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哈哈,這纔好嘛!我就喜歡與聰明人做事,這樣辦起事來不讓人操心!”範劍哈哈一笑突然話鋒一轉,“嗯,你還要殺死那個江風?”

提起江風兩個字,劉卓的臉色頓時變了,他猛地掐斷剛剛點燃的香菸,憤恨道:“你認爲我跟他之間的仇恨還能化解嗎?”

“可是他畢竟是龍組的人,而且他的身手也確實了得,上次我幫你找來的那個狙擊手可是從京城一個特殊部隊找來的高手,但他依然失敗了!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動他的念頭了,要是被他查到了是你在背後害他,那可就麻煩了,除了他那個萬山可也不好對付!要是惹怒了那個萬山,就是你的父親也沒辦法罩住你!”

“不行!我劉卓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人!他不僅搶走了我的女人,還屢次當衆羞辱我!此仇不共戴天!我一定會想辦法除掉他的!”劉卓根本不聽勸告,怒氣衝衝道。

範劍點了點頭,“我聽說他很快便要與齊正龍一戰了,齊正龍可不是一個好惹的茬,你這事還是等到他與齊正龍的比武后再決定吧!或許齊正龍便能將他結果了!”

“嗯,這事我明白的!就讓他多活幾天吧!”劉卓又掏出一根菸,卻並沒有遞煙給範劍的意思。

範劍見劉卓又掏出煙,微微皺了一下眉,“你這事我不管,只要你不將我也牽扯進去便好!還有你要再加把勁,把殺死汪洋的兇手給我找出來!記着這事很重要!”

劉卓吐出一口煙怪怪一笑道:“你放心吧,我是不會將你牽扯進來的!汪洋的案子我們正在努力探查!”

“嗯,那就好!”範劍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

自那天在山頂有了一些感悟後,江風便每天天沒亮便會爬到那座山頂,欣賞日出,感悟自己的武道!

旭日東昇,一輪紅日破開一片蒼茫,亙古不息地歲月在靜靜地流淌,一如那萬丈霞光,一如那山巒間奔涌不息的霧嵐。

江風久久站立目視那輪紅日,直到眼睛無法承受光線的灼熱。當陽光遍佈他的周身時,他才忽地一下邁開腳步,微閉雙眼,打起奇怪的拳法來。

九陽神功謂之九陽,一定便是與太陽有些關聯了,他在欣賞日出,在陽光下練拳,目的便是要親近太陽,從而感悟九陽神功的精髓!

至剛至陽,無始無終,光澤萬物,驅散一切陰霾這便是太陽,無論歲月怎麼流逝,無論陰晴圓缺,它卻每天如故,不滅不散,永生與冰冷空寂之中!

九陽神功便是模擬太陽,導引至陽之氣衝擊身體的筋脈穴位,積澱至剛至陽的力量。那麼與之相應的拳法也必然是要至剛至陽的啦!要有火的激情,要有烈焰的力量,要有驕陽的熾烈!

江風一點一點體悟着,忽然他那緩慢的動作變得迅捷起來,剛猛無比,力大勢沉,一往無前!

一套拳法如江河決堤,如波濤驚天,如瀑落千尺,如萬壑轟鳴,酣暢淋漓,一瀉千里!驀然,拳腳驟停,萬籟歸靜,江風長長呼出一口氣,雙手緩緩下垂,置於丹田之上!

“嗯,有進步,可惜依然不夠!恐怕還需要很長時間才能真正將之完美!”

剛回到別墅他便聽到了屋內一陣喧鬧之聲,“嗯,今天來人啦?不會又是燕妮的那幾個恐龍級別的同學吧?”一想到王燕妮曾帶回的幾個女同學,江風便是一陣倒胃口,那幾個女同學長得超越人的思維就算了,偏偏還一個個花癡的模樣對他不斷放電!一個個恨不得立刻將他推到在地,就地正法的樣子!

搖了搖頭,江風嘆息一聲,晨練結束了,蕭雅和王燕妮還在等着他做早餐呢!這是什麼世道嗎?男人下廚房,天天做飯?可是誰叫自己是個天生的大廚呢?誰又叫自己寄人籬下呢?

此時的江風自然早已不缺錢,他完全可以在H市買棟房子了,而且是一次性付款。但問題是他如何捨得兩個美女的日夜相伴啊!想起自己還沒有將她們正法掉,他便是滿心地遺憾啊!在沒有將她們哄上牀之前,這個好男人的角色還是要扮演下去的!等到哪天將她們徹底征服了,嘿嘿,那時候再露出自己的狐狸尾巴吧!

“就這樣被你征服,卻忘了所有退路…”哼着小歌,江風便推門進入別墅。

“呃!”當看清眼前的三個女人時,江風不由地停住了他美妙的歌聲,愣在了當場。因爲此刻坐在他面前的除了蕭雅和王燕妮外,居然還有程妍!更要命的是她們三人居然都穿着睡衣,寬鬆地睡衣,披散的頭髮,一個個高高聳起的雙峯,無不讓人浮想聯翩,情難自禁。

江風直感覺一陣熱火從小腹下升起,剛剛平息不久的小江風一下子虎視眈眈戒備起來。

“靠,是不是這幾天太陽曬多了,怎麼感覺火起比以前旺多了?這真是需要破個身,讓女人爲自己泄瀉火了!”

“啊!阿妍你怎麼也在這?”江風張大嘴巴,有些不可思議道。

“怎麼,我程妍姐就不能來我們這啊?記着這可是我表姐的別墅!”王燕妮翹起粉紅小嘴,故意譏誚道。

尼瑪,這小妮子今天抹了口紅了,好性感,真想咬一口!嗯,要是那紅脣咬住自己的小兄弟,那不知該有多幸福啊!

“喂,你犯傻啊!怎麼臉紅得更豬肝似的!不會又是在意淫我們吧?”王燕妮口無遮攔道。

“啊!這個!”江風直感到一陣大汗,有些東西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嘛!你這樣當衆挑開,特別是還有程妍在場,這讓人家的臉往哪裏擱嗎?

“嗯,燕妮,不要說那噁心的話!”蕭雅打斷了王燕妮的質問,但她的臉上卻同樣掛着一抹怪笑。

“江風,從今天起,我們的別墅裏又將多一位住客了!”

“啊,你說的是阿妍?”江風還是一頭霧水,不知所解,他怎麼也想不到程妍怎麼也跟她們走到了一起。

“嗯,是啊,程妍現在是我們的好姐妹,而且她在H市又沒房子住,我們這裏空房又多,難道你不喜歡她住我們這?”

這時程妍那雙清澈如水的美眸也投了過來,那略帶一絲嬌嗔的眼神如一把利刃一下子洞穿了江風所有的防禦。

“呃,呵呵,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啊!”

“哼,就知道你是這麼色急的嘴臉!是不是正中你的下懷!我可告訴你,你要是敢對我的程妍姐動歪心思,我非閹了你不可!”王燕妮伸出兩指朝着江風的胯間比劃了一下。

“啊!”江風雙手捂襠,心中暗惱,今天又被這小妮子調息了,哪天第一個將你正法,一定要讓你趴在我的胯下唱征服! 讓江風想不到的是,三個女人不知何時居然走到了一起,而且看她們的關係似乎極是融洽。

“你,你們什麼時候成爲朋友的?”江風指着三個女人,心中說不清是喜還是憂。

“爲什麼要告訴你?”

“是啊,這是我們姐妹的祕密,就不告訴你!”


“呃!那好,那好,既然今天我們家來了新客,我這就去多做幾個菜來慶祝一下!”江風感到腦袋有點大,想借着炒菜的由頭去冷靜一下。

“你的炒菜功夫雖然不錯,可惜品種太單調,我們都已經吃厭了!今天爲程妍姐接風,你這個小富翁,怎麼着也要請我們去坐館子吧!”

在王燕妮的提議下,蕭雅和程妍同時投來了希冀的目光,那目光充滿了殺傷力,讓江風明知是要被宰,也不得不接受殘酷地現實!

“呵呵,應該的,我請客,嗯,三位美女你們要去哪?”

“嗯,你這個鐵公雞今天居然也知道開竅了!算你還有良心,那我們就去九州神朝吧!”王燕妮道。

“啊!九州神朝!”江風直感到一陣昏眩,兩眼發黑。沒吃過豬肉,也是見過豬跑的。那個九州神朝在檔次上雖然與蕭尊仁旗下的大煌大酒店在伯仲之間,但在品位上卻是還要高上一籌,據說到哪裏的消費,一桌子少於十萬塊的人家根本不搭理你!

江風現在雖然已經脫貧了,可是他的那些錢可都是準備拿去買鑽石供自己修煉的;再者一直以來他都窮慣了,眼下雖然有了錢,但他的那種小農思想可是一點沒變,讓他爲了一餐飯便花去十幾萬,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拿刀子挖他的心啊!

江風直感到一股熱血上涌,臉上一陣火辣辣地灼熱!

“噗嗤!”三個女人同時發出了笑聲。

“看你那點出息!不要那麼丟人好不好,你現在好歹也是一家資產超過千萬的企業的董事長了!”

“嗯,你們也都別逗他了,我們隨便找一家小飯店就可以了!那些大酒店就是名氣大點,菜的味道還不如一般的小飯店呢!”善良的程妍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喲!這還沒嫁過門就開始替他省錢了!”蕭雅掩口笑道。

“哎呀,蕭雅!”程妍的臉刷地一下變得一片嬌紅,那模樣愈發顯得嬌媚可人!

“好了,我們都別吵了,程妍姐你也別爲他省錢了,我們三個大美女陪他吃飯,這一餐怎麼着也不能少於兩千吧?我們就到一家稍微高檔一點的酒店,就以兩千元爲基本標準!你們看怎樣?”王燕妮提議道。


“兩千?小妮子,你是不是有點心軟了!我們商量過的不是至少是五千嗎?”蕭雅稍顯不滿道。

“嗯,我贊成!”程妍眨動了一下大眼睛,雖然兩千對於她來說已經是一個不小的數字了,但自從進入公務員這個隊伍後,還是見過不少世面的,因此也並不是很驚奇!

“好,沒問題!我也贊成!”江風也連忙舉起手,他那顆懸着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記得他第一次領工資的時候,就被蕭雅和王燕妮宰了自己一下,一個月一千多的薪水全都打了水漂!

當時一餐便吃了他一千多,如今他也真得發了點財,也只是宰了他兩千,這不得不說是王燕妮大發善心了!江風哪裏還敢提出非議的!

“嗯,現在三比一,蕭總,您的反對就算是無效了啊!”江風略帶一絲得意道。

“哼,就先便宜了你吧!”蕭雅嬌嗔一聲道。

“呵呵,那好,那好!”江風是連忙點頭應是,只是在他擡頭的時候瞥見了蕭雅臉上一抹怪怪地笑容,那抹笑一閃而過,但直讓江風感到一陣膽戰心驚。

“這個瘋女人不會暗中給我下套子吧?嗯,點菜的時候,我可要放精神點!”

達成了一致意見,三個女人便回到各自房中去收拾去了。沒過多久,三個穿着時尚,嬌美若花的美女便出現在了江風的面前。

蕭雅一身高檔衣裙,加上她天生的氣質,雍容而高貴,好似一個公主一般。王燕妮一身時尚韓服,顯得青春洋溢,活力無限,給人一股時尚與前衛的氣息。程妍穿的是一身普通女性便服,衣着雖然簡樸了一些,但在她那清新麗人的氣質下,給人一種滿面春風的感覺,好似一泓春水,清純而又明淨!

“呃!”見到三個美女翩躚而來,江風直感覺下腹的熱流再次燃起,燥熱地血液好似要衝破他的鼻腔洶涌而出!

“靠,看來我還真是豔福不淺啊!居然與這麼三個各具特色,貌若天仙的美女同居!嗯,要是能夠同寢那就更妙了!”一滴涎液在他的無知無覺中從他的嘴角滑落。

“大色魔,變態狂!看你那噁心的樣子!”看到江風那副碎了節操了模樣,三個女人同時伸出食指鄙夷道。

“嘿嘿,色魔好啊,俗話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好色的男人才能多吃美色啊!”江風在心裏一陣偷樂。

三個禍國殃民的美女身後跟着一個有點萎縮且穿着普通的男人,一行人在小區保安一臉恍惚的表情下跨進了蕭雅的紅色寶馬!

一陣發動機轟鳴,紅色寶馬邁着輕盈的步子,使出了小區的停車庫。

“喂,江風這裏只有你一個男人,還要我們女人給你開車,你羞不羞啊!”蕭雅開着車,有些不滿地抱怨道。

“我說雅雅,其實我會開車的,一直不都是你捨不得讓我碰你的愛車嗎?”江風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抗議道。

“你還好意思說,這可是我的愛車!就你那開車的技術,要是給你開,我看要不了幾分鐘我的愛車便也給你毀了!”

“喂,大色魔,你現在好歹也是一個大老闆了,怎麼自己不去買個車啊!我提議等我們吃晚飯,便去陪他去買車!你們看怎樣?”王燕妮好似發現了一件極其好玩的事情道。


“好主意,我贊成!

“我也沒意見!”

“呃,不要吧!我習慣坐公交的!”

“三比一,你的抗議無效!我們吃晚飯便去買車!”蕭雅將江風先前的話重複了一遍,詭笑道。

“哈哈,是啊,是啊!大色魔我們三個美女陪你去買車,難道你還不感到滿足嗎?”王燕妮亦是興奮道。

程妍只是微笑,不再多言。她心地善良,不想太過欺負江風,但她也知道江風眼下還真不缺錢,因此也樂地看熱鬧!

江風想了想,似乎自己也是需要買輛車了,因爲沒車殺次去暗殺汪洋一家人時,還是讓張達幫忙開車的!爲了消除自己作案的證據,他還破費了一番心思!自己有了車以後遇到這樣的情況,便可以自己開車過去了,省了許多煩惱。

他如今手上還有一千萬現金,雖說要去買鑽石供自己修煉內力,但無論如何買輛車還是綽綽有餘的!再者他也沒想着去買法拉力、保時捷、奔馳、寶馬什麼的,買輛國產車,代代步,也就夠了!

打定主意,江風也就不再磨嘰了,滿面春風地答應了下來。

“哎呀,我們的鐵公雞大色魔同志,今天還真是大方了一回啊!我可先把話說了,你買回的車要給我一把鑰匙,讓我過過癮!”

“嗯,還要給程妍姐一把鑰匙,每天她從我們的別墅去上班的地方,坐車可麻煩着呢!”

“呃,我不要的,我還不會開車!”程妍很是老實地推辭道。

“哎呀,程妍姐,你怕什麼?你可是刑警大隊的人,就算是沒駕駛證,那些小交警還能察你?”

“呵呵,燕妮啊,這話可不能這麼說,我們警察更要以身作則的!不過,我的駕駛證也快下來了!等我有了駕駛證再說吧!”

“嗯,那也好,大色魔,聽清楚了吧?”

“臥槽!”江風一陣無語,自己的車還沒買呢!自己的駕駛權就已經被剝奪了三分之二!這到底是我的車,還是你們的車啊?這還有天理嗎? 由於大家都惦記着去幫江風買車,因此那一頓飯吃的也就潦草了一些,最終地消費很好地控制在了江風所能承受的範圍之內。

吃過飯,四人便驅車徑直向H市的汽車城而去。

H市畢竟是省城,這裏的汽車城還是極具規模和具有一定檔次的,一路到處都是4S店,各種品牌,各種款型的車應有盡有!

“喂,江風你準備買什麼牌子的車,大概多少價位的?”蕭雅把着方向盤,問道。

“喂,大色魔,我跟你說這買車就要買好一點的,開着讓人省心啊!我建議就買一輛奔馳吧!”王燕妮道。

“呃!”江風一陣大汗,雖說以他目前的身家買輛奔馳車還真不是什麼問題,可問題是江風的消費觀念和消費理念。他買車的目的可不是爲了炫耀,而是爲了自己以後方便作案的!從他的消費理念上來說,他還未轉變那種小家子氣的思想,能省自然是要省點了!

“喂,你快點說啊,我還停車!”

“啊,我這人比較愛國,我還是喜歡買輛國產車!還是去奇瑞4S店吧!”江風有些忐忑道。

“啊!你現在怎麼着也是個千萬富翁了,就買輛奇瑞的車?這以後怎麼讓我開出去見人啊?”王燕妮強烈反對道。

“喂喂,大小姐,我這人是很低調的!我還是一個有品味有智取的人!我纔不會如那些土豪般去比什麼車子的!我就是喜歡奇瑞,喜歡國產車!”江風給自己找了一些大義凜然的藉口,儘量將自己的形象完美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