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哈哈哈,好說好說,我來是請你跟我去一個地方,有人想見你。”葉軒開門見山道。

“王藺?”直到此刻程川才反應過來,竟然是王藺見龍牙失手,再度派人來抓自己回去。

看來歐陽若浦老將軍也沒能攔住別有用心之人,或者說,老將軍已老,人未走,茶涼了。 “點破就沒意思了,走吧,我今天心情好,不想動手。”葉軒高高在上的神情,如同俯瞰衆生的君王。

“葉軒是地級高手,除非洛雪附身,否則,即使牧月附身,我也不是他的對手。”

程川暗自思索道,他可不想這麼輕易的就跟葉軒過去。

這王藺吃相這麼難看,誰知道跟着葉軒過去會遇上什麼事情。

“叮,檢測到宿主遭遇困局,允許暫時召喚4號嬌娃,特工牧月附身,激活前還剩2次。”

“叮,根據目前的環境及對方實力分析,得出突圍方案如下。”

“1號方案,潛入深海,特工牧月曾經過深潛特訓,可在水底通過身體進行呼吸,時效10小時,突圍概率70%。”

“2號方案,宿主完成天級功法《北冥神功》入門,通過吸收對手功力,提升自我修爲,突圍概率75%-85%。”

“3號方案,宿主完成天級功法《九轉金身決》入門,通過抗擊對上進攻,錘鍊金身修爲,突圍概率75%-85%。”

“請選擇……”牧月的聲音傳入程川腦海。

“執行1號方案,給我潛入深海,我要參悟《北冥神功》和《九轉金身決》,出來弄死他。”

程川當機立斷,身形一閃,直接衝向大海,趁葉軒還沒反應過來,已經潛入了海中。

在牧月附身的控制下,程川的身體如同一條大魚,極速遊向了深海。

“逃?你逃得了嗎?”葉軒身形一動,竟然踏浪而行,追着程川的方向而去。

“嘭嘭嘭……”葉軒雙掌翻飛,掌力不斷砸向海面,發出一陣陣的轟鳴聲。

但在水底的程川卻早已經潛入了一處海溝,找了個海底的礁石,趕走了在礁石中的海魚,安心的盤膝坐下。

《北冥神功》分了三個階段:萬力皆可吞,萬力皆可化,萬力皆可生。

顧名思義, 重生嬌妻超難哄 ,適合剛入門之時,快速壯大自身。

當然,這種吸收也是有限制的,上限不能超過自己兩個境界。

第二階段則是可以化解掉對手的內力,讓對手氣海千泄,身體內力散於無形,自取滅亡。

當然,這種化解也同樣是不能超過自己兩個境界。

至於第三個階段,則是最是神奇,只要跟對方交手之後,都可以通過吸收的對方那絲內力。

在體內自行演化出來跟對方一模一樣的內力,如果再有對方的招式的口訣,直接可以成爲一個比對方更加擅長其招式的存在。

因爲在藥王門潛心苦讀的緣故,程川對人體的經絡穴脈再熟悉不過。


加上他之前已經誕生了內勁,可以御氣運針,所以《北冥神功》很快便入門了,而且很快向着第二階段參悟。

程川相信,不用三個小時,他便能領悟到第二階段,到時就算是有一定的自保之力了。

程川現在的狀態非常特殊,在牧月的附身下,他全身皮膚的毛孔似乎可以捕捉在海中游離的氧氣,維持呼吸。

2個小時之後,程川的身體突然出現一絲震盪,冒出無數的細微水泡,卻是程川徹底領悟到了《北冥神功》的第二層。

再要領悟第三層,就比較困難了,畢竟涉及到內力演化,這個已經超越了程川目前的認知。

沒有絲毫猶豫,程川馬上開始了《九轉金身決》的參悟。


只是同爲天級心法,這《九轉金身決》卻是《北冥神功》玄妙太多了,程川一下子無從下手。

良久之後,大概過了2個小時,程川才如同醍醐灌頂一般,茅塞頓開。

“這《九轉金身決》也是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吞噬三種特殊金屬中的金屬元素,提升肉身的強度和抗擊打能力。”

“這豈不是跟滄雲煉丹有點相似?而且我是不是可以通過巨樹能源種子,來種植轉化這三種特殊的金屬?”

“而且,根據這心法中的記載,如果在第一個階段,三種特殊金屬吞噬的體量越大,九轉金身決未來的成就越高。”

“如此說來,我可是擁有別人完全沒有的優勢,唯一的難點就是轉化哪三種最特殊的金屬,這個或許可以詢問辛靈。”

程川一想明白這個關鍵節點,差點跳了起來,一激動,竟然嗆了一口水。

程川打死也沒有想到,被葉軒這麼一追殺,竟然找到了一條未來成爲至強者的路。

看來壓力就是動力,這話真沒錯。 “主人,你可以選吸收黃金,黃金是目前地球上延展性最好的金屬,是《九轉金身決》入門階段最好的選擇。”

“第一顆巨樹能源種子種植至今,已近30個小時,轉化了近1噸黃金,現在全部吞噬掉的話,可以完成入門。”

辛靈似乎知道程川心中的想法一般,建議及時的傳來。

“那些黃金並不在我這啊,如何吞噬?”程川大喜的問道。

“巨樹能源種子的存儲母體在我這裏,我可以隨時調過來給你吞噬,也可以隨時調過去給洛雪姐吞噬。”

“而且這1噸黃金對於落雪姐來說,起不來什麼作用,你現在渡過難關纔是最重要的。”

辛靈耐心解釋道。

“好,就這麼幹……”程川當機立斷道。

很快,程川便感到了一股溫暖奇異的能量沿着《九轉金身決》的心法運轉路線,開始往身體的每一寸肌膚滲透。

“這就是黃金中的金元素?”程川不由得暗暗稱奇,因爲他感覺到了皮膚和血肉似乎在發生着巨大的變化。

他的身體似乎閃爍這一絲淡淡的金芒,在幽黑的深海之底,顯得格外耀眼。

下一刻,程川突然感到一陣心悸,身體下意識的往右邊猛然一竄。

“轟……”他之前棲身的礁石被一道強勁的掌力擊成了粉碎。

竟然是葉軒終於發現了此處海底的異樣,不斷冒出水泡,鑽入了海中,卻是發現程川在水底閉目修煉。

這可把葉軒氣得不輕,這幾個小時之內,他可是找遍了這周邊的海域。

見避無可避,程川開始全力往海面逃離,有辛靈幫忙,吞噬黃金中金元素的動作會自動進行,程川並不用太多幹預。

他要先逃到海面,試試《北冥神功》的威力。

再次回到海邊的沙灘,程川氣定神閒的站在了原地,望向了瘋狂趕來的葉軒。

“哈哈哈,程掌門,你到是挺有閒情逸致的,竟然逃到海底去抓魚。”

葉軒身體一震,身上的衣物的水分瞬間被烘乾,再度變回那個風度翩翩的一派掌門。

“嗯,葉掌門,我在想着抓什麼樣的魚上來燒烤,才能配得上擊敗你的痛快。”


程川倒也不生氣,反脣相譏道。

“哦,你這是不跑了?”

葉軒饒有興趣的望向了程川,他還真怕程川在潛入深海,這小子跟條魚似的,太難找了。

“不跑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既然葉掌門親自出手,自然沒有空手而回的道理,你說是吧?”

程川慢條斯理的說道,儘量的拖延着時間,爭取儘快吞噬完那些黃金,提升多一絲實力,對上葉軒就多一絲把握。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跟我走吧。”葉軒也不想再廢話了,程川浪費他太多時間了。

“葉掌門,作爲藥王門的掌門,我有最後一個請求。”

“我畫一個圈,你我雙掌相抵,同時發力,我想看看自己能不能抵住你的一掌。”

實力比人弱,程川還是得下下圈套。

“如你所願,你放心,我會只用三成功力的。”作爲高手,葉軒還是有他的尊嚴的。

“三成?葉掌門竟然如此小瞧程某,那麼程某必然使勁全力,也要讓你刮目相看。”

魚沉 ,旋即在沙灘上畫了個圈,跳了進去,雙手前舉。

葉軒也不疑有他,程川不過玄級初階,跟他差了十萬八千里,大袖一揮,踏入了沙圈。

“來吧,讓我見識一下地級強者的實力吧。”

程川大喝一聲,雙手貼住了葉軒的雙掌。


葉軒輕哼一聲,體內浩瀚的內力瞬間往外一吐,如同排山倒海般涌向了程川雙臂。

“啊……,就這……”

程川早已在第一時間運轉了《北冥神功》中的吞字訣,直接將葉軒的內力吞入掌心,沿着雙臂的經脈一路牽引到氣海之中。

頓時,如同一根根尖刺在氣海穿行,程川頓時面色紅漲,青筋乍現,口中發出一聲聲慘叫。

當然,這裏有一定的表演成分,主要是讓葉軒相信,程川每時每刻處於即將崩潰的邊緣。

“好你個程川,有點本事,竟然能抗住我三成功力。”葉軒被程川完全矇蔽,當下加大了內力輸出。

程川再次表面慘叫,內心暗爽,葉軒這浩瀚彭拜的內力被他吞噬之後,竟然讓他有點往玄級中階衝刺的感覺。

就這樣,一個毫無戒備,一個滿心算計,一個拼命輸出,一個暗中吞噬。

半個小時過後,葉軒終於感到不對勁了,因爲他感覺到程川竟然提升到了玄級中階。


“好膽,竟然敢欺騙我。”一直以來少在江湖走動,順風順水的葉軒,終於爲他的傲慢和天真付出了代價。

暴怒的葉軒就欲撤回自己的雙掌,誰料卻發現,他的雙掌竟然似被黏在了程川的雙掌之中,拔也拔不掉,撤也撤不了。

不過作爲神醫門的掌門,葉軒還是有自己的獨門絕技的。

隨着他心念一動,他體內的內息突然在氣海之前被截斷。

這卻是神藥門的特有的脈針,可以通過內力化成的脈針,對自己體內的任意一個穴位進行點穴。

內力突然被停,他的雙掌也順利的擺脫了程川雙掌的吸附,跳出了那個沙圈。

程川滿意的收回了雙掌,望向了葉軒,淡淡的說道,“葉掌門真是個好人。”

葉軒冷哼一聲,手中一翻,多了一顆綠色的丹藥,丟入了自己的口中,卻是神醫門的回血丹,可以迅速恢復他損耗的氣血。

“敬酒不吃吃罰酒,程川,你徹底惹怒我了。”

葉軒說完,以指代劍,一道銳利的劍氣,攻向了程川,這個卻是他們葉家的傳承武技,天級功法《天劍指》。 “哧……”劍氣轉瞬即至,瞬間擊中了程川的肩膀。

不過讓葉軒大吃一驚的是,他鋒銳無雙的劍氣,只是在程川的衣服上擊穿了一個洞和一個通紅的印記。

程川,竟然沒有流血,也就是說沒有破開程川的防禦。

“嘶嘶嘶……”雖然沒破防,但卻是讓程川一陣陣刺痛。

饒是如此,程川心中還是樂開了花。

這樣的結果,起碼說明程川已經立於不敗之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