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咦……等等。

你們特么不是說去報官的嗎?!怎麼還跟在這裡一起看熱鬧?

呸,老子以為你去了!

……

劉小佩也看呆了。

突然捂住臉假裝自己什麼也沒看到。

她的心蹦蹦亂跳。

完蛋了……完蛋了……

這個少年親了小玉妹妹,這個少年死定了!

「你……你你你!」少年已經語無倫次了,爬起來就跑,一溜煙就不見了人影。

蘇眉:……

喂。

她才是被調戲被壓倒被吃豆腐的那個人吧。

為什麼你這個人表現的比她還要害怕?

少年你……

跑的真快。

同時,蘇眉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完蛋了,這少年長得還挺好看的,就這麼香消玉殞了。

少年一跑,躲在暗處的吃瓜群眾們都出來了。他們似乎大鬆了一口氣,然後紛紛用同情、可憐、惋惜等等複雜的目光看著蘇眉。

對著劉小佩說道:「小姑娘,她是你的姐妹吧?」

劉小佩點點頭,「對啊。」

眾人默哀,「還是早點給她準備後事吧,你姐妹活不了幾天了。」

劉小佩眨眨眼,「為什麼啊?難道只是因為她被那個少年親了一下嗎?」

眾人點頭,「對啊,就是這一下,已經沒救了。」

劉小佩更好奇了,「那個少年……唾液有毒嗎?」

眾人:……

「姑娘,這不是毒不毒的問題。這是詛咒啊!」 啊咧?

詛咒?

劉小佩還是不明白,「難道他是巫蠱師?會下咒下蠱?」

眾人瑟瑟發抖,「什麼巫蠱師,他就是個命煞孤星!剋死了自己的親爹娘,還把家裡的家僕都給剋死了,誰敢親近他呀,准死!」

蘇眉:……

這世界里,居然還有另一個命煞孤星,厲害了。

劉小佩:……

「哦。」劉小佩突然淡定下來了,甚至開始轉移話題,「你們知道王叔家的園子在哪嗎?我找王叔家有事兒。」

眾人:……

「小姑娘,你可別不信。 妖花 這事兒官府都管不了,最多也就只能讓他賠償賠償,沒法兒讓他償命。」

劉小佩:「哦。」

「所以王叔家到底往哪兒走啊?」

眾人:……

簡直是冥頑不靈。

就當他們是多嘴好了,哼,好心當成驢肝肺,不管她們。

「順著這條街,直走到橋頭,向右拐走到一棵百年松樹下,再向左就對了。」有人重嘆了一口氣,「這年頭就是有人不信邪,小姑娘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到時候你哭都沒地方哭去。」

劉小佩點頭,「好啦,我知道啦,謝謝這位大哥指路。」壓根沒提命煞孤星的事兒。

兩個小姑娘歡歡喜喜的走了。

宮鬥高手在現代 眾人看著也沒啥熱鬧,都散開了。

……

路上。

蘇眉在思考人生。

「小佩姐姐,你說那個少年也是命煞孤星,我也是命煞孤星。我們倆相碰以後,誰會剋死誰?」

她突然有點興奮呀。

劉小佩:……

「這事兒那麼懸,誰知道呢。」劉小佩也沒太放在心上,「不過小玉這麼厲害,不可能會被剋死的啦。」

蘇眉認真的點頭,「我也覺得我很厲害。」連續兩個界面坑男主,她也是棒棒噠。

「不過那個少年看起來,也跟小玉一樣厲害呢。」劉小佩還是很認真的回答。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個少年看起來也挺可憐的,和小玉妹妹一樣,親朋好友都沒有。

「算了,想這麼多幹什麼。」蘇眉倒是無所謂,「我的目標可是開一家最大的燒雞店,民聲能跟小佩姐姐一樣,傳到千里之外。」

萌寶辣媽好V5 最好是還能開店開到千里之外。

蘇眉在心裡默默想著。

她可是一個擁有遠大目標的女人!就算不能包養小白臉,也要名揚四海,富甲天下。

劉小佩連連點頭,「對!我要和小玉一起開佩玉樓,讓所有人都知道!」

兩人說話間,就到了王叔家園子,王叔原來就是個養雞專業戶,養的小母雞,每天靠賣點雞蛋為生。養的小公雞,養得壯了,大了,就到集市上去賣。

數數也就十來只左右。

前兩個月王叔剛好下本了,生下了30多隻小雞崽兒,養了兩個半月,就剛好遇上了佩玉樓開業,全給要走了,收了一半定金。

等啊等,終於等到了今天,遠遠看著佩玉樓的兩位主事兒過來,他笑臉相迎。

「小佩姑娘,我這兒又有新的雞崽兒了,你還要嗎?」

劉小佩瞅了一眼才一個月大小的雞崽兒,搖搖頭,「下個月我再來吧,現在它們還太小了。」 「好說好說。」王叔一直都關注著佩玉樓的事情,當然知道佩玉樓肯定以後還會再要很多雞崽兒的。

這一次,他足足養了一百隻小雞崽兒。

……

這一天,蘇眉和劉小佩把南鎮各個地方都走了一遭,還跟不少人談成了續約。又收了不少雞崽兒,叫他們每天殺好了運到佩玉樓後門就行。

至於那個命煞孤星少年的事,就是一個偶然。

蘇眉這邊照樣一點事情也沒有。

自從開店以後,蘇眉直接就搬到佩玉樓後院的房子里住著了,有一個像模像樣居住的地方,也不用每天跑來跑去,她的日子總算步入正軌。

而劉小佩呢,則是把家裡田地賣了,置辦好物件,也開始一點一點的往鎮子上搬。

由於小玉妹妹的特殊性,劉小佩的家人肯定是不能跟他們一起住在店裡的,劉小佩就到附近給他們找了個小莊園,住著也不大,卻也安逸舒暢。

他們家由貧農慢慢的過上了財主的生活。

遠清默默看著佩玉樓的發展到如今,總管都有些不耐煩了。

「主子,距離選秀大典只剩下半個月,您還不將……」

遠清抿了抿唇,他發現佩玉樓里的涼茶真是好喝,不但有多重口味,每一種口味都恬淡適宜,恰好解渴又讓人唇齒留香。

這一個月來,他幾乎每天都到佩玉樓里點一隻燒雞,然後……

遠清發現自己的衣服變得緊了,他:……

都說劉小佩的吉祥話能讓人小願望成真,可是劉小佩祝福他的話,卻好像一點用處都沒有?

他並不知,劉小佩的吉祥話基礎實在與自己無關的事上,所以……他被祝福的,註定是徒勞無功。

正當他苦苦思索著,該如何向劉小佩開口,又如何避開劉小玉這個女人的時候,反倒是劉小佩主動向他表明了。

「遠清公子。」劉小佩總是彎著眉眼,讓人一眼看去就心情變好。

「我記得你是從千里之外過來的吧,在鎮子以外是什麼地方?」劉小佩到過的最遠的地方就是鎮上,而她還從未出過鎮子。

遠清有些欣喜,沒想到劉小佩竟然主動對外面的世界感興趣,也就省得他多費口舌了。

「是更大的城鎮。」遠清感覺自己越發沉浸在這個討喜姑娘的笑容里了。

更大的城鎮?

劉小佩的眼睛都亮了,那豈不是說小玉妹妹的願望可以實現了,她們只要一路去到更大的城鎮里開鋪子,名聲也會越來越大的,嗯。

遠清並不知道劉小佩在想些什麼,只是看到她聽到消息而後的反應,認為她對外面的世界十分感興趣,便對她作出邀請。

「再過幾日我就要離開,小佩姑娘跟我一起來嗎?」

劉小佩連忙擺手,「不不不,不必了,遠清公子。」她只是今天和小玉妹妹說的時候感興趣而已,再加上每日到店鋪里的客人,就屬遠清公子的見識廣闊,所以才會過來問問,並不代表她現在就想要出去呀。

「多謝遠清公子為我解惑,遠清公子繼續吃吧,我就不打擾你了。」

遠清:…… 連著幾天,南城那邊的人都沒再看到那天那兩個小姑娘。以為她們真的涼涼了。

然後,又看到王叔家天天拉著一車子宰好的雞崽兒往北城去,不由得奇怪,「王叔,我看你這都送了一個月了,佩玉樓給你錢了嗎?」

王叔樂呵呵的回答:「給了呀,怎麼沒給?不就前幾天剛來的那倆小姑娘管事兒的嗎。那可是佩玉樓的兩位大掌柜。」

倆…小姑娘?!

enmm……他們也都聽說了,佩玉樓的大掌柜是遠近聞名的小佩姑娘和冷冷的小玉姑娘。

欸。

前幾天到南鎮來的兩位姑娘不就是,一個笑眯眯的,一個冷颼颼的嗎?

嬌寵小毒妃 「王叔啊,前幾天小佩姑娘和小玉姑娘親自過來的?」

「是啊,怎的?你們是不是也想和佩玉樓談生意呀,晚了。」王叔得意洋洋,說話之間眉飛色舞,若是他長了尾巴,尾巴都快翹到天上去了。

別說佩玉樓火了跟他沒啥關係,但只要能跟佩玉樓合作,那合作的定金,都比別人高了一倍,這可是他都不敢想的好事兒!

可羨慕死村裡的人了。

「那……小佩姑娘穿的是什麼衣服?」不會就是那天他們看到的那兩個姑娘吧。

王叔張嘴就說……

眾人懵逼臉。

擦,還真是那兩個姑娘!

竟然過了這麼多天都沒事兒,莫非是因為那小玉姑娘跟小佩姑娘待在一起,福澤同樣庇護她,所以她才一點事兒也沒有的?

他們沉默……

然後流言四起。

哇擦!小佩姑娘果然是神女轉世,就連同跟她親近的人,也不畏懼詛咒之力。

不吹不黑。

劉小佩的名聲莫名其妙在南鎮火起來了,同時也有一群搞事看熱鬧的吃瓜群眾,懷著滿滿的惡意,故意每天在路過那個少年家的時候,吹佩玉樓的燒雞多美味,多好吃,多受人追捧。

甚至,小佩姑娘還不怕詛咒,不會死人。

他們就是想要看看這傳說中的小佩姑娘是不是真這麼厲害?

少年:……

不得不說,他心動了。

自從三年前,家裡的最後一個家僕被嚇跑以後,他就一直是一個人。

每天面對這些人的言語攻擊,其實他早該麻木,知道自己是一個受到詛咒的人,是不祥的象徵,可他還是想要出門……

儘管每一次他出門的時候,大家都躲得遠遠的。

咬唇。

垂眸。

嫣紅了鼻尖,秀氣的臉蛋上,出現一絲情緒的波動。

他……真的想要去試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