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周圍的眾人見狀,頓時一輪起來。

張慕白聞言,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瞬間感到有一股無形的威壓降臨在他身上。

當下,他立即猜到對方的實力要遠勝與自己。

可是即便這樣,他也無所畏懼,出言反譏道:「媽蛋,誰的褲衩沒系好,將你這龜孫漏出來了。」

「哈哈哈……」

此話一出,周圍眾人爆發出一陣鬨笑聲。

其中,有一些女武修更是滿臉通紅地輕碎一口,給張慕白一個大大的白眼。

在場的每一個人,哪一個不是家勢豐厚,早已經都不是那些不諳世事的小年輕了。

所以,聽到張慕白的這一番話,瞬間秒懂。

於此同時,他們也特別佩服張慕白這個人。

因為,雖然說林江不是什麼頂級天才,可是他的名氣也曉不到哪裡去,可眼前這個人,卻是一出口就將林江往死里得罪。

這一點,在座的所有人全都沒能預料得到。

「好大的狗膽!」

林江聞言,眼色一冷,惱羞成怒看著對方。

本來,他只是為了討好倉木娜蘭,所以才站出來幫她擋住張慕白的發難。

但是他沒想啊到,張慕白這小子就像是一條瘋狗一樣,逮誰咬誰。

現在可以說,張慕白已經成功激怒他了。

「我林江今天倒要看看,你小子的本事,是不是有你的嘴這麼硬。」

林江快步沖了過來,兩條腿在虛空中不斷的交換蓄力。

最後,他左腿高高提起,帶著一股開山劈海之勢,朝著張慕白劈去。

轟隆隆!

……

虛空中,爆發出一陣破空的轟鳴聲,氣勢極其驚人,令人見了都忍不住心中一陣驚嘆。

「這林江的穿雲腿果然是不簡單啊!」

「我覺得,這一腳之下,那個膽大的小子,估計是要一命嗚呼了。」

……

周圍四處,所有天才強者的神情,都是非常激動地說道。

…… 然而,就在在場眾人都等著看好戲的時候,一隻厚重的大手按在張慕白的肩膀上。

緊接著,那隻大手快速的將他拉開,另外一隻手掌握拳轟出,帶著一股崩碎天地的力量,轟在對方的腳掌上。

與此同時,虛空之中還響起一聲震天的蛟龍吟叫聲。

「嗯?」

不遠處的人群中,馮武林見到這一幕,雙眸瞬間亮起,發出一聲驚嘆。

倉木娜蘭也是如此,她瞳孔微微一縮,沒想到張慕白這個名不經傳的臭小子,竟然身邊還隱藏著一位強者。

「嘭!」

虛空中傳出一聲炸響。

林江與蛟炎兩人齊齊倒退,並沒有分出個高低,讓人見之驚嘆。

「好霸道的蠻力!」

林江面露熾熱戰意,興奮地問道:「在下林江,乃是帝城林家的嫡系子孫,敢問兄弟名號!」

「蛟王族,蛟炎!」

蛟炎冷漠地盯著對方,惜字如金地說道。

他發現,眼前這個男子,實力竟然和他不相上下。

「蛟兄弟,以你的實力,確實有資格參加今天娜蘭公主舉辦的聚會。」

林江也知道蛟炎的強勢,所以他並不打算繼續糾纏下去。

所以,只是抱了一拳,並且說了一句場面話后便退到一邊,算是給一位強者應有的尊重。

周圍的人見狀,也並沒有說什麼。

畢竟他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的天才強者,自然有自己的行事準則。

所以,林江如此做法,他們並不覺得有什麼丟人的地方,就連倉木娜蘭對此也並不在意。

她反而是笑眯眯地看著蛟炎,語氣輕柔地說道:「原來是蛟王族的強者駕到,娜蘭真是失敬了!」

「當年,本公主跟貴族的蛟太子曾經有過一面之緣。」

「那時聊起蛟王族的天才,蛟炎公子的大名便留在本公主的心中,今日所見,果然是不同凡響啊。」

周圍的眾位年輕天才聞言,盡皆驚嘆。

他們沒想到,張慕白身邊這位超級天才,竟然是來自蛟王族的天才。

要知道,蛟王島對於他們來說,可是一個神秘的地方啊。

在場的大部分人都還記得,當初蛟太子來到倉木帝域時,曾經挑戰過各大勢力的年輕強者,將他們打得可謂是抬不起頭做人。

最後,還是帝城六少出手,才能勉強挽回一點臉面,以五敗一勝的結局收場。

可是儘管這樣,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這帝城六少其實是完敗了。

因為,他們採取的是車輪戰,並沒有讓蛟太子有喘息的機會。

所以他們才換來了這一場來之不易的勝利。

「倉木公主過獎了!」蛟炎淡淡一笑,隨意地抱起一拳說道:「在下只不過是粗鄙野夫,比起公主殿下還差太遠了。」

一番話說完之後,他並沒有因為對方的身份而過多搭理,而是安靜的退到一邊,站在莫宇辰的身後。

雖然說,從頭到尾莫宇辰都不曾說過一句話。

但是眾人見到張慕白和蛟炎這兩人都老老實實站在莫宇辰身後,就連個傻子都能看出來,他們這幾人中,核心人物還是莫宇辰這個沉默寡言的人。

剎那間,數百道神念同時朝著莫宇辰探來,試圖在他身上找到什麼奇異之處。

倉木娜蘭也不例外,她的美眸中出現了一抹驚奇,出聲問道:「咦?」

「請恕本公主眼拙,敢問這位公子尊名大姓?」

「粗鄙野夫不足掛齒!」莫宇辰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個耐人尋味地笑容。

緊接著,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說道:「剛剛聽聞公主殿下派人擒我們兄弟幾人前來問罪。」

「現在我們人也來了,公主殿下若是有什麼要問的,請吧!」

面對莫宇辰不按照套路出牌的思維,周圍盡皆一驚,紛紛屏住自己的呼吸,看向倉木娜蘭。

他們覺得,在蛟炎顯露出實力之後,倉木公主的態度回暖,已經是給了莫宇辰他們一行人天大的面子。

可是,莫宇辰竟然不領情,還當著眾人的面質問倉木公主。

如果不是估計蛟炎的話,此時都有人要跳出來怒罵莫宇辰了。

他們還從來沒有見過有人敢以如此態度對待倉木公主。

然而,讓人出乎意料的事情是,倉木公主這一次卻出奇的沒有生氣,只是淡然一笑,說道:「這位公子,剛剛本公主已經說過了,這件事是下面的人自作主張,曲解本公主的意思。」

「難道公子一個大男人,非要跟我一個弱女子過不去嗎?」

「弱女子?」莫宇辰雙眉一挑,滿臉玩味地打量了一下倉木娜蘭,笑著說道:「既然公主殿下怎麼說,在下若是繼續糾纏的話,倒是顯得在下小氣了。」

「不過,在下敢問一句,這幾個狗仗人勢的東西,公主殿下打算如何處置?」

此時,周圍眾人聞言,心中瞬間一驚,一個個都震撼地看著莫宇辰。

而那幾個跪在地上的修士,更是劇烈一顫,紛紛抬頭怒視著眼前這個少年。

莫宇辰面對眾人的眼光,並沒有理會,而是繼續凝視著倉木娜蘭,等待她的回話。

既然她打算以女性天生特有的柔弱感來博取在場眾人的憐惜,那莫宇辰也正好順水推舟的將皮球踢還給她。

這樣既能顯得自己大度,也能逼倉木娜蘭給自己一個交代,豈不是完美之舉。

畢竟,如果按照倉木娜蘭所說的那樣,莫宇辰是她請來的貴客,而他的手下卻將公主的貴客得罪了。

如果倉木娜蘭不拿出一個態度的話,肯定會給在場眾人的心中,留下一個不可磨滅的污點。

倉木娜蘭也沒想到莫宇辰如此難纏,竟然要逼她處死手下這幾個人。

此時,雖然說她的臉上毫無波瀾,但是從她不斷閃爍的眼眸中就能看出,倉木娜蘭的心中,定然是極其震怒。

「公主殿下,為何你如此糾結?」

「難不成這些人是冤枉的嗎?」

莫宇辰故作驚訝地追問一句。

「這位公子,他們這些當下人的也不容易。」

「要不這樣,本公主讓他們給公子你陪個不是,這件事就這麼算了,怎麼樣?」

倉木娜蘭語氣森冷地看著莫宇辰說道。

…… 此時,了解倉木娜蘭的人都清楚,她已經怒了。

可是,莫宇辰在這個時候卻偏偏故意裝傻,笑著說道:「哈哈哈……原來這就是公主殿下的待客之道,在下領教了!」

莫宇辰的笑聲剛剛發出,那些跪在倉木娜蘭的修士,瞬間臉色一變。

他們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莫宇辰這是在刺激倉木娜蘭。

果不其然,倉木娜蘭一聽到莫宇辰那諷刺一般的笑聲,當下臉色變得極其陰寒。

緊接著,只見她身影一動,快速彈出幾道指芒。

寵妻成癮:腹黑總裁請深愛 噗噗噗!

……

就當所有人疑惑她的做法時,那幾個跪在地上的修士,一個個面帶痛苦之色。

「小子……你敢!」

領頭的那名修士實力比較強橫,他還能堅持腦袋中的劇痛。

可是,當他的話音剛落的時候,他們體內忽然間爆發出一股充滿毀滅氣息的恐怖劍意。

嘭嘭嘭!

……

下一刻,那幾名修士的身軀,轟然炸開。

在場的眾人,連忙運起各自的護身真氣罩,擋住那些被炸碎的血肉。

同時,他們一個個都滿臉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這一幕,心中非常的震驚。

倉木娜蘭看著原本如同仙境一般的花園,在莫宇辰的一念之下,竟然變成了煉獄,頓時氣得幾乎都要發抖了。

她指著周圍的景象,怒聲喝道:「本公主可以理解成,你這是在挑釁我們倉木家嗎?」

「不不不,公主殿下誤會了。」

「在下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他們的實力如此不堪,竟然連我的一點劍意都扛不住。」

「公主殿下,要不在下給你配個不是,如何?」

穿越之凰臨天下 莫宇辰歉意地抱了一拳,將對方剛剛說的話,原封不動地還了回去。

那幾個剛剛被炸成碎屑的修士,莫宇辰從一開始就不打算讓他們有活命的機會。

早在公主府門外打暈他們的時候,就在他們魂海中,留下一道毀滅劍氣,只要他心意一動,隨時都能這幾個人擊殺。

「賠個不是!」倉木娜蘭一雙秀拳緊緊握住,眼眸中的怒火,幾乎都要噴出來了。

她知道,莫宇辰這句話是在報復她。

「沒錯,若是公主殿下不嫌棄的話,在下願意給你賠不是!」

莫宇辰煞有其事地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此時此刻,倉木娜蘭就算是再傻,她也知道莫宇辰他們這幾人是故意上門來鬧事的,即便她不派人去抓他們,恐怕他自己也會找上門來。

倉木娜蘭她身為倉木帝君最為寵愛的子女,自然也不會是一個花瓶。

她聞言,冷冷地說道:「公子剛剛的那股劍意,著實是讓本公主大開眼界。」

「照我看來,公子應該是在劍道上侵淫多年的高手,在倉木帝域的年輕一輩,堪稱是劍道第一人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