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周嵩露出了難為情的表情:「這……」

民警鼓勵了他好半天,周嵩才期期艾艾開口了:「她那天故意換上了網上買的魔都高中生校服校褲……」

警察:「????」

周嵩繼續說道:「我說我不要,她就拿穿白色棉襪的腳蹭我的肚子,我就起反應了……」

小平頭正在喝水,沒忍住一口噴了出來,咳嗽老半天,眼鏡趕緊拍他的背:「咳,周同學,你不需要講那麼多無關的細節,他的作案工具是什麼?」

眼鏡一邊說,一邊比劃了一個棍子的形狀。

周嵩迷惑地說:「作案工具?沒有啊。她把我弄起來以後,就直接坐在我身上,然後……最後反正就自己坐下去了。」

眼鏡:「????????????????????」

平頭把嘴角的水漬擦乾:「周同學,你和施暴者除了同學以外,還有沒有別的關係?」

眼睛插道:「還有,你有什麼證據嗎?」

周嵩猶豫地說道:「我們是……情侶關係。證據的話,你們可以去調夕緣旅店的走道監控,體液證據的話,當時她把血弄在了我的肚子上,但是已經過去好幾天了,哦,對了,還有……」

兩位警察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等會,你說的這個施暴人,是男是女?」

周嵩瞪大了眼睛:「女生呀!」

現場安靜了三秒。

眼鏡斟酌了一下措辭,慢慢開口了:「小兄弟,其實大學城這邊的警力也一直挺繁忙的,如果每對情侶鬧糾紛都要來我們這報案,其實是一種嚴重的……」

「警察叔叔,你們可不能隨便和稀泥。」周嵩認真地說:「這嚴重違背了我的意志,玷污了我的貞潔。我們兩個說好要等到結婚的,她卻一直等不及要誘惑我,軟的不行就來硬的……」

平頭用手機搜了一下,對著屏幕念道:「按照華夏的刑法規定,弓雖J罪只能是違背婦女意志……」

「我知道,我來之前做過功課了。」周嵩說:「但我可以告她強制猥褻或者故意傷害罪。」

「故意傷害你哪了?你喪失性功能了?」眼鏡沒好氣道。

「沒有。」

「被染上病了?」

「怎麼可能!她以前又沒和別人……過。」周嵩說。

平頭忍不住道:「小兄弟,你就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了。」

「我沒有在鬧,請你們把她抓捕歸案。她的行為符合強制猥褻罪,並且我受了輕傷,同時,她還有投食違禁藥品、非法持有警用器械等等嫌疑……」

這小子是有備而來啊,兩位警察想。

「行吧,她叫什麼名字?」眼鏡無可奈何道。

「袁月苓。」周嵩說。

「袁月苓?是那個袁月苓嗎?」平頭眼睛一亮:「上次大學城聯合文藝彙報演出的那個女主持?他們說她是你們T大的校花。」

「是有這種說法。」周嵩點頭道。

「不是,你怎麼這都知道啊老徐……」眼鏡調笑著平頭。

「害,那天我正好在現場維持秩序。」平頭咳嗽了一聲,上下打量著周嵩:「袁月苓是你的女朋友?真的嗎?我不信。」

「您隨便去我們學校掃聽掃聽就知道了。」周嵩道:「而且這重要嗎,重要的是她的違法犯罪事實……」

「你們倆在一起多久了?」平頭忍不住問了一個與案情無關的問題。

「半年吧,去年十二月在一起的。」周嵩說。

「行吧,要不老徐你就跑一趟,把姑娘帶回來問問吧。」眼鏡伸了個懶腰:「她住哪棟宿舍?」

周嵩道:「她已經不在學校里了,這一個星期都沒有人看到她,也沒去上課,也沒回寢室,發微信不回,打電話關機。」

平頭火了,一拍桌子:「如果你是想報案說女朋友失蹤了,我們會查的,不需要兜這麼大一個圈子!我們警察很閑嗎?」

「不行。」周嵩說:「失蹤的話,必須是直系親屬、法定配偶,或者是學校來報案。她的父母遠在古納額爾,我們輔導員又不肯來報案,非說應該只是逃課出去玩了,過兩天再說。但是我覺得,她應該是遇到危險了,每拖一分鐘,就會更加危險。」

眼鏡點了點頭:「行啊,小夥子,挺機智啊。」

周嵩誠懇地說:「請你們救救她,萬一她有個三長兩短,我擔心我……可能也活不了了。」

眼鏡欽佩地點點頭:「小兄弟,看得出你是個長情的人,我們一定全力以赴。不過,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要堅強地活下去。」

周嵩苦笑道:「我說的我也活不了,是物理意義上的。」 劍聖帝靈重傷落地。

白鶴帶領眾位長老,催動八劍朱仙陣奮力抵抗魔頭羅尊。

怎奈,羅尊天魔之軀刀槍不入,任由八劍劈砍如同撓痒痒一樣,根本就傷不了羅尊。

此時的羅尊注意力,全部被雷凌的九世魔魂所吸引。為了取而代之,成為九世魔王,羅尊選擇吞噬雷凌,成為九世魔魂的新主人。

下方,納蘭詩雨面色蒼白,看著雷凌一動不動,被羅尊魔力在侵蝕,她心裡恐慌害怕。

她知道,自己修為低微,但又不想看著雷凌死在羅尊手裡,她瞥視青冥、禪德、茅十八三人一眼,突然起身沖向上方。

「快!」

「快攔住她!」

禪德看到納蘭詩雨上去送死,他急忙向青冥、茅十八大聲呼喊。

嗖!

青冥手疾眼快,在禪德開口時,他已經擋住了納蘭詩雨的去路。

「你讓開!」

「你們不去救人,我去救!」

納蘭詩雨看到青冥擋住自己去路,他臉色難看,咬著嘴唇看向上方的雷凌,沖著青冥叫喊。

「茅十八說過。」

「這是雷凌該有的劫難。」

「你就算去了,也是自尋死路。」

「倒不如等著,興許雷凌自己可以應對。」

「畢竟他可是九世魔童,能夠經歷九世還活著,他一定不會那麼容易死的。」

青冥眉頭緊皺。

納蘭詩雨如此重視雷凌,可以看得出納蘭詩雨真的喜歡雷凌。

但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若有救雷凌的辦法,他青冥第一個就會出手,還用得到納蘭詩雨在這裡指責?

「你確定?」

「那如果他真的死了,那你們難道不會後悔?」

納蘭詩雨瞪大眼睛看著青冥,她不知道青冥為什麼會這麼說,可坐視不管,她做不到。

「後悔?」

「我相信雷凌不會死。」

「禪德、茅十八也是如此。」

「那是因為,我們太了解雷凌。」

「尤其是茅十八!」

「他既然提前知道這一切,你看看他竟然沒有著急,你不覺得這很可疑嗎?」

青冥可是很有耐心了。

要不是看在納蘭詩雨跟雷凌有關係,他才懶得管納蘭詩雨的死活。

聽到青冥所說,納蘭詩雨恢復了理智,低頭看向下方的茅十八,果真她看到茅十八隻是著急,卻沒有出手的意思。

轟……!

就在青冥苦口婆心勸解納蘭詩雨之時,突然頭頂上空傳來一聲巨響,轟鳴震耳欲聾。

「啊……!」

隨著巨響,引起眾人抬頭凝視上空之時,一聲殺豬一般的慘叫突然傳來。

「快看!」

「羅尊居然吐血橫飛出去了?」

禪德吃驚,看到羅尊重傷橫飛出去,他瞳孔睜大,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九世魔魂,是雷凌九世前身。」

「他羅尊想要鳩佔鵲巢,簡直就是在做夢!」

受傷帝靈,面色蒼白的看向上空,被九世魔魂圍繞的雷凌,他神情複雜,道出了羅尊受傷的原因。

茅十八、青冥、禪德、納蘭詩雨等人聽到帝靈這番話,他們到放心了不少。

上空。

雷凌全身魔氣纏繞,九世魔魂九個一模一樣的自己,圍繞在他的周圍,無形中散發一股強大的力量,形成防護的光幕。

「可惡!」

「老子的力量,竟然無法進入這小子的肉身?」

「這是為什麼?」

「他的本體應該是最弱,可為什麼好像強大到,讓我的天魔體都無法抗衡?」

受傷的羅尊,滿身的狼狽看著對面雷凌。

剛才,自己的力量試圖針對雷凌身體下手。可他萬萬沒有想到,雷凌體內蘊藏著一股力量,直接將他震的吐血橫飛。

那股力量不屬於雷凌,因為他是青鋒劍的劍靈『將臣』。

沒錯。

就是將臣守護著雷凌的身體,讓羅尊未能如願以償。

「你好大的膽子!」

羅尊看著雷凌,捉摸著要怎樣才能得手時,對面雷凌突然開口,邁動這步伐,一點一點的向羅尊靠近。

「哦?」

「我還以為你已經被魔魂控制了?」

「怎麼?就憑你,也想在我面前耀武揚威?」

羅尊皺眉。

看九世魔魂,如影隨形,圍繞在行走中的雷凌,他瞳孔收縮不定,咬了咬牙陰陽怪氣的問道。

「魔魂本就我自己,被它控制還是我自己。」

「反而你,趁著我魔魂不穩,居然打起我的主意,你簡直就是該死!」

入魔的雷凌,神情猙獰的恐怖,殺氣騰騰的氣勢,與血紅的雙目,宛若死神附體。

「誰找死還不一定。」

「兔崽子,仗著有九世魔魂在,你以為老子會怕你嗎?」

羅尊惱怒。

看雷凌氣勢洶洶,跟他威嚴恫嚇,他豈能容忍?

「天魔手!」

先發制人,羅尊抬手一掌,黑色掌印直奔雷凌而來。

「羅尊對雷凌動手了?!」

……

看到羅尊出手,下方的青冥幾人神情緊繃,這是雷凌初次與羅尊正面交鋒。

而,他們本以為雷凌會有大動作時,只見人家雷凌不動如山。

在羅尊一章逼近瞬間,雷凌身邊中一位黑袍魔魂,突然邁步而出,單手便將羅尊魔掌擊潰。

嗖!

魔掌被破開之時,有又一個黑袍魔魂化為黑影,劃破虛空向對面的羅尊動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