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周昂一臉詫異,儘管不相信,但確實沒有這個名字,他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弄錯了,茫然的離開大廳后,回到自己車上。

「你找到人了?這麼快就回來。」梁鴻卓看到周昂神不守舍的回到辦公室,感到十分蹊蹺。

就算是找到人,重大的關鍵人物,應該多聊一會兒才對,他看起來像是見鬼一樣,梁鴻卓走上前去,摸了摸額頭,沒有發燒。

「不要鬧,我沒事,就是恆泰集團沒有這個人。」周昂懊惱的坐在椅子上,一個小時前他還在興奮不已,因為終於能找到個活著的知情者。

但現在看起來比夏敬州還要神秘,連人都好像不存在這個世界,這就奇了怪。

梁鴻卓到是不覺的,或許只是周昂推測錯誤,當然還有另外一種解釋,那就是有人在故意隱瞞。

這樣做對恆泰集團來說十分簡單,只要一個電話就能搞定,所以周昂才碰了釘子。

「你那個發小不是在人力資源部嗎?找他看看,說不定能找到。」梁鴻卓安慰著周昂,在集團里找人,當然要去找人力。

找保安經理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對,畢竟人力資源部才是管理人事的部門,梁鴻卓的建議得到了周昂的贊同。

不過這個發小他可是有段時間沒有見過,周昂撥通電話,已經停機,連最後的機會都不給他。

他冷淡的放下手機,站在窗邊發獃,心裡在念叨著孟和的名字,這個人不可能憑空消失,他在哪裡?

「你做什麼?」周昂轉身看到梁鴻卓在電腦邊,噼里啪啦的亂打一通,然後裂開嘴大笑。

他火速在筆記本上記下幾個號碼,遞給周昂,「這是你發小的辦公電話,不用謝。」

這個傢伙!周昂看了一眼號碼,之前慌亂之中他竟然忘記了發小不是孟和,找起來自然很容易,上網就可以。

接通電話后,周昂寒暄幾句,立刻進入正題,「我找你們公司的孟和有點事,能不能不幫幫我?」

「只要是我們恆泰集團的人,我都能給你找到……」周昂聽到這句話知道自己終於找到對人。

聊完後周昂終於鬆口氣,放下電話,只等最後的結果,不知道為什麼,他內心深處依然十分不安。


這個孟和如此神秘,讓他更想一看究竟,謎底馬上就要解開!周昂盯著手機一動不動。

「放心,你不會錯過電話。」梁鴻卓開玩笑的說道,本來他還想提或許根本沒有這個人,但還是忍住,事情一直都是撲朔迷離,不到最後一刻誰能說個清楚。

周昂疲倦的揉揉太陽穴,光是找個人都已經如此艱難,如果繼續調查內幕,一定會遇到更大的阻力。 第015章初遇李小沫

段雪梅和小沫在辦公室里聊天,張衛兵負責給他們端茶倒水。

辦公室的門敞開著,這裡也沒有外人。

倆姑娘的對話內容讓張衛兵這進進出出的也基本上聽了個一清二楚。


這個女人不但長得和張衛兵前世一起雙修的那個李小沫一模一樣,就連她的名字都完全相同。

其實張衛兵已經有了自己的判定,這個李小沫就是前世和他一起雙休的那個女修真者!

雖然他們前世接觸的時間不長,但畢竟是在修鍊到渡劫期的時候一起遭受了天劫。

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卻是同年同月同日死,從某種角度來說,他們也算得上是生死之交了。

重活一世,張衛兵腦子裡還殘存著修真的記憶。

但是這個李小沫,似乎已經完全忘接了。

甚至說,她連張衛兵的任何印象都沒有。

其實這樣的情況也都是屬於正常的。

這種修仙練道的人,如果重活一世的話,會面臨兩種結果。

第一種結果是,你還保留著修真時期的記憶,但是身上的所有能力全部喪失。

還有一種結果是,你保留著所有的能力,但是你卻忘記了修真的記憶,空有一番本事,你自己根本就都不知道。

「張衛兵,你老在門口那晃悠什麼?我這用不著你了,你可以回去休息了!你的問題,我明天再找你算賬!」

段雪梅見張衛兵總在辦公室的門口來回來去的晃悠,有點不耐煩的說到。

「好的,有事你再給我打電話吧。」

說完,張衛兵就佯裝離開了。但其實他根本就沒走。

他是特種兵出身,在偵察連干過好幾年,最擅長的就是探聽敵情」。

屋子裡,倆女人聊了半天閑話,現在可算是說到了重點。

「小沫,咱倆認識這麼多年了,你什麼心思我都知道。這麼晚了,你不可能只是來這裡看看我,說吧,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你的。」

「雪梅姐,那我就不跟你兜圈子了,我確實有事情想要找你幫忙。我爸爸又要給我安排工作了,讓我去什麼政府機關,可是我不想過這樣的生活。」

李小沫的聲音猶如雨後的清泉,咬字清晰,語調細柔,完全沒有半點做作,聽起來好像沐浴春風一般。

「去機關單位挺好啊,很多剛畢業的學生都削尖了頭想要擠進政府機關的大門呢,哪怕去個傳達室他們都非常樂意。進了機關那就等於是捧到了金飯碗,你怎麼不願意去呢?」段雪梅問道。

「什麼金飯碗不金飯碗的,那都是過去人的思想了。記得當初你畢業的時候,你家也想給你弄到事業單位里去,你不是也沒去非要堅持自己出來創業嗎?其實,我也想像你一樣,我也想要有自己的獨立事業,我想脫離我的家族!」李小沫說道。

段雪梅笑了,一邊笑一邊說道:「我們堂堂的京城四大名媛之首,恆信財團的唯一繼承人李小沫公主,竟然說要脫離自己的家族,這個事情傳出去的話,那在整個京城都會掀起軒然大波的。你們李家一定會淪為其他的京城貴族世家的笑柄的。」

「我父親就是特別愛面子,不想讓我這樣,想要我走政界道路,為他在政界開疆擴土。他這分明是拿著我的人生在給自己當籌碼,我憑什麼要這樣付出?」

「因為你是李家人?因為你們家是京城貴族,因為你爸爸想當一個紅頂商人!他膝下無子,只有你這麼一個女兒,所以,他未來的希望只能寄托在你身上。如果要是其他的事情,姐姐可以幫你,但是這個事情,我確實是無能為力。別說我了,就連我們家族和你們家族相比,都是小巫見大巫,我這點小能量,怎麼幫你?還是聽你父親的安排吧。」

「可是,如果工作的事情我答應了他,那以後,我找什麼樣的男朋友,和什麼樣的人結婚,是不是也要完全被他操控了?」李小茉憤憤不平的說道。

段雪梅一驚,看了李小沫一眼,笑著說道:「怎麼?我們大小姐開化了?竟然都有男朋友了?」

聽到這話的時候,門口偷聽的張衛兵心裡也是一陣惆悵,好像明明是自己的東西卻被別人佔有了。

李小沫趕緊說道:「沒有,沒有,我是說以後,以後……」

「哈哈,有這個想法就行,你今年也二十了,咱倆認識這麼多年,別說交男朋友了,就連男孩的手都沒牽過。怪不得京城的人都說你是冰川美人呢。」

「雪梅姐,告訴你個秘密,其實……其實我對男人過敏,有時候,就連我跟異性普通握手,都感覺自己渾身起起皮疙瘩,頭皮發麻,這會不會是一種病?」

「你想多了,還是接觸的太少了,從小到大,你都是在女子學校上學,以後到了社會上,多經歷幾個男人就好了。」段雪梅說道。

李小沫笑眯眯的看著段雪梅,說道:「雪梅姐,聽起來你好像很有經驗哦,那你說說,你都經歷了幾個男人啊?」

「你這臭丫頭,這段日子不見,你這壞心思越長越多啊。」

姐妹倆在辦公室裡面說說笑笑,張衛兵在外面聽的不亦樂乎。

這時候,就聽見段雪梅在辦公室裡面說道:「張衛兵,你鬼鬼祟祟的在門口乾嘛呢,要想聽我們說話,就就來,我沒把你當過外人,你也別老把自己跟我們劃清界限!」

張衛兵依然是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大大咧咧的從外面走了進去。

「梅姐果然是英明神武,我幹什麼你都能知道!」

段雪梅掃了他一眼,然後,跟李小沫說道:「你都大半年沒來我這裡了,這小子是我新招來的助理,挺能幹的!」

李小沫倒是給足了段雪梅面子,朝著張衛兵矜持的一笑,說道:「很高興認識你。」

「我叫張衛兵,以後你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張衛兵趕緊套近乎。

李小沫的笑容已經收斂起來了,冰川美人的形象再一次展現出來。

但是她內心深處,多多少少的都覺得,眼前這個男人似曾相識。

可是除了自己的父親,她幾乎沒有跟任何男人有過過深的交情。

眼前這個人怎麼會給他這種明明很陌生但是又有生死之交的那種濃情蜜意的感覺呢!太奇怪了。

張衛兵主動走過來跟李小沫握手,李小沫很不情願,但還是勉強伸出了手。

李小沫的手軟綿細滑。張衛兵好像是攥著一塊不會融化的白雪一樣。

正在張衛兵還在回味的時候,李小沫已經趕緊把手抽了回去。

她本以為自己又會發生對異性過敏的癥狀,但是沒有想到的是,她這次竟然沒事!

李小沫吃驚的看著張衛兵,各種疑問都翻湧上來。

短暫的三秒鐘裡面,倆人竟然進行了一場是深情的對視。

倆人的心跳同時加快,這種感覺,不但李小沫沒有過,就連張衛兵也沒有經歷過。

段雪梅在旁邊佯裝這咳嗽了一聲,倆人才趕緊緩過神兒來。

「那個……那個……時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李梓茉有點尷尬。

段雪梅說道:「這麼晚了,你就住下吧,以前咱么倆可經常擠在一個床上睡,晚上正好咱們好好聊聊。」

……

第二天一大早,張衛兵早早的來到鑫誠物業公司。

保安隊的所有隊員一大早就開始進行操練了。

張衛兵帶隊,但是有點心不在焉。

心裏面一直想著昨天和李小沫見面的場景,就連訓練完之後去吃早飯的時候,張衛兵也是坐在旁邊發愣。

「兵哥你咋不吃啊,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啊?」旁邊憨厚的李二虎笑著問道。

「哦,沒事,沒事,你吃你的。」張衛兵敷衍了一句。


這時候,田靜端著餐盒在張衛兵對面坐下,旁邊幾個保安都看著張衛兵,臉上掛著調侃的奸笑。

田靜是鑫誠物業的人事科經理,兼任總經理助理,而且,還被稱為鑫誠物業集團的第一美女。

雖然第一眼看上去不會給人驚艷的感覺,但是她絕對屬於耐看型,越看越有味道。再加上那一雙修長的美︶腿,配上黑色的絲襪,更是能夠迷倒眾生。

「張衛兵,看你精神不振,是不是沒有休息好,如果你家離這裡遠的話,我可以給你在這裡安排宿舍。」田靜說道。

「不用,不用,我挺好的。」張衛兵盡量讓自己先暫時放下李小沫,把注意力拉回來。

「那就好,對了,今天有幾個市裡來的大領導視察參觀咱們公司,你帶著保安隊負責全方位的安保工作,不要出什麼閃失。」田靜說道。

「好的,您放心,我一定會做好本職工作。」

「那就好!」說完,田靜笑了笑,甚至把自己餐盒裡面的一塊牛排夾到了張衛兵的餐盒裡。

張衛兵正驚訝這,田靜很自然的說道:「多吃點,別這麼萎靡不振的,影響公司形象!」

說完,田靜站起來,在重人猜疑的眼神中,大方的離開了。

快到中午的時候,市裡確實來了領導,但只來了一個。

來的人是即將退休的組織部的副部長劉長龍,另外還有一個年輕人,是他的兒子,劉偉軍……

本書首發於看書蛧

… 半個小時后,電話鈴聲突然響起,周昂下意識的接通了電話,他心臟狂跳,像是在等待最後的判決一般。

「我們公司沒有孟和這個人,不好意思兄弟。」對方歉意的說,周昂緊緊握著手機,蹭的一下站起來。

「你確定?」周昂感到自己的聲音如此沙啞,好像在聽另外一個人說話一樣。

對方几聲輕笑,再三保證的確沒有這個人,周昂愣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在對方的催促下,才回過神來。

「你能不能幫我調查另外一個人,我請你吃飯。」周昂把嚴曉的妻子的名字告訴了的對方,然後掛斷了電話。

他望著梁鴻卓突然說了一句:「見鬼了!」一個孟和怎麼會找不到,不就是嚴曉妻子的同事,為何如此難以調查?

「會不會是你弄錯了?筆記本上的東西有可能並不真實。」梁鴻卓試探性的說,不然怎麼會兩次都找不到。

周昂搖搖頭,他有足夠的信心,錯不是在他身上,而是在恆泰集團,畢竟隱瞞一個人對他們來說易如反掌。

中午周昂帶著梁鴻卓一起去找發小,他們選了一家比較偏僻的酒店包間,三人寒暄過後,周昂急不可耐的問結果。

「沒有查到你要找的人,你會不會弄錯了,兩個都沒有入職痕迹。」發小笑著拍拍他肩膀。

但周昂的臉色卻變得蒼白起來,沒有痕迹?怪不得他一直找不到孟和,連嚴曉妻子都無法找到,更何況是其他不認識的人。

梁鴻卓更是驚訝,因為幾分鐘前他還在質疑周昂,他們可以確定的是嚴曉妻子就曾經是恆泰集團的成員。

「你是說現在不在,還是過去也不在?」梁鴻卓想要問個清楚,顯然這個事情越來越詭異。

周昂發小笑著說:「他們從來沒有在我們公司工作過,過去和現在都不在。」


「不可能,會不會是涉及到恆泰集團的最高機密,所以不能讓你查?」畢竟公司機密不是隨便的職員就能查到。

但對方依然搖搖頭,語重心長的說:「我用的就是最高許可權,如果我查不到,那就是沒有。」

周昂相信他的話,可是孟和如果不存在,到是有可能是自己的錯,嚴曉的妻子可是真真切切的曾經在恆泰工作。

而且還和抗衰老葯有關係,這要怎麼解釋,既然發小用的是最高許可權,那麼有可能是更高層故意讓他們好像不存在一樣。

吃完飯周昂送發小回到公司,他自己卻和梁鴻卓坐在外邊吹風,現在的他們兩個腦袋一團漿糊。

「我錯了不該懷疑你,是恆泰那幫人在做手腳。」梁鴻卓有些難過,嚴曉妻子的事情讓他看到恆泰的手段,以後不能不防。

周昂呵呵笑了幾聲,其實他也曾經懷疑過自己,當發小說嚴曉妻子也不存在,他就知道恆泰擔心他們被人發現。

「我們必須儘快找到孟和。」梁鴻卓覺得只有找到孟和,才能撥開雲霧,他是關鍵人物,一個從來不曾在恆泰存在過的隱形人,背後牽扯到的利益恐怕連他們知道了也會膽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