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哦,原來如此!”林辰點了點頭,心裏稍安了一些。

什麼聖苗傳承,林辰倒是真不在意,反正他也不是苗族人,得到這些養蟲子的法門也沒有用,他主要在乎的是黑巫族,他已經想好了,到時候也不管什麼比鬥,只要見到黑巫族,二話不說,直接動手,先把黑巫族的人給控制住。

“林辰兄,我怎麼覺得你對黑巫族比較感興趣,林辰兄,恕我冒昧,你這一次過來,是不是爲了黑巫族啊!”忽然,白方看着林辰,目露懷疑之色,猶疑一下說道。

林辰看了他一眼,也沒說話,只是拍了拍白方的肩膀笑道:“哈哈,不管怎麼說,到時候,你只要安心爭奪聖苗頭銜就成了,其他的事情,你別管了。”

“這……”林辰這麼一說,跟默認幾乎沒有什麼差別,一下更是加重了白方的懷疑。

不過,林辰一副鐵心不說的樣子,白方也不好再問了。

低下頭,陷入沉思狀態,默默繼續的爬山。

wωω⊙ тt kán⊙ ¢O


他們之前已經到了山腰處,距離山頂本來也沒有多遠,所以上山並沒有浪費多少時間,很快他們就來到了山頂,而後,他們就見到山頂之上迎着烈陽,建有一座極有氣勢的祭壇。

祭壇成八角所建,一共分爲兩層,中間似有內室。

林辰剛一邁進祭壇,立刻就感覺到了一股極重的危險氣息撲面而來,不止如此,他剛剛踏足祭壇,下一秒,他就感覺好像有一雙眼睛盯住了他,眼神冷徹陰寒,充滿的戒備之色。

而頓時間,林辰便是如芒在背啊!


要知道,到了林辰現如今的境界,實力之強,當今天下,已經沒幾個人可以於他抗衡,無幾人能出其右,既連對手都沒有,更不用說有人能對他產生威脅了。

這眼神的主人難不成也是一個真神境界的大強者,或者在真神之上!

頓時間,林辰立刻小心的打起了十二分的警覺,同時,玄功暗用。

說到底,林辰現如今已經不是先天不到的後天修者了,相反,他可是真神級別的高手,哪怕祭壇裏面藏着一個堪比真神的強者,想要動他,也得掂量掂量。

最後,鹿死誰手,也由未可知。


“怎麼了,林辰兄弟?”看出林辰不對,白方立刻問道。

“……”林辰沒說話,只是搖了搖頭,隨着大隊人來到了祭壇之前,而這時,就見一個身穿着白袍子的老者,忽然從祭壇裏面大步走了出來。 這老頭身穿着花白的袍子,頭髮眉毛全都雪白,臉上更是皺紋橫生,看樣子,年紀差不多得有七八十歲都不止,不過,老人家年紀雖大,但卻給人一種仙風道骨之感。

而隨着老者出現,白方白靈他們這些人立刻屈身下拜。

“苗族弟子,參見守壇長老!”

敢情,這個老頭也不是一般人,竟然是聖苗祭壇的守壇長老。

林辰並沒有像白方白靈這幫人一眼,見到老者便下拜,還沒有反應過來,結果就見白方一把拉住他,衝着他低聲喊道:“還傻愣着幹嘛,見到守壇長老怎麼還不拜!”

“守壇長老?這是幹什麼的!”

林辰嘴裏問着,然後乖乖的屈身下拜。

白方轉頭,凝視林辰,此刻,白方內心當中,幾乎已經斷定林辰不是苗族人了。

如果說之前,林辰的種種,可以歸類爲對聖苗會不懂,純新人,但是,身爲苗族的後輩,怎麼可能連守壇長老都不認識,苗族的四大長老都不認識,還當什麼苗人啊!

不過,白方即便看出來了,但是卻也沒有拆穿。

就衝昨天林辰在宴會上,爲了保護他們兄弟二人,不惜於十八洞苗族爲敵,他也不能戳穿他,而是想辦法保林辰,只見他急忙在林辰耳邊說道:“守壇長老,護苗長老,還有兩位聖靈長老,是我們苗族的四大長老,地位甚至於遠在十八洞的族長之上。”

“而守壇長老,則是專門守衛聖苗祭壇的,地位尊崇。”

“哦,原來如此!”林辰聞言,這才恍然,隨後點了點頭。

這時就見祭壇之上,那個守壇長老,臉上露出和訊微笑,衝着下面擺了擺手。

“你們都是我十八洞苗族的希望種子,未來將繼承我聖苗大業,而我一個垂暮老者,除了歲數大一點以外,已經是百無一用了,怎麼擔得起諸位青年才俊一拜,快快請起!”

這個聖苗的守壇長老身份高崇,但是,竟是一點架子都沒有。

林辰白方他們聞言,隨即起身,不過依舊保持着躬身的姿勢,絲毫不敢目無尊長。

守壇長老見狀,也不說什麼,接着說道:“好了,吉時就要到了,我也不多耽誤大傢伙時間,這樣,我們就直接開始吧,下面我就宣佈,三年一度的聖苗接班人大選,正式開始了。”

“凡是自認,可以接受聖苗考驗的弟子,可以自行進入祭壇之中,不過我在這還是要提醒你們一下,雖然有我在此,一旦你們出現問題,我可以施以援手,但是,危險還是有的。”

“聖苗傳承,何等玄妙,便是我也不敢輕易涉入。”

“諸位應當有個心理準備,切莫,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哼,守壇長老多慮,既然我們敢來,就已經做好了準備,今日便是死,我也要弄到聖苗傳承!”這時,那個黑苗的金剛蠱突然跳出來,大吼了一嗓子,也不管其他人,直接邁步朝着祭壇內衝了過去,整個一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架勢,勇猛無雙。

這個金剛蠱剛剛動身,跟着他的七個黑苗也立刻衝進了祭壇。

相比於黑苗,白苗這邊卻顯得猶猶豫豫許多,許多人都在猶豫。

而見狀,林辰不由的大搖其頭啊,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相比於黑苗族,這些白苗族,不但不齊心,各懷鬼胎,連勇氣也不如人家。

唉,看來人多又能怎樣,出一堆酒囊飯袋,人多一倍也沒有用。

這麼下去,早晚有一日,黑苗會取代白苗族,成爲整個十八洞苗族的領袖。

而就在林辰鄙視白苗族這些人時,就見白方忽然震身而起,直奔着祭壇衝了過去,白方這邊一動,白靈也坐不住了,一把拉住林辰道:“走,跟我們進去,咱們白苗不能被他們黑苗給比下去了,明明人多,卻還不如黑苗,還能活嘛,別人不怕丟人,我們可丟不起那個人!”

林辰看着白靈一臉的無語啊,心說你有勇氣,想要幫白苗爭面子,你就去嘛,拉着我幹什麼,我又不是你們苗族人,而且我對那個所謂的聖苗傳人可不感興趣。

想到這,林辰有心想要拒絕白靈。

反正他是沒準備更人爭什麼聖苗傳人的,而且他的目的是黑巫族。

然而,就在他想要拒絕之時,忽然,林辰感覺有一股極強的神識朝着他掃了過來,這一股神識壓力極強,哪怕是林辰,竟然也感覺到了強烈的威脅感。

而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這神識竟然在挑釁他。

就差當着他的面,朝他伸出中指了。

林辰的眉頭立刻豎起,心裏忍不住的冷哼一聲。

面對強者的挑釁,作爲同樣級別的強者,要做只能是應戰,哪怕不敵,也必須應戰。

狹路相逢,勇者勝利。

修爲不如,實力不如,這些都可以原諒,但是要是連勇氣都沒有了,那纔是失敗,而且,最爲主要的是,林辰剛剛還嘲笑了白族一方,這會他要是不敢應戰,豈不是太打臉了。

“哼,也罷,我就看看你是何方神聖。”

說着,林辰二話不說,直接衝着祭壇走去,連白靈都不顧了。

白靈見狀,連忙要追,結果林辰轉頭看向白靈:“白靈,你的實力不行,就別進去了,這裏面不簡單,而且,你們一族已經有你師兄了,你去也沒有必要。”

“那怎麼行,我……”

“聽我的,留下來!”林辰直接橫了白靈一眼,滿臉的嚴酷啊!

而林辰這一發火,嚴肅起來,立刻有一股攝人的王霸之氣涌現,頓時間,白靈被震住。

腳步沉重,竟然不敢不從。

林辰見狀,轉過身去,大步走進了祭壇當中。

而隨着他走進祭壇的那一刻,眼前出現的並非是祭壇內部的情況,恰恰相反,一步天地之差,一步邁進去,就好像邁入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樣。

這個世界,沒有青天白日,沒有鳥語花香,相反的,則是好似人間煉獄一般。 遠處,黑漆漆的天空上,插天的火山,此刻正噴涌着火熱的岩漿,腳下的大地,蒸騰着灼熱的氣流,四周全都是各種生物的屍骸,只剩下一堆堆骨頭架子。

整個世界,就恍如末日降臨一般,深入其中,頓時讓人感覺氣息爲之一滯。

心口,就好像堵着一口大石頭一般。

這要是換做普通人,見到這種場面,一定會嚇得目瞪口呆,甚至於可能嚇尿了,但是林辰不會,就見他冷冷一笑:“呵呵,故弄玄虛,以爲這東西能嚇住我!別說這不過是障眼法,幻境,哪怕是真實的世界又能如何,老子見過比這可怕千萬倍的!”

“我不管你是誰,既然有種挑釁我,就給我滾出來,咱們比比!”

“哈哈,哈哈哈……當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好重的戾氣啊!”

林辰話音剛落,下一秒,緊跟着,另一道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隨後,就見虛空之上,一道模糊的人影,慢慢的浮現了出來,是一個穿着黑袍的男人,看不清楚長相身材,他整個人全都籠罩在黑霧當中。

林辰乍一看到這人,便是冷冷一哼,心中不禁鄙夷。

不管這人是不是個高手,但是出現之時,藏頭露尾,就有夠猥瑣,真配不上高手二字。

隨即,就見林辰冷哼道:“就你好意思在我面前裝,別特麼廢話,我問你,把我叫進來要做什麼,要動手,我陪你,別說你是真神境界,哪怕你真神之上,我也無懼。”

說完,林辰立刻釋放出靈力,金骨也直接展開。

整個人一下子就變成了黃金色的金人,感覺好像變成了超級賽亞人了。

“金骨大成!”而隨着林辰把底牌放出來,那虛空之上的人也是不禁大吃一驚啊。

他顯然沒有料到,林辰的底牌如此強橫!

下一秒,就見他驚訝道:“十年不出山,便是一代新人換舊人,百年不出山,更是山川移位,而我也不過入土了四百年,這世上,竟然冒出了你這等人物。”

“我說小子,別跟我說,東土現在的修行條件都這麼逆天了!”

聽此人說話,似乎這人已經死去了四百年了,是個十足的老古董了。

林辰聞言頓時一愣啊,緊跟着雙目如電,認真的凝視了一下對面之人,而隨着他目光試探,下一秒就聽那老怪物道:“唉,別看了,我確實已經死了!”

“死了四百多年了,骨頭都快化成灰了!”

林辰一聽這話,眉頭就豎的更深了。

既然這傢伙已經死了,那不管之前他有多強,如今一縷殘魂,也就那麼回事了。

哪怕他之前是真神境界,但是如今成爲一縷魂魄,實力也不如當年的一二了,跟真武比都一不如,話說,這貨是怎麼有勇氣挑釁他的,難道就不怕他一掌把他拍的灰飛煙滅。

“我說,你到底想要怎麼樣,我實力也你見了,你不會以爲,憑你一縷殘魂,外加上這所謂的幻境,就能跟我一戰吧,你這活了四百多年之人,不像是這麼沒見識吧!”

“你應知道,你與我一戰,沒有勝算!”


“哈哈,誰說我要跟你打了!”老頭聞言,頓時哈哈大笑起來。不過笑了兩聲,這老傢伙的態度忽然又變得嚴肅起來:“小子,我看的出來,你這小子修煉的是東方正統修煉之法,而且,我觀看你的舉止,似乎不像是惡人,既如此,我且問你,你一個東方修者,爲何要到我苗族聖地來,你別說,你到了如此修爲,還能看得上我們這區區的聖苗遺物。”

“哈哈,原來你是試探我啊!”林辰聞言,淡淡一笑。

隨即,就見林辰一臉坦然的說道:“我當然看不上你們所謂的聖苗遺物,實不相瞞,我此來,是爲了黑巫族而來的,他們綁架了我的女人,我必須要找到他們!”

“黑巫族藏的極深,而且行跡詭祕,我多方打聽,才得知,他們會來參加聖苗會。”

“老頭,你放心,我對你們的聖苗遺物不感興趣,也不會攪和你們的大會,但是,醜話說在前面,你也不能阻攔我,而且,你們也阻止不了!”

雖然身在老頭的幻境當中,但是林辰依舊霸道無比,豪氣無比。

萬古仙尊的威風,此刻是展現的淋漓盡致。

哪怕是老頭,四百多歲,但是在林辰面前,卻都顯得有些氣勢不足了。

而於此同時,忽然,就見林辰此刻所處的世界陡然一變,末日景象消失了,換而則是成青天白日,山高水清,鳥語花香之地,宛如人間仙境一般。

身在半空當中的老者,形象也變了,不再是恐怖的形象,反而轉眼之間,化身人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