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周啟目光一掃,戰術電腦已然隨著他的視線即時生成了三維全息圖像,將位置記錄了下來。

「那邊兒印有法杖和魔法帽的是附魔商店。」

「附魔?」

愛の開場白 「嗯啊!暗黑三遊戲裡頭有時附魔的作用比寶石加工還重要。秘術師會根據材料,將裝備上隨機出現卻又不是很滿意的屬性通過附魔進行改變。讓裝備能發揮最大的效果。」

「哦?我們過去看看!」周啟一聽頓時來了興趣,如果真能這樣,這完全就是神技啊!自己學習了諸多戰鬥技能,可至今還沒有正式學習過一門生活技能。至於畫符? 霸愛Boss大人:跪下唱征服 那另當別論。如果能想辦法將附魔掌握在手。別的不說,至少對於裝備的選擇,隊伍在取捨上面會更加靈活,所選裝備也能發揮出最大的效果。

四人匆匆走到煉金商店門口,卻見除了門口掛著的一盞長明油燈外,整個房屋大門緊閉,黑漆漆一片,似乎無人居住在裡面。

「你們也是來找米莉安女士附魔的吧?」

正在四人打算稍後再來,準備離開之際。附近一名教士裝扮的中年男子突然出聲問道。

「你好閣下,凝知道米莉安女士什麼時候回來嗎?」

「你好年輕的旅者,我是馬拉齊教士,新崔斯特瑞姆的一名治療師。米莉安女士去了南面的蛛后洞窟尋找施法材料。可能有一段時間不會回來了。」

「蛛后洞窟?她是一個人前往的么?」

「就在前天她即將出發的時候,我曾經見過她一次。見到有一隊傭兵正跟隨著她。」

「謝謝您,馬拉齊教士。看來我們只好稍後再來拜訪米莉安女士了。」

「哎,說來奇怪,蛛后洞窟並不是她去過最遠的地方。即便是去那片被詛咒的爛木林,按照時間來看也早該回來了,千萬不要出什麼事情才好。」馬拉齊教士點了點頭,轉身離去。不只是有意還是無意,臨行之際,彷彿自言自語般念叨了一句。

周啟和黃月英何等樣人。一聽之下,心中頓時明白,這話是故意說給自己等人聽的。

「大明,蛛后洞窟什麼情況?」

「頭兒,我正想和你說呢。在劇情任務中開啟附魔的條件就是前往蜘蛛洞窟救下米莉安。」

「丫這也太巧合了吧?」夏若冰聽胖子這麼一說,立馬插了一句。

「是有些巧合。不但是事情和遊戲任務巧合,就連這位馬拉齊教士出現在這裡也是一種「巧合」!嗯,這樣,我們到傳送小站的衛兵那兒打聽打聽,最近有沒有傭兵前往蛛后洞窟,卻一去不回的。」

「周郎說的無錯,此事頗有疑點。最好莫要如所料那樣。」

「嗯,我也希望如此,可是這世上最難猜測的永遠都是人心哪!」 四人當即順著原路返回,時隔不久,便再次回到了位於新崔斯特瑞姆城鎮中心位置的傳送站附近。

「指揮官哥哥!」

清亮的童音聽起來異常的熟悉。周啟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一看,只見一個後腦扎著雙馬尾辮的小蘿莉正大張著雙臂蹦蹦跳跳地向著自己跑來。嘴角一掀,眼中不禁多了一抹笑意。

「安安?」夏若冰看著一頭撲進周啟懷中的小蘿莉,撇了撇嘴,淺淺一笑。沒想到這人小鬼大的小傢伙兒也加入暗黑世界的任務。黃月英也是一陣莞爾。同樣身為牧師,她對這小同行映像那是相當好。

「小丫頭,你怎麼也來了,鄧叔呢?」周啟輕摟著小蘿莉的肩膀,輕輕揉了揉她的頭頂,和聲問道。

「指揮官哥哥欺負人,人家哪裡小了。」

安安在周啟的胸口蹭了蹭,這才鬆開了手臂輕巧地落在了地上。烏黑的大眼珠左右一瞄,隨即抬起頭望著周啟。

「指揮官哥哥,怎麼只有你和夏姐姐,黃姐姐還有胖紙哥哥在這兒,付大叔和大個子呢?」安安說起話來又急又快,偏偏聲音又清又脆說不出的悅耳。

「指揮官,哈哈,我們又見面了。」周啟尚未作聲,卻見鄧恆明已然笑著從從傳送站的方向走了過來,身後還跟著一女三男四名契約者。

「鄧叔,別那麼客氣,叫我周啟就好了。你們怎麼這時候才來。」

「哎,說來慚愧,進入任務后我們被傳送到了南方高地。支線任務提示讓我們肅清月亮洞穴,並摧毀三神教的祭壇。還有就是修復從那而通往新崔斯特瑞姆的傳送小站。要不是安安機靈,發現了傳送小站的位置。我們恐怕現在還被三神教的羊頭人堵在那兒呢。」

鄧恆明語氣說的平淡,可從他眼中那未散的餘悸不難看出,先前只怕很是遭遇了一番兇險。

周啟心中微微一動,看來自己所料無錯,每支隊伍的分支任務果然是不盡相同的。怪不得偌大一座爛木林內,竟然碰不到其餘的契約者。

總裁爹地要轉正 「前面就是屠牛旅館,最好先在那兒安頓下來,我估計下一階段任務很有可能會出現在新崔斯特瑞姆。」短暫的寒暄過後,周啟臉色一正,注視著鄧恆明沉聲說道。

鄧恆明神色一凜,對周啟投過去一個感激的目光,鄭重地點了點頭。以眼前這位年輕的指揮官在戰場任務中的驚人表現來看。他所說的話一般錯不了。

俗話說的好,話多不甜,膠多不粘。有些話點到為止。周啟見鄧恆明的反應,知道他已然將自己的話聽入心,便不再多言。隨即偏頭望向了安安。

「你付大叔他們就在屠牛旅館。你和鄧叔先過去,我和夏姐姐她們辦完事情就來旅館找你們。」

安安聽說周啟不和自己同行,馬上就要離開。頓時小嘴一嘟,一臉不嗨森的樣子。「和夏姐姐她們辦事不應該在旅館嗎?真是的……」小丫頭嘴裡嘟噥著,伸手一拽鄧恆明的衣袖,一副氣呼呼的模樣,往前就走。

額,周啟大囧。現在的孩子知道的可真多……

目送鄧恆明和安安遠去的背影。周啟回身一看,見夏若冰和黃月英臉上皆是紅霞映染。顯然是被小丫頭的話給雷到了。偏頭白了一旁竊笑不已的胖子一眼。隨即邁步向著傳送站外職守的衛兵走了過去。

衛兵見一隊冒險者向自己走來,臉上神色不變,卻本能地一緊手中的長矛,看上去非常的精銳老練。

「我是周啟,來自東方的冒險者,想要冒昧地向你打聽一個消息。」周啟雙手自然張開,微分兩側,當行徑至衛兵身前兩米處停下了腳步。面帶笑容,一臉人畜無害的樣子。

「你好,來自東方的冒險者,我是守衛勞瑞斯。如果要打探消息,或許屠牛旅館將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不不,那些醉鬼除了談論寶藏和女人,根本一無是處。我只想從您口中知道,最近有沒有冒險者和傭兵去過蛛后洞窟。還有,去過的人中是否有已經返回的?」

勞瑞斯聞言臉色猛然一變。

「我很抱歉,職責所在,我無法向你透露其他冒險者的情況。」

「您真是位盡職的士兵,勞瑞斯守衛。」周啟禮貌的微一欠身,竟是毫不停留,轉身便走。從對方的反應來看,他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蛛后洞窟十有八九是出了問題!

「往東一直走就是城鎮大門,拉姆福德隊長就在那兒,或許他會對這個問題感興趣。」

周啟聞言腳步一頓,轉身時卻見勞瑞斯已經將臉側向了別處。似乎剛才所說的一切同他沒有任何關係。

「有意思的傢伙。」周啟微微一笑,能帶出這樣的手下,那位拉姆福德隊長看來不簡單。

依照守衛勞瑞斯的提示,沿著略顯泥濘的道路,一路前往位於新崔斯特瑞姆正東方向的大門。沿途所見,整座城鎮遠比想象中要大得多。除了鎮民居住的平房,在道路的兩側還有不少的田地。隨著黑暗力量的不斷滋生,或許只有鎮子里才算是唯一安全的地方。

片刻之後,借著搖曳的火光,遠遠便可以看到前方厚實的城牆。

就在周啟等人接近城門百米之際,耳中馬蹄聲嘚嘚,但見一匹高大的戰馬馱著一名身穿重甲,手持盾牌和鏈枷的騎士正緩步跑來。

待來至近前,騎士勒停了戰馬。一雙銳利的目光透過面甲之上的視孔往周啟四人身上一掃。見四人身上沒有攜帶任何兵刃,這才緩緩垂下手中的鏈枷。

「陌生人。通往大教堂的道路已經封鎖。你們最好待在城裡,哪兒也別去。」

原來從這裡出去可以通往大教堂?周啟臉色不變,暗自留心。趙大明曾說起過。在現實的遊戲當中,大教堂內不但遺留有許多李奧瑞克的寶藏,還有通往皇室墓穴——李奧瑞克埋骨之地的傳送門。卻不知在如今的任務中被激活了沒有。

「你好閣下,我是周啟,來自東方的冒險者,到這裡是為了尋找拉姆福德隊長。」

「我就是拉姆福德。說明你的來意,年輕的冒險者。」騎士將鏈枷往馬鞍旁一掛,伸手扶起了面甲,露出一張神色嚴峻的中年人面孔。

「您好,尊敬的拉姆福德閣下,我想知道最近通過傳送站前往蛛后洞窟的傭兵們,究竟遭遇到了什麼?」周啟心頭電轉,既然對自己的猜測非常肯定,索性單刀直入。

「陌生人,你從哪裡得到的消息?」拉姆福德臉色微微一變。銳利如刀的目光對著周啟上下一番審視,沉聲問道。

「馬拉奇教士告訴我,米莉安女士前往蛛后洞窟已經超過了三天,卻沒有任何消息傳回來。我想,急於找米莉安女士附魔的冒險者應該不止我一個人才對。」

「我去,不扶牆,就服頭兒這張嘴。」頻道中,胖子忍不住吐了個槽。黃月英和夏若冰雖然沒有開口,卻也暗自點頭。周啟這話回答的可謂滴水不漏,相當漂亮。

拉姆福德聞言沉默了片刻,點了點頭。顯然接受了周啟的說法。

「每一名通過傳送站外出的傭兵,都會在魔法石上留下自己的印記。最近一共有17名傭兵去過蛛后洞窟。只不過,他們留下的印記都已經消失了。」

「那米莉安女士呢?」拉姆福德的回答已經將心中的猜測證明了一半!周啟心中一顫急忙問道。印記消失,拉姆福德雖然沒有說明,不過言下之意卻再明顯不過,這些傭兵應該都已經死了!

「米莉安女士的印記還在。不過很遺憾,出於安全考慮,我已經下令暫時關閉蛛后洞窟的傳送坐標。」

「您已經打算徹底放棄前往營救米莉安女士嗎?」周啟抬起頭直視拉姆福德,沉聲問道。

「當然不!年輕人,我們不會輕易放棄任何一個生活在新崔斯特瑞姆的人類!城外大群的黑暗生物正在集結。情況已經不允許我分派出更多的人手。之前派出的傭兵,大部分正是接受了我的委託而前往尋找米莉安的。」說著,拉姆福德的銳利而明亮的眼神一陣灰暗。看得出來,對於那些傭兵的死,他心中正背負著很大的負擔。

周啟目中幽光一閃。沒想到臨時起意的一番探尋,竟然得知了兩個重要的消息!從拉姆福德的話語中不難聽出,城外怪物集結,十有八九是和即將開始的第二階段任務有關。此外,最為重要的一點是,如果善於挖掘,完全可以從原住民身上接到任務!這對於提高團隊的聲望無疑是一條捷徑!

而眼前便有這樣一個機會!

「尊敬的拉姆福德閣下,如果不介意,我和我的朋友們願意接受委託,再次出發前往尋找米莉安女士。一名掌握高超附魔技能的秘法士,對於新崔斯特瑞姆隨時可能降臨的危機,其作用您應該比我更加清楚。」

「你的請求我無法拒絕。作為新崔斯特瑞姆的守衛隊長,我在此正式向你和你的夥伴們發出委託,前往蛛后洞窟尋找米莉安女士的下落。我將派出一名手下和你們同行。願阿卡拉特的光輝保佑你們的平安。」拉姆福德點了點頭,手掌一抬,一道淡金色的聖光衝天而起。似是發出了某種信號。

「契約者編號5106觸發限時任務,拉姆福德的委託。立刻前往蛛后洞窟尋找並營救秘法士米莉安,任務時限:4小時。任務成功:所在團隊每人獎勵拉瑪迪蘭的禮物X1,血岩碎片200,新崔斯特瑞姆聲望永久增加2000點;任務失敗:聲望清零,扣除團隊任務積分30分。」

「限時任務?失敗還要扣除團隊積分?」周啟微微一愣!

空間這是越來越奇葩了! 就在周啟因空間的任務提示所詫異之際。馬蹄聲再度響起。沒過多久,自城塞方向,一騎飛奔而來。看來這便是受拉姆福德派遣,同自己等人一同前往蛛后洞窟的人選了。

等來人到了近前,周啟抬頭一看馬上騎士,不由臉色微變,心中大吃一驚!

騎士一頭金色長發飛揚,五官精緻,儘管身著厚重的鎧甲,卻不掩完美的身材,竟是個難得的美人。然而周啟此刻卻無心欣賞。只因眼前這名美女騎士無論身形還是容貌都和在戰場任務時,於金字塔內激戰過的那三名敵對空間的聖騎士中的女騎士伊芙簡直一模一樣!

「這位來自東方的冒險者已經接受了我的委託,前往蛛后洞窟尋找米莉安女士的下落。伊芙,你將和他們同行,盡量活著把米莉安女士帶回來。」

「遵從您的命令隊長。我會誓死捍衛阿卡拉特勇士的榮譽。」伊芙將鏈枷掛在馬鞍上,右手搭在左肩,對著拉姆福德行了一個標準的騎士禮。這才將目光落在了周啟的身上。

就在看到周啟的瞬間,她如海水般湛藍的眼波如同蒙上了迷霧,多出了一抹迷惑和茫然。眼前這個一頭黑髮的東方人,不知為何,竟然帶給她一股難以言表的熟悉感!似乎在很久以前曾經同此人見過面,並且還給自己留下過難以磨滅的印象!

殊不知周啟在聽到她的名字時,心中已然掀起了驚天駭浪!人長得如一個模子里倒出來也就罷了,竟然連名字都一樣!這未免也太過巧合了吧?而且伊芙的那抹迷茫的眼神,讓他生出一種直覺,眼前的這名美女騎士,就是那個隨任務失敗后應該早已被敵對空間抹殺的伊芙!

「哼!這是老毛病又犯了?嗯?」夏若冰見周啟盯著女騎士發獃,忍不住冷哼一聲。不過心中也自奇怪,這傢伙雖然前科不少,倒也不是那種見到美女就走不動路的人。難不成裡面有什麼隱情?

「乖,別鬧,稍後和你說。」周啟偏頭看了夏若冰一眼,傳過一道神念。眼下時間緊急,稍後再向她解釋。

「你小子觸發了任務?我馬上就過來!」這時頻道內傳來了付雲生的聲音。

「大軍呢?」

「這傢伙和那蠻子都喝高了。一時半會兒怕是緩不過來。我說你小子夠可以的,用茅台給大軍刷聲望,真虧你想得出。」

「喝高了好。付哥,你留在屠牛旅館照看大軍。這任務我們4個去就成。見到安安他們沒有?」

「哈哈,見到了,小丫頭正在我旁邊呢。」

幾人用神念在團隊頻道中交流,不虞別人聽到。夏若冰一聽原來周啟讓自己把酒交易給張定軍原來是這麼個用意,二話不說,當即將存貨又取出三件放入了公共空間里。

「能喝盡量喝,好酒姐姐我這兒管夠。」

「冰美女威武霸氣。」付雲生哈哈一笑。進入空間以來,見過劇情人物聲望的,卻沒見過周啟這麼刷的。真不知道這小子的腦袋瓜子是怎麼長的。

任務已經接下,空間給出的時間不多。結束了與付雲生的通話之後,周啟當即下令出發。

一路來到傳送站前。勞瑞斯見他們去而復返。而且還有伊芙同行。神情一絲不苟的臉上掛上了一抹笑容,沖著周啟點了點頭,隨即走到傳送站前,將手掌貼在一塊半米多高的橢圓形石塊上。口中咒語輕吟,開始注入法力。

片刻之後,只見一道一人多高的湛藍色的光門自傳送站中央亮起。透過門中不斷變換的景象,隱約可以看到門內顯現出一個蛛網纏結、遍地苔蘚,蟲卵的洞窟景象。

伊芙一言不發,邁步走上前,將手掌貼在石上留下了印記,緊接著轉身踏進了傳送門。

看著她曼妙的身姿消失在傳送門后,周啟四人有樣學樣。依次走上前用手掌觸碰圓石。

「來自東方的旅者,留下印記之後,你將獲得一次召喚傳送門的機會。請謹慎進行使用。任何輕微的攻擊都會打斷召喚的進程。」勞瑞斯注視著周啟,一臉認真地叮囑道。

「謝謝你勞瑞斯,我會謹記你的提醒。」周啟聞聲一陣詫異,原來還有這種操作!看來蛛后洞窟之行不能太過樂觀。那些傭兵究竟碰到了什麼情況,竟然連召喚傳送門的機會都沒有?

熟悉的暈眩感過後。睜開眼的瞬間,身後傳送門光芒未散,新崔斯特瑞姆卻已然消失。眼前出現的是一個四壁掛滿了藤蔓,地面長滿了苔蘚的漆黑洞口。

「前面就是蛛后洞窟。以前曾是通往南方高地的必經之路,如今隨著洞窟深處大量蜘蛛怪的出現,這條道路已然廢棄。」

四人從傳送門中走出,伊芙左手盾牌,右手鏈枷,若一尊女武神雕像佇立在洞窟門口,早已等候多時。

「伊芙小姐,你從小就生活在新崔斯特瑞姆?」周啟一面打量著四周的環境,一面看似不經意地問道。

「你的問題和這次的旅程沒有任何關係,來自東方的冒險者。我必須提醒你,在蛛后洞窟,劇毒和蟲群將會輕易地殺死任何掉以輕心的人!」話音剛落,伊芙轉過身當先邁入了洞窟,不再理會周啟。言行間那是相當的高冷。

「哦,好吧。謝謝你的提醒。」周啟迎頭碰了個釘子。訕訕一笑,當即閉嘴,看來不管她是不是那個明明已經死去的伊芙,如今卻是記不得自己了。

夏若冰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反手抽出了天叢雲劍,邁步跟了上去。擦身而過之際,口齒微動,周啟眼尖看得真切,這丫頭分明說的是「活該」兩字。得,這心中的困惑沒解開,倒惹得這丫頭吃味起來。回頭怕是要有得解釋了。

蛛后洞窟內的地面出奇的平坦,從密布的蟲卵間隙,隱隱可見以前留下的一些斧鑿痕迹。看來正如伊芙所言,這裡曾經是一條供行人往來的重要通道。

進入洞窟沒幾步,自洞口透入的那抹微弱近無的天光很快便完全消失不見。

黃月英法杖一揮,適時地點亮了照明術。

光芒亮起的瞬間,自頭頂的岩壁和四周的牆壁之上,頓時傳來一片淅淅索索的聲響。周啟抬眼一看,周圍一片黑影攢動,密集的蛛網之上,爬滿了一隻只五彩斑斕大大小小的蜘蛛!

「我勒個擦!」趙大明一聲驚呼,嗖一下躥到周啟的身旁。瞄著周圍一雙小眼睛里充滿了驚懼。

周啟知道這傢伙有密集恐懼症,有這樣的舉動倒是不以為意。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胖子安心。

「哼!膽小鬼!」

行走在最前方伊芙聽到身後動靜,以為出了什麼變故,一轉身卻正好看到趙大明狼狽的模樣,忍不住眼露鄙夷,出言嘲諷。

周啟眉頭一挑,這麼說卻是有些過分了。誰還沒點小毛病?即便要說也輪不到你來說吧。只不過此刻卻不是計較的時候。限時任務的另一層含義便是,米莉安或許活不過4個小時!

小醫仙:似水流年 「小心!馬上就要進入危險區域!」穿過一條狹窄的岩道之後,伊芙適時做出了提醒。

周啟默不作聲,緩緩點了點頭。靈覺感應中他已然看到。前方出現了大量密集的紅點,從能量的強度上來看,比起先前何止增加了百倍!

片刻之後!周圍響起了大量如腳踩在枯樹枝上發出的沙沙聲!陣陣嘶嘶的尖嘯中,循著黑暗中唯一亮起的光明!一頭頭足有小牛犢大小的蜘蛛,邁動著長長的節肢,行進如飛,從四通八達的洞穴中涌了出來!

好傢夥!如果再來上七個沒羞沒臊的女妖,這簡直就是進了盤絲洞了!

周啟目中幽光一閃,視線盯住其中一頭體形最大的蜘蛛,靈絕偵測瞬間發動!

「寡婦製造者!種類:巨型昆蟲(地獄魔化)力量303,敏捷179,體質130,適性85,精神51,智力49。天賦技能:

1.劇毒撕咬:可通過牙齒撕咬向目標體內注射劇毒毒液。令目標以180點每秒速度持續掉血,持續時間3分鐘,並隨機引發麻痹,昏迷和暈眩效果;

2.蛛絲纏繞:噴射劇毒蛛絲纏繞獵物,引發中毒效果的同時,手蛛絲纏繞的目標移動速度降低70%,持續時間30秒;

3.毒液噴吐:噴射具有腐蝕性的毒液,令目標中毒的同時,降低目標防禦並觸發致盲效果。持續時間2分鐘。」

「麻煩的傢伙!」周啟眉頭一皺。任務當中最煩就是碰到會上DEBUFF的敵人。這些大個兒蜘蛛屬性一般,生命值也不高,不過三個常見的技能卻是一個比一個噁心。

「盡量快速將怪秒掉,不要糾纏!這些東西很煩人!」說話間,周啟急忙將偵查得來的信息共享。與此同時手腕一翻雷霆之怒.逐風者的祝福之刃已然握在手中!空出的左手隨手一晃,引燃了五張喚雷符往隊伍左側一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