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哈哈~哈哈~”不光是寧平,菲爾德,石八方還有隨後進入男溫泉的石天寶,都是毫不顧忌的大笑起來,笑得韓宇最後也是苦笑連連,拿這幫幸災樂禍的傢伙沒辦法。

女溫泉內的韓夢馨等人聽到了寧平等人的笑聲,韓夢馨有些生氣的說道:“這個寧平,竟然敢笑得那麼大聲。”

“好啦,其實這件事說起來就是一個誤會,不要往心裏去了。我想韓宇也不會在意的。”一旁的林珂聞言輕聲安慰道。

“我知道,只是……”說到這,韓夢馨偷眼瞧瞧了坐在柳輕眉旁邊的大女人,羅琳。

“放心,我不會計較的,反正已經懲罰過那個冒失的小子了。”半閉着眼睛的羅琳開口對韓夢馨說道。

“……謝謝。”韓夢馨道了一聲謝,看向了柳輕眉。柳輕眉見狀撓了撓頭,“我也不計較好了,反正我也揍過那傢伙了。”

聽到柳輕眉這話,韓夢馨這纔算是徹底的放心,她就擔心柳輕眉會因爲這事氣憤韓宇,雖然從小到大她就一直跟韓宇鬥嘴,但是像今天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出現。 衆人在餐廳相遇,韓宇和柳輕眉幾乎同時感到有些尷尬。至於另一個和韓宇有了一次親密接觸的那個大女人羅琳,韓宇正低着頭尷尬呢,還有工夫去觀察對方的表情。

“輕眉,給我坐在一起。”羅琳出聲說道。柳輕眉彷彿得救了一般,忙不迭的答道:“是。”羅琳看了柳輕眉一眼,若有所悟。

食不言,餐廳內只有碗筷響動的聲音。平時有韓宇這個吃飯喜歡邊吃邊說的傢伙在,讓寧平等人此刻都有點不自在。寧平悄悄的看了韓宇一眼,就見韓宇默不作聲的端着碗,吃着飯,情緒不是很高,連菲爾德偷偷夾他的菜都沒有反應。

“看來溫泉事件對這傢伙的影響還不小啊。”寧平心中暗道。忍不住關心的問道:“韓宇,你沒事吧?”

“……寧平。”韓宇輕聲說道。

寧平立刻豎起了耳朵,“唔?”

“這裏的飯菜……沒有八方做得好吃。”在寧平的期待中,韓宇緩緩的說道。

聽到這話,寧平目光糾結的看着韓宇,半晌之後才低聲問道:“……你這傢伙一副沒食慾的樣子,難道就是因爲這飯菜不合你的口味?”

“是啊。”韓宇不解的看着寧平答道。

寧平:“……”

韓宇很不解,剛剛還說得好好的,怎麼突然就扭頭不看自己這邊了。不過看寧平好像很生氣的樣子,暫時還是不要招惹對方的好。

對飯菜不感興趣的韓宇往自己嘴裏扒拉了兩口飯。雖然飯菜不怎麼和口味,不過韓宇也不會是一個挑食的主,浪費食物的事情他是不會幹的。嘴裏嚼着食物,眼睛也不閒着的四處張望着,結果就無意間和正在偷眼觀察自己的柳輕眉對上了眼。

“唔?”發現坐在自己斜對面的柳輕眉有些躲閃的眼神,一副心虛的模樣,韓宇立刻警覺了起來,心中暗道:“這傢伙不會是想要找機會揍自己吧?”

“輕眉,有什麼想法就要大聲的說出來,否則,留下了遺憾會讓自己後悔一輩子的。”羅琳吃完最後一口飯,端起自己的食盤向餐廳回收食盤的窗口走去。聽到羅琳臨走的那句話,柳輕眉身軀一震,目光復雜的看了一眼坐在自己斜對面的韓宇,就見韓宇正一臉戒備的瞧着自己。

青梅竹馬的交情不是吹出來的,一看韓宇那個戒備的眼神,柳輕眉立刻就明白那個眼神裏的含義,心裏不由氣道:“這傢伙的眼神是什麼意思?難道他以爲我正在想辦法整他嗎?”

收到柳輕眉兇巴巴的眼神,韓宇連忙低頭扒飯。柳輕眉見狀苦笑一聲,端起沒怎麼吃的飯碗,大口的吃了起來,看樣子好像是把氣憤化作食量了。

就在韓宇偷眼觀瞧柳輕眉的時候,林珂裝作不在意的小聲問坐在旁邊的韓夢馨道:“夢馨,那個柳輕眉,跟韓宇是什麼關係?”

“你總算忍不住問了,我還以爲你可以多撐一會呢。”韓夢馨心中暗道,不過臉上卻是絲毫都沒有顯露,隨口答道:“青梅竹馬,從小和我們一起在龍角星長大的。唔……她跟我哥從小時候開始就有點不對付,兩個人待在一起總要鬥嘴。”

“哦。”林珂答應了一聲,聽語氣彷彿是鬆了口氣。不過緊跟着就聽韓夢馨繼續說道:“不過據我觀察,我總覺得她對我哥是抱有好感的,要不然她也不會別的人不找,偏偏就喜歡找我哥的麻煩。”

“……韓宇知道這件事嗎?”林珂輕聲問道。

“應該不知道吧。我估計我哥是一直把柳輕眉當做好哥們,好兄弟在看待。不過萬一這一層窗戶紙被捅破,那結果就難料了。”

聽了韓夢馨的話,林珂輕咬下脣,彷彿正在心裏做着什麼艱難的決定。韓夢馨偷偷看了一眼,心裏暗樂不已。半晌之後,林珂彷彿終於下定了決心一樣,低聲對韓夢馨說道:“夢馨,一會能幫我一個忙嗎?”

“什麼忙呀?”韓夢馨低聲問道,其實心裏已經樂開了花。平時總是被韓宇拿自己和寧平開涮,這回總算是有機會報復回來了。

“哥哥啊哥哥,你也有今天。”韓夢馨心中暗道。

“夢馨,夢馨?”一旁的林珂兩聲輕喚,總算是讓陷入幻想的韓夢馨清醒過來。韓夢馨趕忙對林珂說道:“抱歉珂姐,我剛纔走神了,能麻煩你再說一遍嗎?”

林珂聞言臉色頓時變得更紅,低聲說道;“那個,等吃完晚飯以後,你能幫我把韓宇約個地方嗎?”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韓夢馨有些驚喜忘形,不由得提高了說話的音量,引來正在用餐的衆人好奇的眼光。

“抱歉,抱歉。”韓夢馨連忙起身對衆人道了聲歉,重新落座以後對林珂低聲說道:“沒問題,等我的好消息。”

錦繡田園:夫妻雙雙把家還 看着韓夢馨一臉興奮的樣子,林珂突然有些後悔請韓夢馨幫自己這個忙。不過話已出口,就算現在往回收,韓夢馨也是不會認同的。林珂只能在心裏默默祈禱韓夢馨不會鬧得太過分。

半個小時以後,餐廳裏的人越來越少了,吃完飯的韓宇正準備跟寧平等人離開餐廳,就見柳輕眉站起來好像有話對自己說,不過還沒等柳輕眉張嘴,韓夢馨就一臉神祕的跑了過來,湊到韓宇的跟前小聲說道:“哥,我有事要找你。”

“什麼事?”韓宇聞言問道。

韓夢馨看了看四周,低聲答道:“這裏說話不方便,我們回頭在旅館的頂樓見面,到時候再說。”

韓宇見狀笑着問道:“什麼事情啊?搞得這麼神祕。”

“哎呀你別管了,反正晚上十點,你在旅館的頂樓等我。哦,對了,記得打扮的帥氣點。”韓夢馨說完這話,轉身要走。

“又不是去相親,幹嘛還要打扮啊?”韓宇納悶的問道。

“哎呀你別問了,讓你打扮你就打扮,反正我又不會害你。記住啊,你一個人來,旅館頂樓,十點。”韓夢馨不放心的又叮囑了韓宇一遍,隨即跑到了柳輕眉的身邊,“輕眉,我們好久不見了,陪我去聊聊吧。”

“啊,好。”柳輕眉看了一眼已經轉身拉着石天寶一起往餐廳外走的韓宇,無奈的點頭答道。韓夢馨沒有察覺到柳輕眉的異常,不過一旁的林珂卻注意到了。看了看柳輕眉的樣子,林珂的臉上顯現出左右爲難的表情。

“林珂,你沒事吧?”一旁的喬嫣兒關心的問道。

“……我沒事。”林珂微笑着答道。

夜深了,月牙出來啦~和羅琳一個房間的柳輕眉輕輕的下了牀,穿上鞋,輕手輕腳的往外走去。剛一走到門口,身後就聽到羅琳的聲音,“不要後悔自己的決定。”

柳輕眉聞言身子一顫,沉默了片刻後輕輕的應了一聲,“嗯。”打開門,邁步走出了房間。聽到房門再次關閉,羅琳輕輕的嘆了口氣。三十六歲的年紀讓羅琳看事情比柳輕眉要看得清楚,雖然明知道柳輕眉的結果可能不會完美,但是也總要讓柳輕眉去努力爭取一把,至少可以讓她在以後回想起的時候,不至於唉聲嘆氣的後悔。

十點樓頂見面這個消息是林珂告訴柳輕眉的。連林珂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爲什麼要把這件事告訴柳輕眉。女人的直覺告訴林珂,柳輕眉對韓宇恐怕也懷着和自己一樣的心思,按道理來說,自己和柳輕眉應該是情敵纔對,但是在林珂的心裏,她卻始終沒有辦法把柳輕眉這個性格直爽的女孩當做自己的對手。

被韓夢馨特意打扮了一番的林珂離開房間,在去樓頂的走廊上,不期然的遇到了和她抱有相同目的的柳輕眉。

“你也要去?”林珂和柳輕眉異口同聲的問對方道。隨即同時尷尬的低下了頭。看得躲在暗處的韓夢馨一陣心急。在韓夢馨的計劃裏,今天晚上的女主角應該是林珂,柳輕眉應該是明晚的主角纔對,怎麼就在今晚讓她們倆王見王呢?

“喂,事情好像有點不對啊?”喬嫣兒低聲提醒韓夢馨道。

“噓,小點聲,別對她們聽見了。”韓夢馨急忙示意喬嫣兒低聲一點。

就在這時,今晚的男主角出現了。“喲,你們倆這是打算去哪啊?這大晚上的。”一身睡衣,穿着一雙拖鞋的韓宇問林珂和柳輕眉道。

總裁的棄婦新娘 “完了完了,劇本全砸了。唔?”韓夢馨一見這個場面,頓時心裏失望的想道。不過就在她失望的時候,她無意間看到了躲在韓宇身後,一看就是偷偷跟出來的寧平三個人。而寧平很顯然也看到了韓夢馨和喬嫣兒。

這幫大晚上不睡覺,憋着耍人的傢伙立刻趁着今晚的男女主角不備,悄悄的勝利會師了。

“情況的變化太突然,我們之前所作的準備都已經用不上了。”韓夢馨一臉沮喪的對寧平等人說道。

“那要不然,今晚的計劃取消?”寧平試探的問道。

韓夢馨冷哼一聲答道:“哼,取消?我好不容易纔找到一個可以整我哥的機會,你竟然讓我取消?門都沒有!”

“可是,現在這種情況,你說能怎麼辦啊?”寧平一臉無奈的問道。

“唔……沒有條件,那我們就製造條件。菲爾德,石八方,有個任務要交給你們。”韓夢馨想了想,開口對菲爾德和石八方說道。

“啊?這裏面還有我們的事呢?”睡意很濃的菲爾德和石八方聞言問道。

“當然,別打瞌睡,仔細聽好,一會你們就去想辦法把我哥給調開,然後等我把林珂或者柳輕眉調開以後,你們再和我哥分手。”

“哦,知道了。”菲爾德答應一聲,一旁的寧平見狀問道:“那我呢?”

“你也有事情要做,如果菲爾德和石八方調不開我哥,那就要輪到你了。”

聽了韓夢馨的話,寧平點點頭表示明白。韓夢馨見狀拉了喬嫣兒一把,低聲說道:“走,我們先上,到時候看我的眼色行事。”

“啊?還有我的事呢?”喬嫣兒有些意外的問道。

“當然,想要當一個純粹的觀衆,門都沒有。”韓宇理所當然的答了一句。拉着喬嫣兒向樓梯口的韓宇、林珂、柳輕眉三人走去。剛一靠近,就聽到韓宇三人的笑聲,聽到那個笑聲,韓夢馨的心裏一沉。這三個傢伙不會已經把話說開了吧?不應該啊,自己的哥哥有多大的能耐自己很清楚,他應該沒有那麼牛的能力,讓兩個女人在同時喜歡上自己的同時還接受對方啊?

帶着這個疑惑,韓夢馨加快腳步,走到韓宇三人所待的樓梯口的時候,韓夢馨裝作無意間碰到似地,用很意外的語氣說道:“咦?哥哥你怎麼在這裏?”

當醫生遇上不正經系統 韓宇聞言答道:“啊,我在這裏遇到了林珂和柳輕眉,就聊了幾句。還好聊了幾句,才把我跟柳輕眉的誤會解開了。”

“是嗎?你跟輕眉姐姐之間有什麼誤會?”韓宇好奇的問道。

“就是……”

“不要說,不許告訴別人。”柳輕眉在韓宇回答之前開口阻止韓宇道。韓宇聞言閉上了嘴,歉意的看了韓夢馨一眼。韓夢馨見狀心裏愈發的感到奇怪。而就在這時,另一邊的菲爾德和石八方走了過來。一見到韓宇,菲爾德就開口說道:“韓宇,你怎麼在這裏?咦?怎麼大家都在這裏?”

“菲爾德,你跟八方有事嗎?”韓宇問菲爾德道。

菲爾德聞言答道:“哦,你晚上不是說晚飯不合胃口嗎?我準備讓八方幫我做點夜宵,問你要不要也吃點?”

“啊?真的嗎?八方,沒問題吧?”韓宇有些期待的看着石八方問道。

石八方微笑着答道:“沒問題,食材都是現成的,只要借用一下這家旅館的廚房就可以了。”

“那真是太好了,林珂,夢馨,大家一起去吃點夜宵吧。”韓宇聞言喜道。

“啊?”韓夢馨聞言頓時一愣,有心反對卻不知道該怎麼反對,忍不住狠狠的瞪了出了這麼個餿主意的菲爾德,伸手將韓宇拉到一邊低聲說道:“哥,你忘了我跟你有事要說了?”

“沒忘啊。你到底有什麼事啊?”韓宇迷惑的問道。

“我……”

“你吞吞吐吐的做什麼?到底是什麼事啊?難道是寧平那個小子欺負你?好小子,你等着,我給你報仇去。”

“別別,跟他沒有關係。”韓夢馨連忙伸手拉住韓宇說道。

“那是什麼事情?”

“……算了,這事以後再說吧。我有點餓了,我們去吃宵夜吧。”韓夢馨心情鬱悶的對韓宇說道。

“哦。”韓宇有心想要追問,不過見韓夢馨一副不想說話的樣子,便也就沒有再追問。在場衆人中,只有林珂明白韓夢馨爲什麼會這樣心情低落。不過現在這個樣子,看上去還不錯。那個叫柳輕眉的女孩的確是個可以交往的朋友,林珂暫時不想要和柳輕眉因爲韓宇的關係連朋友都沒得做。

吃完了夜宵,臉上一直帶着一絲微笑的柳輕眉回到了房間。房門一關上,柳輕眉的臉頓時垮了下來,蹲在地上雙手捂住了臉。

“起來,不許哭!”羅琳的聲音在柳輕眉的耳邊響起。

柳輕眉聞言站起身,用衣袖擦了擦眼睛,但是眼淚還是止不住的往外流。

“看來你失敗了。”羅琳有些心疼的問道。

不料柳輕眉搖頭答道:“不,我沒有失敗。”

羅琳一聽這話,不由納悶的問道:“既然沒有失敗,那你哭什麼?難道是喜極而泣?真是個沒出息的傢伙。”

“……我,我壓根就沒跟他說。”柳輕眉結結巴巴的對羅琳說道。

財迷千金,腹黑總裁求放過 “啊?你說什麼?那你大晚上的出去幹什麼?看星星啊?”羅琳不相信的問道。

“我,我不敢告訴他。”

“……你不告訴他,他又怎麼可能會明白你對他有什麼想法呢。”羅琳又好氣又好笑的對柳輕眉說道。

“可是,可是,我擔心我告訴他我對他的想法以後,就連朋友都沒得做了。”柳輕眉淚流滿面的答道。

“唉……要不然我幫你一把吧。”羅琳無奈的嘆了口氣,對眼前這個和自己年輕時候十分相像的小妹妹說道。

“唔?你能幫我?你打算怎麼幫我?”柳輕眉好奇的問道。

“幫你的辦法很多,只是看你的需要了。你要是想要溫吞點的呢,我能給你弄來春藥,你要是想要粗暴點的呢,我可以出手把他綁到你的牀上,你要是……”

“別說了!你,你……哼!”柳輕眉被說得的臉色通紅,指着羅琳不知道此刻該說些什麼。就聽羅琳繼續說道:“如果得不到對方的心,那就想辦法得到對方的肉體,必要的時候,我可以幫你按住他的雙手。”

“我,我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柳輕眉惱羞成怒的對羅琳吼道。

“嗯,我知道,我還知道你不是一個肯輕易服輸的女人。剛纔和你說的那些,就是想要告訴你,無論你打算做什麼,我都會支持你。”

“……謝謝。”柳輕眉有些感動的看着羅琳說道。

“不用客氣。”羅琳笑眯眯的回答一聲,然後問道:“不過剛纔我提議的方法,你就真的不考慮一下?”

“……留着備用吧。”柳輕眉聞言沉默了片刻,低聲答道。 每個人都想做個有錢人,所不同的,有的人通過辛勤的勞動變成有錢人,而有的人,則通過掠奪別人的勞動成果變成有錢人。這部分人,在博格鎮被稱爲山賊。

嚴格來說,博格鎮屬於一座山城,只不過經過人爲的建造,博格鎮纔有了今天的景象。但是在博格鎮以外,依然到處都是羣山峻嶺。山中資源衆多,但是最出名的,還是要數盤踞在山中的山賊。這些害蟲多是一些想要不勞而獲的無賴,平時就藏在山裏,等到博格鎮出現防守上的漏洞時,便會下山進入博格鎮進行劫掠。

一般來說,那些山賊只搶奪財物,如果沒有遭到反抗,他們很少會傷及人命。但是,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辛勤勞動的成果被人搶走,是個人都受不了。在連續反抗了數次無果以後,博格鎮的人們向聯盟求援了。 秒殺吧!絕版陰陽師 而聯盟考慮到博格鎮對自己的重要性,也曾經派兵來過幾次博格鎮,但每次山賊就像是提前知道了消息一樣,在聯盟士兵到達博格鎮以前就已經退到了深山密林當中。

聯盟不可能派人長期駐守博格鎮,因爲消耗不起,博格鎮自身無法給駐守的聯盟士兵提供足夠的補給,想要在博格鎮駐守,起碼需要一千聯盟士兵,否則根本就對付不了號稱三千人的山賊團伙。可這樣一來,這筆賬對聯盟來說就有些得不償失了。虧本的買賣沒人願意做,聯盟也不例外。

“你的意思是說,你們來這裏的目的除了解決那個大白鯊海盜團就是想要解決那些山賊?”聽完石天寶的話,韓宇忍不住確認道。

“嗯,原本我們的目的是大白鯊海盜團,不過已經被你這傢伙給解決了。所以在我把這件事報告給羅琳大將以後,羅琳大將臨時起意,決定等剿滅了博格鎮附近山裏的山賊以後再離開這裏。用羅琳大將的話說就是,‘姑奶奶好不容易出來一趟,怎麼可以空手而回。’”

韓宇聽完以後撓了撓頭,“敢情這事還跟我們有點關係啊。”

“你不用往心裏去。”石天寶笑眯眯的答道。韓宇聞言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我說天寶,你哪隻眼睛看到我過意不去了?”

“呵呵……你不用嘴硬,我懂得。”石天寶笑呵呵的答道。

“你懂個屁呀,真是自我感覺太好了你。”韓宇再次翻了翻白眼說道。

石天寶聳了聳肩說道:“不管怎麼說,我就是來跟你說一聲這件事,又沒有打算讓你們幫忙。”

“……什麼時候出發?”韓宇問道。

“還要準備一下。羅琳大將說要先把博格鎮內部給清理一下,從先前的戰報裏就可以看出,在博格鎮內,一定藏着那些山賊的眼線,必須先把那些眼線找出來,然後才能進行下一步計劃。”

“那你的任務是什麼?”韓宇又問道。

“原地待命。”石天寶答道。

“啊?”

見韓宇不解,石天寶對韓宇解釋道:“我對於找人這種事不擅長,當然就不跟着摻和了,這幾天真好有空,我們正好趁着這個機會多聚聚。”

“那柳輕眉呢?”

聽到韓宇提起柳輕眉,石天寶笑嘻嘻的答道:“她呀,她比較倒黴,被羅琳大將安排了任務,現在應該正陪着羅琳大將清除那些山賊安排在博格鎮的眼線呢。”

“聯盟的情報已經那麼牛了嗎?”韓宇有些驚訝的問道。

“哪呀?羅琳大將準備用點笨辦法,她命人把博格鎮上游手好閒有衣食無憂的閒漢統統抓了起來,等剿滅了山裏的山賊以後再把那些人給放出來。”

“……還真是寧殺錯不放過啊。”

“是啊,不過不得不說,這招挺管用的。至少我是這麼認爲的。”

“就是有點得罪人。”韓宇隨口評價道。

“原來你也是這麼認爲的。不過羅琳大將是聯盟十二神將之一,能夠找她麻煩的人還真是不多呢。”

“是嗎?那可不一定。”旁邊傳來一聲反對的聲音,就見寧平慢悠悠的走了過來。韓宇見狀連忙對石天寶解釋道:“天寶,寧平是帝皇星的五皇子,對於權力鬥爭方面的事情比我們要知道的多,所以我也覺得他說得有理。不多,不代表就沒有。”

聽了韓宇的解釋,石天寶依然有些不信,嘴硬的說道:“就算有人想要找羅琳大將麻煩也沒事,在聯盟十二神將裏,羅琳大將的人緣是最好的,有人要說想要找她麻煩,那些和她交情不錯的人一定會出面幫她。”

寧平正色對石天寶說道:“……在巨大的權利面前,友誼只不過是一件微不足道,不值一提的事情。尤其是在聯盟總部那種地方,實力纔是最值得依仗的。石天寶,你如果想要在你家大將遇到困難的時候幫助她,那你最好努力的增強自己的實力,以免真到了那個時候再痛恨自己的無能,後悔當初沒有努力修煉。”

“你好像知道什麼內幕?”石天寶凝神望着寧平說道。

寧平聞言搖了搖頭,“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沒聽說。我只是一個不需要考慮太多事情,只要一心去追求自己夢想的劍士。所以權利對我來說,誘惑不大,但是對於聯盟總部的某些人來說,已經享受過巨大權利的那些人是不可能輕易放棄已經握在手裏的權利的。”

“你到底都知道了些什麼?”石天寶猛地站起來厲聲問寧平道。

“不要激動,其實你只要平時多觀察一些,你就可以發現在聯盟和平的表面下,其實早已經暗流涌動了。看在你是韓宇朋友的份上,我給你提個醒,這幾年不要太過接近聯盟總部,依你現在的實力,充其量也只能淪落別人博弈的犧牲品。”

“……請你說得明白點。”石天寶沉聲問道。

“新一任聯盟總長的大選快要臨近了吧。”寧平淡淡的說了一句。

既然是聯盟,那就表示是由多個勢力聯合組成的。既然是聯盟組成,那必然就需要一個領導者,而這個領導者在行使自己責任的時候,自然而然的就會給自己所在的勢力謀求好處。雖然那些好處在外人的眼裏最多也就是一些人員安排上的照顧,但是瞭解內情的人卻知道,每一次的人員調動,就預示着有一部分人被清理了。

坑位就那麼多,想要得到坑位,而坑位又已經被全部佔滿了,那能夠搶到坑位的唯一辦法自然就是把佔着坑位的那些人給擠走。而佔着坑位的人自然不會乖乖的被後來者擠走。二者之間也就一個坑位展開了激烈的爭鬥,一開始還只是文鬥,大家都是文明人,是講道理的。但是在道理講不通以後,文鬥就升級成了武鬥。媽媽的,老子說不過你,那就用拳頭讓你閉嘴!

每一次的聯盟總長大選都伴隨着各種齷齪不堪的勾當,並且還有愈演愈烈的架勢。早就感到聯盟總部內的氣氛有些不對勁的石天寶被寧平一提醒,思路立刻茅塞頓開,以前想不通的事情現在也可以想通了。不由對寧平謝道:“謝謝你的提醒,寧平。”

“不客氣。”寧平溫和的回答道。

“喂,不是在說山賊的事情嗎?你們倆怎麼扯到聯盟內部的事情上去了?”韓宇不滿的對石天寶和寧平叫道。

石天寶和寧平聞言一愣,隨即自嘲的一笑,以自己此時的身份,討論這些事情的確是有點可笑,那是大人物的事情,還輪不到自己這樣的小人物去關心。

隨即話題再次轉到了博格鎮的山賊身上。通過石天寶的敘述,韓宇等人對於盤踞在山中的山賊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那是夥號稱有三千人馬的山賊,具體是多少,石天寶也說不清楚,畢竟山賊一見聯盟派兵過來就鑽山裏去了,壓根就沒有跟聯盟軍碰過面。不過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反正人不少。山賊的成分也大多是博格鎮或者流浪到這裏的旅行者,除了有的人有些戰力外,更多的山賊更像是純粹打醬油的。站腳助威沒問題,一到真要上了,那就軟腳了。山賊頭目有三個,老大是個軍師型的山賊,對待博格鎮劫財不害命的做法就是他決定的。很顯然,正是因爲這個決定,博格鎮的人雖然恨山賊,但是卻還沒有達到刻骨銘心的恨。老二是個屠夫,實力最強,但是腦子不太好,最聽老大的話,老大讓他幹嘛,他就幹嘛。老三則是個流氓,而且還是一個男女通吃的流氓。只要是他看順眼的姑娘小夥,他都要品嚐品嚐。不過好在有老大鎮在那裏,每次下山搶劫的時候,老二都會始終跟在老三身後,有這個傻大個跟着,老三還真沒有什麼機會胡來。只能在自己憋急了以後偷偷下山來博格鎮找姑娘尋歡。對此,山賊老大也是睜一眼閉一眼,由得他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