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哦,哦。”秦少傑連忙哦了兩聲,這女人說的是英語,秦少傑這次也聽的明白。

“我是來找人的。她是東京大學工程學院的學生,叫藤原美,我是她的美國表哥。”秦少傑打量着眼前的女人說道。

秦少傑很奇怪,不是說RB女人結婚後不就在家當專職家庭主婦了嗎。看這女人年紀也有二十七八歲了,而且右手無名指上還帶着戒指,分明是已經結過婚的人。怎麼還跑出來工作?跑出來工作也就算了。怎麼還當保安呢?

“那好的,您先登記一下。”千月惠子指了指放在保安室門口一張桌子上的登記簿說道。“我幫您詢問一下有沒有這個人,如果有的話,我會帶您去找。”

“好吧,那就麻煩你了。”秦少傑說着,便拿起登記簿,刷刷刷幾筆,登記好了自己的信息,不過,全都是英文。擡頭看向千月惠子,正拿着手機不知道跟哪裏打電話,反正說的全是R語。秦少傑是一句聽不懂。

話說秦少傑來RB之前,孔銘還要他學習一下簡單的對話,但卻被秦少傑拒絕了。自己除了那什麼雅蠛蝶之外,什麼都學不會。哦,對了,他還會說八嘎。

“先生,已經找到了您要找的藤原美,請您跟我來。”千月惠子這時候走到秦少傑身邊說道。說完便轉身在前面帶路。

看着千月惠子一步一扭的屁股,秦少傑暗暗想道,RB別的說不上怎麼樣,但RB女人卻是世界聞名啊。有一句話是說什麼,開美國車,娶RB妻,秦少傑也忘記怎麼說的了,但就是說,RB女人很聽話,很賢惠。

“先生,到了。我去幫您叫一下。”秦少傑還在琢磨着,要不要泡個RB妞的時候,卻聽到千月惠子說道。

“哦?人呢?”秦少傑看了看,發現已經到了一座教學樓外。

“您稍等,藤原美馬上下來。我先告辭了。”說着,千月惠子又是一鞠躬,便轉身離開。

看着千月惠子的背影,秦少傑暗道:RB人就這一點不好,見面不說話,見誰都先鞠躬。


“天王蓋地虎。”就在秦少傑還發愣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弄的秦少傑一愣。我靠,天王蓋地虎?這是什麼?唱戲?回頭一看,卻看到一個長相恬美,穿着一身學生裝的女孩站在他身後。

秦少傑又四處看了一圈,發現再沒有別人的時候,纔不確定的問道。“你剛纔說什麼?”

“天王蓋地虎。”女孩子又說了一遍。

“呃。”秦少傑這次聽明白了。這姑娘就是在唱戲啊。

“寶……寶塔鎮河妖?”秦少傑弱弱的說了一句。

“同志,你來了。”女孩一下抓住秦少傑的雙手搖晃着說道。“我就是藤原美。”

我日,鬼也知道你是藤原美了,不然我是來找誰的?這整的跟地下~黨接頭似得。看這女孩長的挺漂亮的,難道腦子有點不正常?秦少傑是被她雷的一腦袋白毛汗啊。好傢伙,自己不是來找她安排退路的,這是見了座山雕啊。

“這……這個,我是。”

“別,別說出你的名字,我不能知道。”秦少傑還沒等說完,便被藤原美打斷話頭。

只見這小美女做賊似得小心看了看周圍,這才拍着胸口說道。

“我還要上課,這是我家的地址跟鑰匙,你先去我家裏等着,晚上回去我們再說。”藤原美說着,遞給秦少傑一張紙條跟一把鑰匙。

“好了,我就先回去上課了,你可別亂跑啊,就在家裏等我,當心跑丟了找不回來。”說完,也不等秦少傑再說什麼,直接一溜煙的跑回了教學樓。

秦少傑手裏拿着鑰匙跟紙條,傻傻的站在那裏。好半天才回過神來。

我靠,這姑娘確定是特工嗎?怎麼神經兮兮的。

看着已經沒有了人影的樓道,秦少傑無奈的嘆了口氣,又看了看手裏的紙條。我靠,怎麼全是R文啊。沒辦法,本想自己去找的,現在只能坐出租車了。

奶奶的,坐出租很貴的。 “喂,有人沒?”秦少傑正閉着眼睛躺在沙發上休息,突然聽到門被打開,緊接着,就傳來藤原美的聲音。

“你說有沒有人?”秦少傑眼皮也不擡一擡的說道。

看來這閨女的確腦袋有問題,回自己的家先問有沒有人。


“哎呀,你挺聽話嘛,竟然沒出去。”藤原美笑嘻嘻的說道,然後很沒形象的甩掉兩隻鞋,就那麼光着兩隻雪白的腳丫直接跑到沙發上,一屁股坐了下來。

“咳咳。”秦少傑咳嗽了兩聲說道。“我能不能問你個問題?”

“行啊,除了我的真名意外,其他隨便你問,包括我三圍多少都可以告訴你的。”藤原美看着秦少傑笑嘻嘻的說道。

“你……是不是腦子有病。”秦少傑頓了頓,這才說道。

是的,這就是秦少傑最真實的想法。

這藤原美看上去也就跟自己差不多大。再加上她這種性格,秦少傑實在不能把她跟特工這兩個字眼聯繫在一起。

電影上不是經常演麼,特工要麼就是僞裝成豪門的公子或小姐。低檔次一點的會扮成乞丐也說不定,但唯一相同的是,他們都是在找個身份掩飾,可眼前這藤原美。長相恬美,性格卻……呃,有些二。難道這樣也算是一種僞裝?

“你才腦殘呢,你們全家都腦殘。”藤原美聽了秦少傑的問題,沉默了片刻後便大聲叫道。

“好吧,好吧,咱不說這個問題了。”秦少傑趕快做了個暫停的手勢。好傢伙,再讓她喊兩句,玻璃都得全震碎啊。

“說說你知道的信息吧。”秦少傑問道。

“好吧。”藤原美聽秦少傑問起來任務的事情,馬上就跟換了個人似的。臉上那笑嘻嘻的表情轉而被嚴肅認真所代替。

藤原美從書包裏摸出一張紙攤在茶几上。

“這是東京警察總局的地圖。一共二十三層。我們華夏的漁民就被扣押在十七層,十七層是審訊室,還有一些臨時的牢房。”藤原美指着圖紙說道。

“全世界的警察都是那樣,除了特殊人員,都是五點下班。”藤原美想了想說道。

“我前兩天去看過一次,他們並沒有太當回事,除了在跟華夏交涉外,並沒有派出多少人手來監管這些漁民。不過,晚上下班後,除了一樓大廳裏的五名警察外,其他樓層分別都只有一個值班人員,十七層也不例外。但是,你還是不能從大門進,你得從樓頂進去。”

“這個沒問題。”秦少傑答道。

就算是讓他從地底下進去,他也有辦法。

“問題是,我怎麼帶他們出來。”秦少傑問道。

“那就要看你自己了,大廳裏的五名警察,我會幫你搞定,但不保證你在上面會不會引起注意,如果你動夠快,而且還沒引起注意,那就直接坐電梯下來。我搞定大廳裏的警察後會在外面接應你。”藤原美說道。

秦少傑想了想,要是隻有一個值班警察的話,他絕對能做到悄無聲息的把他放倒。

“好,就這麼辦。下來以後呢?”秦少傑問道。

“如果你們能順利的出來,那我會開車把你們送到東京的一個小碼頭。哪裏會有人等你們,然後,他會幫你們弄好所需要的證件,光明正大的坐飛機回去”

“呃?光明正大的坐飛機回去?”秦少傑一愣。自己來的時候都是偷偷摸摸來的,回去要光明正大的坐飛機回去?

“對啊,你沒聽說過嗎?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們絕對想不到,你把人救出來之後會光明正大的離開,不是嗎?”藤原美看着秦少傑說道。


“好吧,就這些了嗎?”

“那你還想怎麼樣?”藤原美說道。然後拿起自己的手機,好像對着電視按遙控器似得對着沙發後面的牆壁按了一下。緊接着,牆壁上掛着的那張讓秦少傑研究了好幾個小時也沒研究出來是什麼的抽象畫竟然向旁邊移動。裏面露出一個好像書架一樣的架子。不過上面擺的卻不是書,而是槍。

手槍,機槍,甚至還有**。

“呃,你這是?”秦少傑問道。

“選武器吧,難道你不用武器嗎?”藤原美疑惑的問道。


“這個……我還真不用。我用冷兵器的。”秦少傑說道。

“你不用我用。”藤原美白了秦少傑一記‘風情萬種’的白眼說道。

“給,這是整個大樓的建築圖,上面每一個走廊跟通道都標的一清二楚,你有一天多的時間記下來,萬一出了狀況,你也好能跑出來。”藤原美又從書包裏拿出一張紙遞給秦少傑說道。

“好。”秦少傑應道。

本來他想說不用的,就算被他們發現,他也能踩着虎魄劍“嗖”的一下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但畢竟人家這也算擔心他,所以,也就答應了下來。

“好了,就這麼多,我得去做功課了。”藤原美又對着牆壁按了一下手機,把暗格關上後,纔對秦少傑說道。

“嘻嘻,你要是餓了,就打電話叫外賣咯,我去做功課。哎,大學還真不好混。”說完正事,藤原美又恢復了她那腦殘的性格。把秦少傑看的一愣一愣的。

果然,這姑娘患有精神分裂症啊。

抓起茶几上的一大堆送外賣的名片,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家全是英文的西餐店名片。秦少傑拿起電話便打了過去。順便還替藤原美訂了一份。

是夜,秦少傑躺在那不怎麼舒服的榻榻米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腦子裏一直在想這將近一年所發生的事情,怎麼想都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卻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不過他卻不是太煩惱。

我們秦少傑同學現在腦子裏面正琢磨着,把那些漁民送走以後,自己是不是應該學孫猴子大鬧天宮那樣,把東京也好好的鬧一番呢。

嗯,必須得鬧一番,上個世紀的那場戰鬥自己沒趕上,現在既然來了,如果不大鬧一番的話,實在太對不起自己了,那小說裏不是經常寫麼,把什麼核電站都給炸了。自己沒那麼大能耐,但讓他們焦頭爛額卻還是能做到的。 “你打算怎麼上去?”看着二十三層高的大樓,藤原美好奇的問道。主要是秦少傑出發前什麼工具都沒拿,這讓藤原美很不解。自己身上還裝着兩把槍呢。這傢伙倒好,武器不拿也就算了,竟然連工具也不拿,還神神祕祕的說他自有辦法。

“嘿嘿,暫時保密,你看着你就知道了。”說完,秦少傑跟藤原美就下了車。秦少傑準備上去救人,藤原美則是要去一樓的大廳裏,去擺平幾名值班的警察。

現在是凌晨兩點多,也是人們最困的時候,選擇在這個時間行動,就是爲了能更容易的完成任務。

“我上去了,五分鐘後,你進去搞定。”秦少傑說着,便在藤原美驚訝的目光中直接御劍而起,瞬間就飛到了樓頂。順着樓頂的天窗進入了大樓內。

大概是每層值班的警察都累了,秦少傑很順利的便下到了十七層。

秦少傑輕步順着樓道往前走去,便發現有一間房內是亮着燈的,燈光順着門下的縫隙透了過來。側耳一聽,便能聽到裏面輕輕的呼嚕聲。

不錯,竟然睡着了。這下省了不少事。

又往裏走了不一會,秦少傑就聽到一間沒有任何亮光的房間內傳出說話的聲音。

“二哥,他們什麼時候讓我們出去啊,這些RB人爲什麼要抓我們?我們只是打漁的啊。”

“小五,再等等吧,我們國家的**應該已經在交涉了。”被叫做二哥男人說道,只是語氣中卻透露出一股無奈。

“咔嚓。”門鎖傳來了一聲輕響。

“二哥,你聽,門口有聲音。”叫做小五男人說道。

“有聲音?”二哥疑惑道。“雷子,你們聽見了嗎?”

“沒有啊,小五,你是不是聽錯了?”雷子問道。

正在幾人討論究竟有沒有聲音的時候,門卻突然打開了。緊接着,燈也亮了起來。

“噓,別出聲。”秦少傑把手指放在嘴邊,比劃了個靜聲的動作。

“你……你是華夏人?”小五盯着穿着一身黑色運動服的秦少傑問道。

“是。”秦少傑說道。“別出聲,跟我走,我帶你們出去。”

“好,好。”被關起來的七個漁民一聽秦少傑是華夏人,還是來帶他們出去的,想也不想便答應了下來。


他們被扣押已經好多天了。雖然餓不着,但被看管起來的滋味,是絕對不好受的。既然現在國家派人來救他們了,他們自然激動不已。

“小點聲,那邊屋裏有人,不過已經睡着了。我們坐電梯下去。”秦少傑聲的說道。

幸運的是,幾人很順利的進入了電梯,並沒有驚醒裏面正在睡覺的警察。

從進到大樓,到救出人進了電梯,一共用了才五分鐘不到的時間。希望藤原美已經把下面的警察搞定了吧。秦少傑看了看手機想道。

“叮。”的一聲,電梯門緩緩的打開。沒有見到幾個警察全躺在地上的情景,躺下的只有兩個,另外三個警察卻成三角形,把藤原美圍在了中間。

“快走,他們已經打電話求援了。”藤原美一邊應付三個圍着她的警察,一邊對着秦少傑喊道。

“這……這怎麼辦。”小五驚慌的看着秦少傑問道。

“慌什麼。”秦少傑不緊不慢的說道。緊接着一揮手,三道真元直接打向正圍着藤原美的三名警察。“砰砰砰”的三聲,藤原美久久沒搞定的三名警察,直接被打的凌空飛了出去,撞在了大廳裏的柱子上。然後就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這一下,恐怕得內傷了。

“行了,搞定,我們走吧。”秦少傑拍了拍手說道。

藤原美也回過神來,趕快說道。“對,快走,他們剛纔已經打電話求援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