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呵呵,酬謝?

傅雲心底暗笑。

以他的陰暗心思,到時候恐怕第一個跳出來指證我的就是他!


傅雲心裏嘀咕,表面上卻是一絲不漏,擺手道:“二哥你可別這麼說,我們兄弟一場,說啥謝不謝的多傷感情!”

都是兄弟,等我把醉仙粉給你安排上,自然更不用謝了。

有(各)說(懷)有(鬼)笑(胎)間,將傅昕送走了。

送走二哥,傅雲立即叫來趙三,吩咐他去往醉仙樓買藥。

醉仙粉是完成任務必不可少的道具,自然要拿到手。

吩咐完,正想回房繼續從小悠那兒套點情報,忽見一個留着小撮八字鬍、管家模樣的中年男子急匆匆地一路小跑進來。

“少爺,您的書信!” “我的信?”

傅雲一頭霧水。

他原來就不認識幾個人,自然想不出誰會給他寫信,唯有看下內容再隨機應變了。


結果拆開一看,上面歪歪扭扭地寫着:“戌時,武館,金條二百。”

米蟲皇后:皇上老公別鬧 ,傅雲立時知道了。

原來是先前那幾個打手,來要剩下的酬金來了。

不過這書信裏的一個詞倒是成功引起了傅雲的注意。

靈幣。

他對於這個世界的貨幣系統還沒有什麼概念,還得補習一下。

傅雲捂着額頭,微微皺眉作痛苦狀:“哎喲,頭又有些痛了!”

侍立一旁的海棠見了,嬌顏失色,連忙上前扶着:“少爺,我扶您回房休息,小翠,你快去請陸大夫過來!”

“不用!”傅雲連忙伸手阻止,“我只是今日運動過度,躺一會兒就好了,不要勞煩大夫了。”

海棠不信,但見少爺十分堅持,只好放棄。


攙扶少爺躺到牀榻,海棠關上房門,便聽得少爺道:“海棠,來和我講講有哪些錢幣,說不定我回憶起來,頭痛就好了。”

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 ,不過海棠早已習以爲常,比起之前種種,今天算是規矩很多了。

“是,少爺。城中尋常百姓常用的有銅錢和銅條兩種,地位較高的家族則使用銀條和金條居多……”

傅雲認真聽着,海棠沒細說的地方他便詢問兩句,再結合觀察實物,很快便知曉了本地貨幣系統的大致面貌。

塞北帝國統一了幣制,境內普通人使用的官方貨幣依次有銅幣、銅條、銀條、金條四種,兌換比例均爲10:1。

顧名思義,除了銅幣正圓形外,其餘三種均爲長條形,粗細長度和現實世界的媽咪蝦條差不多,一端有孔洞,方便用細繩串起攜帶。

以這個世界的物價水平,尋常百姓三口之家一年花銷大約在一萬銅幣上下,也就是十根金條

在這四種貨幣之外,仙界各個門派則使用靈氣耗盡的靈石殘骸煉鑄成的靈幣爲唯一通用貨幣,由仙界貨幣管理委員會統一鑄造發放,只在仙界門派間或內部流通,在外面幾乎難以看到。


將各種貨幣辨認清楚,傅雲從海棠那取了三百金條,便出門了。

此時天色漸暗,正值晚餐時分,一路走來各種菜色香氣從沿街民戶的窗口飄逸出來,鍋鏟瓢盆碰撞的聲音不絕於耳,混雜成一曲令人垂涎欲滴的交響樂。

聞着陣陣菜香,傅雲的肚子立時發出陣陣有聲的抗議。

不過這也正常,畢竟他從穿越過來到現在,還沒吃過半點東西。

此刻距戌時尚早,傅雲並不急於趕去,他此刻的目標,正是到城中的坊市大快朵頤一番。

坊市在西山城南區,距離傅府並不遠,走過三個街區便到。

穿過數名武者把守着的街口,傅雲便進了坊市。

街上人頭攢動,叫賣吆喝聲不絕於耳,與現實世界的美食街並無二致。幾乎每個人的手上都拿着各式各樣的吃食,烤香四溢的肉串,不知名的水果,看得他忙不迭地直咽口水。

現實世界的傅雲,工作不忙的時候常會在出租屋裏自己燒菜吃,燒着燒着燒出不少心得來,甚至還抽空考了個“高級中式烹調師”證書。

作爲一名擁有廚師資格的投資經理,他的嗅覺、味覺尤爲靈敏,是以街上飄散着的濃郁香氣,頓時讓他有些按捺不住了。

“老闆,來一串烤野鹿肉!”

“老闆,來一杯青竹汁!”

……

傅雲按着順序,將沿街攤位上的美食看得上的挨個嚐了一遍,大多數的口味不及自己做的,但也有一些風味獨特的,令他眼前一亮。

坊市由一條中直大道和數條枝杈小路交錯而成,攤位商鋪極多,他纔將大道逛了將近一半,便已感覺腹中微微發脹。

“看來剩下的,只有等明日再來品嚐了。”

望着前方熙熙攘攘的攤位,傅雲抹了抹油光鋥亮的嘴,正欲回頭,突然腳下一頓。

眼角似乎瞥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傅雲轉過臉去仔細查看清楚,不由驚訝。

侯門醫女庶手馭夫 ,坐着一名明豔少女,不是傅清璇是誰?

傅雲不由奇怪:女主不好好在家吃飯,跑到這裏來打牙祭?

傅府住着家主、長老和幾位地位重要的管事,一般吃飯格局是各管各家,長輩子孫同坐一桌,如果身體不適或有其他特殊原因的,則會由僕人打包送至臥房。

自己的原身就屬於特殊的那一類,長年野在外面,吃飯時也找不到人,家主訓斥了幾次也沒效果,久而久之大家也都習慣了由得他去。

這些信息都是傅雲之前從趙三那裏打聽來的,傅清璇的情況他也問了一些,不過沒問到吃飯這麼細緻。

不過既然在這裏遇到,便是有緣,傅雲俺想要不要上去打個招呼。

但轉而想起棲霞山下她對自己的態度,即便過去搭訕也討不到什麼好吧。

傅雲望着端坐店中的她,暗暗糾結。

視線遊離間,他看到傅清璇面前的餐桌上空無一物,腦海裏頓時靈光一閃,有了主意。

他兜了個圈子,來看這家麪館的後廚。

隨手拉住一個跑堂,塞過去一根銀條,立即打聽清楚,廚房裏正拿着鐵鍋上下翻炒的胖廚子便是這家麪館的老闆,姓鄭。

傅雲上前,站到鄭老闆對面,拱手笑道:“鄭老闆,你好。”

此時正是晚間生意最紅火的時候,揮汗如雨的胖子忙着應付源源不斷的客單,哪有心思搭理他人,兩眼直盯着鍋裏,看都不看傅雲,沒好氣道:“點單和跑堂說就行了,我這邊忙着呢。”

傅雲一愣,不過看到他鍋旁一字排開的空盆,便知他是忙不過來,而並非有意怠慢。

不過自己要做的這事,還非得經過他同意才行。

“我是傅府的傅雲,有一件事……”

他剛起了個頭,便聽得對面突然響起一記充滿驚恐的叫喊:“真、真是雲、雲少爺!”

傅雲見鄭老闆望向自己,似乎十分害怕的樣子,不由驚詫道:“嗯,是我。”

鄭老闆連忙放下手中鍋鏟,連連道歉:“方纔小人不知是雲少爺前來,言語間多有冒犯,還請雲少爺您高擡貴手,大人有大量,放過我這小店吧!我上有八十歲的老母,下有八個月大的孫子,全靠着這店面生活了。”

誒?

難道原主每次來,都是一番打砸搶的作派嗎?

傅雲連忙擺擺手:“鄭老闆你別誤會,我沒別的生意,只是想借你的地方燒個菜而已。”

說着,取出一根黃燦燦的金條,放到他面前。

鄭老闆怔了怔,許久纔回過神來,卻是不敢拿金條。

“雲少爺,不知您、您想做什麼菜?”

“你先告訴我,我四妹點了哪些菜?”

“璇小姐啊,我看看……”鄭老闆在一堆單子裏翻了翻,很快便找到了,“蛋炒飯一份。”

傅雲等了會兒,見鄭老闆不說話了,奇道:“沒了?”

鄭老闆點頭:“是啊,就一份蛋炒飯,璇小姐每次來都這麼點。”

也太寒磣了點!

傅雲轉念一想,也對,低調、不事張揚,這不正符合主角的特徵嘛!

像原主這樣在城裏橫着走的,基本都是炮灰。

“蛋炒飯就蛋炒飯吧,這份飯就由我來做!”傅雲將金條硬塞到鄭老闆手裏,“這是我借用你這廚房的錢,你不拿着我可翻臉了啊!”

鄭老闆連聲道謝,用圍裙仔細擦了擦金條,小心翼翼地收了起來。

傅雲看了看一旁已經準備好的材料:“再幫我準備一些食材,玉米小半根,臘肉一小塊。”

鄭老闆應了一聲,立即屁顛屁顛地去了。

一根金條都抵得上這店好幾天的營業額了,一點食材根本不算什麼,就算是要今天準備的全部食材,他都立即雙手奉上。

待東西準備齊全,傅雲立即行雲流水般動了起來。

玉米取粒,臘肉切丁,隨即熱鍋、下油,蛋黃爆香,加入玉米粒、臘肉丁翻炒,然後加入冷飯,轉小火翻炒,待鍋氣四起後出鍋裝盆,收工。

毫無凝滯的流暢動作,看得一旁的鄭老闆和一衆廚工目瞪口呆。

鍋中冒出陣陣白氣時,雞蛋特有的清香頓時飄散在後廚,聞者皆是忍不住咽口水。

他們第一次知道,原來蛋炒飯還能這麼香!

看着裝盆蛋炒飯散發出的陣陣金黃色光芒,更是令人看瞎了眼。

香氣順着布簾的縫隙,從後廚傳到了前面店堂,客人們聞到不由饞蟲大動,紛紛拉住跑堂問這是什麼新菜。


傅清璇聞到這股異常濃郁的清香,鼻翼輕輕抽動,心底也是暗暗好奇,不過她只是靜靜地看着。

反正不可能是自己吃的蛋炒飯。

鄭老闆不知研究出了什麼好吃的新菜,如果價格不貴的話,自己不妨也點個試試。

想着,不由計算起自己這個月的飯錢還有多少剩餘。

此時,後廚布簾掀開,鄭老闆笑盈盈地端着一碰金燦燦的東西走了出來。

店內所有人的目光頓時被吸引住了。

一陣驚呼聲頓時如漣漪般傳了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