威力確實無與倫比,就連蒼穹八印也比之不過。

可是,前方的柳林卻一動不動,就這般靜靜地看着吳雲,似乎一點也不害怕吳雲的人王斬龍劍。

嘴角輕翹,帶着若有若無的笑意,似乎是在嘲笑。

是在嘲笑吳雲的不自量力,還是嘲笑吳雲在做無所謂的掙扎……

吳雲的雙眼一閉一合,幾乎是在剎那完成,在雙目睜開的那一刻,吳雲端舉着血色長劍右手就緩緩向前揮出。

而原來那把黃金紫霄斬屍劍,早在將柳林一劍斬出的那一剎那,便煙消雲散,化爲混沌。

而手上的這把劍,卻是一路陪伴吳雲走來的血色長劍,血色長劍不知何時落入吳雲手中,隨着吳雲的心意揮灑出只屬於它的劍意。

一道金色犀利無比的劍氣隨着吳雲的右手一揮,朝着前方的柳林激射而出,帶着一陣陣強烈的音爆之聲朝着柳林殺去。

吳雲沒有殺過幾個人,但是這並不代表他的殺氣弱,恰恰相反,吳雲的殺氣很強。

殺的人多,強大的只不過是戾氣而已,不是什麼強勢無比的殺氣。

就好比一個殺手,有時候,他明明沒有殺過幾個人,但是他的殺氣卻比那些在戰場上摸爬打滾的的軍人們強。

殺氣與天賦有關。

人王斬龍劍朝柳林呼嘯而去,而吳雲早已用氣機將柳林鎖定,誓要徹底將柳林徹底擊殺。

劍氣劃破虛空,帶着難以言語的氣勢和味道斬向了浮在半空中的那個漆黑的腦袋。

聲勢浩大,讓人以爲這是早已逝去的遠古人王歸來,重新爲人族的繁榮昌盛而努力。

遠古時代的那個英雄,如今還有誰記着?

有些人活着,但是他已經死了;

有些人死了,但是他卻還活着。

人王雖去,世人銘記,永垂不朽。

這一劍,便是吳雲以遠古人王殘留於天地各個角落的痕跡,勾動這些道紋從而揮出人王斬龍劍,相當於是弱小版的人王揮出這一劍。

一劍,強不在勢,而在意。

一劍西來,不可捉摸,時空似乎在此刻顛倒,中年儒生隱隱約約地看見一個渾身古銅色的原始戰士,拿着一把血紅色的劍揮出。



“咻——”

劍氣劃出柳林的腦袋,而後去勢不減,一直向柳林背後的桃樹掠去。

“叮!”

就在斬龍劍氣將攔腰切過那一排桃樹的時候,變化出現了。

那一排的桃樹,猛地垂下無窮無盡的桃花,霎時間將人王斬龍劍氣淹沒,裏三層外三層地將其包裹,使得劍氣再不能前進一步。

而後,桃花散去,人王斬龍劍氣也失去了蹤跡。

再說這柳林,在人王斬龍劍劃過的時候,頭部沿着劍氣劃過的地方出現一道深深的裂痕。

可是,僅僅是一道裂痕而已。

“咕嚕咕嚕……”

噁心的聲音響起,柳林臉上的裂痕四周的地方突然蠕動起來,很快便將傷口淹沒,恢復如初。

人王斬龍劍,斬的是龍,斬的是物,斬的是世間的實體。

對於像柳林如今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人王斬龍劍實在是無能爲力,無可奈何。

“你傷不到我!你傷不到我!哈哈哈……”柳林放聲狂笑,似瘋似癲,囂張無度,完完全全一個瘋子。

不,莫說瘋子,就連厲鬼他也不是。

他是孽果,是無辜蒼生的怨念,亦是柳林的怨念,一個邪惡的結合體。

“你毀了我的一切,現在就來償還吧。”柳林一聲大吼,俊美的臉極度扭曲,臉上無比地怨毒和憎恨。

若不是吳雲,他怎麼會連元神也不剩下。若不是吳雲,他又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副樣子。

如今,吳雲又一劍將他斬了出來,將他在以後吞噬吳雲,奪舍肉身的計劃全盤崩碎,讓他再無復活的希望。

此恨,比之王超,李翼軒毀其家族更深。

世界上總有人以自己爲中心,什麼事情都以自己爲主體,好像什麼事情都是別人錯了,自己永遠都是對的。

對於這一類人,吳雲向來是直接選擇無視。

吳雲身後的桃樹在柳林被斬出來後就完全失去了動靜,風也停止了吹動,似乎是在等待吳雲的精彩表演。

看着惡狠狠地朝自己飛過來的人頭,吳雲不慌不忙,一手握劍柄,另一手食指點在劍身距離劍尖不遠處的地方。

一邊是黑氣,一邊是白氣,兩股氣向劍的中間位置流去,最後終於相遇交匯。


如漩渦一般,兩道氣息最後終於完全糅合在一起,化爲一個太極陰陽雙魚。

只是,這個太極陰陽雙魚與之前出現過的有些不同,它的黑魚與白魚的交界處,是一道紅色的線。

原本這道線是不存在的,是吳雲藉助血色長劍才能凝聚出來的一條線。

正是這一條紅色的線,才讓吳雲凝聚出來的太極不會相互排斥影響威力,這一條線‘,起到了平衡陰陽的作用。

這也是吳雲在不經意間發現的,似乎有了這一條線的平衡,太極陰陽雙魚的威能提高了近五成。

如今,終於有機會檢驗一下它的真正威能。

“太極陰和陽,送你見閻王。”

吳雲難得嘴賤了一次,一聲大叫以後將太極陰陽雙魚向柳林推去。

來書院考試,修爲沒有多大進展,倒先學會做詩了。吳雲心中嘀咕道。

凝聚太極陰陽,然後推出。這個過程看起來似乎很漫長,實際上也就一眨眼的功夫。

而這時,柳林那黑色的大人頭,也撲了過來,正正地撞上吳雲推演而出的那一道太極。

不遠處的中年儒生,這也在此刻做好準備,決定在吳雲不敵的時候出手。

原本他可以直接出手擊殺柳林的。

只是,這個是屬於吳雲一個人的歷練。

而且,他想要藉此一場鬥法,確認一下事情。

所以,他選擇不出手,選擇旁觀。

他知道,暗中還有一個人也在旁觀。或許,暗中的這個人已經知道了答案。

“涮涮涮……”

一陣如烙刑的聲音過後,卻看見太極陰陽雙魚如同一個具有強腐蝕性一般,活活將柳林的那顆人頭,腐蝕掉了一半。

“啊啊啊……”

柳林淒厲的大叫,樣子十分可怖。

“你是這世間的污垢,而太極陰陽代表的是這世間萬物的本源。太極,剛好是你的剋星。”吳雲緩緩開口說道。

說着,吳雲又準備發一輪太極陰陽雙魚,“可惜,我的修爲不夠,否則的話,以太極的威能足以將你完全毀滅。”

吳雲沒有把握將柳林這一種奇怪的生物毀去,就算是太極陰陽雙魚也不行。

而且,太極陰陽雙魚極度耗費靈力,就算是吳雲,也只能推演幾次而已。

不過,毀不去不代表傷不了。

既然殺不了,那就索性將你傷個徹底,把你傷到沒有半點反抗之力。

“唉,若是學會了封印之法就好了。”

吳雲嘆了口氣,而後第二個太極陰陽已經完成,左手一推,帶着太極陰陽雙魚向柳林飛去。

“啊——不要!!不要!!!”

柳林驚恐,轉頭就要離開,吃過一次太極陰陽雙魚的苦頭,他不想再吃第二次。

可是,他反應的太慢了,太極又一次貼上他的腦袋,那個只有半個人頭大小的腦袋。

“涮涮……”

這一次,二分之一的腦袋成了四分之一,一個迷你版的人頭出現。

“爲什麼是一半的一半?”吳雲有點鬱悶,似乎對這個戰績很不滿意。

而這時,柳林那四分之一的腦袋一陣蠕動以後,五官又重新清晰了起來,只是那黑色的臉上似乎多了一絲蒼白。

“啊……”

柳林此刻已經忘了對吳雲的痛恨,頭也不回地飛走,似乎想要離開這個可怕的地獄。

中年儒生臉上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似激動又似遲疑。

“他跑了……”吳雲說道,“沒事吧?”


吳雲的意思,是問如果讓柳林在這桃花源內,會不會給書院帶來麻煩。

說實話,對於吳雲而言,殺不殺柳林已經無所謂了。

因爲,柳林現在已經沒有資格站在吳雲的面前。

中年儒生看了看柳林逃去的方向,若有所思,然後回頭,“沒事了。”

“沒事就好。”吳雲點了點頭。他查看了一下身體,發現自己現在已經是斬三尸第三境界。

換句話說,自己是凡胎境第十五層天的級別,只差一步,就可以踏入聖人境,成爲一代聖人。

想到這裏,吳雲不禁對自己的修行速度有些不滿。

不過,吳雲想想就釋然了,速度慢,就讓根基更穩固一些,也不是一個壞事。

“吳兄,這邊走,我帶你去見那一個老先生。”中年儒生對吳雲說道。

吳雲點點頭,跟着中年儒生向山頂的宅子走去。

他卻沒有注意到,中年儒生這次用的是“吳兄”,而不是“小兄弟”。 滿山桃樹,落英繽紛,時不時一兩朵桃花落下,迎風起舞,着實一片桃花源一般的生活。

這時,一個極不協調的顏色出現在這個粉紅色的世界裏。

黑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