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呃……”

夏冰瑩和納蘭玉珠都無語了,你真是唯恐天下不亂啊。

“拍賣開始了,我們看看有什麼好東西。”

“我去,居然是六品的神龍果,哇,還有養神液呢,這可是顧爺爺的作品。”

夏冰瑩連連驚歎。

納蘭玉珠聽着報價,也是驚訝得捂住小嘴。

“京城的人,是真的豪。”

只有林絕,全程都在瞌睡。

兩女對他的成見都很大。

“真是的,在這樣的地方睡覺,林先生你還是我見過的第一個。”

夏冰瑩咬着小虎牙,怒其不爭。 拍賣場中最高處。

園主夫人打着哈欠。

“什麼玩意,連一樣八品的寶貝都沒有,浪費我的時間。”

吳長風略有得意道:“夫人稍後,一會就是我的作品壓軸了,那可是費了我上百味珍惜材料的腎寶靈丹。”

“哦?靈丹?”

園主夫人終於來了點興趣:“吳大師,你這靈丹有啥作用?能值多少錢?”

吳長風自豪道:“作用非常大,我這腎寶靈丹,就是給九十歲的老傢伙用了,都有用。價值至少八千萬。”

園主夫人哦了一聲:“原來是補腎的玩意,吳大師你最近的作品有些單調啊。”

吳長風尷尬笑笑,煉製補腎的丹藥,不就是爲了搞錢嗎?那些老傢伙就缺這個呢。

只是立刻吳長風就傻眼了,因爲主持人宣佈道:“接下來拍賣的是御藥園吳大師的作品,腎寶靈丹。請大家拭目以待,我們的壓軸寶貝在下一輪。”

“怎麼回事?我不是打過招呼我的作品放在最後嗎?”

他臉色當即就有些難看了。

立刻喝到:“工作人員呢,上來見我。”

工作人員抱歉道:“對不起吳大師,本次拍賣出現了絕世珍寶,你的作品不能放在壓軸位置上。”

“絕世珍寶?”

吳長風怒道:“什麼狗屁絕世珍寶,你們是不是不給我面子?”

這時園主夫人道:“你下去吧,吳大師你沒聽錯,確實出現了絕世珍寶,你還真不能霸佔壓軸位。”

“真是期待啊,好久沒有大手大腳花錢了,這個玄石之心,我志在必得。”

園主夫人非常激動。

吳長風徹底石化,玄石之心?

怎麼可能會有這玩意,哪個該死的蠢蛋,如此暴殄天物,居然拿出來拍賣。

他現在是絲毫不介意被擠下來了,那可是玄石之心啊,自己的腎寶靈丹跟它比,毛都不是。

納蘭玉珠期待道:“開始了,我們的玄石之心就要競價了。”

夏冰瑩非常可惜道:“要是讓爺爺知道林先生你賣這絕世珍寶,他老人家非得哭得死去活來,厚臉皮的給你霸佔了。”

“誰來我也不賣,當我傻呢。”

林絕這點倒是很堅決。

主持人的聲音響起:“不好意思各位,玄石之心的賣主並不打算出賣,不過他在我們拍賣行留言,如果有出價超過二十億的人,可以與他聯繫。”


園主夫人第一個叫道:“我出價二十五億。”

立刻有人跟隨:“三十億。”

“三十二億。”

……


此起彼伏的競價。

工作人員來到夏冰瑩跟前:“夏小姐,按照你的吩咐,參與出價的貴賓已經在貴賓室集合了,接下來請你出面給個說法。”

林絕站起身:“走,我們過去。五十億的投資到手了。”

拍賣行貴賓室中。

園主夫人無比的期待,也有些惱怒,這個拍賣玄石之心的傢伙,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吊大家的胃口。

她看着周圍那些也眼熱玄石之心的人,嘴角帶冷笑。

比有錢,御藥園沒怕過。

突然,園主夫人看到了夏冰瑩,還有林絕。

“瑩瑩,林專家,你們怎麼過來了?”

夏冰瑩有些緊張:“夫人是這樣的,其實那玄石之心,是林絕先生的。”

“林專家的玄石之心?”

園主夫人驚愕無比:“林專家你既然拿出來了,又爲什麼不賣呢?這不是存心讓本夫人笑話嗎?”

林絕解釋道:“夫人先別急,玄石之心我也不是一定不會賣。但當前我遇到了一點小困難,需要五十個億與納蘭家合作,所以纔出此下策。”

吳長風無比的嫉妒加憤怒:“既然玄石之心是林專家的,你又不賣,你這不是消遣夫人嗎?你好大的膽子。哼,五十個億,虧你說得出口。”

“我怎麼說不出口?”

林絕沒事人的樣子:“吳大師你還真說對了,我這人膽子就是大,我不但不賣玄石之心,我還想要五十個億。”

“你……真是做夢。”

吳長風又驚又怒。

這混蛋居然想空手套白狼五十個億,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果然,周圍的人紛紛斥責。

“這位小兄弟,我是景家家主,你這玄石之心賣給我,我出三十個億。”

“你這年輕人真是胡鬧,以爲這裏是茶館酒店?既然拿出來了,就別想拿回去。”

“對,玄石之心既然被我遇到了,再多的錢也得弄到手。如果你不賣,哼哼,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周圍都是京城一方大人物。

個個說起話來口氣和分量都大得嚇人。

夏冰瑩和納蘭玉珠當即就有些頂不住壓力了。

“哼,林先生真是亂來,這下好了,全都得罪了。”

林絕老神在在的:“各位,玄石之心是我的,賣不賣是我的事,聽你們這語氣,是想買賣不成就玩強硬的咯,哈哈,我隨時奉陪。不過奉勸大家一句,我可是御藥園的專家,你們動手,可要先問過我們的園主夫人。”

“這……”

“靠,你們御藥園的人發什麼神經,不賣爲什麼還要拿出來。”

“媽的,園主夫人還在這裏呢,這小子有恃無恐。”

園主夫人對林絕把她當擋箭牌無比惱怒,但林絕是御藥園的人此事不假。

“林專家,你身爲我的人,我肯定會保護你的。大家散了吧,今天的事過後御藥園會給一個滿意的解釋。”

等外人走後,園主夫人才恨恨地朝林絕道:“現在,你該說說你什麼意思了?想要五十個億,又不賣玄石之心,天底下沒這種好事。”

“夫人,這位是納蘭家的納蘭玉珠小姐。”

林絕鄭重道:“納蘭小姐即將成爲納蘭家的家主,如果夫人投資五十個億,得到的彙報將遠遠不止於此。”

“你就是那個流落外面的納蘭家僅存的嫡系?”

園主夫人驚訝道:“沒想到你還活着,可是,我爲什麼要投資你們納蘭家呢,你們家族已經不行了。”


納蘭玉珠認真道:“這些年納蘭家確實不行了,但只要我登上家主的位置,一定會重振納蘭家的地位。”

心頭權衡許久後,園主夫人咬牙道:“你們真是好算計,哼,五十個億我可以投,就憑你是納蘭家的正統血脈,林專家,但是我卻不能輕易放過你,你那玄石之心給還是不給?”

林絕想都沒想:“不給。”

吳長風頓時指着林絕嚷道:“看吧夫人,這小子就是不服管教,直接削去他的專家稱號,打出御藥園了事得了。” 夏冰瑩着急道:“夫人,林先生很有實力的,他連我爺爺的斷腿都治好了,你可不能趕走他啊。”

園主夫人震驚:“夏老爺子的腿給你治好了?林絕,你不簡單啊。這樣吧,你的玄石之心我暫且不強求,你給我煉滋生養顏丹作爲補償。”

“這個倒是沒問題。”

林絕也不是得寸進尺的人,知道再不答應,這神祕的園主夫人就要撕破臉了。

吳長風還想再爲難林絕,園主夫人已經擺手:“我們走。”

“納蘭家的丫頭,你可要小心了,現在京城盯着你的人可不少,你家的那什麼藏寶圖,本夫人也是很感興趣的。”

林絕聳肩道:“別怕,那些貪婪的,敢來搶就做好完蛋的準備。”

“有你在,我就不怕。”

納蘭玉珠對林絕的信心無以復加:“真沒想到,御藥園會投資給我們五十億。”

夏冰瑩吐舌道:“你們可能還不熟夫人的脾氣,對她來說,別說五十億,就是再加一倍,只要她願意,喜歡,也是拿得出的。”

這一點林絕頗爲認同:“御藥園賺的錢,誰都不知道有多少。”

“走吧,回納蘭家,看納蘭禮還有什麼要說的。”

納蘭家。

納蘭禮看着正在喝茶的巫鵬:“巫老,你說納蘭玉珠真能拿到五十億的投資?”

巫鵬瞥了一眼這個坐立難安的家主:“不管拿不拿得到,我都希望你乖乖把家主的位置交出來,這本來就不是你該擁有的。”

納蘭禮不說話了。

巫鵬冷笑道:“權勢和地位是最能迷惑人的東西,老朽這些年躲在那個小巷子裏還不是過來了?納蘭禮,你是我看着長大的,我不願意你和玉珠鬧得不可開交的地步。”

納蘭禮內心掙扎,表情漸漸扭曲起來:“不,這個位置是我辛苦得來的,送出去絕不可能。五十個億,如果他們拉不過來,就免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