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咔咔”

就在此刻,那甬道的出口處卻是再次傳來了令衆人心驚膽戰的聲音。

聽着這聲音,衆人皆是暗叫。“不好,那些臭東西又來了,快把這石門打開。”說罷,作爲隊長的魏章率先出力,衆人連忙出手。

一番推動卻是發現這石門要比衆人想象中重多了,在五人的聯合推動下,那石門居然是紋絲不動。

“這可如何是好?”看着已是出現在了甬道口的數頭牛頭馬面,所有人皆是捏緊了手中的激光手槍。

見此情景,那溪若連忙說道。“找機關,這麼重的石門必定會有激光。”

聽及此言,衆人方纔是恍然大悟,開始四處忙活起來。

掃視一週卻是並沒有發現什麼,再次陷入失望的境地,看着那些牛頭馬面逐漸逼近,卻是無能爲力。

思量片刻,距離那石門最近的林毅卻是突然的激光手槍舉起,朝着身後的石門開始不停的射擊,如此,那石門竟然開始抖動起來。

見此情景,在場的衆人也連忙拿起手中的手槍開始射擊。

然而,那些本來將速度放慢下來的牛頭馬面見此情景卻是突然變得狂暴了起來,腳下的速度也不禁加快了起來,顯然是要阻止林毅等人的行爲。

“用**!”

“轟”

最終在一聲轟然之下,那笨重的石門被完全給擊的粉碎。

“快進”事不宜遲,衆人皆是齊齊步入那石門之內,全然不顧那身後嘶鳴而來的幾十頭牛頭馬面。

“啊”

恰在此刻,後方再次傳來一聲痛苦的慘叫,卻是那另一名生物學家的。

聽着這聲音,林毅的嘴角不禁一抽,這前來冥王星的六人,現在已是失去了兩人,而且這兩人還是整個華夏國數一數二的科學人物,這樣的損失實在是有些太大了一點了吧?

雖然心裏面在對那身後的科學家惋惜,但是如此情景,也容不得林毅優柔寡斷,手中的激光手槍再次發射,朝着那頂部的各種石頭再次轟擊而去。

又一次的轟隆之聲,此刻林毅進入的那道石門卻是被頂上砸下來的巨石徹底封死。

見如此情景,衆人方纔是稍稍鬆了一口氣,驚魂未定的看向對方。

打量四周,發現此刻在衆人眼前所展示的卻是一座僅有十餘平方米的石室,那石室的正中間還有着一口青銅棺,在周圍的不少油燈的照映之下,這石室之內方纔是勉強可以看清。

“這是?”看着那青銅棺,衆人皆是不敢輕舉妄動,這種不祥之物,鬼知道里面裝的是什麼東西。

“哈哈哈,終於找到了。”正當衆人皆是對着青銅棺心存疑慮不敢靠近之時,那身爲隊長的魏章卻是突然狂笑了起來,腳步也在緩慢的移向那青銅棺。

“砰”

與此同時,站在林毅身後的女醫溪若卻是身形急速閃動,徑直朝着那魏章攻擊而去,其速度之快,就連衛凡這個保衛處的處長都沒有反應過來。


見溪若朝自己攻擊而來,那魏章卻是眉毛輕挑,“哼~找死。”旋即便是朝着身後一個旋踢,正好將溪若的動作完全化解。

“我操,什麼情況?”看着眼前電光火石般的速度,林毅和衛凡兩人皆是不明白髮生了什麼,明明剛纔幾人還是在並肩作戰的,爲何現在又打起來了呢?

“怎麼?溪若小姐,你是想要阻止我麼?”並沒有理會林毅兩人的疑惑,那魏章對着溪若問道。

“上面果然猜的沒有錯,基地的間諜就是你,別來無恙啊,山本杜一。”被那魏章一腳踢開的溪若此刻卻是極爲淡定地說道。

聽着兩人的對話,倒是讓林毅一陣驚歎,按照此刻溪若的話來說,這林毅面前的魏章居然是一名潛伏在西山基地之內的間諜,這樣的結局讓林毅是怎麼也不願意相信。


然而,那魏章接下來的話,卻是令在場的衆人不得不相信了。“哈哈哈,我山本杜一自小便被帝國培養,二十歲潛伏進你們華夏帝國,忍辱負重,爲的便是今日得到反擊華夏國的機會,誰也不能阻止我。”

此時,林毅和衛凡兩人方纔是明白了全部,原來這眼前的魏章,或者說是山本杜一,卻是來自華夏國幾百年來的宿敵東日帝國,如此說來,此人也應該是那東日人了。

實在是沒有想到,這東日帝國至今還是不安分。早在近兩百年前,這東日帝國便是對身邊的華夏國一而再再而三地侵擾,哪怕是在經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東日帝國國力遭受重創也沒有放棄過征服華夏國的白日夢。

直到三十年前,東日帝國突然發難,卻是不料,華夏國早已做好了完全的準備,打了一個漂亮的反擊戰,越過上百里的海洋,將那東日帝國的軍隊幾乎是全滅,自此以後,這個華夏國百年以來的威脅纔算是真正的消除。

而今卻是想不到方纔是過了僅僅幾十年,這個彈丸小國又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哼,真是笨的可以啊,想要反擊我們的祖國,那跑到冥王星這個鳥不拉屎的鬼地方,反擊個屁啊?”看着那山本得意的樣子,出生軍人的衛凡怎麼可能看得下去?

看着衛凡對自己蔑視的神情,那山本卻是不怒反笑。“哈哈,你只不過是個毛頭小子而已,又如何懂得這‘地球軸心’的用處?”

“地球軸心?”這個詞語並不是林毅沒有聽說過,一百年前的第二次大戰,這東西便是出現在了世人的眼裏,只是當時世間並沒有找到這東西。但那地球軸心能夠改變世界命運的傳說卻是一百年來並沒有消失。

如果這地球軸心是真的話……

思及此,林毅不敢再去想象,要是被這山本真的得到了地球軸心的話,恐怕那東日帝國還會死灰復燃,甚至連整個世界的安全都要受到威脅。

當即和靜若處子的溪若對視了一眼,兩人旋即便是一左一右地朝着那山本飛速攻去。

僅僅不到十米的距離,要是放在常人的面前,根本來不及反應。

然而,那山本見林毅和溪若一同攻來,卻是手腳並用,速度極快,直接飛起一腳踹在了林毅的胸前,右拳也對溪若轟然撞去。

見着三人已是戰成了一團,後面的衛凡早已是瞪大了眼睛,不過還好,戰鬥經驗的他早在兩人閃動的那一刻,身形也是開始緊隨而去。

“砰~砰”接連兩聲,林毅以及溪若皆是被擊飛出去。

“哈哈,就憑你們僅僅兩個人還想要聯合戰勝我,這華夏國難道就真的沒什麼人才了嗎?”看着被弄得灰頭土臉的林毅和溪若兩人,那山本好不得意。

然而,還沒等這山本繼續出手,卻是“砰”的一聲再次響起。

“現在三個人你看夠嗎?”說話之人正是衛凡,此時,手上正拿着一根警棍敲擊在那山本的頭頂之上,殷紅的鮮血順流而下。

“混蛋”顯然是沒有預料到會被衛凡從後面下手,那山本臉上的震怒之色難以掩飾。

雙手翻轉至身後,抱向衛凡的腰部一提,旋即便是彎身後退幾步,卻是從衛凡的身下鑽了過去。

“不好,衛凡。”見此情景,遠在十餘米開外的林毅只能大叫一聲,卻是無能爲力。

只見那鑽到了衛凡身後的山本卻是飛起一腳,直接踹向衛凡的腰部。

一切發生的實在是有些太快了,短短的幾秒鐘交手,身爲整個西山基地保衛處長的衛凡便是敗下陣來,那強壯的身軀,此時也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朝着林毅飛速摔了過來。

三個人的聯手攻擊,竟然還是不敵那山本,此刻的三人已是有些心灰意冷。

“沒想到我將你一手提拔,你卻敢在我的身後下毒手。”將衛凡擊出後,那山本盯着重傷的衛凡,顯得極爲憤怒。

聽着那山本的怒斥,原本躺在地上的衛凡強忍着後背的疼痛,站起來說道:“我承認,這些年你確實幫了我不少,但是你忘了,首先我還是華夏國的一名軍人,忠誠於我的祖國纔是我的人生信仰。”

“算了,算了,今天就讓我先取得那地球軸心之後,再將你們這些螻蟻盡數焚滅。”

說罷,那山本便是急速朝着青銅棺掠去。

“快阻止他。”見那山本急速移動的身體,林毅和溪若兩人皆是身形瞬間閃動。 看那山本速度之快,林毅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幾乎是用盡平生的力氣,朝着那山本急速追去,饒是如此也感覺有些力不從心。

“砰”

Wшw ●ttкan ●C○

短短几息的時間,那山本已是到了青銅棺的跟前,右手突兀的出現一把鋒利的匕首,在左手掌心一劃,旋即將那滴滴殷紅的鮮血灑向青銅棺上。

霎時之間,突兀的“嗡嗡”之聲,瞬間在整個石室之內響起,強烈的金光也自那青銅棺內照射而出,將整個石室照射的通亮。

“後退。”見此情景,向山本急速撲去的溪若連忙提醒道,兩人旋即急速後退,到了石室的入口之處。

“嗚嗚”

棺蓋開啓,其中的金光更爲大盛,給在場的幾人極爲壓抑的感覺,一時之間連雙眼也無法睜開。

“哈哈,二十多年了,忍辱負重二十餘年,今日終於將大功告成了。”片刻之後,那金光消散,“嗡嗡”作響的聲音也停止。

林毅兩人睜開雙眼,卻是見那山本此時雙手各持一物,不禁大笑,顯得格外的囂張。

見此情景,那溪若卻是面如死灰,此時擺在眼前的已成事實。

看着溪若的表情,山本一時之間卻是想要諷刺一番。“哈哈,溪若隊長,作爲華夏國反間諜組長,見到任務失敗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啊?”

對於這溪若的身份,林毅也是此刻才知曉,難怪上面會無緣無故地派上一名女醫生來。

林毅看向那山本手中所持之物,卻是瞪大了雙眼。

此時那山本手上所持之物竟是兩個水晶頭骨,面對這樣的水晶頭骨,林毅震驚不已,水晶頭骨的傳說誰人不知?傳說中的水晶頭骨爲古代瑪雅人所造,可是卻沒有人知道如何製造。

再則說那瑪雅人是何來歷也是衆說紛紜,其中最爲廣泛流傳的便是瑪雅人實爲外星人。

看着水晶頭骨的林毅立馬想到了這兩個未解之謎,難道說那瑪雅人真的是來自於外星?而這水晶頭骨就真的是山本所說的地球軸心?

一個又一個疑問從林毅的腦海之中蹦了出來,可眼前的山本並沒給林毅任何的時間去思考。

此時,那山本杜一卻是突然將其中的一個水晶頭骨緩緩地靠近自己的頭部,霎時之間,金芒再次大盛,“嗡嗡”之聲也同時響起。

見那山本的動作,一旁的溪若瞳孔緊縮,臉上極度不安,身形陡然向前。“快,快阻止他,他要和水晶頭骨融合。”

雖然不知道這頭骨融合之後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但這山本杜一費了這麼大的勁來到冥王星上,林毅可不相信會有什麼好事來等着自己,同樣是身形急速前行,朝着山本撲去。

“鏘”

好似是金屬般的聲音,那靠近山本頭部的水晶頭骨徑直沒入了其中,面對如此奇異的一幕,林毅卻是沒有時間多想。

急速而前的兩人同時擊向了那山本,後者卻是立於青銅棺前紋絲不動,反而是將兩人的拳頭吸住,讓林毅同溪若兩人根本無法逃離。

“怎麼辦?”面對這樣的情景,很顯然,那山本杜一與水晶頭骨融合之後,已是實力大增,林毅兩人絕不是他的對手。

“哼哼,別盲目掙扎了,林毅,你和你那女朋友、妹妹爲何都是一個樣子呢?難道就不能乖乖的屈從我山本麼?”看着苦苦掙扎的林毅,那山本睜開雙眼淡淡地說道。

聽及此,林毅卻是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是你?”

“沒錯,就是我,當年我的身份被這兩個女人發現,本想要讓她們投靠我東日大帝國,卻是沒想到打死也不服從。”

此時,那山本用極度蔑視的目光看向林毅,又似是有些可惜地說道:“沒辦法,我最後爲了保密,只能運用水晶頭骨之力將他們送到異界去了。”

異界?聽着這山本的話,但經此一路所見,林毅已是不得不相信,一時之間如同着魔一般,雙瞳之中血紅之色大起。

失去理智的林毅旋即從腰中取出一枚特制定時**,這種**威力極大,運用特殊的原料製作,哪怕是方圓三十米的距離都要受到爆炸的波及飛灰湮滅。

“今天就算是拼了整條命,我林毅也要將你毀滅在這寸草不生之地。”說完,林毅便是將手中的**開啓。

如此,那山本卻是被嚇得鬆開了林毅兩人的手,連連後退,面對這樣的**,在這間石室之內已是避無可避。

退回到衛凡的身邊,三人對視,並沒有說什麼,這樣的結局已是最好的結局,至少沒有讓那山本的計謀得逞,至於死亡,其他的兩人,一個是華夏國的特工,另一位是西山基地的保衛處長,多次身臨險境,誰有何曾怕過?

“林毅,沒想到你會下如此的狠手。”看着那進入倒計時的**,山本已是被氣的怒不可遏,怒指着三人。


“彼此,彼此,你處心積慮多年想要得到這麼個水晶頭骨,卻是沒有想到最終還是結束在了這荒蕪的冥王星上,不知道你是否覺得可以呢?”看着對面憤怒的山本,此刻的林毅反倒是極爲平靜。

那山本的臉色極爲難堪,從自己的頭頂突兀的出現了另一顆水晶頭骨。林毅幾人皆是沒有像到這傢伙居然在此之前已是得到了一個頭骨,現在擺在衆人面前的總共竟然有着三個。


“可惜了,帝國反攻的夢想現在算是落空了,也罷,有你們幾個作伴,也不算吃虧。”頹廢的感嘆一番,反倒是極爲安靜地坐了下來。

“轟”猛烈的轟擊之聲響起,冥王星上空的倒金字塔居然開始顫抖不斷,片刻之後,更大的轟鳴響起,一道金光自那金字塔的內部激射而出,直衝漆黑的寰宇。


原本還在金字塔頂端的那條巨蛇此刻見到金光也是匍匐在地,片刻之後便是消失在了原地,不見了蹤影,而立於冥王星上空的金字塔也是轟然倒塌。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