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哥,要真是她,她假扮蘇紫雲是爲了什麼?”

“你這腦子,平時鬼主意一堆一堆的,到了關鍵時刻卻轉不過彎來,蘇紫雲與孃親是名譽上的姐妹,而且利用蘇紫雲的身份她就可以接近君臨天,也就能接近咱們孃親伺機對咱們孃親不利,連這一點你都想不明白嗎?”

“哥,那還等什麼?我們現在就殺了她。”

蘇齊眼眸裏閃過一絲殺意。

“好!”蘇櫟心裏比蘇齊更新殺了牀榻上的女人,他絕對不會允許一個想殺他孃親的人活在這個世界上。

蘇櫟走上前去,正要動手。

那知這個時候,牀榻上的蘇紫雲瞬間醒了過來。

蘇櫟和蘇齊一驚,蘇櫟快速的反應過來,拉着蘇齊瞬間消失在房間裏。

庚桑瑤猛的從牀榻上坐了起來。

她微眯着眼眸,看到搖晃的窗戶。

快速的移動到窗戶邊往窗戶外邊看去。

黑夜裏什麼都沒有,只有晚風輕撫樹葉的聲音。

“奇怪,難道是我看錯了,剛剛明明是有兩個孩子站在她牀榻邊的,難道剛纔自己也是在做夢嗎?”

庚桑瑤疑惑的拍了拍腦袋,猛地,她杏眼猛瞪,她今晚怎麼會睡得怎麼沉呢?

在次回頭往窗戶邊看去,猛的瞥見兩個小小的身影一閃而過。

“來人。”庚桑瑤大聲喊道。

嬌蕪急步走了進來,“族長,可是有什麼事情?”

“有人闖進本族長的房間你們都不知道嗎?”

庚桑瑤怒氣沖天的吼道。

被庚桑瑤冷冽的氣勢所震撼到,嬌蕪害怕的退後了幾步。

看着嬌蕪的反應,庚桑瑤緊緊的握緊拳頭,感覺到手心裏指尖刺進肉裏的疼痛,她猛才發現,握緊了手心也沒有用,今晚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她不甘心,她庚桑瑤身上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剛剛的那個孩子,滿身的殺氣,明顯的就是要把她給殺了。

“啊——。”庚桑瑤憤怒的大喊着後退了幾步。

嬌蕪更是害怕的退後了幾步。

今晚可是被人踩到頭上來了。

“剛剛本族長的房間裏來了兩個五六歲左右的孩子,而本族長絲毫沒有察覺,本族長將親自己追,你立刻帶人跟過來。”

庚桑瑤從來沒有像此刻這樣憤怒過。

一陣風吹過,庚桑瑤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嬌蕪的眼前。

嬌蕪心有餘悸看了一眼窗戶的位置,快速的轉身出去。

蘇櫟凝神聚氣,一鼓作氣的帶着事情往千峯山的方向跑。

蘇齊則是深情沮喪,完了,完了,他蘇齊以後在哥哥面前在也沒有什麼可信度了,他蘇齊今天晚上自己把自己的名聲給毀了。

這回夢仙遊明明是他親自研製出來的,也親自試用過,怎麼到了那個女人身上就沒有用了呢?

“齊兒,想什麼呢?已經出城了,快點讓火銀出來代步,火銀的速度要快一點。”

此事忙着逃命的蘇櫟已經沒有心思去猜測自己

弟弟心裏在想什麼了。

他心裏很清楚玄武初期的修爲有多厲害,見過他爹爹的速度,對聖玄期以下的修爲幾乎是秒殺!

“哦!”蘇齊聞言,趕緊喚出火銀,同時心裏也懊惱,在逃命的時候他到底在想些什麼呀?

“錦程,你看,那些人很奇怪,剛剛我跟在他們身後聽了一下,他們好像找一對孿生兄弟,而現在又急急的出去了,你覺不覺得很奇怪?”

錦程一身黑衣,此刻和黑夜容爲了一體,臉色異常的難看。

“他們要找的會不會是大公子和二公子?”

一語驚醒夢中人,子默快速的反應過來。

“走,我們跟上去看看。”子默想了想,他們在酒樓裏找了好幾轉,依然沒有他們兄弟兩人的下落。

最有可能就是這些人要找的人也是他們要找的人。

兩人隱在黑夜裏,快速的跟了上去。

庚桑瑤玄武初期的修爲速度很快,在黑夜裏能夜視的目光犀利的搜索着。

突然,不遠處的一道一道銀光引起了她的注意。

庚桑瑤脣角邊泛着一抹滲人的笑意,身子瞬息移動。

就在庚桑瑤移動的同時,蘇櫟也感覺到了她的氣息。

蘇櫟沒有給她任何的機會,在庚桑瑤的強勁的光芒到達他們後背後時,反身擊出一道強力的玄氣從庚桑瑤的光芒上邊移過,蘇齊快速的收起火銀,兄弟兩人用幻影迷蹤*瞬間消失在原地。

庚桑瑤撲了一個空,同時也急忙急忙躲開蘇櫟反擊回來玄氣。

不過,卻沒有來得及,而是被另一道玄氣擊中了左肩,差點跌落到地上去。

庚桑瑤眼中有着微微的驚訝!這孩子,很不錯,居然在瞬間能打出兩刀道玄氣過來,而且第二擊,她根本來不及反應。

豪門虐戀:緝拿小逃妻 “哼!雕蟲小技,休息逃出本族長的手掌心。”

庚桑瑤快速在被擊中的左肩上揉了一下,白色的光芒一消失,身體上的疼痛也隨之消失。

就算打中了庚桑瑤,蘇櫟的情況也不算太好,他的身子搖晃了一下,只覺得眼前一陣一陣的發黑,因爲剛纔那一擊,雖然他們兄弟兩人躲過去了,但玄武初期的修爲和神玄期七階的修爲懸殊太多,他還是被震傷到,蘇櫟知道自己傷得有些重。

嘭的一聲,蘇櫟突然另一股更強勁的玄氣從身後傳來,他轉過去看只見一道紅光疾馳而來。

蘇櫟心裏一驚,同時也焦急不已,被玄武初期的修爲擊到,他們必死無疑。

“齊兒,抓好了。”

蘇櫟眼眸狠了狠心,不管如何,不能讓弟弟受傷,釋放出全身的修爲,用幻影迷蹤*在空中瞬息移動,堪堪的躲過了庚桑瑤這一擊。

“嗯!”庚桑瑤眼眸一凜,怒氣橫出,“居然還能躲過,是我太小看你這兩個小鬼了。”

只是這兩個小鬼身影虛有虛無,到是有些難住了她,不過沒關係,憑她的速度一樣能殺了他們。

“哥,再這樣下去我們必死無疑。”

蘇齊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猛地擡眸,看到哥哥脣角上的血跡。

大大的眼眸裏閃過驚呀,哥哥是剛纔爲了護着他受傷了。

猛的,心裏一股怒氣堵在胸口,敢傷害他最敬愛的哥哥,不可饒恕。

“齊兒,我知道,放心,哥還能撐下去的。”

蘇櫟忍住胸口處血氣翻涌,聽到後面又傳來玄氣的聲音,心裏不由得着急起來。

“哥,你加快速度用幻影迷蹤躲避,齊兒用大冶神弓射她。”

蘇齊本想用噬魂鈴,可是想了想來不及了。

“好!齊兒,動作要快。”

蘇櫟快速的叮囑道,他知道自己堅持不了多久?

蘇齊回頭看了一眼,光芒已經離他們越來越近了。

蘇齊大眼裏迸發出冷意,瞬間幻化出大冶神弓,兩隻鋒利的小短箭如閃電般離鉉,極速的短箭從庚桑瑤的光芒中傳穿過去。 “咻……。”

庚桑瑤只覺得胸口一痛,低頭一看,有些不可置信,這箭是怎麼射到她身體裏面來?

“哥,射中了!”蘇齊驚喜的教導。

“好!齊兒好樣的。”

蘇櫟心頭一喜,中了齊兒的大箭,她不可能在跟着過來,他知道大冶神弓的厲害。

“嗯!”蘇櫟痛呼一聲,他快速的看了看底下的山峯,他們已經到了山頂,這裏樹林密集,他們應該沒有那麼快找來。

“族長。”跟過來的嬌蕪看到庚桑瑤受傷,眼裏閃過一抹難以置信,這天底下居然能有人傷得了她們的族長。

再一看庚桑瑤胸口的短箭,嬌蕪神色又是一變,激動得手足無措,過了半晌,猛的反應過來,連忙恭敬地低頭喚道:“族長,嬌蕪這就送族長回去醫治!”

“還不快點?”

庚桑瑤激動的吼道。

“立刻派人搜山,一定要找到那兩個孩子,以那兩個孩子的修爲,本族長可以斷定,他們就是蘇紫陌的一雙兒子。”

“是,族長。”

嬌蕪快速的給身後的人揮了揮手。

她身後的人快速的往山上跑去。

庚桑瑤捂住胸口,眯了眯杏眸,她庚桑瑤從來沒有這樣狼狽過。

“多派些人手,一定要儘快找到他們,他們肯定也受了傷,跑不了多遠?”

“族長,這裏皓月國的地盤,只怕人多了會引起別人的注意的。”

嬌蕪有些懼意的說道。

“本族長都這樣了,你還顧及那麼多,怕什麼?本族長現在頂着的是蘇紫雲的臉,出了事情有蘇紫雲抵着,你怕個什麼勁。”

庚桑瑤怒吼道。

“是,族長,嬌蕪知道了,送族長回去以後,嬌蕪立刻派人過來支援。”

“回去。”

錦程和子默等到庚桑瑤他們走了以後才從暗處走了出來。

“子默,以剛纔的情況來看,一定是大公子和二公子。”

“不錯,從身手上來看,的確狠像他們,此女的修爲甚高,我們不是她的對手。”

“走,我們也進山去找找看。”錦程不想放棄。

蘇齊和蘇櫟落地以後,找到一個山洞,剛剛進了山洞,蘇櫟忍不住,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蘇櫟脣角的一絲血跡,讓蘇齊看得驚心。

蘇櫟偏頭對蘇齊笑了笑,說道:“齊兒,哥哥沒事!你不用擔心我,我好歹也是神玄期七階的修爲,這一點點的傷對我來說,沒有任何問題。”

雖然蘇櫟說沒事了,不過蘇櫟的臉色確是很難看。

蘇齊是煉丹師,怎麼可能會看不來自己的哥哥有沒有事情。

哥哥傷得很重,而他卻毫髮無損。

“哥,你先坐下,齊兒這就替哥醫治,蘇齊快速的拿出一粒的丹藥喂在蘇櫟的嘴裏。”快速的坐在蘇櫟的身後,把玄氣注入蘇櫟的身體裏。

“齊兒,不要浪費玄氣,他們隨時都有可能追過來。”

蘇櫟虛弱的說道。

“哥,不會的,這次他們要是在追回來,齊兒一定會讓他們生不如死的。”蘇齊冷冰冰的說道。

該死,敢傷害他的哥哥,他們都該死,蘇齊在心裏憤怒的說道。

精緻的小臉因憤怒而皺成一團。

“齊兒,你還沒有那個本事把他們給殺了。”蘇櫟有些擔心的說道。

“哥,你不要說話,一會就好!”蘇齊坐在蘇櫟的身後,聲音有些哽咽的說道。

“噗……!”蘇櫟又吐了一口鮮血出來,小小的身影無助的往一邊倒去。

“哥……!”蘇齊急得大喊。

香韻別院裏,蘇紫陌猛的從噩夢中醒過來。

“櫟兒,櫟兒……!”蘇紫陌猛地坐直了身子,胸口處的疼痛讓她皺了皺眉頭。

“陌兒,怎麼了?”沐雲軒被她突然的動作嚇醒。

“雲軒,櫟兒,我夢到櫟兒全身是血的倒在我面前,齊兒和櫟兒一定是出事了,”蘇紫陌激動的拉住沐雲軒的手臂急迫的說道。

“陌兒,你這是日所思夜有所夢。”

沐雲軒看到她白色裏衣是淡淡的血跡,被嚇了一跳。

急迫的說道:“陌兒,你的傷口裂開了。”

“雲軒,我沒事,我們去找櫟兒和齊兒他們,我擔心他們會出事。”

蘇紫陌心裏慌得緊,那個惡夢讓她心神不安。

“陌兒,現在是深夜,再有兩個時辰天就亮了,等天亮了我們就去維庫城。”

沐雲軒勸慰道,心急她的傷口。

“雲軒,做的那樣的惡夢,我哪還能等到天亮。”

蘇紫陌眼紅紅的看着沐雲軒,看着沐雲軒無動於衷,她用力的推開沐雲軒,接着人就往牀榻下走。

可是沒有走幾步,人就跪倒在地上。

傷口上的血已經從衣服裏滲出,一滴,兩滴的往地上滴。

“陌兒……。”

沐雲軒快速的移到她身邊,把她扶起,看到地上的血跡,心裏又怒又心疼。

“陌兒,你就算是要去找齊兒和櫟兒也不能這樣去啊!你的傷口裂開了,先處理傷口要緊。”

沐雲軒攔腰抱起她,霸道的語氣不容蘇紫陌反駁。

蘇紫陌疼得額頭上冒冷汗,可是她心裏還是有一個很強的預感,櫟兒出事了。

“陌兒,你等一下,我去拿藥幫你處理好傷口我們就去找櫟兒和齊兒,好嗎?”

沐雲軒看着她急迫的樣子快速的說道。

蘇紫陌一臉急切,根本就聽不進去沐雲軒說的話。

當沐雲軒一放開她,她拿起牀頭邊衣架上的外衣披上,快速的召喚出火鳳,越過沐雲軒的頭頂飛走。

“該死!”沐雲軒低咒了一聲。

快速的用玄氣吸過自己的外衣,召喚出金龍就追了過去。

暗中的青楓和清蓮一看,青楓召喚出自己的契約魔獸,快速的攬過清蓮,跟了上去。

大樹上的敬淮一看,搖了搖頭,自顧自的說道:“這大晚上的,一個個的都抽風了。”說完,又靠回大樹上繼續睡他的覺。

“陌兒,你怎麼就這麼不聽話呢?”

沐雲軒追上蘇紫陌,飛身到蘇紫陌的身後擁着蘇紫陌。

大手上觸摸到粘稠液體,他的目光沉了沉,心也爲之一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