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哎呀,你告訴我嘛,我保證不說出去。”小鳳有些着急,他就是想知道這個帥哥是在哪兒工作的,這樣自己也可以有事沒事去找他玩。

“那我說出來你可不要害怕哦。”


“嗯嗯,不怕。”

葉塵假裝很有心理負擔似的說道:“我…其實是咱們這兒房地產家的,然後最近在鹽幫打下手,在四極堂當小弟。”

“誒,你在鹽幫工作呀,那感情好,我…”小鳳差點說出男朋友三個字,此時的她已經完全不顧及那個男朋友了,眼裏只有葉塵:“我一個哥們兒在四極堂當堂主,以後啊可以讓他多擔待你。”

好傢伙,這一下連男朋友都不要了,現在的女孩子唉,葉塵在心裏悲嘆了一聲,但卻在嘴上十分高興地說道:“嗯嗯,吳哥我知道,他就是我老大,不過嘿嘿,我比他可能富裕那麼一丁點~”

由於說了自己是富二代的關係,小鳳更加開心了,好像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男友吳極會怎麼想,十分乾脆地說道:“你比他還有錢呀,那我可不可以沒事兒和你出去,逛逛街什麼的?”

上鉤了,葉塵心裏大喜,這貨比自己想像的容易多了,隨隨便便就上了自己的船,看來有人家的貓要在外面偷魚吃咯。

說着,兩個人就一塊去吃了箇中餐,相處的越來越融洽,甚至在餐後,葉塵還專門買了個漂亮包包送給她,僅僅半天的時間,兩個人就好像一對小情侶一般。

甚至是小鳳都忘記了下午上班的世間,陪着這個“葉小天”的傢伙在外面玩到了下午三點多,這才流連忘返的被送了回去。

“你晚上有時間嗎?如果有時間的話…我想…”

“好啦小鳳,快回去工作吧,如果有時間我會再打你電話的。”葉塵還是展示出那標準的笑臉,讓小鳳的內心七上八下。

待到小鳳依依不捨的上樓之後,葉塵笑了笑:“吳極啊吳極,你腦袋上都成大草原啦!”

回到傾城國際,葉塵又是踩着點打卡進了辦公室。

“每天都踩點,我就看你那天遲到,讓我抓到了包管扣你兩天工資。”一旁,凌宵無情的嘲諷道。

“哦。”葉塵冷不丁的回了一聲,接着撞了撞他。

“哎你幹什麼啊?想單挑啊?”

“抱歉,沒那個功夫。”說着,葉塵忽然反手一拋,丟出了一個錢包,凌宵咋一看,這貨居然拿了自己的錢包!

他順手接住,只見前面葉塵手裏拿着兩張百元鈔票舉過頭頂晃了晃:“這兩百塊我拿了,下次要罰款再還給你!”

“臥槽?動作那麼快的?”意識到自己已經輸了,凌宵沒有追上去,而是叉着腰站在原地看着葉塵的背影:“無賴。”

到了下午5點的時候,剛好是葉塵在巡邏,這個時候忽然從門外來了一幫人,而帶頭的那個怎麼看都很眼熟,葉塵想了想,這不是那個元昊嘛。

他走了上去攔在了這羣人身前:“誒喲這位先生,有點兒眼熟啊,不知道您來咱們公司有何貴幹呢?”

看見是葉塵,元昊頓時心裏就來氣了,但是因爲有上次的教訓,他這會兒也老實多了,說道:“我預約了你們凌總,現在去找前臺,你給我讓開。”

一聽,好傢伙,這貨居然懂得走程序了,沒辦法,既然如此自己也不能攔着,只好讓開。

前臺小美看見元昊這混蛋又來了,連忙嚇得往回跑,叫別的人來接應,看見這反應,原號則是輕蔑地笑了笑:“帶我去你們老闆辦公室。”

而另外來的前臺是一個有些微胖的妹子,明顯比小美神氣多了。 那胖妞看上去好像十分不屑,對着元昊冷不丁地說道:“老闆出去了,有什麼事兒你和咱們蘇總聊吧。”

聽見這前臺態度這麼敷衍,元昊頓時就不爽了,但是仍舊沒敢怎麼樣,現在雖說自己的風口浪尖過去了,但是隻要再來一條視頻,自己保管得完蛋,於是也只好妥協道:“行吧,那你帶我去蘇總辦公室吧。”

而此時,只見那妹子笑了笑,玩味一般的從抽屜裏拿出了一張紙:“先填好這個預約表,我去幫你預約一下。”

元昊果真氣得爆了粗口:“你踏馬怎麼回事兒?啊!我之前就預約了凌妃煙,爲什麼扎個時候她不在,你要給我個解釋,既然是我約了你們老大,那他手下的人見我怎麼可能要預約呢?你是不是誠心耍無賴!”


“哎喲,我說說是誰呢,這不元昊少爺嘛,怎麼?你急個啥,不就預約了一下嘛至於兇咱們一個不懂事的前臺麼?”這個時候,蘇媚兒簡直是散發着氣場從電梯裏走了出來,雙手叉腰,看上去好像這幫人就是來鬧事的一樣,沒給一點好臉色。

“踏馬的。”元昊低身抱怨了一句,走到蘇媚兒身邊:“蘇總,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傾城國際的廠子好像有一半地皮屬於咱們傲天地產吧?”

沒錯,這個元昊今天就是來找茬的,對於此前來這兒想說的事情,今天總算說出口了,傾城國際的化妝品工廠的確有一半地皮是屬於傲天地產的,而且當時購置的時候蘇媚兒也提醒過凌妃煙,可是那個時候,凌妃煙太過着急,所以沒有聽進勸,擅自就購買了下來。

因此導致這一回給元昊抓住了把柄,而元昊仗着自己強硬的後臺,就是想來傾城國際訛一筆錢,要不然他才懶得這麼三番五次的過來。

但是好在蘇媚兒早有準備,說道:“元總,你來就是爲了這麼個小事兒嗎?不好意思,我們傾城國際的化妝品生產線所歸屬的地方,是朝廷公開收售區域,即便佔了你四百平方的地皮,你也可以去查查,看看咱這個算不算是搶佔商業用地。”

“哼,你自己看!”說着,元昊就讓手下遞上了一張朝廷下達的通知,上面寫得明明白白:“傾城國際因未按照律法要求建設生產基地,現在對貴單位提起上訴,請求貴方配合傲天地產升堂審理。”


而且,還蓋上了帶有龍形的朝廷印章。

“豈有此理!”蘇媚兒氣得一手將那張紙甩給了對面的保鏢:“元昊,我勸你不要得寸進尺,這個事情我必須和凌總商量,否則就算你們帶人來查辦,我們也不會配合你!”

元昊輕蔑一笑:“嘿嘿,那就麻煩你自個和凌總好好談談吧,要不像開堂,咱們私聊也行,你們自己看着辦吧,哦對了,這個通報書一式兩份,這一份,是專門留給你們的,哈哈哈!”

說着,元昊就放聲狂笑了出來,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轉過身帶着手下簡直是邁着六親不認的步伐離開了。

蘇媚兒拿着紙條,眼神裏可以看得見兩團熊熊燃燒的烈焰,她死死盯着這個元昊,恨不得一巴掌抽死他。

這個時候,葉塵則是輕快的走上前去,拿起了蘇媚兒手上的那張紙看了看,接着笑道:“就這玩意兒你也擔心啊?”

蘇媚兒白了他一眼:“你是不知道元昊這混蛋胃口有多大,要是到時候開堂…”

“開堂怕什麼?你們當時購買土地的地契和相關證明就是最好的武器,拿出來,不要怕,我相信這貨告不贏你們。”

“告不贏?葉塵你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我跟你講,你仔細看看這個龍印上的字。”

葉塵皺了皺眉頭,拿着紙又看了看:“燕京土地總督府。”接着也是倒抽了一口涼氣:“燕京的?”

“你以爲,要是臨江這兒的土地總督,我怕他幹啥,這時從燕京發下來的龍印,那就只有一個可能,人家吃了後悔藥,咱們的證據不頂用啦!”蘇媚兒氣得跺了一腳,搶過紙張轉身又回了電梯。

葉塵站在原地,心裏滿是不爽地自語道:“上天了還,踏馬看我怎麼治你。”

回到樓上以後,蘇媚兒直接打開了凌妃煙辦公室的門,此時凌妃煙正待在暗格中休息,由於昨天晚上得到了新的裝備,她其實花了整整一個通宵的時間都在把玩那兩把武器,一宿沒睡,今天來到公司,開了兩場會議之後,基本上也不接見別人,自顧自就在辦公室的暗房中呼呼大睡了起來。

“起牀,別睡了煙兒。”蘇媚兒搖了搖凌妃煙。

“唔,怎麼?出什麼事了嗎?”凌妃煙坐起身來揉了揉眼睛,好像休息得也差不多了的樣子,接着從牀上走下來披上了薄外套。

蘇媚兒遞上那張紙條:“你自己看看吧,元昊送過來的。”

“元昊?哦他來過了啊?怎麼說?”凌妃煙拿起字條看了看,光是看內容的時候,他的反應跟葉塵一模一樣,也是一臉豪邁地笑了笑,但是當他看見那個龍印時,整個人就石化了。

過了半晌,她連忙翻箱倒櫃拿出了一大堆的證明還有票據,對比一看:“怎麼會這樣?”

原來,票據證明上的龍印寫的都是臨江土地總督府,而只有那張傳票上,印着的是更高一級的燕京土地總督府,現在好了,等於是有了這個傳票,自己所有的單據證明全部作廢,臨江本地督府是不會承認的。

“你還問我怎麼這樣?當初我叫你注意注意,你就是不停,現在好了,那個混蛋背景那麼大,怎麼搞?你想想上次元昊拆誇他們家對頭勢力的時候,爲了一百五十平方要了多少錢?六十多個億!現在咱們佔了人家四百平方,你看吧,到時候咱們這棟樓還在不在都不知道了。”

看見蘇媚兒這麼生的樣子,凌妃煙意識到,事情大條了。 凌妃煙琢磨了一下,說道:“這樣吧,咱們一會兒先去一趟朝廷的土地總督府,拿着這些文件確定一下這些文件是否持續生效,我今天晚上還有要緊的事情要做,所以咱們儘快問清楚一下,媚兒,這個事情我也只能麻煩你幫我多處理一下了,不管動用多少資金,到時候你跟我說就是。”

其實事情也只能如此,儘管自己算得上是臨江首屈一指的大企業,但是在對朝廷的交涉上,有很多地方還是必須要按規矩辦事的,哪怕有時候只能做一些連自己都不齒的事情。

“行了,你就別去了,休息一下吧,我一會兒自己拿資料去幫你辦清楚就是了。”說着,蘇媚兒就開始收集起了資料,在於這種比較需要攻關和口舌之戰的場面下,蘇媚兒自信能夠做得比凌妃煙好,畢竟凌妃煙再怎麼說也是自己閨蜜,這種時候要是不照顧一下,那可就真的難辦了。


凌妃煙感到十分欣慰,俏皮地做了個鬼臉,接着又回到了房間,只不過這一次,她並沒有打算休息,而是上網各種查閱有關於這一類事件的處理辦法。

葉塵在樓下抽着煙,他之前在一旁也聽見了元昊說的話,大概能夠猜出元昊此行肯定不是爲了什麼合作,而是專門來坑傾城國際的。

想到這一點,他着手調查了起來,走到了資料部門,葉塵使用他慣用的“”伎倆,對裏面兩個管理資料的妹子一通暴力攻關之後,兩個妹子終於放下了抵抗,允許葉塵使用起了電腦。

他坐在電腦前,打開程序控制的窗口,輸入了一串聯網的暗碼之後,一個窗口被打開了那黑色的窗口彈出了一個英文的口令:“九幽葬神靈”。

葉塵則是十分熟練地打打上了:“生死問幽冥。”

“你有什麼需求?”電腦那頭浮再次現出了一條白色的英文。

“追魂,是我,我現在在公司的資料庫,你幫我遠程操控一下,搜索這裏的一些關鍵信息。”

“老大?你怎麼用這種方式聯繫我?”

葉塵笑了笑:“系統暗網代碼終端連接更方便資料竊取,你說的嘛冠軍。”

“好吧,果然是你老大,你說吧,要我查什麼資料?”

“查詢這家公司在建立之初一切的土地購買信息,並且整理成邏輯資料發送給我,要想詳細情報,按照層次遞增關係,一直查到對方主管這一塊的領導是誰,然後這個領導聽命於什麼人,再幫我查出來那個人當時正在做什麼億位數以上的項目,以及背後的人,我想這有可能與紅魔的行動有關。”葉塵飛快敲打着鍵盤。

“是,老大,這一次你需要的信息量比較大,我也許會在三個小時之後把情報發到你手機上。”這句話出現了之後,窗口就開始顯示對方已離線,並且有一個不起眼的半透明文件出現在了桌面的一角,不認真看根本看不出來。

應該是追魂使用他專門開發的鏡面病毒開始掃描資料庫了,看着身後兩個小美女完全不懂自己在輸入什麼,只是一臉驚訝又有些崇拜的樣子,葉塵關掉了窗口站起來說道:“謝啦兩位小姐姐,資料我已經查好了。”剛說完,一個外賣員就提着兩袋飲品走了過來。

“您好請問是葉先生嗎?您的外賣到了。”

葉塵笑道:“給兩位美女送過去吧,我請的。”

只見那外賣員好像格外開心似的看了一眼葉塵,並且經過了他身邊。

一股非常濃烈的殺意被葉塵感知了出來,但是在這其中,好像有伴着滿滿的好奇心。

走了兩步葉塵一怔,剛纔那個外賣員怎麼看着那麼熟悉?一頭黑色髮尾飄紅的半長髮,瘦高的身材,還有那看上去非常友善,卻又滿懷殺意的眼神。

葉塵連忙走到了公司大樓門口,一輛鮮紅色的杜卡迪超級摩托停在門外,他這才意識到,是紅魔來了。

“完了!資料!”葉塵連忙走了回去,此時那個紅魔已經沒有了蹤跡,而兩個妹子也趴在辦公桌上睡着了,咖啡放在一旁,好像喝了一口的樣子,攝像頭正閃爍着電光冒起了一股青煙,夜車你趕緊看了看電腦桌面,那個半透明的文件還在,現在應該還是在運行狀態,文件還沒有出現名稱。

現在應當還是追魂在搜索裏面的內容,保持在攻破防火牆的狀態,但是這個防火牆現在必須停止了,一旦資料開始回收信息,幽冥總部說不定就會感染什麼不得了的病毒。

葉塵連忙拿出手機打給了追魂:“開始收集資料了嗎?”

“還沒有,怎麼了老大?很急嗎?”追魂在電話那頭好像還在敲打這鍵盤攻入防火牆。

“不,不用查了,現在立即給我停下來,把發射器網絡暫時切斷,開啓你的手動生物智能防火牆系統,我沒猜錯的話,有人在這個服務器裏面種了病毒,只要你一開始接收文件,病毒就會入侵咱們的系統。”

說着,葉塵就邊往外走,想試着攔住紅魔,但是此時已經爲時已晚,只見那小子又換上了紅色的皮夾克,戴上頭盔一溜煙離開了這裏。

電話那頭傳來了更快速的鍵盤敲擊聲,接着聽見追魂長長喘了一口氣:“呼~想攻我,門都沒有,你給我乖乖被清除吧!”

“怎麼回事?”

“老大,好在你說得還算及時,就在我斷開對公網絡的時候,發現了病毒的前三列代碼,這東西的感染演算能力很強,我剛纔啓動手動病毒防火牆之後,才把這東西給刪掉了。”

葉塵露出了一個十分滿意的微笑:“幹得漂亮。”

“話說對方是一個高手誒,這種程度的智能病毒都會,雖然說還比不上我,但是也已經相當危險了,老大,你也該做點兒啥了吧?”對面傳來了追魂有些寒冷的聲音。

葉塵也知道,那個騎摩托的傢伙也該管管了:“行我知道了,你就在這段時間保護好咱們系統的安全,我儘量不找你了,免得再給那小子鑽了空子。” “你知道就行了,就這樣吧。”說完,追魂將電話掛斷了,剛還沒來得及放下,一陣刺耳的鋒鳴聲就從聽筒裏傳了出來。

好在已經偏離了耳朵的位置,那鋒鳴聲光是隔在面前聽着都異常刺耳,要是放在耳朵邊,說不定剛纔那一下,葉塵就要失衝。

“臥槽,怎麼回事兒這破手機?”葉塵看着此時的手機屏幕已經開始出現了亂碼,他拍了拍,結果就在這個時候,一串文字忽然出現在了屏幕裏面。

“你想查什麼呢?要不要我幫你啊?”

葉塵笑了笑:“好小子,連我的手機都敢亂入侵是吧?”他連忙按下了三個按鍵準備啓動手機清空模式。

但是就在這時,手機卻又一次出現了文字:“別急着趕我走嘛,我可以告訴你你想要知道的消息哦,比如說傾城國際將會被收購的事兒。”

葉塵根本就懶得搭理,直接按下了強制系統,但是在系統重置之前,有一行只出現了兩秒不到的文字讓葉塵感受到了一陣惡寒。

“我會陪着你,直到你死。”

“尼瑪這混蛋真夠變態的啊,什麼人啊這是,不行今天晚上我得去會會他。”重置了手機之後,葉塵就走回了保安室。

而在城市的另一側,鹽幫。

林豹坐在廳堂一邊,玄亞寧穿着一身西裝再在他身邊,劉龍則是坐在靠他右側的位置,左側坐着吳極,頂上的位置,坐着樑楚山和樑菁菁。

“林豹,我這麼多年以來,待你不薄吧,你可知道鹽幫的規矩?”樑楚山坐在位置上,有些鄙夷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