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周倉聽到手下的來報,神色不由得一慌,這僅僅二十四騎,就能掩殺上千人?

不由得精神一震,大刀一拎:

「大軍繼續衝鋒,來百人,隨我迎戰後方騎兵!」

這些黃巾軍都不是成型的軍隊,根本就擋不住紫金騎的衝鋒,僅僅一個照面就被強大粗暴的力道給撞飛,都不用紫金騎兵出手,光是戰馬裹雜的恐怖衝刺力道就足以讓他們粉身碎骨,幾乎是觸之必死!

一陣衝鋒就輕鬆的割裂了黃巾陣型,不等衝鋒到前方,只見騎士們馬頭一轉,就換了個風向,繼續鑿穿黃巾軍想要包圍自己等人的陣型!

「砰砰砰砰砰…….」

紫金騎的馬頭之上有紫金盔甲的保護,撞飛一個個敵軍,馬頭也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如同一個無情的戰爭衝鋒機器,不斷的撞飛那些敵軍!

賀翎就十分尷尬了,自己不在紫金騎之列,戰馬也是劣馬,不一會就跟不上紫金騎的速度了,只能自覺的越眾而出,獨自騎馬前去城樓那邊,如今自己前往城樓之下,穩定軍心才是正理,而且周倉也在那裡,如今的玩家之中,賀翎看不出誰能夠擋住紫品歷史武將,尤其是改版之後,已經不是能夠用幾千將士拚命來斬殺的存在了

「大牛,前去攔住他,我去會會那些騎兵!」

周倉剛回頭就看到一路衝殺過來的賀翎,看到只是藍色品質,就沒有過多理會,率領一百人就前去紫金騎那邊

「得令!」

被稱為大牛的武將是個紫品普通武將,連歷史武將都算不上,不過看了一眼只是藍色品質的賀翎,十分自信的領命了!

在茫茫敵軍之中,賀翎也看到了逆流而出的周倉,正帶著一隊百人沖向紫金騎那邊,不過離得太遠,賀翎也懶得去追殺他,北漠也算是紫品歷史武將了,同時也是紫金騎統領,不需要自己擔憂!

「喝!來將何人,敢於俺一戰否?」

身材魁梧的大牛衝到了賀翎面前,一刀就將賀翎胯下的馬兒給腰斬了!

「我去!」

這猝不及防衝出來的一將,倒是讓賀翎一驚,連忙飛身下馬,這才躲開大牛這一刀

穩住身形,一槍橫掃,逼開周圍想要趁機衝上來的黃巾軍,面色一凝,打量了一下大牛,不過是一名紫品武將罷了,竟然這麼囂張的挑釁自己,還把自己珍藏起來的馬兒給宰了,要知道這個棗紅馬雖然是劣馬,但也來之不易啊,現在的戰馬太難尋了,根本就是千金難求的存在,你特么一刀就給我宰了?

「奶奶的,土雞瓦狗都敢殺我的戰馬了!」

賀翎面帶怒色,坡口大罵!

「你敢羞辱俺,看刀!」

大牛面色一紅,也是怒不可遏,揮舞著手中的砍刀就朝著賀翎沖了上去!

「看個屁!」

賀翎自己也是很氣,也懶得跟他糾纏,挺身一槍,閃電般的速度讓大牛觸目驚心,只感覺面前槍影一閃,自己的喉嚨處就是一涼,手中已經快接近賀翎的砍刀,永遠的定格在那裡!

「滾!」

大牛一聲哀嚎都沒發出,就被刺穿了喉嚨,賀翎大罵一聲,一腳踹開他的屍體,繼續向城樓那邊衝去!

……

「一槍,一個紫品武將?」

城樓之上的古昇剛好看到了這一幕,目瞪口呆的看著賀翎,太可怕了!

現階段玩家,居然可以做到一槍一個紫品武將了?

周倉卻是沒有看到這一幕,還在追殺北漠率領的紫金騎!

「前方何人,可敢與周某一戰!?」

發動內力,速度暴增,衝到了紫金騎衝鋒的方向之前,大刀一橫,很是霸道的說道!

「在下大唐名將,紫金騎統領—北漠是也,願與汝一戰!」

北漠看到前方攔住去路的紫品歷史武將,不由得面色一喜,自從上次初戰就碰到呂布吃癟后,自己一直期待能夠有一次武將對決的機會,只是一直沒有等到,眼下周倉找了過來,自己剛好也能滿足一下自己的對決期望!

「喝!」

北漠大手一揮,一沉,所有的紫金騎如同一人般,速度暴減,幾個呼吸間就停下了衝鋒的勁頭,剛好離周倉十步之遠時,齊齊停下了馬蹄

「厲害!」

周倉目光微眯,看到這令行禁止,如出一轍的紫金騎,不由得面色凝重,出聲贊道,這種厲害的騎兵,怕是足以跟天師的黃巾力士媲美了!

而能夠統領這支騎兵的統領,想必也是一位猛將,值得自己慎重對待

當下大手一揮:

「都散開!吾與他對決一場!」

周圍的黃巾士兵聽到周倉的命令,連連後退,給兩人讓出足夠大的對決地方

北漠見狀,也是一手高舉,身後的紫金騎也是立刻後退數步,警惕的看著周圍!

「報上名來!」

北漠紫金長槍一挺,上前兩步,面色凝重看著面前這個身材高大、黑面虯髯的周倉問道

「在下,黃巾一方渠帥—周倉,周元福是也!」 房間裡面一片寂靜。?隨?夢?.lā

楊嘯感覺臉上一陣火辣辣的,

尼瑪,我怎麼成為別人眼中的垃圾了?難道我不是天才嗎?

楊嘯以前一直享受的都是天才的讚譽,現在倒好,入學測試的時候,就被評為基因圖譜價值為零,

好不容易憑藉古海的推薦信走了個後面,剛一入校就被當場質疑為垃圾。

楊嘯簡直有點懷疑人生了。

幸好沒有帶冰兒進來,否則,自己這張臉以後在冰兒面前還哪有斑點驕傲?

耶律彩雲就坐在楊嘯前面兩排的位置,他一抬頭就能夠清晰地看到她的側臉,只見耶律彩雲粉臉羞紅,低下頭。

陳蒼山坐在耶律彩雲身側,也是感覺很難受。

當然,最尷尬的就是盧主任。

眼前的這個年輕美貌的女子名叫肖玲,從兩年前開始一直負責新生的管理工作,為人性格直爽潑辣,有事說事,從來不給對方留點情面。

盧主任對這個肖玲也是頗感頭疼。

一起結婚吧–好 盧主任尷尬一笑,說道:

「肖玲,瞧你這話說的,每一批的學生都有自己的特點,我們注重的是未來的培養潛力,而不是現在的進化境界有多高,

這些都是好苗子,給他們時間和耐心,他們遲早會成才的,說不定能超越你也難說呢。」

肖玲輕笑一聲,說道:

「盧主任,難道我這點眼光都沒有,別人我不敢說,就這個楊嘯,他的基因檢測圖譜屬於垃圾類的,已經達到了天花板了,能夠有什麼出息?這不是浪費資源嗎?」..

楊嘯感覺自己的臉又被無形的抽打了幾下,慚愧地低下頭。

尼瑪啊,有這樣貶低人的嗎?早知道老子不進你這破學校了。

楊嘯突然開始懷疑起自己來,難道自己真的達到了基因進化的瓶頸?

大家一起扭頭望向楊嘯,弄得楊嘯更是無地自容了。

楊嘯剛在在校門外裝逼,弄得大家一個個內心都很抓狂,現在好了,眾人終於感覺內心一陣舒爽。

補錄?不就是走後面進來的嗎?

如果有真本事,還需要走後門嗎?

高樓坐在楊嘯身邊,內心舒爽的猶如炎熱的夏天吃了個冰西瓜一般,扭頭看著身邊的楊嘯,肥胖的臉頰露出一抹邪笑。

小子,剛才你還裝逼,裝啊,現在裝不了吧?

盧主任尷尬地乾咳兩聲,低聲說道:

「肖玲,你跟我出來一下。」

肖玲不情願地跟著盧主任來到了房間外的走廊。

「盧主任,什麼話不能再房間裡面說,不就一幫新生蛋嘛。」

肖玲貌美,高傲。

盧主任淡淡地說道:

「肖玲,你不要亂說話啊,注意場所,那個楊嘯原本我是沒有錄取他的,他屬於我後來補錄的。」

「哦!」

「你別這幅奇怪的表情好不?人家楊嘯那是大有來頭的人,不是我給他開的後門,我不得不補錄啊。」

「什麼來頭?」

肖玲一愣。

盧主任壓低聲音說道:

「他是基因商店大龍帝國總部負責人古海特別推薦過來的,楊嘯有一封信,是古海寫給院長星河大人的,

你是知道的,基因商店極少推薦人的,一旦推薦那都是大人情,我們不得不接受,不就是一個新生名額嗎?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我曾經也想過一了百了 肖玲沉默了一下,或許是被楊嘯的背景給鎮住了,畢竟基因商店的權威在整個巫星是無人不知的。

「行吧,既然這樣,我還有什麼話說呢。」

「肖玲,你年輕氣盛,脾氣收斂點的好,人我都交給你了,我去找院長大人,把古海的信送給他。」

盧主任說完,轉身離去。

肖玲在走廊上站了數十秒鐘,深呼吸,推門進入房間。

肖玲站在講台上,美麗的目光掃了一眼眾人,大家都發覺,這肖玲雖然很美,但是這鄙視高傲的眼神讓人心悸。

「好吧,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肖玲。」

肖玲拿起一支筆在身後的一個黑板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是專門負責新生工作的,你們剛進入飛豹學院,會遇到很多問題,大家可以隨時來找我,

飛豹學院實行的自由修鍊制度,在學院裡面,每天都有導師在固定的教學地點講解各種知識,傳授基因進化的功法和技能,

你們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選擇去聽課,卻學習,

當然,一切都是收費的。」

肖玲說道了這裡,停頓了一下,眼睛掃了一眼房間的二十二個人。

「飛豹學院的修鍊課程收費很貴,基礎課程每一個小時一千晶幣,中級課程兩千晶幣,高級課程三千晶幣,

還有功法教學,技能教學,收費都在一萬晶幣以上,

你們還可以選擇自己入圖書館自學,每小時收費2百晶幣,這是飛豹學院所有收費中最便宜的一項,

還有,學院還有專門輔助改善基因進化的修鍊房,以及基因修改藥劑,

你甚至還可以去學院的基因研究進化所,訂製昂貴的基因修改提升服務,一個療程收費一億晶幣……」

楊嘯突然發現,這個所謂的飛豹學院簡直就是一個無底洞,銷金窟,沒有哪一項是不收費的,這基本上就是一個類似地球華夏國的貴族學校。

有人怯怯地舉起手來。

肖玲看了一眼,問道:

「有什麼問題?」

「學校有什麼是不收費的嗎?」

肖玲一笑,

「對不起,學校的空氣都需要收費。」

眾人一愣,懵逼地看著肖玲。

肖玲已經見慣了這些新生入學的懵逼樣,毫不在意,繼續侃侃而談。

「學院提供給你們住宿的房間也是要收費的,不過,這一項也算便宜,普通單間一千晶幣一個月,你們如果錢多也可以申請套房,甚至獨棟別墅,

套房一房一廳的,2千晶幣一個月,二房一廳的三千晶幣,獨棟別墅一般在一萬晶幣起一個月,你們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來選擇。」

肖玲停頓了一下,掃了眾人一眼,話鋒一轉,語氣突變,

「我這人說話很直接,不會拐彎抹角,飛豹學院就是一個無底洞,如果你自身的基因進化空間有限,沒有太多的發展前途的話,建議你們不要來這裡浪費錢了,

你們大可以回到家鄉,拿著這筆錢會揮霍人生,瀟洒度日,總比扔在這裡要強,這是我對你們的忠告,

學院每年,每月,甚至每天都會有人因為熬不下去了而申請退出,這並不可恥,

可恥的是,明知道自己的基因進化已經達到了天花板,不能再有什麼進步了,還要每天浪費父母的血汗錢在學院鬼混度日,這種人,我肖玲從內心鄙視你,瞧不起你。」

肖玲說完,眼神有意無意地看了楊嘯一眼。

楊嘯正好抬頭望過來,遇到肖玲的眼神,內心一顫,趕緊低下頭。

「尼瑪啊,這肖玲怎麼一副苦大仇深嫉惡如仇的樣子,老子又沒有花你的錢,用得著這麼鄙視老子嗎?」 眾人都被肖玲一番話訓得抬不起頭來,這裡面除了楊嘯之外,個個都是拿著父母的血汗錢在外花天酒地,瀟洒揮霍。◢隨*夢◢小*.lā

被肖玲一通無情嘲諷之後,大家都是內心砰砰亂跳,不敢正眼看肖玲。

肖玲很是滿意自己的這番「良心訓誡」。

「好了,該說的都說了,來日方長,以後有什麼問題你們可以隨時來找我,下面先給你們分配房子,大家根據自己的條件選擇好了,一個個報名。」

肖玲說完,用手指了一下前排左邊第一個男生,

「你需要什麼房間。」

「一房一廳。」

肖玲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堆玉牌,手一揮,一塊玉牌飛向那名男生。

「這是房間的玉牌鑰匙,上面寫有樓棟名稱和房間的門牌號碼,等會你們還需要將自己的黑晶卡和飛豹學院的身份牌綁定,住宿費用每個月會自動從你的黑晶卡中扣除。」

「你呢?」

肖玲指著下一個學員。

「單間就好了。」

肖玲一揮手,一塊玉牌飛過去。

「你呢」

「來個別墅吧。」

那人怯生生地說道,生怕肖玲會譏諷他拿著父母血汗錢揮霍。

肖玲並沒有說什麼,一揮手,一塊玉牌飛了過去。

……

陳蒼山要了一棟別墅。

我的絕美總裁老婆 讓楊嘯意外的是,耶律彩雲也要了一個獨棟別墅。

「尼瑪,都是有錢人啊。」

一旁的高樓用手戳了一下楊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