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哈哈……”我也突然笑了起來,因爲在我的眼裏,唐雪已經沒路無走了,她以爲她回去可以胡亂的說,然後把這個東洋人的死,誣陷到我的身上,但是,我已經有了十足的把握,讓她的陰謀不會得逞的…… 唐雪以爲她自己做的天衣無縫,殺了山舞君,然後把這個罪名推在我的身上,不過,她的這個想法是好的,因爲這叫死無對證,只是很可惜的是,她根本就不知道,我還有着一個殺手鐗沒有拿出來呢!

所以,我看着唐雪的時候,就已經笑出了聲。

唐雪看了看我,然後說道:“江曉,你笑什麼笑?等我回去和家主說,是你殺了山舞君的,你想一想,家主能饒得了你麼?”

我看了看她,然後往我身後的角落一指,說道:“行是不行,不過,我先讓你看一樣東西。”

唐雪也得意的笑了笑,然後順着我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不過,當她看見我指的東西時,突然愣住了,然後臉色變得越來越暗,最後她才說道:“小子,你竟然有備無患啊?沒有想到,這兒會有監控。可我就是不明白了,你這個破屋子,裝監控幹嘛?誰來偷你們啊?”

“你以爲呢?”我一轉身,也看着我身後的那個監控,說道:“我沒有說這個監控,是留着抓小偷的啊?其實,它最大的作用,就是留着做證據的。畢竟,現在壞人這麼多,誰知道會不會有人要害我啊?”


“沒有想到啊!”唐雪搖了搖頭,說道:“我設計這麼好的套,你都已經鑽進去了,可是沒想到,你又鑽了出來。只是,我怎麼會沒有注意,那個小小的監控呢?”

“你沒有想到,不是很正常的事情麼?你一直就心存邪念,想要害我,自然不會去注意那個小小的監控。不過呢,我也不會得理不讓人的……”我說着話,就朝着唐雪挑了挑眉。

唐雪看了看我,然後一邊往後退,一邊說道:“江曉,你是不是有點過分了?你身邊就有一個女人,現在又想打我的主意。你不要太花心了啊!”

聽了她的話,張嵐看了看我,眼神裏好像有些不滿,我一見,立刻說道:“唐雪,你想太多了。我的意思是,你把山舞君以及你們爲什麼找那個黑衣人的事情告訴我,那麼我就不會把監控交給你的家主的。”

“沒門!”唐雪很果斷的拒絕了我。

我點了點頭,說道:“好啊!只要你有把握騙過你們家主,那就萬事大吉了。”

唐雪聳了聳肩,說道:“你以爲你有監控,就能難得到我麼?實話告訴你,監控只不過是高科技而已,但是你要知道,和我在一起的人,用你們的高科技是解釋不了的。所以說,你現在可以去看看你監控上面,還是剛纔錄的那些視屏麼?”

“你什麼意思?你們不會連監控都能篡改吧?”張嵐站在我的身邊,目瞪口呆的看着唐雪。

唐雪笑了笑,說道:“我知道你們不信,因爲這已經超出了你們的常識範圍。當然了,如果想要驗證我的話,那麼你們就去看看監控,不就知道了?”

我掏出了打火機和香菸,然後拿着打火機在桌子上“噹噹噹”的敲着,屋子裏已經沒有人再說話了,唐雪一副胸有成竹的看着我,而張嵐則皺着眉頭,看着那個監控。

“唐雪,你有這個本事麼?”我“啪”的一聲,打着了火,然後淡淡的說道。

唐雪一攤手,說道:“我當然沒有這個本事,但是我身邊的朋友,就有人有這個本事。”

看着唐雪,我也不知道她說得是真還是假,但是,我總感覺她這一次並不是信口雌黃,畢竟她身邊的豹子,可是一個能打爛防彈玻璃的人,而剛纔這個灰飛煙滅的山舞君,卻又是一個會忍術的忍者,這一切的一切,都已經超出了我的想象,所以說,她說得還是有可能的。

我鬆開了打火機的按鈕,火焰一下子暗了下去,於是我繼續說道:“唐雪,你認爲我這個人普通不普通?”

唐雪看着我,想了想,才說道:“你這個人看似普通,但是卻一點都不普通。因爲,能從一個小員工,到了今天這個地位,根本就不是一個普通人能達到的,而且還認識了一個家財萬貫的美女。”

很顯然,這個美女說得正是張嵐。

“她說你呢!”我看了眼張嵐說道。

張嵐站在我的身邊,突然一伸手,在我的屁股上扭了一下,然後輕聲的說道:“你真能嘚瑟。”


這個女人扭我這下,可算是出了一口氣了,使了那麼大的勁,頓時,就讓我齜牙咧嘴了起來。

不過,我看了她一眼,感覺有些奇怪,那就是,我是不是喜歡上她了……

“喂,你問這個到底是什麼意思?”就在我想着張嵐的時候,唐雪不耐煩的問道。

這時,我才收回思緒,繼續說道:“唐雪,實話和你說吧,你以爲你的朋友可以抹殺了視頻,那麼我就沒有朋友可以還原麼?”

“咯咯……”唐雪笑了笑,說道:“你是不是以爲有特殊技能的人,是菜場的大白菜?你想要多少就會有多少啊?你的朋友?你的朋友,估計都是些小混混吧?”

我看着唐雪,正準備說話,突然手機又來信息了,於是我連忙看去……

我收起手機,然後衝進臥室裏,只不過唐雪見我往臥室跑去,她也立刻衝了過來。

“啪,嘭……”

我算準了她會跟過來,於是一擡手,手中的打火機就飛了出去,然後直接打在了她身邊,然後發出了小型的爆炸聲,那唐雪自然一愣。

而我趁着這個機會,衝進臥室,就把監控的U盤給拔了下來。

此時,唐雪也已經衝了進來,只見她瞪着我說道:“江曉,你有種。告訴你,你千萬不要被我抓住,要是被我抓住的話,我一定讓你生不如死。”

我朝着她挑了挑眉,說道:“不好意思,你這輩子就別想抓住我了,不過,我抓住你的話,還差不多。”

“你,你……”唐雪氣得指着我,不知道說什麼好。

我聳了聳肩,拿出筆紙,在上面寫上我的手機號碼,然後拍在了鞋櫃上,接着一邊拉着張嵐的手,一邊說道:“唐雪,這是我的手機號碼。剛纔我說的話,一個星期之內你要是相信了,就打電話給我。當然了,你要是不相信的話,就不要發給我。我會把監控,送給你的家主的。”

“你敢?”唐雪跺着腳說道。

“你看我敢不敢……”我說完,拉着張嵐就往外跑去。 我沒有再理會唐雪,就帶着張嵐跑了出去,因爲李信一開始給我發了信息,說他和張義錦,以及張靖海在一個小區裏被人發現了,怕有大的麻煩;後來,又發了一個信息告訴我,已經被人堵在了小區裏。

所以現在,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趕過去,然後還必須通知周洋,老鬼他們趕過去救人。

我和張嵐在路邊打了一個出租車,然後坐了上去,而還沒有說地方的時候,李信又發了一個位置給我,我一看是黛山,看樣子,他們已經走投無路,只得朝着黛山跑去了。

“麻煩,去黛山。儘快,越快越好!我可以給你雙倍的價錢。”我看了眼司機,然後急促地說道。

“好啊!我儘快!”司機一聽說我給了雙倍價錢,立刻朝着黛山衝了過去。

看着車子疾馳而去,我又掏出電話,通知了周洋,老鬼他們,這纔有些擔心的看着窗外。

“江曉,到底怎麼回事?”張嵐坐不住了,見我這一頓的忙活,於是連忙問道。

我看了看她,說道:“張嵐,我可告訴你,現在你父親和你弟弟,已經被人逼進了黛山,如果我們不去解救的話,我怕你這一輩子都不會看見他們了。”

張嵐聽了我的話之後,便直接低下了頭,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但是我知道,她現在也非常的矛盾,畢竟她嫁給那個楊家傻子的時候,他父親可是沒有任何的反對,這才讓她心灰意冷了。

只是,我應該怎麼才能讓他們父女倆冰釋前嫌呢?想來想去,我都感覺這是一個比較令人頭痛的事情。

“張嵐,我有些話,不知道應該說,還是不說。”我看着張嵐,還是張開了嘴。

張嵐看了看我,說道:“那就別說了!”

我去,她又是這個態度,每次我一說,有些話不知道說與不說的時候,她都是一口回絕了我。

我搖了搖頭,再次說道:“大姐,咱們以後說話的時候,你能不能不要直接拒絕我啊?”

“爲什麼?你有話就說,不說就閉嘴,非要我配合你,問你想說什麼啊?”張嵐挑了挑眉說道。

“好好好!我錯了!”我算是怕了她,然後繼續說道:“張嵐,我感覺你爸沒有反對你嫁給楊家,應該是他有着什麼苦衷。不然的話,以一個父親來說,這種反應肯定是不符合常理的。你不覺得麼?”

“哼!” 萌妻甜甜,攻陷帝國大少 ,說道:“苦衷? 重生之嫡女棄後 ,反正拿我的幸福,一輩子的幸福做賭注,都是不可原諒的事情。”

“不錯,你說得也對!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或許他的苦衷,不是她所能接受的,也許有一天,你知道了之後,到時候後悔,可就追悔莫及了……”我苦口婆心的說着。

張嵐卻不再理會我,而是趴在車窗上,看着車外來來往往的人羣。

“唉!”我嘆了一口氣,正想再說幾句,可是轉念一想,畢竟張嵐能同意和我一起去救她父親和弟弟,就已經不錯了。

我們坐在車上,兩人都不說話,氣氛比較尷尬,司機都有些不太舒適了,然後只得把車子開得飛快。

時間不長,我們來到了黛山,這個風景怡人的地方,只不過,等會還不知道有什麼腥風血雨呢!

“喂,周洋,你們到哪了?”我下車的第一時間,就是給周洋他們打了電話。

“我們還在路上呢,你在哪呢?”周洋急切地說道。

“我在後山的鹿麒這兒,你們快趕過來吧!”我說完之後,匆匆地掛斷了電話。

我和張嵐站在路邊,不時的看着路的盡頭,希望周洋他們快點的到來。可是看着看着,卻發現來了好幾輛汽車,從造型上來看,不像是周洋他們的汽車。

“張嵐,咱們躲一躲。這個時候,這麼多的汽車過來,說不定是上山抓你父親他們的。現在我們就兩個人,要是被他們發現了,我可不一定能救得了你。”我拉着張嵐就朝着一邊的草叢裏躲了過去。

“唉,我們張家只不過想好好的做做生意,但偏偏弄出這麼多的事情來。”張嵐嘆了口氣說道。

我握了握她的手,並沒有說話,因爲那些汽車已經開過來了。

“李總,我們到了。”車子剛剛停在路邊,就看見一個西裝革履的人,打開了車門。

李總?難道是李洪陽麼?他怎麼和張嵐的父親也有過節了?他雖然也有些資產,但是按道理來說,他這個級別還是比不上張家這種戰鬥的啊,不過,也不排除他就是一個馬仔。

那個人打開車門之後,一箇中年人從車裏走了出來,這人赫然就是李洪陽,不過他出來之後,還有一個女人也走了出來。

只見那個女人穿得極其的少,上身是一見露臍裝,而下身則是一條超短裙,短得已經不能再短的那種,只要動作幅度大一點的話,就會春光乍泄。

“哈哈……”李洪陽一把把那個女人摟在懷裏,然後把手伸進她的裙底,大肆的摸了一把說道:“媽的,沒事了,都給我們拘到這荒郊野外。還不如在家,摟着女人好好的睡一覺呢!”

“洪陽,咱們來這兒幹什麼啊?”這個時候,那個女人問了一句。

李洪陽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口,說道:“今天張家就要灰飛煙滅了。張靖海那個老小子,帶着他兒子躲到這山上了,所以我們要在這山上把他們做了,這樣一來,等到王家再拿到張家的所有股份,那麼設計個車禍,把張……”

不過,李洪陽說到這裏的時候,那個女人卻一伸手賭注了他的嘴,說道:“洪陽,不要再說了。你要明白,大路上說話,草叢裏有人啊!”

那個女人的一句話,說的我心裏一驚,也不知道她是發現了我們,還是防患於未然,總之我還是握緊了張嵐的手。

李洪陽聽了那個女人的話,突然小心的看了看四方,然後說道:“這兒哪會有什麼人啊?荒郊野外的,就算是有人的話,也是打野戰的。”

“咯咯咯……”那個女人突然笑了起來,然後朝着李洪陽的腿上摸了一下。

李洪陽被那個女人這麼一模,頓時眼神就迷離了起來,然後回頭對着他的那幾個手下,說道:“你們到那邊去看看,沒有我的話,你們千萬不要過來。知道不知道?”


“是!”那些人立刻朝着另一邊走了過去。

“他們倆要幹嘛?”張嵐小聲的說道。

我轉臉看了看她,說道:“你剛纔沒聽見他說什麼麼?”

張嵐一愣,想了想說道:“讓他的那些手下都離開麼?”

我搖了搖頭,繼續說道:“他說,就算是有人的話,也是什麼?”

張嵐看着我想了想,然後臉就突然的紅了起來,接着在我的大腿上就擰了一下,最裏面還嘀咕了一句:“臭流氓。”


我們倆正在竊竊私語的時候,突然發現李洪陽和那個女人,卻朝着我們走了過來。

“趴下,趴下……別動!”我透過草叢緊緊地盯着李洪陽和那個女人,生怕他們倆會走到我和張嵐的身邊,於是,囑咐張嵐趴下去。

可是,這往往怕什麼就來什麼,只見李洪陽緊緊地摟着那個女人,一邊吻着,一邊就走到了我們的身邊…… 李洪陽肯定是來抓李信他們的,但是這小子竟然金從上腦,要和那個妞在我們的身邊辦事,這讓我和張嵐的呼吸都越來越粗重了。

“刺激不?”李洪陽摟着那個女人,咬着她的耳朵,輕輕地說道。

那個女人一邊開始主動的亂摸着,一邊含情脈脈的說道:“我可是從來沒有試過在野外啊!你太壞了。”

“哈哈……”李洪陽笑了笑,然後輕車熟路的就把那個女人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下,接着“啪”的一聲,就打了下那個女人身上的某個地方,似乎這樣才能滿足他……

我握着張嵐的手,感覺她的手越來越燙,而且汗水也已經冒了出來,不過,她卻輕輕地別過頭去,不敢看我,其實不止是張嵐有了異常的感覺,我的耳邊聽着李洪陽他們倆的對話,也是有些無法自拔,但是這個時候,又不能發出任何的聲響,也只能強忍着。

李洪陽像是豬一樣的親吻着那個女人,而對方也極其的享受着整個的過程,只是,他們倆正準備有進一步實質性行動的時候,李洪陽的手機卻響了。

“草,誰他嗎的這麼準時,竟然現在給我來電話?”李洪陽極其不滿的接了電話,然後嗯嗯啊啊的說了一會,接着就生氣的讓那個女人趕緊穿好衣服,現在就山上。

那女人也是滿臉的煩躁,於是只得一邊穿衣服,一邊摸了下李洪陽,這摸得李洪陽搖了搖頭,他也知道,上山抓人要緊。

時間不長,兩人穿戴整齊,於是叫過了他的幾個手下,就朝着山上走了過去。

這個時候,我才長出了一口氣,然後趕緊放開了張嵐的手,接着像平靜下心情,但是心裏面卻依然是剛纔的那種畫面。

“江,江曉……周洋他們什麼時候來?”張嵐的臉都已經紅透了,不過爲了避免尷尬,於是打了打岔。

我尷尬的笑了下,說道:“應該,應該快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