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吼!!

下一秒,不等在場任何一個人反應過來,烈焰魔猿一聲嘶吼響起,隨即便直接撲向了風少羽。作為戰寵,烈焰魔猿自然能夠知道吳賴的意思,自然也就不會把風少羽咬死,在所有人驚愕的眼神下,烈焰魔猿那厚重的身體直接將風少羽按到在了地上。

噗嗤……

強烈的衝擊直接讓風少羽口中噴出一口精血。

吼!!

當即,烈焰魔猿那血盆大口瞬間向著風少羽的右手咬去。咔嚓聲音脆響,一道腥紅的液體直接從風少羽的手上飆射而出,烈焰魔猿一口就直接咬斷了風少羽的手掌,那整隻手掌更是落在它的口中,不斷的咀嚼著。

血腥,暴戾,慘不忍睹。

「啊……」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也瞬間從風少羽的口中響起。

他神色煞白。

刷……

眾人的神色也是一變,看著烈焰魔猿身體本能的一顫。

太殘忍了…… 紫雲帝國帝都,一場大戰結束。

皇城朝天殿。

此刻大殿之外的戰場已經清理完畢了,這一戰差點就沒有毀掉整個皇宮,一戰之後,紫雲帝國一方的損失不小,但是相比於天玄宗一方,這一戰紫雲帝國無疑是大勝,除了一些騰家的士兵,紫雲帝國一方天人境強者沒有戰死一個,頂多就是一些受傷的。而天玄宗一方這一戰卻是隕落了三十多個天人和凝神,還有十四個天人九段,兩個偽玄帝。

但是,整個紫雲帝國卻是沒有一絲的喜慶。

只有凝重。

只有壓抑。

這一戰如果沒有秦緋月,紫雲帝國必然大敗,此刻戰鬥結束了,秦緋月也已經離開了,眾人的心中除了震驚之外剩下的只有感激和銘記。秦緋月已經離開了,沒有人去多想什麼,畢竟這個時候任何一個人也沒有時間去多想。

第一戰,天玄宗大敗。

那接下來呢?

如今紫雲帝國和天玄宗已經徹底的翻臉了,那麼接下來的便是不死不休的戰鬥,要麼紫雲帝國從此滅國,要麼天玄宗從此從世俗之地消失,不管是哪一種結果,雙方必然有一方會消失在世俗,然而天玄宗的實力更是讓紫雲帝國一方震撼不已。

戰鬥還沒有真正的開始,天玄宗一方便已經出現了兩大偽玄帝。

還有十三個天人九段。

還有三十多個天人強者。


還有三十多凝神。

那戰鬥全面爆發的時候呢?

已經沒有人去想象了。

騰家軍,炎衛還在陸陸續續的歸來。

朝天殿氣氛一片凝重。

太子紫天冥坐於那金龍寶座之上,在場還有騰老爺子,南叔,騰炎,司徒無情,秦明……之前參戰的天人境強者無疑例外全部在場,當然此刻騰老爺子也受了不輕的傷,畢竟那一擊天雷的威力不容小視。

大殿中央。

「你,你,你們最好馬上放了我,不然……不然父親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風少羽那驚恐、忌憚的眼神看著整個大殿之中的所有人,他那恐懼又顫抖的聲音響起,這一戰的結果已經遠遠超出了風少羽的預料,天玄宗一方擁有兩大偽玄帝竟然還敗了,尤其是秦緋月,更是讓風少羽恐懼到了極致。玄帝,那可是玄帝級強者啊。

風少羽身邊,紫雲兒癱坐在地上。

她呆若木雞。

天玄宗敗了,她篡位失敗了,接下來等待紫雲兒的是什麼她很清楚。

被天玄宗拋棄。

被帝國懲治。

刷……

聞言,所有人的視線全部落在風少羽身上。

要挾?

所有人視線之中閃過一絲怒意。

直接無視。

哼!!

騰老爺子直接冷哼一聲「風少羽,我們現在可以不殺你,但是……你必須要把天玄宗的情況如實的告訴我們,天玄宗有多少偽玄帝,有多少天人九段,又有多少天人武者。」下一秒,騰老爺子那深沉的聲音響起,這一戰之後讓紫雲帝國一方意識到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那就是他們至今對天玄宗依舊是一無所知,在這樣的情況下開戰對紫雲帝國一方很不利。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問。

這是紫雲帝國目前最急需要做的事情。


嗡!!

聞言,風少羽的身體不由一震,那忌憚的眼神也是落在了騰老爺子的身上「我,我不知道,你們最好馬上放了我,不然父親一定會讓你們整個紫雲帝國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嗯?

眾人聞言眉頭不由一皺。

「爺爺,讓我來。」下一秒,騰炎淡淡的聲音響起。

騰老爺子點了點頭。

刷……

騰炎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來到了風少羽的面前,那肅穆的神情望著風少羽,這一戰給騰炎心裡帶來了不少的衝擊,尤其是秦緋月的離開,更是讓騰炎心中似乎缺少了什麼一般。對於天玄宗騰炎更是不會手下留情。

這……

看著騰炎,風少羽不由一愣「你,你想幹什麼?」當即,風少羽那顫抖的聲音響起。

呵……

騰炎冷笑一聲「吳賴,進來」下一秒,淡淡的聲音從騰炎口中響起。

吳賴?

什麼人?

在場的人聞言一個個不由面面相覷。

風少羽也不例外。

刷……

下一秒,一個人從大殿之外走了進來,那猥瑣的樣子看著眼前大殿之中的一幕,吳賴不由一愣,畢竟這裡可是三十多名天人強者啊,而吳賴不過只是凝神而已,最重要的是吳賴什麼時候見過這麼多的天人強者,尤其是剛才那一戰看的吳賴可是膽顫心驚啊。

「是你。」看到吳賴,風少羽那驚駭的聲音瞬間響起。那腳步更是不由的一步後退,他雙瞳之中更是閃爍著無盡的憤怒,但是更多的還是恐懼,還是害怕,還是忌憚。

吳賴?

風少羽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個人。

恨之入骨。

呵……

看著風少羽,吳賴淡然一笑「炎少。」下一秒又是對著騰炎說道。

「不管你用什麼辦法,本少只想知道關於天玄宗的一切。」當即,騰炎淡淡的聲音響起,話落,騰炎直接退到了一邊,不再理會吳賴,而是看著風少羽,等待著自己和在場所有人需要的答案。

嗡!!

聞言,風少羽整個人猛的一顫。

刷……

他那戒備的眼神瞬間鎖定著吳賴。


腳步再次後退。

呵……

吳賴視線從騰炎身上再次轉移到了風少羽身上,淡然一笑,隨即幾步向著風少羽走去。不等吳賴開口,風少羽那顫抖的聲音便已經響起了「你,你想幹什麼,你,你別過來,別過來。」顫抖的聲音響起,看著吳賴,混亂之都那一幕幕不由的再次浮現在風少羽的腦海之中,那一幕讓他憤怒,更是讓他恐懼,眼前這個少年下手那是絕對不會留情啊。

心底的陰影。

永遠的恐懼。

吳賴,那就是風少羽的剋星。

要挾?

如果要挾有用眼前這個少年當初在混亂之都就不會敲詐自己、暴打自己了。天玄宗的名頭對於眼前的少年而言根本就沒有,這一點風少羽心中很清楚,比誰都清楚。

呵……


看著風少羽,吳賴淡然一笑「大財主,我們又見面了。」下一秒,吳賴那戲虐的聲音響起,風少羽聞言更是整個人直接癱坐在了地上,雙手撐著地面,那驚恐的眼神死死的盯著吳賴,他的身體都在顫抖著。

怎麼回事?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不由一愣。

風少羽似乎很怕這少年?

刷刷刷……

一瞬間,所有人的視線全部都落在了騰炎的身上,似乎在詢問著什麼一般。可是騰炎此刻根本就沒有在意這些,而是繼續看著吳賴和風少羽,之所以讓吳賴來*問,那是因為騰炎心中很清楚,風少羽對吳賴他心中有著本能的恐懼,這樣*問的話必然事半功倍。

「大財主,今天我們玩點好玩的。」下一秒,吳賴微笑的說道。

嗡!!

風少羽身體猛的一震。

刷……

下一秒,吳賴根本就不給風少羽任何多想的機會,一把直接拽住他的一條腿,然後就這麼向著大殿之外脫去「你,你想幹什麼,放開我,快放開我。」當即,風少羽那顫抖,驚恐,慌亂的聲音響起,他甚至都忘記了反抗,他甚至都忘記了他和吳賴一樣都是凝神境的武者。

砰砰砰!!

吳賴沒有理會風少羽,繼續拖著他向外面走去。

他想幹什麼?

所有人心中一陣好奇,直接跟了出去。

大殿之外。

空氣之中依舊帶著一抹淡淡的血腥味,只不過此刻那一具具屍體已經被清理掉了,那地上的血跡也已經不復存在了。入目,所有人看到的是一頭兩米高的紅色巨猿。

烈焰魔猿?

看著這紅色巨猿,所有人不由一愣。

砰!!

吳賴卻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將風少羽拖到了烈焰魔猿的面前,然後那戲虐的眼神看了一眼風少羽,最後又落在烈焰魔猿的身上「老猿,咬他。」當即,吳賴那戲虐的聲音直接響起。

什麼?

吳賴的話讓在場所有人一愣。

咬他?

這……

騰炎不是讓他*問風少羽嗎,這還沒有問就……

嗡!!

風少羽的身體也是猛的一震。

吼!!

下一秒,不等在場任何一個人反應過來,烈焰魔猿一聲嘶吼響起,隨即便直接撲向了風少羽。作為戰寵,烈焰魔猿自然能夠知道吳賴的意思,自然也就不會把風少羽咬死,在所有人驚愕的眼神下,烈焰魔猿那厚重的身體直接將風少羽按到在了地上。

噗嗤……

強烈的衝擊直接讓風少羽口中噴出一口精血。

吼!!

當即,烈焰魔猿那血盆大口瞬間向著風少羽的右手咬去。咔嚓聲音脆響,一道腥紅的液體直接從風少羽的手上飆射而出,烈焰魔猿一口就直接咬斷了風少羽的手掌,那整隻手掌更是落在它的口中,不斷的咀嚼著。

血腥,暴戾,慘不忍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