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呵呵~當然,如果時間太晚的話,你就住下來吧!”小旭一本正經的說道。

小燕完全愣住了,她沒想到幸福會來得如此突然,小旭竟然會如此主動,她扭扭咧咧的說道:“討厭啦!呵呵~原來你早有這個意思啊…”。

“什麼啊!”小旭一頭霧水。

看到小燕如此反常,小旭不禁打了個寒顫,難道說會有讓她覺得不自然的事情發生… 緊接上一章。

小燕雖然人不怎麼靠譜,但做家務的能力可是首屈一指的!但也僅限於對她喜歡的人…

來到小旭家的小燕,三下五除二就做好了豐盛的晚餐,跟餐廳的飯菜沒什麼兩樣。

“哇~居然用僅剩的材料,做出如此豐盛的菜餚!”小旭驚歎道。

聽到小旭誇讚自己,小燕也得意起來,“呵呵~小kiss啦,這是我爲小旭你特地露的一手!”

小旭反而不太好意思了,“小燕同學,你是客人,其實不用這麼麻煩的啦,其實我也會做菜,只是沒你做得好而已。”

小燕夾了塊肉,放到小旭嘴邊,“強悍的女生就應該只做強悍的事情,這些家務當然只能交給我咯!來~嚐嚐看,嘴邊張開…”。

面對小燕的盛情,小旭還是尷尬的接過了食物。別看兩人都是女生,食量可是異常的強悍,沒多久,一桌子的菜就被吃得乾乾淨淨。

“哈~真是太美味了!”小旭一臉的滿足。

“別動小旭!收拾的工作也交給我吧!”小燕阻止道。

“可是…”。

“別在意這些小旭同學,我可不想看到你站着廚房裏面,那樣就不帥了哈…那個你先去洗澡吧?水我已經放好了耶…”。

“咦?你什麼時候放的呀?我怎麼不知道!”小旭一臉的懵圈。

“呵呵~這你就別管了哈,請慢慢享用吧!嘻嘻~”。小燕一邊說着,一邊露出奸邪的笑容。

“額~你可想得真周到啊!”小旭拗不過她,只能按照她的吩咐去洗澡。

這一切的套路是那樣的似曾相識…沒錯!跟上次蕁歡的遭遇一模一樣!小燕在小旭洗澡時會來騷擾她,讓她無法安心的洗。睡覺的時候也強行要睡在一起,而且還動手動腳…搞得單純小旭完全招架不住,小燕自己倒是興奮異常…

翌日,小旭被折騰了一宿根本沒怎麼休息,但還得上學,於是只能拖着疲憊的身體來到學校。

“咦?小旭~你看起來很疲憊呀!”蕁歡關心的問道。

“額~是吧…”。小旭說話也有氣無力的。

“哦?這樣啊!那今天就不進行特訓了。”

“沒關係的蕁歡,只是昨天晚上沒怎麼睡覺而已!”

“沒睡覺?”看來蕁歡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難道你昨天晚上讓小燕住在你家?她對你做了什麼?!”

小旭也覺得有點害羞,於是來到蕁歡耳邊,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訴給她聽。剛開始聽的時候蕁歡還覺得很正常,但是越到後面她的臉就開始紅起來…因爲實在是太害羞了!

“那麼蕁歡,這些是很自然的事情吧?”小旭無奈的問道。

蕁歡一臉的尷尬和害羞,“額~這個嘛,既然你們已經在交往了,這當然就是很自然的事情咯,呵呵。”

小旭忍不住嘆了口氣,“唉~這樣啊?”

“但是如果你不喜歡她的做法,就跟她分手吧!”

“咦?分手?是什麼意思?”

“呵呵~當然是戀人之間的分手啊!”

“什麼?!”小旭恍然大悟,“原來她把我當成了…她之前說的在一起原來是那個意思啊!”

蕁歡一臉懵圈,“額~要不然你以爲呢?”

小旭這麼單純的女孩,哪裏經歷過這些!她瞬間石化了…

偏偏在這時,小燕開心的跑了過來,“呵呵~小旭!原來你在這啊!我還想找你問問晚上我們吃什麼呢!”

“兩個女生居然在一起成爲了…這種事情!實在是太不自然了…真是不可原諒!”小旭回過神來,自言自語的說道。

“哇~!”蕁歡經歷過恐怖的小旭,立刻意識到了危險,“趕緊跑!要出人命了!”蕁歡顧不上小燕,拔腿就跑!

“咦?大驚小怪的幹嘛?”小燕倒是一臉的懵圈。

“小燕同學~你是個邪惡的妖人吧!”小旭冷冷的說道。

“額~小旭,你怎麼了?”小燕看到這種情況,也不由自主的害怕起來。

“所以…你去死吧!”小旭咆哮着朝小燕發起了攻擊。

“哇~救命啊!”小燕被打了個半死,“這麼說,我又被甩了…”。

發泄完畢的小旭也清醒過來,回憶起昨晚的恐怖經歷,她只能自閉的蹲在角落裏…

一旁的蕁歡也在感嘆,這兩人真是太單純了吧,難怪鬧出這種誤會!



另一邊的守仁也挺鬱悶的,自己居然沒機會露臉就結束了… 某日早晨,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在了蕁歡身上。

“咦?怎麼會?”雖然最近蕁歡跟着小旭特訓異常的辛苦,但是,“我怎麼會尿牀?!”蕁歡吼道!

上學的路上,蕁歡依然無法釋懷,畢竟對於成人來說,尿牀可是奇恥大辱:居然會這樣啊,看來最近我實在是太累了,看來最近還是不要跟小旭特訓了吧…

在蕁歡鬱悶之極,一旁的守仁倒是異常的興奮,他手舞足蹈的說:“嘿嘿~蕁歡,昨晚上我可是做了個奇怪的夢啊!我居然夢到熱衷於養花!哈哈~想不到我還如此文藝啊!”


“喂~蕁歡!你有沒有跟我說話!”守仁見蕁歡沒聽自己講話,激動的說。

“啊~對…對不起!你在跟我說什麼呢?”

“額~算了,反正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隔天早上。

“哇~又來!”讓蕁歡擔心的事情再次發生,“我又尿牀了!”

朦朦朧朧之中,隔壁的守仁也醒了過來,“尿牀…”。

蕁歡趕緊捂着被子,“沒…別看啦!”

“哇哈哈~你居然尿牀!哈哈~真是笑死人了!”守仁笑得眼淚都出來了。“都這麼大個人了,居然還尿牀?哈哈~笑死人了!而且你說又尿牀…”。


蕁歡本來就很難過了,沒想到還被守仁嘲笑,頓時火冒三丈,操起旁邊的木棍就是一棒,“笨蛋啊你!笑夠了沒有!”

守仁瞬間沒了聲響,好一會兒才清醒過來。

來到學校的蕁歡依然對早晨的事情耿耿於懷,守仁於是過來安慰她,“抱歉蕁歡,我不應該笑成那樣哈,唉~我實在是想不到,你居然會尿牀!”

蕁歡難過的蹲在角落裏,“我昨天晚上睡覺前特地沒喝水,而且還上了廁所的…大概是因爲最近實在是太累了吧,要上學又要特訓…”

這時的守仁倒是異常的清醒,“怎麼可能!不管有多累,只要想上廁所,都是會醒的呀!你又不是幾歲的小孩…”。

“那爲什麼…”。蕁歡一頭霧水。

守仁分析道:“我看你也沒生病…會不會是妖人作怪?”

“有可能嗎?”

“那是當然!我記得你前天處置了個妖人…是不是那傢伙在報復你啊?”

蕁歡更加不明白了,“哦?我前天處置的妖人是枕頭妖…難道說他有讓人尿牀的能力?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守仁拼命的思考着,“枕頭妖啊?那不就是晚上趁人不注意的時候移動人家的枕頭嗎?我記得書上寫的,那傢伙有控制人類睡眠的能力!”

“控制睡眠?”

“沒錯!就是可以讓醒着的人睡着,讓睡着的人更加熟睡!一般來說在移動枕頭的時候人就會醒過來吧,所以他必須要人控制人睡眠的能力!”

蕁歡恍然大悟,“哦!這樣就能讓人想上廁所也不會醒過來。”

“呵呵~如果真是他在詛咒的話,我倒是蠻想被他詛咒一次呢。”守仁微笑着說。

“咦?你是變態嗎?也想尿牀?”蕁歡一臉懵圈。

“哎呀~不是!就是最近覺得睡眠不怎麼好,老是會做夢什麼的…而且每次從夢中醒來,身上都覺得很疲憊。”守仁解釋道。

“誰管你這些?現在是怎樣解除這個詛咒啊?我可不想再尿牀了耶。”

守仁想了想,“很簡單!不睡覺不就行了嗎?”

蕁歡吼道:“哇靠!不休息的話,人會死的耶!”

“不是啦!只要一晚上不睡覺,詛咒就自動解除了呀!只是一晚上而已哈,沒什麼大不了的.。”

“哦~這樣的話還是可以堅持一晚上的。”

“只不過~要控制自己晚上不睡覺的話,可是很痛苦的。”

“唉~要熬夜啊?那可怎麼辦呢?”蕁歡哀嘆道。

“那很簡單!我幫你!當你要睡覺的時候,我就會鞭打你!摧殘你!即使把你的臉打腫,我也會把你叫醒的…”。

當然,讓人打醒自己的事情蕁歡肯定不會去做,不過現在也沒別的辦法,只能讓守仁監督自己咯。


當天晚上,凌晨一點!

果然在守仁的監督之下,蕁歡喝着咖啡完全沒了睡意,不過守仁自己倒是哈切連天…

“蕁歡,怎麼樣啊,你還不想睡覺嗎?”守仁睡眼惺忪的問道。

“呵呵~目前還真不想耶,咖啡提神的效果的確不錯!”

“是…是嗎?那就太好了。”

“不過~你看起來倒是比我還想睡覺!”

“你看吧!”守仁指着旁邊打呼嚕的小福,“旁邊有個睡得跟死豬一樣的傢伙,所以我也會被傳染上瞌睡蟲呀!”

“額~你這麼累想睡就睡吧,不用勉強監督我的哈…不過,這個詛咒是真的嗎?怎麼完全沒感覺到呢?”

“爲什麼這麼說?”守仁勉強的撐着自己的腦袋。

“那是因爲這種事情很奇怪呀!難道說讓我睡得很熟,就算是報復我了嗎?既然能控制我的睡眠,那應該有更好的方式報復我吧,你覺得呢?守仁…”。

蕁歡跟守仁聊着聊着,守仁突然沒了任何反應,沒過多久居然就打起呼嚕來!而且還是睜着眼睛打呼嚕…

蕁歡差點沒嚇到,但守仁這種體質的人就算睜着眼睛睡覺也沒什麼大驚小怪吧,於是把他扶到了地鋪上,“果然,我早就料到你會堅持不住啊!…唉~就連我自己都有點堅持不住了。”

突然,剛剛還在打呼嚕的守仁站起身來,“咦?你要幹嘛?上廁所嗎?”守仁並沒有回答,而是徑直走向廁所,不一會兒就提着個澆花水壺走了出來…然後揭開地鋪上的被子,很自然的把水倒在上面,嘴裏還唸唸有詞道:“花兒們,澆水時間到咯~儘量吸收水分,趕緊開花吧…”。

“噗嗤!”蕁歡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原來犯人是他!“守仁!你在幹嘛!?”

守仁沒有回答,只是一臉滿足的“澆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